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十章 诛蛇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随后数日,都陆续有小股魔物,越过白狼河进入沧澜荒原腹地。【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这些小股魔物大多三五成群,至多不二三十头的样子,皆强横无比,进入沧澜荒原,就往四面八方散开,疯狂屠戮部族、吞噬血肉。

    魔物修炼魔煞血丹,吞噬越多的血肉,越是强悍凶厉,一旦攻破寨子就如狼入羊群,沧澜荒原顿时陷入血腥浩劫之中。

    陈寻他们在五天之后,才找出蛇妖的行踪,追到荒原腹地的大峪岭来。

    大峪岭居沧澜荒原之中,方圆四五百里,地形也谈不上多险峻,大多数都是千余丈的山峰,山里大大小小的山谷有千余处,到处都是参天巨树。

    三座聚灵山河座,用大一些的三只储物袋就能装入,陈寻他们为避免将蛇妖惊走,余中舍弃精铜战车、鳞马座骑,潜入大峪岭深处。

    藏在一处崖洞里,用巨石将洞口封起来,常曦祭出天照镜,天照镜上清晰的映出一处陡峭的山崖,一头十丈长的巨蛇从崖头的灌木丛里吐着鲜红的信子,赤红的双目正盯着山崖不远的一座寨子。

    这头巨蛇似乎感应到什么,昂首往四处打量,过了许久没见异常,才悄然穿过灌木丛,往山崖后的丛林深处游去……

    若非天照镜早就锁住这头蛇妖的气息,陈寻他们都无法确认,此时的蛇妖竟然跟普通魔物没有什么两样。

    “入夜后,蛇妖多半会破袭这处寨子,我们要怎么做?”谷承卓指着天照镜映出来的那处寨子。

    他们能清楚的看到寨子里挤满避难的荒民,狭窄的巷道里都躺满人,不大的寨子差不多挤了有一两万人,眼睛里只剩惊惶跟绝望的神色。

    蛇妖伤势未愈,但作为化形天妖,陈寻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无声无息的接近其千丈范围。

    看这头蛇妖如此谨慎的探察村寨有无异常,可以想象他们一旦打草惊蛇,叫这头蛇妖逃脱生天,想要再次锁住其行踪,才难上加难。

    大峪岭的地形相对开阔,又没有办法将其诱入险地进行围杀。

    “常曦师姐、赵师兄、谷师兄,你们三人扮成难民进寨子,一定要等蛇妖与魔物攻破寨子之后再出手,”陈寻说道,将天照镜映出的寨子地形画下来,指点几处要害,“蛇妖再奸滑,也不能跟人类相提并论。蛇妖遇袭,压不住伤势,未必敢强行往外围突围,多半退到大峪岭深处召集魔物庇护。待蛇妖进攻寨子,雷师兄,你们各御聚灵山河阵从外围逼近寨子,我一人在这处山崖堵其退路……”

    “你一人能不能扛住?”谷承卓担心道,他就算晋入天元境,也没有把撑能将受伤的蛇妖拖住数息时间,而陈寻八口灵剑此前就被蛇妖,还想要重新炼制八口灵剑,与雷陨剑合成雷音剑阵,少说需要一年的时间。

    “行不行都要试一下,”陈寻说道,“要是赵师兄能修成元丹,我们诛杀这头蛇妖,就没有那么辛苦了。”

    “修成元丹啊,你还是先指望常曦吧。”赵承恩嘿然一笑,他自信能修成元丹,但不觉得能比常曦更快。

    风从大峪岭深处刮来,晴朗的夜色瞬时就叫滚滚乌云盖住,寨墙之外伸手不见五指。那些披坚执锐的部族勇士,半生都经历过无数次死亡,心硬得跟铁一样,然而妖诡的夜风就像无形的手,堪堪要将他们的肝胆捏爆,胸臆间的勇气在一点点的流逝。

    他们退不可退,他们身后就是他们的妻儿老小,是他们的亲族故友,但是不退又能如何?

    那一头头魔物,就像传说中的妖魔怪兽,张口就能将一头蛮牛撕成碎片,一头就将坚厚的寨墙撞塌。

    风势越来越强,充满浓郁的血腥气,寨子里的灯火都给扑灭,寨子彻底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之中。

    此时就连婴儿都感应到空气里流趟着极凶厉的气息,惊怖无助的望着滚滚乌云遮闭的夜空,都忘了啼哭。

    压得人喘不气来的静寂,突然被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撕破,东西的寨墙轰然就倒塌半片,数十名未及反应过来的蛮武随着碎石被抛上漆黑的夜色,一道鲜红的暗影划过,十数人就被卷入死神的巨口之中,无声无息的死去。

    数道巨大暗影掠过寨墙,破屋撞墙,冲入手无寸铁的荒民之中,极速闪动的利牙,在漆黑夜里闪烁的獠牙,疯狂的收割着生命。

    陈寻悄然爬上寨子十数里外的那座孤崖,在这比浓墨还要暗深的夜色,他不能提前将神识散出去,只能从那鬼哭狼嚎的惨叫声中感知一条接一条的鲜活生命在流逝。

    陈寻将十一头魔狐妖躯都从储物袋中取出。

    虽然在龙湫潭所杀的魔物,有不少要强过这些魔狐,但都体形庞大,陈寻手里现有的储物袋,都装不下完整的一只。

    相比较之下,这些魔狐妖躯一人高矮,一只储物袋能装两只,也是陈寻用得最顺手的妖躯傀儡。

    陈寻将十一头魔狐傀儡潜藏在左右灌木丛里,他就收敛气息,心头只保持那点蕴有大逍遥剑意的明识种子散发光明,进入玄之又玄的极寂境界。

    就在这漆黑得可怖的杀戮之中,寨子中央突然闪出一片微光,陈寻蓦然睁开眼睛,蛇妖行迹在微光完全暴露出来,一条百余丈的巨蛇悬浮在寨子上空,张开血盆巨口似有无穷的吸力,寨子里无数男女老少都无力挣扎被吸入蛇口之中。

    常曦手里的春风化雨剑化成一根巨大春藤,缠住巨蛇的七寸。

    在极瞬之间,常曦那鸦色秀发就转为雪白,不仅是全部的灵元,在蛇妖接触的一瞬间,常曦将她所有的生命力都经春风化雨剑注入这根巨大春藤之中,只为缠住蛇妖哪怕是一瞬息的时间。

    在常曦将妖蛇震住的一瞬间,趁着妖蛇连半分都无法动弹之际,赵承恩、谷承卓皆暴起,手持灵剑、雷锤击向妖蛇双目。

    两人都没有留有一点余力,绽放的雪亮神华像是两只巨手,瞬时就将遮住寨子的滚滚乌云撕碎。

    “哞!”妖蛇喷出牛鸣一样的巨吼,寨子里无数荒民,都在巨吼中震成一团血肉,春藤瞬时就布满蛛网状的裂痕,碎片就像雪花一样飘落。

    “今天不杀这头蛇妖,就亏大了!”常曦将两枚玄龟元丹一起吞入腹中,还不忘大叫一声,又拿出天照镜,将一道神光打在蛇妖的七寸之上。

    谷承卓手里雷锤暴砸,这件天阶法器在他手里才能发挥三成威力,但雷声滚滚,每一击都要近百万斤的巨力,打得蛇妖头颅厚鳞寸寸裂开。

    赵承恩手里的戮魔剑,喷涌浓黑如黑的幽光。

    赵承恩御使戮魔剑,剑芒可长百丈,但此时百丈剑芒都敛入三尺剑身之中,任何一点爆发出来的威力都要强过百丈剑芒十倍……

    三头灵蛟从四面八方围合而来。

    聚灵山河阵所幻化的灵蛟,很难给蛇妖多大的伤害,但像春藤一样往蛇妖身住缠住,哪怕多缠住一瞬,都能叫赵承恩、谷承卓多施展一次强力神通。

    “哞!”妖蛇再次牛鸣巨吼,张口吐出捆仙索、乾坤炼炉。

    常曦刚要加把劲,将妖蛇七寸缠死,不料两件法器瞬时间皆光华暴涨,常曦心感不妙,赵承恩则大叫示警:“灵甲、灵盾护体!”

    轰然巨响,捆仙索寸寸碎裂,乾坤炼炉亦炸成无数碎片往四面八方激射。

    冲击的气浪将寨墙及寨子里所有的建筑物都撕成碎片,寨子上万难民没有一人能够幸存。

    常曦娇躯当即将十数碎片击中,灵甲眨眼间被毁,一片炼炉碎片从她腋下洞穿而去,而住蛇妖七寸的春藤亦同时碎成无数灰烬,从夜空洒落……

    谷承卓、赵承恩皆被震飞,像是两块巨石被高高的抛入夜空,在半空中鲜血狂吐。

    唯有雷万鹤等人远处御使聚灵山河阵,没有受到冲击,但他们再次幻化三条灵蛟出动时,蛇妖已在半空往西南方向极速遁逃,快得就像一道闪电……

    看着蛇妖周身就像烧起来一样,血肉像岩浆一样洒落,陈寻心想常曦说得半点没错,这头蛇妖果然没有等伤势完全愈合,就迫不及待的潜入沧澜。

    蛇妖刚掠过山崖喘一口气,突然一道阴影掠至,待其反应过来之时,一道雪亮剑芒就从灌木丛中劈出。

    与此同时,十一道暗影组成一道巨大的梭形阵列在陈寻身后掠出……

    陈寻驱使十二头妖躯傀儡可以组成玄衍战阵迎敌,同样,陈寻把自己算上,与十一头妖躯傀儡同样可以组成玄衍战阵迎敌。

    玄衍战阵玄之又玄,仿佛一道巨梭法器横在妖蛇身前。

    这是攻击最强的玄衍战阵变化,陈寻只求一击重创妖蛇。

    狂卷天地风云,陈寻直觉十一头妖躯傀儡体内血丹所蕴的灵元,在瞬时都涌入他手里的雷陨剑中,剑芒暴涨百丈,往妖蛇那狰狞的头颅劈去……

    “哞!”妖蛇巨吼一声,张口喷出一道黑光,一头狰狞的黑蛇虚影同时在黑光狂吼,张开血盆大口就将雷陨剑所化的百丈剑芒连同陈寻一同吞噬进去。

    妖蛇元神!

    元神似虚还实,远没有修炼到凝如实相的境界,但陈寻修炼出神识的神魂,在妖蛇元神面前,暗弱就像随时会被风狂扑灭的火苗。

    然而陈寻灵台之上、大逍遥剑意所化的明识种子顿时光华大作,剑意吞夺欲出,势要将疯狂侵来的妖蛇元神斩成粉碎。

    斩去一切妖魔才为大逍遥。

    大逍遥剑诀位列千剑宗千剑之首,大逍遥剑意又是何等快意逍遥。

    陈寻修为虽弱,但大逍遥剑意足以让他的神魂不畏元丹真人的侵凌,自然不畏妖蛇元神的侵凌。

    但是,就这样把妖蛇元神斩成粉碎了?

    这才可惜了吧?

    根本没有时间给陈寻多想,下意识的从神魂深处极速释出虚元珠,心念转动,一道霞光罩向当空扑来的妖蛇元神……r1058

    s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