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零一章 夔龙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bp;&bp;&bp;&bp;(感谢新盟主正版牛牛的慷慨捧场。【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六千字大章送上……)

    &bp;&bp;&bp;&bp;陈寻闲着无事,就随左丘、赵屠他们到万松谷,看在万松谷的起居安排,随便拜访外门长老樊成乾,直接将宗凌、南溪、葛适等人调到青梧岭修炼。

    &bp;&bp;&bp;&bp;宗凌等人通过外门弟考核,应在万松谷修炼年,才能分派到诸峰门下。

    &bp;&bp;&bp;&bp;诸事皆可从权,神宵宗也概莫能例外。

    &bp;&bp;&bp;&bp;青梧岭或者翠微湖等洞府要有什么养殖灵禽、灵兽,浚疏沟渠的任务,需要请万松谷派出几名弟过去打理这些杂务,相当于将外门弟直接调进各个洞府任事修炼。

    &bp;&bp;&bp;&bp;虽然两年时间过去,策天府那边都没有什么大的动作,但涂山西岭的魔物却是消停了不少。

    &bp;&bp;&bp;&bp;龙湫潭的根基算是扎稳下来,但魔物的威胁不除,北山也难恢复往日的盛况。

    &bp;&bp;&bp;&bp;北山众人仅能在龙湫潭附近开辟新的定居点,容留两万人繁衍栖息就已经是限,更多的北山族人则在白狼河以南定居下来,融入当地的部族、城寨之中。

    &bp;&bp;&bp;&bp;北山城废弃,短时间内又无法新建天马城,商尽废,而山野间荒兽近乎灭绝。

    &bp;&bp;&bp;&bp;为维持北山族众的生计,北山就直接以陈寻的名义,组建了一支商队,主要往返蒙山、神宵山等几个节点;沧澜那边还没有消停,而陈寻又与姜彬等元武侯府的人不合,商队也不敢进入随意元武郡境内。

    &bp;&bp;&bp;&bp;这两年来,陈寻都闭关修炼,左丘、赵屠他们能调用的资源有限,商队的规模也不大,就连在万松谷设立的货栈,也是憋在角落里,不起眼。

    &bp;&bp;&bp;&bp;“这边的院,未免局促了些。”陈寻看着赵屠等人在万松谷落脚的院,挤在狭窄的巷里,连辆稍宽敞些的马车都进不去。

    &bp;&bp;&bp;&bp;万松谷除了是神宵宗与外界相通的山门要地、除了日常有五万外门弟在此居住修炼外,西北域大大的族宗门都有派人驻守万松谷。

    &bp;&bp;&bp;&bp;除此之外,双修道侣所生养之孙后裔,若无修炼资质,达不到外门弟的考核标准,也有相当多的人就在万松谷栖息谋生。

    &bp;&bp;&bp;&bp;万松谷可以是神宵宗门之内的一座城池,也是西北域唯一一座修士多过凡人的城池。

    &bp;&bp;&bp;&bp;平时都有一名元丹真人驻守此时,总揽万松谷大大的事务。

    &bp;&bp;&bp;&bp;只是万松谷山多地少,神宵宗要优先保证外门弟的修炼起居之地,剩下的地域就显得十分狭仄。

    &bp;&bp;&bp;&bp;陈寻回到神宵宗就直接拜入掌教真人门下,之后又就在青梧岭闭关修炼,都没有闲瑕过问姜冰云、赵屠他们在万松谷定居的情况,倒没有想到他们的落脚之地会如此寒酸。

    &bp;&bp;&bp;&bp;“元武堂斜对街有一栋院,原是云中督尉府在万松谷的驻所。奈何云中都尉之,在上回诛魔一役中意外殒落,云中督尉府没有其他弟在神宵宗修炼,这两年来意兴阑珊,一直想将那处院转出来。只是那边要价八万斤赤精铜,略高了一些,我们都没能拿定主意,就想着等你出关再做定。”左丘道。

    &bp;&bp;&bp;&bp;不管地球还是云洲,做买卖讲究的就是市口,听到那院与元武侯府的元武堂斜对街相望,作价八万赤精铜实在算不上多高。

    &bp;&bp;&bp;&bp;万松谷虽有好几眼灵脉往外散溢灵气,但先要保证弟修炼起居之地灵气充裕,剩下的地方也唯有元武堂等地设有额外的封禁法阵控制,灵气较为充足,有点家底的诸宗散修,自然都是往这些区域聚集。

    &bp;&bp;&bp;&bp;他们此时憋在这个角落里,姜冰云等人又非神宵宗的弟,平时修炼都成问题。

    &bp;&bp;&bp;&bp;“赶紧买下来再。”陈寻道,除了诸多法器,他怀里满满十余袋炼器材料,地阶法剑也是九口之多,财大气粗,完全不觉得一栋院作价八万斤赤精铜有多离谱,有钱就得任性一把。

    &bp;&bp;&bp;&bp;左丘苦笑:仙家居不易。

    &bp;&bp;&bp;&bp;当初他们想新建天马湖,计划投入两千万赤精铜就觉得已经是天数了,哪里想到万松谷两栋宅院,就抵沧澜一座城池的建造费用。

    &bp;&bp;&bp;&bp;置办宅院这种事,本不用陈寻亲自抛头露面,但他刚刚出关,闲来无事,就与左丘、赵屠跑去找云中都督府在万松谷的管事交办此事。

    &bp;&bp;&bp;&bp;元武堂所在,是万松谷的主街,四辆精铜战车可以并行的宽阔石街一尘不染,两边皆是高耸峭立的明堂楼阁。

    &bp;&bp;&bp;&bp;云中都尉府的那处院,临街就是四层高的飞檐高阁,两根巨大的门柱甚至都是用精纯的赤粗铜铸成,墙体用云石砌成,略显灰白,有如云砌,门额上书“云中居”字,意韵横生,显然不是凡家手笔。

    &bp;&bp;&bp;&bp;因为要转手,此前经营酒楼生意的云中居此时关门闭户。

    &bp;&bp;&bp;&bp;整栋宅院,气势不比对街的元武堂稍差,也难怪光是宅就要售八万斤赤精铜。

    &bp;&bp;&bp;&bp;“陈寻,你出关了?”

    &bp;&bp;&bp;&bp;听到有人招呼,陈寻回头看,竟然是千剑宗的李余。

    &bp;&bp;&bp;&bp;陈寻没想到李余也在万松谷,高兴的走过去长揖施礼:“李老兄怎么也在神宵宗?”

    &bp;&bp;&bp;&bp;“我这两年都在神宵宗,只是你闭关修炼不便去打扰,倒是与左丘道友、赵弟喝过好几趟酒。”李余哈哈一笑。

    &bp;&bp;&bp;&bp;陈寻今非昔比,李余看他气势隐然若无,猜测他多半已经晋入天元境,哪里还敢受他长揖之礼,赶忙弯下腰给陈寻回礼。

    &bp;&bp;&bp;&bp;陈寻能有今日,受惠千剑宗良多,更何况他与李余是生交之交,听李余的话,知道他应该是代表千剑宗长驻万松谷,走过去热情的挽住李余的胳膊,询问纪东泽等人的近况。

    &bp;&bp;&bp;&bp;问得千剑宗的居所就在街尾,陈寻跟赵屠、左丘两人道:“你们进去找主家谈置办宅里的事,青璇她们陪我跟李老兄喝酒去。”

    &bp;&bp;&bp;&bp;陈寻转身刚要拉李余去喝酒,云中居的大门此时却倏然从里面打开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出来:

    &bp;&bp;&bp;&bp;“陈师弟,你来晚了一步啊,云中居,我们元武侯府刚刚已经盘下来了;下回请赶早啊。”

    &bp;&bp;&bp;&bp;陈寻转身见姜轲从云中居里露出脸来,他手里拿着地契模样的一叠帛书,得意洋洋的看过来。

    &bp;&bp;&bp;&bp;听姜轲的口气,陈寻心想,难道这狗杂种早就知道他们有心盘下云中居?

    &bp;&bp;&bp;&bp;元武侯府在万松谷已有元武堂,没有必要破费再盘下云中居,姜轲又是如此神色,陈寻还能不知道他的用意?

    &bp;&bp;&bp;&bp;只是姜轲抢先一步将云中居盘下来,陈寻拿他没辙。

    &bp;&bp;&bp;&bp;陈寻眉头微蹙,指着身后元武堂正对面的那栋院,跟左丘道:“那栋院,比云中居稍显差了些,但好在是跟元武堂对门。咱们以后经营法器,跟别家不好比,但一定要压过元武堂。你与赵屠过去找主家问,我愿意出云中居双倍的价钱,他们能否忍痛割让?”

    &bp;&bp;&bp;&bp;过这话,陈寻朝姜轲一笑:

    &bp;&bp;&bp;&bp;“元武侯府大概不会将整条街都买下了吧?要是如此,那我是拿姜师兄没辙。对了,姜师兄你或许不知道,八荒旗此时在我手里。你真就不怕惹恼了我,我找两条野狗往八荒旗上撒几泡尿,再给元武侯府送回去?”

    &bp;&bp;&bp;&bp;有天玑峰的弟在万松谷看到陈寻的行踪,姜轲才抢先一步找到云中督尉府在这里的执事,将云中居盘下来。

    &bp;&bp;&bp;&bp;他是想给陈寻一个难堪,但哪里想到陈寻财大气粗,直接就想高价盘下元武堂对面的宅,铁了心要跟元武侯府唱对台戏,甚至还要拿八荒旗羞辱元武侯府。

    &bp;&bp;&bp;&bp;姜轲不怕陈寻敢霸占八荒旗不还,但陈寻再要当众找来两条野狗,往八荒旗撒几泡尿,元武侯府的脸面岂不是要丢尽?

    &bp;&bp;&bp;&bp;换了别人,姜轲还敢压一压,但想陈寻这狗杂碎完全干得出这事,脸垮在那里,气得心火直烧,却是没辙。

    &bp;&bp;&bp;&bp;陈寻在神宵宗、在万松口露脸的机会少,都没有人认得他;元武侯府少侯爷、天玑峰真传姜轲在万松口则无人不晓、无人不知。

    &bp;&bp;&bp;&bp;满街的修士见陈寻竟然要找两条野狗往赫赫有名的八荒旗上撒两泡尿,都围过来看热闹。

    &bp;&bp;&bp;&bp;姜轲叫满街的修士盯着看,脸上挂不住,又怕把陈寻惹急了真做出什么下作事来,冷哼一声,别过脸,让天玑峰的弟赶紧将云中居的大门掩上,不再理会这个无赖。

    &bp;&bp;&bp;&bp;陈寻不屑的一笑,跟李余道:“这个丢人现眼的家伙,在神宵宗就知道找我的麻烦……”

    &bp;&bp;&bp;&bp;若非元武侯府暗中支持,当年千剑宗在赤枫堡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弟丧命;若非元武侯府暗中支持,栖云山最初甚至都没有可能将赤枫堡从千剑宗手里夺走。

    &bp;&bp;&bp;&bp;虽然此时赤枫堡划归蒙山宗,但不意味着千剑宗跟元武侯府、与栖云山的新仇旧恨就此了结。

    &bp;&bp;&bp;&bp;“你有听过龙门宗祖师预言西北域会出真龙的传闻?”李余秘音问陈寻道。

    &bp;&bp;&bp;&bp;陈寻点点头,他也是两年前从常曦那里知道这事。

    &bp;&bp;&bp;&bp;陈寻以往对西北域错综复杂的宗门阀关系不甚了解,但这几年早已了然,栖云山等宗门不过都是元武侯府幕后操纵的傀儡而已。

    &bp;&bp;&bp;&bp;元武侯府的势力,要比表面看上去庞大得多、深厚得多,就连神宵宗内,谷阳峰、天玑峰都与元武侯府关系密切。

    &bp;&bp;&bp;&bp;此时看上去跟姜彬有关,而实际上,隐身幕后的元武侯姜矍才是真正的老狐狸。

    &bp;&bp;&bp;&bp;“姜彬出,天降异相,这些年来,元武侯府借栖云山、卫家等宗门族的势力,搞得西北域乌烟瘴气,”李余叹气道,介绍身后两位青年给陈寻认识,“李堪是我的侄孙,与周泰他们这次得幸录入神宵宗外门,以后还要请你多多照顾。”

    &bp;&bp;&bp;&bp;陈寻看这两人都才二十出头,就已经冲破玄窍,晋入还胎境,心里一惊,李余怎么将天资如此出众的弟送入神宵宗修行?

    &bp;&bp;&bp;&bp;转念一想,陈寻能猜到这多半是纪烈的安排。

    &bp;&bp;&bp;&bp;陈寻心里一叹,多少能明白纪烈的苦心。

    &bp;&bp;&bp;&bp;当前涂山魔物威胁未除,在神宵宗的撮合下,蒙山、千剑宗与元武侯府尚能和睦相处。

    &bp;&bp;&bp;&bp;而一旦涂山魔物威胁解除,千魔境的空隙裂隙封印住,那元武侯府会不会停住往北扩张的步伐?

    &bp;&bp;&bp;&bp;纪烈为以后的局面担忧,不得不放下千剑宗以往的骄傲,将多名资质优异的弟送进神宵宗修行,实是想进一步拉近跟神宵宗的关系,避免将来神宵宗全面倒向元武侯府,压制千剑宗。

    &bp;&bp;&bp;&bp;************************

    &bp;&bp;&bp;&bp;陈寻拉李余到醉仙居饮酒叙旧,过了片晌,左丘、赵屠领了一个青衫老者跑上楼来。

    &bp;&bp;&bp;&bp;“尚老是凌仙阁的主事,也是灵山门的执事长老。”左丘给陈寻介绍青衫老者。

    &bp;&bp;&bp;&bp;“尚德志见过陈寻前辈、李兄,”尚德志上前来给陈寻行礼,恭敬的道,“尚德志只是灵山门外派的执事,出手转让凌仙阁之事,非我能擅自决定,需要禀明宗门。怕前辈等不及,尚德志特地过来一声。”

    &bp;&bp;&bp;&bp;尚德志这话的意思,无非是想先拖一拖;等实在拖不过去,再想他法。

    &bp;&bp;&bp;&bp;陈寻要与元武侯府作斗,但不会将其他中宗门都得罪干净了;掌教郭真人的脾气他还没有摸透,又怎敢真拿着掌教嫡传弟的名头在万松谷胡作非为?

    &bp;&bp;&bp;&bp;陈寻站起来回礼,邀尚德志入座,道:“尚老客气了,我就是让左丘过去问一声,绝无强买强卖的意思。我与元武侯府有隙,但不会让尚老您为难。”

    &bp;&bp;&bp;&bp;听陈寻如此好话,尚德志都心里松了一口气,拘谨的坐下来话。

    &bp;&bp;&bp;&bp;两年前神宵宗突然传出消息,掌教郭真人新收了一位嫡传弟,万松谷这边就像沸油锅里浇了水,议论纷纷,到处打听这位嫡传弟到底是什么来头。

    &bp;&bp;&bp;&bp;这两年来,陈寻的事迹在万松谷渐渐传开。

    &bp;&bp;&bp;&bp;即使玉柱峰秘窟传承、大逍剑意等隐秘事还不为众人所知,但从陈寻以往种种事迹来看,无数人心里都清楚,神宵宗又多了一位堪与翠微仙常曦相比的难缠人物。

    &bp;&bp;&bp;&bp;刚才左丘、赵屠跑上门来,询问凌仙阁转让之事,尚德志心里没有半分欣喜,反而是吓得汗毛直立。

    &bp;&bp;&bp;&bp;灵山门以炼丹着称,但门内仅有一名元丹真人坐镇,家业大,本来就叫无数人虎视眈眈的盯着,哪里敢介入掌教真人嫡传弟与元武侯府的纠纷中去?

    &bp;&bp;&bp;&bp;灵山门不愿得罪元武侯府的心思,了一会儿话,陈寻就让尚德志告辞离开,问李余:“李老兄,这次千剑宗有多少弟,录入神宵宗外门?”

    &bp;&bp;&bp;&bp;“八人。”李余道,亦颇为期待的看向陈寻。

    &bp;&bp;&bp;&bp;神宵宗内部,有与元武侯府关系密切的,也有对真龙传言嗤之以鼻的,甚至反感元武侯府借真龙传言造势,侵凌其他宗门族。

    &bp;&bp;&bp;&bp;千剑宗此前主要是想将这些弟送入天刑峰修行,但得知陈寻被神宵宗掌教郭松收入门下,千剑宗就又多出一个选择。

    &bp;&bp;&bp;&bp;外门弟随时都可以脱离神宵宗,返回各自的宗门、家族;就算这些弟有幸录入内门、成为真传,甚至成为神宵宗举足轻重的人物,对千剑宗也是有利而无一弊。

    &bp;&bp;&bp;&bp;陈寻这次出头,若不是在街上遇到,李余也会找上门去。

    &bp;&bp;&bp;&bp;陈寻跟李余是生死之交,也不跟他打什么马虎眼,直接道:“我此前打算盘下云中居,专营炼制法器的营生,不想叫姓姜的抢了先。不过,这事还是会做,只是要另选地方而已。而无论是青梧岭,还是万松谷这边,我炼制法器,都缺些人手相助,李老兄可有合适的人选推荐?”

    &bp;&bp;&bp;&bp;北山最大的问题,还在于人少。

    &bp;&bp;&bp;&bp;未来二十年内,北山能晋入还胎境者,只怕不会超过十人。

    &bp;&bp;&bp;&bp;北山这点势力,在风波壮阔的云洲,根本就微不足道,而姜彬随随便便出动,身边就有五名天元境强者、五六十名还胎境修士相随。

    &bp;&bp;&bp;&bp;倘若哪天真在荒山野岭撕破脸,不要跟整个元武侯府对抗了,就姜彬身边这些人,就远非陈寻所能敌。

    &bp;&bp;&bp;&bp;陈寻是能炼制青焰莲箭、聚灵山河阵等利器,但北山擅长炼器者,除他之外,就左青木一人而已。

    &bp;&bp;&bp;&bp;他与左青木就算停下修炼,豁出命去,一年又能炼制多少青焰莲箭,炼制几件聚灵山河阵?

    &bp;&bp;&bp;&bp;千剑宗式微,宗门仅纪烈一名元丹真人苦苦支撑,短短一二十年内也难有几名弟能晋入天元境,但千剑宗的还胎境弟却高达二人,实远非蒙山宗、苏家能比。

    &bp;&bp;&bp;&bp;陈寻能成为神宵宗真传弟,得惠千剑宗良多,而他也尤其钦佩纪烈的为人跟胸怀。

    &bp;&bp;&bp;&bp;陈寻实是希望能从千剑宗借调一些擅长炼制、或者有潜力修行炼制之法的弟。

    &bp;&bp;&bp;&bp;即使青焰莲箭与聚灵山河阵等法器的炼器之法必然要流传出去,传给千剑宗,也算是他还千剑宗的恩情。

    &bp;&bp;&bp;&bp;而他以后要与元武侯府对抗,千剑宗、蒙山宗才是天然的盟友,相比较之下,苏氏都未必没有千剑宗、蒙山宗靠谱。

    &bp;&bp;&bp;&bp;李余原本仅希望能推荐两人到青梧岭修行,未曾想到还有机会跟陈寻修行炼器之法,喜出望外,笑道:“我在万松谷也无所事事,但有什么差遣,你吩咐就是。我住的那处院,虽不如元武堂、云中居,但车水马龙,也颇为热闹……”

    &bp;&bp;&bp;&bp;“那好,”陈寻见醉仙居的桌都是用降龙木制成,指着旁边一张锦榻,跟左丘道,“你跟店家一声,这张锦榻我们买下来了。”

    &bp;&bp;&bp;&bp;他将锦榻拆下来,并指如剑,在坚硬如铁的降龙木牌上,龙飞风舞写下“夔龙阁”字,递给李余,道,“夔龙阁以后专营炼器,青梧岭与千剑宗出人出力,所得之利,各分一半……”

    &bp;&bp;&bp;&bp;李余修为不高,但在这边能做得了千剑宗的主,笑道:“好。”

    &bp;&bp;&bp;&bp;“你做买卖,竟然想撇开我?”常曦破窗而入,挥袖将“夔龙阁”扁额直接从李余手里抢过去,道,“除非分我两成,不然这事谁都不想干成。”

    &bp;&bp;&bp;&bp;没想到这姑奶奶动作倒快,这么快就听到风声跑过来凑这热闹,陈寻拿她没辙,苦笑道:“你出人还是出力,总不能白得两成吧?”

    &bp;&bp;&bp;&bp;“我把自己押上去,你敢要不?”常曦挑衅的问道。

    &bp;&bp;&bp;&bp;这时候赵承恩笑着登楼上来,道:“听到消息陈师弟今日出关,想必是修成灵元了,我也赶过来凑热闹庆贺,不会遭人嫌吧?”

    &bp;&bp;&bp;&bp;赵承恩、常曦都是神宵宗天元真传,李余忙站起来给他们行礼。

    &bp;&bp;&bp;&bp;陈寻拿常曦没辙,但倘若赵承恩愿意凑夔龙阁的热闹,他还是欢迎的。

    &bp;&bp;&bp;&bp;诛魔一役过后,余英、余鸢等与夏相宜有瓜葛的弟,都叫常曦赶出翠微湖,如今翠微湖人丁凋零,想出人没人,想出力,没力,陈寻是给她赖上了。

    &bp;&bp;&bp;&bp;赵承恩四十年前就晋入天元境,在万溪谷开辟洞府修行。

    &bp;&bp;&bp;&bp;他交游甚广,威望也高,此时集于万溪谷修行的内外门弟,还胎境以上弟就多达两余人,势力之强,不弱于一个中等的宗门族。

    &bp;&bp;&bp;&bp;何况,赵承恩的身同样不凡,未来就算不能接替罗钧真人执掌天刑峰,离开宗门也是一地之雄。

    &bp;&bp;&bp;&bp;“夔龙阁还是营生,大当家跟赵师兄愿意凑这热闹,那我从名下拿成给大当家、赵师兄分,”陈寻道,“我正好另外有事要找大当家、赵师兄帮忙……”

    &bp;&bp;&bp;&bp;李余见陈寻不介意常曦、赵承恩掺一脚进来,他是巴不得跟赵承恩、常曦拉拢关系,忙道:“人多力量大,千剑宗哪里能独占五成?”

    &bp;&bp;&bp;&bp;定夔龙阁的营生,青梧岭、千剑宗各占成,常曦的翠微湖、赵承恩的万溪谷各占两成,千剑宗将街尾的宅让出来,再调十名擅长炼器或有培养潜质的人手佐助陈寻炼器,翠微湖与万溪谷负责供应炼器所需材料……

    &bp;&bp;&bp;&bp;陈寻将九气炼阳诀抄录下来,递给李余,道:“擅炼器需通术数玄理,此外还要需能修成此诀……”

    &bp;&bp;&bp;&bp;虚元秘殿所传的炼器、炼丹之术,不借地火,而是接天地灵气转玄阳之火炼制,夔龙炼阳术的第二层法诀九气炼阳诀是基础,唯有修成九气炼阳诀,才能随心所欲的控制玄阳之火。

    &bp;&bp;&bp;&bp;陈寻没有那么多的闲工夫一一传授,就性将九气炼阳诀抄给李余,让他去选人。再过一年,他们就要将八荒旗还给元武侯府,想要在一年之内将八荒旗的奥秘琢磨透,陈寻就要拉赵承恩、常曦两人帮忙……r1058

    &bp;&bp;&bp;&bp;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