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九章 贺礼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神宵宗的库藏丰厚,除了数万年传承积累,更多则是诸峰炼器院平时上缴积存,上千丈纵深的库洞,法器多达十数万件,只不过绝大多数法器更适合修炼神宵宗道法玄诀的弟子使用。【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修炼夔龙炼阳术,就算到法相境,都未必比神宵宗的秘传道法稍差,在遇到瓶颈之前,自然无需改修神宵宗的道法。

    转悠了半天,除了换取十数口上品坯剑,陈寻倒看不到特别属意的法器,心想难怪万松谷的法器堂生意会如此兴旺,说到底还是宗门的库藏无法满足十数万弟子的需求。

    炼器材料倒是十分充足,名目亦异常的繁多,仅记录的册子都有好几大摞,陈寻都看花了眼。

    弟子外出遨游天地,历炼修行,收获最多的就是种种炼丹、炼器材料。

    丹药都需要及时炼制,才能保证药性不失;而炼器多为金铁玉木等耐储藏的材料,兼之宗门内擅长炼制的弟子实在不多,日积月累下来,就格外的多。

    赤精铜、赤乌金等炼器材料,都铸成一方见方的巨锭,一锭就有几十万、上百万斤重,即使是云洲难得一见的星陨石都有好几十块,堆满库藏的角落。

    要不是陈赤松眼睛盯着,而库洞内所设的禁制连法相真人都未必能扛住,陈寻真想将好好打劫一番。

    陈寻要尝试炼制玄雷阵,最急缺的就是炼器材料。

    他此前的十多件储物法器都塞得满满的,这次不得以又换了十件储物袋,用炼器材料将这件储物袋塞满,才与陈赤松意满踟蹰的走出来。

    “都等了你半天,你是不是在里面迷路了?”

    陈寻与陈赤松刚走出来,在石窟外等了半天的常曦,恨不得上来揪住陈寻的脖子。

    石窟是神宵宗最为重要的库藏,常曦再胆大妄为,也不敢强闯紫宵峰下这座从外表看上去极不起眼的石窟。

    陈寻见宗崖、古剑锋、左丘、青璇、雷万鹤等人都随常曦、赵陈恩守在石窟外,问道:“你们在这里等多久了?”

    “陈师弟今日拜入掌教真人门下,我们在赤阳殿不便胡乱说话,但怎么都要庆贺一番。我还以为你将这边的琐事处理完,会先去万松谷。常曦在万松谷等得不耐烦,就拉我们到这边来堵你。”赵承恩笑道。

    陈寻在收藏法器的库洞没有耽搁太长的时间,但为寻找炼制玄雷阵的材料,与陈赤松倒是耗了不少时间。

    宗崖他们在系舟台担心到极点,回到万松谷也是坐立不安。

    未曾想常曦、赵承恩他们赶过来,说陈寻进赤阳殿,竟然直接叫掌教真人收为门下,已经正式成为神宵宗的真传弟子,他们自然是喜出望外,这会儿见到陈寻,高兴得都不知道要说什么话才好。

    “你的洞府选好没有?”常曦问道。

    “翠微峰西面的一座小岭,离赵师兄的万溪谷也是近,”陈寻说道,“我正要麻烦赤松前辈拿宗门玉碟去解开那处灵脉的封印。”

    “怎么是你这个老怪物给陈寻跑腿啊?”常曦疑惑的打量了陈赤松两眼。

    “跟你比,我怎么又能算怪物了?”陈赤松嘻哈而笑。

    陈寻见常曦、赵承恩都知道陈赤松的底细,就让宗崖、古剑锋、左丘、青璇他们过来给陈赤松行礼,见姜冰云没有跟过来,问过左丘才知道姜冰云先在万松谷住下。

    姜冰云不是神宵宗弟子,山门内不能乱闯。

    常曦自然不会轻易就让陈寻岔开话题,揪住他问道:“你诛杀蛇妖、调查魔踪都是首功,这次又拜入掌教真人门下,算弟子功绩时,胡太炎必定私下给你放了不少水,你到底得了多少好处?”

    陈寻心知常曦如此热切守在石窟外,绝没有什么好事,苦笑道:

    “除了换几口坯剑外,就几袋炼器材料。”

    “为了斩杀那头蛇妖,我损失多重,你是知道的。”常曦不怀好意的瞅着陈寻的眼睛。

    “那本玄阳真修跟八荒旗都不够抵的?”陈寻问道。

    “夏相宜回来就摆弄是非,老家伙令我借用三年,之后需将八荒旗还给元武侯府,我能有什么办法?”常曦气忿的说道。

    元武侯府与谷阳真人关系密切,直接通过谷阳真人跟常曦讨要八荒旗,常曦再任性妄为,也没有辙。

    陈寻问道:“元武侯府不会就白白将八荒旗拿回去吧?”

    “说是赎回,但谁稀罕元武侯府的法器?”常曦言不由衷的说道,要是不稀罕,当年他也不会将玲珑玉车、雷光霹雳翼等法器从元武侯府强抢出来了。

    妖蛇当初就是用八荒旗压制体内的天焰,陈寻心神一动,说道:“我的功绩还能再从师门换一件顶级的地阶法器,大当家若有需要,拿去就是,八荒旗能否借我三年?”

    “三年时间,你研究出什么东西来?”常曦不解的问道。

    陈寻虽然擅长炼制,但她不会相信陈寻有能力在三年时间内破解八荒旗的炼制之法。

    真要能如此轻易仿制天阶法器,神宵宗压制龙门诸宗,成为七宗之首,一统云洲就指日可待了。

    陈寻自然不奢望他此时就能仿制八荒旗,妖蛇炼化天焰的秘法本身就不够完善,同时还需要吞噬大量的生灵血肉,这种秘法根本就不是陈寻所能偷偷修炼的。

    陈寻心里就想,他若想进一步改变炼化天焰的秘法,很可能就落在这面八荒旗之上,不管有用没事,有机会他怎么都要借过来研究一番。

    炼化天焰之事,不能随便说出,陈寻摊摊手,说道:“不管我有用没用,我总不能白送一件地阶法器给大当家吧?”

    “那好吧,你不要把八荒旗搞丢了,叫我无法交待就成。”常曦直接将八荒旗掏出来给陈寻,接过陈寻的弟子玉牌,直接揪住陈赤松进石窟挑选法器去。

    **********************

    待常曦从石窟挑选到合意的法器出来,赵承恩从储物袋里掏出一枚小舟,见风就长,最终变成一座六丈长的飞舟。

    众人坐上飞舟,一柱香的时间就抵达到三百里外的洞库选址。

    此处灵脉用秘法禁制封印,是一座两三百丈的孤岭,东西绵延七八里,覆盖郁郁葱葱的密林,一道七八丈宽的石溪流淌而下,汇入山前的翠微河中。

    此地就是陈寻以后在神宵宗内的洞府青梧岭。

    陈寻原本是想叫青梧峰的,但看到实际地貌之后,还以觉得叫青梧岭更合适一些。他直接在进青梧岭的石崖,以剑气刻下“青梧”两字古篆,以示他今日正式在此开辟洞府。

    翠微河逆水而上,六七十里外就是常曦的洞府翠微湖,而赵承恩的洞府则在北面一百里开外。

    这点距离对修士来说,都是须臾之间的脚程。

    找到灵脉封印住,陈赤松拿玉碟解开封印,即有一股青郁灵气就从一座巨大的青石中散溢而出。

    没有布下封禁法,散溢而出的灵气没有约束,混入天际的云霞之中,折射瑰丽的色彩,很快就聚集水汽,在青梧岭上方形成霞蒸云蔚的雾气,叫青悟岭真真切切的看上去就是仙家秀岭奇峰。

    “陈师弟初开洞府,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相赠,山里路途颠簸,这叶飞舟可助脚力,就算是我的贺礼。”赵承恩将控制飞舟的玉珏递给陈寻。

    “这也太贵重了吧。”陈寻有些不好意思收入赵承恩这么贵重的贺礼。

    陈寻在石窟也看到有这种飞舟可换,他犹豫的好一阵子,最终都没有下决心换下来。

    陈寻在山门内只要不乱闯他人的洞府,可以随意御空飞行,但宗崖、古剑锋等外门弟子就受到严格的限制。

    他这边离万松谷有一千多里的山路,没有飞舟之类的飞行法器,无论是赶路还是运送大宗的物资,都会十分不方便。

    一叶飞舟,镌刻浮空、防御等禁制法阵,价值连城,非寻常法器能同日而语,最低级的飞舟法器,都堪比一件中级地阶法器,然而受到的限制又极大。

    除了玉宵浮舟这种超大型的飞舟,一次汲足灵气能持续御空飞行六天六夜外,小型飞舟一次能持续飞行一天就顶天了。

    除非加以改造,加上聚灵禁制,不然飞舟离开灵气充裕的山门之后,使用就会受到严重的限制。

    只是飞舟的浮空、防御禁制又十分复杂,陈寻想到推演出配套的聚灵禁制,非短时间内能成,故而也是犹豫了许久,最终没有从石窟库藏换一叶飞舟。

    “不贵重,不贵重,”常曦心思倒是灵敏,接过话茬说道,“改日,你能炼制出与飞舟配套的聚灵禁制,送我跟赵承恩一人一套,就可以了。”

    陈寻苦笑道:“这远非我三五年能做成的事情。”

    “我们都等得及,你只要记住欠我们这个人情即可。”常曦说道。

    “我欠你什么人情?”陈寻问道,“你送什么贺礼给我?”

    “赵承恩有话不好意思说,我说出来,自然就是出了力的,”常曦说道,“我现在比你还要穷,你好意思跟我计较这些?还有,万松谷那边,我都替你打点好了,以后宗崖他们可以直接在你这边修炼,这得算我的功劳吧?”

    陈寻心想他此时是掌教嫡传弟子,想将宗崖他们直接调到青梧岭来,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只是常曦硬要将这算成她的功劳,陈寻也只能硬着头皮承情。r1058

    s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