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三章 不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推门而出,院子里静寂无声,几株玉桂正吐芳华,散发浓郁的香气。【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爱玩爱看就来乐文小说网 xs520。

    隔着窗子,见姜冰云坐在隔壁的屋子里往院子里看来,长期幽居地穴的结果,姜冰云此时的肤色似初雪一般白澈,娇颜宛如少女,几乎看不到以往那少妇丰腴的样子,清亮的眸子仿佛一泓秋水,透出湛然神光。

    “你出关了?”姜冰云将一件蝶形面具遮住娇美的脸庞,走到院子里来,心里颇为奇怪,陈寻这次闭关有两个月,再次走出静室,倒没有什么变化。

    陈寻伸过手去,姜冰云下意识要躲,但身子最后僵在那里,任陈寻将蝶形面具摘去。

    “你能猜到青阳子这几年的行踪吗?”陈寻说道。

    “……”姜冰云抬头看向院子外横卧山巅的悠悠白云,轻声叹道,“楼钧等人投附血剑门,很多事情都露出蛛丝马迹,我又不蠢。只是,你怎么会知道青阳子的确定行踪?”

    陈寻张嘴吐出一枚精魄,一条黑蛇虚影活灵活现的锁在这团茫芒魄光之中。

    姜冰云还以为在大峪岭时,陈寻早就将妖蛇元神炼化掉了,吓了一跳,讶然问道:“你在大峪岭没有炼化妖蛇元神?”

    “我虽然没有彻底炼化妖蛇元神,但融入这枚精魄之中,跟炼化也没有多大的区别。”陈寻说道。

    人类修士晋入天元境就能修炼元神,而妖兽修炼元神极其不易,一旦修成却又珍贵无比。

    妖蛇元神,绝非杨朱才修炼数年的残魂能比。

    不过,陈寻此时已经将六臂巨魔血彻底炼化,玄龟元丹、妖蛇元神等灵物对他来说,就算炼化也不会有太大的用处,但将妖蛇元神炼入精魄,作为他的第二神魂,将来再在这基础之上修炼第二元神,将有极多的妙用。

    姜冰云都已知道虚元秘殿藏在寒潭之下,很多事情都没有必要瞒着她,陈寻将从妖蛇元神所获得的一些信任告诉她:

    “妖蛇元神的自我神识已被我炼灭,涂山深处有很多秘密,都在其记忆碎片里,青阳子、楼适夷、楼离已经彻底堕入魔道。数千魔物围攻龙湫潭、白狼城时,楼离就藏身背后,而青阳子、楼适夷此时应藏在涂山的某个深处修炼。相信这个消息能解去你的心结……”

    “……”姜冰云早就隐约猜到这个可能,但从陈寻嘴里得到确切的消息,娇艳的红唇张开来,一时间还是难以消化。

    过了良久,陈寻将一枚锁魂印从须弥戒中取出来,递给姜冰云,说道:“不要把寒潭下的秘密泄漏出去……”

    “……”姜冰云一时有些犯愣,木木的不知道陈寻将锁魂印递给她做什么。

    “相信你也不会自甘堕入噬血魔道,”陈寻说道,“天地之大,你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吧。我这趟回神宵宗,还不知道是祸是福呢。”

    姜冰云愣怔了片晌,低语恳求说道:“天地虽大,但我也不知道何处能栖身,让我留在你身边吧。”

    看着姜冰云透着迷媚的眸子,陈寻心旌摇荡,伸过手要去摸她那滑如凝脂的脸蛋。

    姜冰云却是像被蜜蜂蛰了一下似的,身子猛的往后一缩,红着脸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陈寻还没有见过姜冰云如此羞怯的样子,只觉她此时媚得入骨,当下都有些把持不住。

    他心里同时又是一凛,他修炼多年,与苏棠在一起时,虽有情迷之时,但也不会为**所乱,平时与谁相处都是心静有如止水,今天这是怎么了?

    当然,姜冰云也没有对他施展什么媚术,而是他自己的心先乱了,真是奇怪。

    陈寻抑住心里旖旎的情思,瞅着姜冰云脸上杂揉迷媚与娇羞之美,确是世间罕有,一万个人里都难挑一个的美人,嘿然一笑,说道:“那是哪个意思?”

    “我不能对不起青璇,”姜冰云嘤嘤低语,没有勇气抬头看陈寻,“而且我还差些火侯才能修成‘玉丹’……”

    “啊,我都把这茬给忘了,”陈寻拍了拍脑门,问道,“你几十年的苦修,都在这‘玉丹’之中,倘若便宜别人,你自己的修为是否会大损?”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姜冰云谈论这样的话题,总是叫人尴尬到极致,红着脸说道,“玉丹献出,修为虽然有损,还可以重新修炼。不然的话,我一生修为都敛藏玉丹之中,孤阴不长、独阳不生,玉丹大成而不破,有百弊而无一利,这辈子更不要奢想能晋入天元境。”

    “哦,”陈寻恍然有悟,说道,“原来**玉丹诀是孤阴玄功。你愿意跟我,我自然不能亏你。取你玉丹,虽然有助我修为精进,但于你则是修为大损……”

    陈寻知道姜冰云愿意留在他身边,是实在没有地方可去,并非对他有什么情意,心里多半也不会甘愿将几十年的苦修都便宜了他。

    虽说玉丹献出,可以重新修炼其他道法,但耽搁这么多年的苦修,还想晋入天元境,将更加渺茫。

    **玉丹诀,说到底就是云洲的嫁衣神功,修炼出来只能便宜他人,于自己没有半分好处。

    陈寻此时已经掌握大逍遥剑意,百骸诸窍更是修炼到大周天圆满,不要说天元境了,恐怕元丹境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不会遇到什么特别难过的关卡,他压根就不需要强夺姜冰云几十年的苦修。

    陈寻沉吟片晌,将龙虎丹诀从须弥戒中取出,解开封印递给姜冰云,说道:“孤阴独阳之理,这本道书里有所讲述,你拿出参悟,看能不能找到办法突破当前的瓶颈。”

    “……”姜冰云愣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陈寻的意思,不要说玉丹了,就是她的姿色当年也不知道引起多少人的觊觎。

    见姜冰云愣在那里,陈寻笑道:“你的人,我是要的,但玉丹未必要取。”

    姜冰云将龙虎丹诀一把抢过去,满脸飞红,说道:“人不会给你,玉丹你爱取不取……”丢下这句话,人飞快的躲进屋里,关门闭户,怕陈寻强闯进来。

    听了姜冰云的话,陈寻恨不得马上冲进去将她身上的衣裳都剥干净,看着她的娇躯会是何等的诱人。

    “陈师弟……”

    陈寻听着谷承卓在外面传声相唤,忙收敛旖旎的心神,解除他设在院子外避免他人干扰的禁制,看到谷承卓与一名脸生的青年站在对面的崖头朝这边望来。

    看那青年身穿天玑峰真传弟子的法衣,心知多半是神宵宗有什么事情通过他来传话,陈寻赶忙御空飞去,行礼问道:“这位师兄是?”

    “天玑峰杨元庆,你就是陈寻?”陈元庆打量了陈寻两眼。

    谷承卓说陈寻差一线才修炼到还胎境圆满,然而他却看不透陈寻的底细,心里暗暗吃惊,明明只有还胎境巅峰的修为,为何眼眸深处竟如此幽邃难测?

    不过身为神宵宗真传弟子,什么奇怪事没有经历过,杨元庆也需要境界的差距,并非实力的唯一权衡,方啸寒虽然离修成元丹还差一线,实力就未必在元丹真人之下。

    难怪眼前这个陈寻,也是方啸寒那样的人物?

    “陈寻见过杨师兄……”陈寻再度行礼道。

    虽然有谷问天等人在蒙山开宗立派,但想封堵涂山深处的魔物出来,力量尚有欠缺,更不要说找到千魔境的空间裂隙进行封印了。

    这三四年来,神宵宗诸峰都轮番派遣大量的弟子进入乌腾沙海、涂山等地历炼,以蒙山、赤枫堡为根据地,联手元武侯府、栖云山等宗门世族的子弟,共同剿杀魔物、调查千魔境空间裂隙的踪迹。

    所以才会有沧澜形势危急,夏相宜、常曦、赵承恩等人进沧澜的事情发生。

    夏相宜、常曦、赵承恩等人两个月前返回宗门,自然就会有杨元庆等人赶到蒙山顶替。

    至少要等到蒙山宗彻底站稳脚,或者将涂山深处的魔物彻底诛除干将,将千魔境的空间裂隙封印住,神宵宗才会停止继续派遣弟子。

    “我从神宵宗出来,夏师兄要我将谷阳真人的符诏传给你。”杨元庆将一枚镌有谷阳真人印记的玉牌递给陈寻。

    陈寻接过玉牌,注入灵力,玉牌就有一道神念传来,要他接到符诏,立时返回神宵宗。

    陈寻心里到底不慌,就算夏相宜在背后搬弄是非,谷阳真人也没有直接通过蒙山宗传讯,说到底这事还没有到火烧眉毛的地步,跟杨元庆说道:“辛苦杨师兄了。”

    谷承卓传音密语:“夏相宜虽然说了不少不利你的话,但你回神宵宗,不要担心什么,我爹已经跟天刑峰那边打过招呼了。夏相宜以前怨你在地穴里坏他诛除蛇妖的好事,但这次诛除蛇妖你是首功,他拿你没辙。”

    夏相宜与姜彬交好,这点不难理解,但陈寻想不明白为何夏相宜会如此针对他,听谷承卓这么说,他才有些明白。

    当年在蛇穴,他曾经主张直接击毙蛇妖,但夏相宜却坚持想擒获蛇妖的那颗妖心,以致最后功亏一溃,他们被蛇妖及八条怪鱼魔物打得溃不成军……

    确实也是,夏相宜当初要是听他的建议,甚至只要不阻拦他与常曦出手,直接将蛇妖的心脏打爆掉,就没有之后那么多事情发生。

    虽然没有人追究夏相宜当时处置不当的责任,但夏相宜心胸却是狭窄,一直没有办法将这根刺从心里拔掉。

    陈寻轻轻一叹,跟谷承卓说道:“我这就去跟谷真人辞行,回神宵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