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四章 再回神宵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从蒙山回神宵宗,直线距离就将近两万里,不过神宵宗弟子往来蒙山,都有玉宵浮舟可乘。【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玉宵浮舟长百丈、宽二十丈,体形之庞大,在云洲诸多飞行法器里名列前茅,内置浮空飞行禁制法阵,栽满货物,昼夜也可御空飞行五千余里,一次汲足灵气可以持续飞行六天六夜。

    此次回神宵宗,没有什么货物,也仅有不到两百名弟子轮替返回宗门,陈寻与姜冰云乘坐玉宵浮舟,仅有三天时间就抵达神宵宗。

    雷万鹤、宗崖他们猜到陈寻会乘这趟玉宵浮舟回来,一早就在系舟台等候。

    “你们都通过外门弟子考核了吧?”陈寻最关心此事,看宗崖、古剑锋、左丘他们脸上都没有什么兴奋,走下玉宵浮舟就关心的问及此事。

    虽然常真胸中所学,未必要比神宵宗的祖师级人物稍差,但常真、老夔元神衰弱到这地步,平时只能潜伏龙湫潭灵脉深处调息静养,才能应付随时爆发的危机,根本没有精力指导众人修炼。

    这种情况之下,陈寻不仅希望他自己能留在神宵宗修行,也希望宗崖、古剑锋、左丘等人,能到神宵宗修行。

    北山就算完全继承虚元秘的传承,短短一两百年内,也不可能比得上神宵宗数万年传承所积累下来的底蕴。

    而常真、老夔寿元将尽,可能五六十年后,陈寻就要独力将北山支撑起来,到时候他还必须得抱住神宵宗这棵大树。

    “有常曦师姐,我们都通过外门弟子考核,需要先在万松谷修炼三年,才可以选择洞府。”左丘跟陈寻说及他们这两个月在神宵宗的情况。

    有常曦推荐,左丘、宗崖、古剑锋、青璇自然就有资格外门弟子考虑。

    而他们四人,左丘资质、修为最差,但用三个月时间炼化一枚玄龟元丹,也晋入还胎境中期,洗炼出五条灵脉,通过外门弟子考核,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只是他们都没能想陈寻那般,直接进入翠微湖修炼。

    照规矩,所有的外门弟子都要先在万松谷修炼三年,但常曦以往何曾遵守过这些规矩?

    这一次,只能说明常曦返回神宵宗后,也都受到严厉的训斥,行事没有办法再像以往那样我行我素。

    左丘他们也知道谷阳真人发出符诏召陈寻回山的事情,他们担心陈寻这次回来会有不妥,但又无力阻止,故而心里满是忧虑。

    陈寻哈哈一笑,说道:“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都哭丧个脸。”

    雷万鹤说道:“谷阳峰那边,说是要你回来就立即赶过去。”

    “歇一口气总是可以的吧?”陈寻点点头,表示知道此事,又问左丘,“你们除了各自的住处外,在万松谷有没有再准备一处落脚的地方?”

    “都有准备。还准备待沧澜那边形势稍稳定,让赵屠他们都过来。”左丘说道。

    神宵宗诸峰弟子,都禁止携带仆役修行,但万事皆有变通之处。

    除了刚入门的外门弟子都集中住在万松谷外,一些世族、郡侯甚至帝室贵戚出身的弟子,其仆从家将不能直接到各个洞府贴身伺候,但都在万松谷有落脚地。

    而像元武侯府更是在万松谷设有元武堂,专门与神宵宗弟子从事法器交易。

    这次宗图、左青木专门选了左丘随陈寻他们一起进入神宵宗,更主要的也是看中左丘经营打理繁琐事务的才能。

    常曦晋为真传弟子、经营翠微湖的时日尚短,然而除了常曦之外,夏相宜、赵承恩哪个真传弟子,在神宵宗没有一支如臂指使、实力不弱的势力?

    神宵宗外门弟子有十数万之多,又有几人不是跟真传弟子、诸峰诸院长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甚至好些人直接让一些资格尚可的仆役、家将加入外门弟子,以便随时能够调用。

    要不是如此,要不是数百年的苦心经营,谷问天凭什么离开神宵宗之后,就直接在蒙山开宗立派,就直接聚拢近千名弟子?

    真传弟子就有资格开设洞府,神宵山纵横三千余里,总计有两百余座洞府,就相当于两百余中小门派。

    而两百余洞府与云洲西北域大大小小的宗门、世族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神宵宗就是通过这种联系,坐稳西北域诸宗之首的位置,名符其实的掌握着西北域纵横五六万里的广袤地域。

    而蒙山宗谷家、百狮岭周家等从神宵宗脱离出去,在外面开宗立派的势力,近四千年来,亦有两百余家。

    他们与神宵宗同气连枝,要算神宵宗的外系势力,有什么事情发生,同样都受命于神宵宗掌教的符诏。

    姜氏虽为熹武帝室族人,虽然在西北域有三十多座郡侯府,虽然不乏元武侯姜矍这样的枭雄之辈,但同样不能撼动神宵宗的地位。

    不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神宵宗内部也概莫例外。

    在对元武侯府的态度上,不要说神宵宗门之内了,就是在谷阳峰就有严重的分歧。

    而很显然,谷阳峰宗主谷阳真人就是倾向与元武侯府交好的,这点对陈寻最为不利。

    陈寻虽然不担心夏相宜能与魔物勾结的罪名栽到他头上,但想到谷阳真人对他都心存成见,加之夏相宜在背后挑唆,心里也完全不轻松啊。

    陈寻窥不透谷阳真人的修为到底有多高,但不会比纪烈稍低,一旦谷阳真人有心想挖掘玉柱峰秘窟的秘密,他所精心编造的谎言,怕是瞒不过谷阳真人那双如藏神电的眼睛。

    想到这里,陈寻忍不住轻叹一口气,他让姜冰云随左丘他们先去万松谷落脚,他随雷万鹤回谷阳峰去见谷阳真人。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这时,一道流影从西边的天际掠来,还没有到系舟台,来人就扬声喝问:“陈寻有没有回神宵宗?”

    云雾散来,夏相宜在云雾露出脸来,两道透漏湛然神光的目光在浮舟上下扫视一遍,最后落在陈寻等人的脸上。

    见夏相宜竟然盯这么紧,都不容他喘一口气,陈寻心有不详之感,眉头微蹙,扬眉说道:“陈寻在此,不劳夏师兄念挂……”

    “你如期回来就好,师尊召你问话,你快随我去谷阳峰。”夏相宜御空而立,都不耐烦停下来说两句话,直接催促陈寻随他快走。

    “陈寻不是真传弟子,可不敢在宗门内随意御空飞行。夏师兄先走,陈寻随后就到。”陈寻说道。

    夏相宜眉头紧蹙,没想到陈寻都到神宵宗了,还敢跟他玩这种花头,但认真说起来,陈寻又没有差,内外门弟子确实禁止在山门内随意御空飞行。

    虽然这种禁令可以从权,他身为谷阳峰首席真传,催促弟子遵守山门律令还来不及,又怎能堂而皇之的要求陈寻违背禁令?

    只是不催促陈寻快走,从系舟台到谷阳峰有几百里的山路,这小子要是真吃了豹子胆,叫师尊在谷阳峰空等他一天,这他妈算谁的过错?

    雷万鹤没想到陈寻来脾气了,到这火烧眉毛的关头,都敢拖延不去谷阳峰,见夏相宜眼神厉色有如雷电在闪烁,知道夏相宜也动了真怒,怕僵持下去对陈寻不利,忙说道:“我跟郭师兄借一架飞舟,我们这就赶回谷阳峰去。”

    “你还有何话可说?”夏相宜厉目盯住陈寻,心想这小子再玩花样,他就出手将他拿下。

    “我有急事需立时禀明掌教真人,夏师兄能否回去先跟宗主说一声,陈寻稍后片刻,就回谷阳峰领受惩处?”陈寻扬声说道,他原本认为在谷阳真人面前,也应有辩解的机会,但夏相宜如此紧逼过来,而常曦都没有露面,他心里就有不祥之感,只怕谷阳真人对他未必就单纯是有成见这么简单了。

    夏相宜气得鼻子冒烟,陈寻在蒙山拖拖拉拉住了两个多月,一回来就说有急事要禀明掌教真人,这他妈不是逗他玩吗?

    “陈寻,你莫要太过份!”夏相宜厉声喝斥,“都到神宵宗,你还敢跟我玩什么花样,当真以为我不敢出手将你拿下?”

    左右神宵宗的弟子这时候自然都知道情形不对劲,怔愕莫名,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叫谷阳峰首席真传夏相宜对区区一名内门弟子大发雷霆,甚至都到要出手的程度。

    “我确实有紧急事要立时禀明掌教真人,倘若延误时机,夏师兄,你能担当一切责任?”陈寻阴沉着脸,一步不让的问道。

    “呵呵,”姜轲忍不住跳出来煽风点火,笑道,“今天可真是叫我见识到了啊,小小一名内门弟子,夏相宜携师命符诏都使唤不动,咱们神宵宗还不如散伙得了。”

    元武堂有什么小宗货物,都是通过玉宵飞舟运来,姜轲作为元武侯府的嫡系子弟,今日正好得闲,赶到过督看货物有无遗缺,撞到这样的场面,看热闹自然不嫌事大。

    “雷万鹤!”夏相宜气得一佛升天、二佛灭世,心想今日不给陈寻一个教训,以后神宵宗都要拿他夏相宜当笑话,他不便直接出手,那样太丢脸,直接命令雷万鹤,“你将陈寻拿下,看他有没有胆反抗!”

    雷万鹤愣在那里,他要不听夏相宜的命令,会直接被拖进这破事里,要是听夏相宜的命令,回去之后又怕给常曦剥皮,哭丧着脸,几乎是哀求陈寻:“陈师弟,你何苦跟夏师兄倔下去啊?”

    姜轲双手抱胸而立,冷眼瞅着陈寻,差点就乐得跳过去指着陈寻的鼻子叫:“你真牛逼一点啊!”

    “陈寻,你诛杀蛇妖有功,怎么拖这么久才回山门?又有何事一回来就要立时见我?”

    此时一声悠扬沉静的声音,仿佛玄钟之音,从天际云宵深处传来……

    夏相宜吓了一跳,转头见紫宵峰方向的漫天云霞像一扇门一样打开,巍峨雄阔的赤阳殿露出一角来,这声音可不正是掌教真人传来?r1058

    s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