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八章 选帝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抱歉,今天还是一更……)

    乌云黑沉沉的盖住茫茫旷野,细雨绵绵,雄阔的白狼城隐匿在漆黑的夜色之中,城头没有一点灯火透出。【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远处的山岭透着极黯淡的微光,勉强映出群山的轮廓,魔物妖兽凄厉的嚎叫断断续续的传来,仿佛亡魂曲响荡在白狼河的上空。

    白狼河波涛汹涌的水声以及四野催动草木生长的细雨春风,怎么都无法安抚众人惊悸的心魂。

    铁铸吊桥嘎嘎有声的落下,黑砂岩所砌的城门在这极黑的夜里,就像无声张开口的巨兽,两辆精铜战车并行而去。

    常曦的美眸阴柔的盯着城头,这座城池,他们停留不到一天,就如此狼狈离开,陈寻担心常曦会按捺不住心头的忿怒,随时发作将这雄阔的白狼城墙轰塌掉,渲泄她心头的怒火。

    “……”雷万鹤抬头看隐匿在夜色里的城墙,满心忧虑的说道,“就算这次能离开白狼城,但夏师兄都盯上陈寻了,这事只怕难以善了啊。”

    “夏相宜心甘情愿叫姓姜的牵着鼻子走,只会自讨苦吃。”常曦想到这事,心里气愤难消,厌恨的说道。

    常曦如此说,雷万鹤也是无言,却不知道他们怎么才能叫夏相宜自讨苦吃。

    虽然陈寻说他是在极其侥幸的情形下,才击伤蛇妖,但蛇穴一战,大家都历历在目,陈寻这个说辞实在是难叫他人信服。

    诛魔一战,蛇妖受到那么严重的伤势,妖躯几乎要被天焰焚尽,都没有半点退却之意,怎么可能会叫陈寻、常曦轻易就联手击退?

    常曦前往龙湫潭时,雷万鹤就留在白狼城,听到有关北山及玉柱峰的一些传闻。

    雷万鹤也不傻,陈寻以外门弟子身份,在神宵宗修炼不到一年时间,就与众人赶到赤枫堡清剿魔物,随后他们在赤枫堡就直接录为内门弟子,还没有机会返回师门,修行更高深的师门道法传承。

    蒙山辞别后,雷万鹤回神宵宗修炼了一段时间,但陈寻一起在外云游。

    偏偏这段时间里,陈寻修炼精展甚速,鬼都能猜到,他当年从玉柱峰秘窟意外所得的道法传承,绝对非同小可。

    而当年陈寻为了掩藏这个秘密,甚至不惜将夔龙天图转手让给元武侯府。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天下熙熙,皆为利趋。

    虽然说修行各凭机缘,但陈寻仅仅是神宵宗一名内门弟子,竟然独自掌握如此玄奥、高深的一门道法传承,怎么不叫他人嫉恨?

    神宵宗不会强夺弟子的机缘,但不意味着弟子之间就完全没有强取豪夺的事情发生。

    虽然陈寻手里掌握的道法传承,对神宵宗没有特别大的意义,但不意味着神宵宗就没有有些人希望拿到陈寻所掌握的道法传承,跟其他势力,诸如元武侯府,交换利益。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谁叫陈寻只是区区内门弟子呢?

    陈寻也很郁闷,想不到夏相宜会如明火执杖的对他发难,蹙着眉头问常曦:“西北域六十余郡,姜姓郡侯也有三十余人,元武侯府到底有何特殊之处?”

    栖云山等宗门倒也罢了,神宵宗作为西北域诸宗之首、名列云洲七宗之一,在云洲地位超然,能干预帝权废立,应该不鸟这些郡侯才是。

    而实际上,陈寻也能看出,神宵宗内部有相当多的人,包括谷阳峰宗主、他名义上的师尊谷阳真人,都跟元武侯府有着极密切的关系。

    “还不是龙宗门祖师陶景宏当年一句戏言。”常曦不屑的笑道。

    陶景宏这个名字,陈寻在千剑宗时就听人说过无数遍,也是他唯一确知云洲当世有天人境修为的真君人物。

    “陶景宏说过什么?”陈寻问道。

    常曦撇嘴而笑,不愿多谈。

    雷万鹤说道:

    “陶真君三百年前晋入天人境之时,曾看到天机,预言真龙会在西北域出世。而姜世子出生时,天降异相,有四座龙爪陨星降落元武侯府。诸宗皆认为陶真君的预言在姜世子身上得到应验,就是神宵宗内部,也有不少人认为姜世子能登帝位……”

    陈寻愣怔在那里,这种破事以前可没有人跟他说起过。

    难怪夏相宜身为堂堂谷阳峰首席真传,在姜彬跟前跟条狗似的,原来还有这种破事?

    然而雷万鹤这番话,常曦听了只是呲鼻一笑,不屑的说道:“姓姜的在六十岁之前,不能修到元丹圆满,连选帝侯的资格都没有,还谈什么真龙,真是笑话。而姜矍那头老狐狸,心机深沉,谁知道当年那四座龙爪殒星降落元武侯府,是不是那头老狐狸搞出来造声势的……”

    陈寻心机一动,心想常曦应该知道更多的内幕,但此时也亦非深究的时机。

    这时候有一袭黑影从白狼城掠出,陈寻见是苏棠踏青鸾而来,苦涩笑道:“如此狼狈出城,本不想跟你告别。”

    “你们千里驰援沧澜,宗主竟然就这样叫你们离开,他怎么不怕寒了他人之心?”苏棠性子一贯温和,此刻也难按心头的气愤,明丽的眸子在漆黑的夜里透漏湛湛寒光,一个念头在她心里盘旋,就将孕育成熟……

    “苏师也是好意,这事不能怨他,”

    陈寻能清楚感觉到在议事堂时姜彬心里已起杀机,苏守思明里是将他们驱逐出白狼河,实际是叫姜彬再找不到的机会对他们发难。虽然苏氏数次欲对他不利,但这次他不能错怪苏守思,

    “这么多的魔物妖兽侵入沧澜,苏家不能坐看千年基业毁于一旦,不能不向元武侯府请援,但客强主弱,绝非沧澜之福,我想苏师心里是极明白的,你也要体谅他的苦衷。我们受些委屈,总比性命丢在白狼城要好。”

    “……”苏棠心里苦叹,看着陈寻在极深夜色那双有如暗夜星辰的眸子,忍住伸手去触摸他削瘦脸颊的冲动,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册子递给陈寻,种种心绪此时只是化作一句软柔催动人心的细语,“那你一切小心。”

    陈寻将小册子握在手里,他知道上面记载苏棠近年来的修炼所得,然而更叫他心悸的,是小册子入手那柔软的温暖及淡淡的香气。

    辚辚车马声隐于夜风之中,离开白狼城,心里的气愤也是渐消。

    车厢顶壁嵌有两枚碗口大小的玉璧,散发柔和而明亮的光芒,常曦挨着软榻而坐,姿态慵懒的看向陈寻:“你明明可以把苏家的这个宝贝蛋拐走,怎么到最后就心软了?”

    见青璇那双美丽到极点的眸子看过来,似乎也疑惑这个问题。

    陈寻苦笑,心想都火烧眉毛啊,常曦这婆娘竟然还不省心,还想到着“挑拔离间”,他也无计可施。

    雷万鹤等人坐在车厢里,嘿嘿而笑。

    修炼之人,早就看淡男女的世俗情感,唯有在修为再无希望突破,才会有娶妻生子、繁衍子嗣的念头,但此时能看陈寻的笑话,雷万鹤都是极有兴致的。

    陈寻说道:“苏氏这数年来式微,全无前些年的锐气。大家都说玉柱峰一役叫苏氏大伤元气,实情恐怕不是如此……”

    “玉瑶子身殒道消,青阳子叛出宗门,损失两名天元境强者,对苏氏来说,还谈不上伤及根本,”常曦说道,“我猜,应该是苏家老祖苏渊大概是快不行了吧?”

    “元丹境后期才有一千两百年的寿元,元丹境前期能有一千年的寿元就顶天了……”陈寻说道。

    听陈寻这么说,青璇恍然大悟,讶然问道:“你是说老祖剩不到一百年寿元?”

    陈寻说道:“苏家老祖到底是元丹境前期还是后期,外界都难判断,毕竟这几百年来,苏家老祖出手的次数是太有限了。从最坏的打算来看,苏家老祖大概剩不到一百年的寿元了。玉瑶子本来是苏家最有希望在百年内突破天元境修成元丹的一人,玉瑶子的身亡,对苏家的打击之大,并不在于损失一名天元境强者,而是损失一名极有希望修成元丹的强者。玉瑶子之后,苏家还想能有一人在百年内修成元丹,那是太难了,但也会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苏棠跟苏武阳的身上……”

    青璇默然不语,暗感苏家将这么大的希望都寄托在苏棠身上,那苏棠留在沧澜学宫,将会获得比其他苏氏嫡系子弟多得多的资源用于修炼。

    而只要苏棠留在沧澜学宫,就算苏氏内部对北山的态度存在的分歧再严重,都不可能撕破脸对北山下狠手。

    常曦咧嘴一笑,说道:“只怕未必哦,要是苏武阳那小子表现更卖力一些,苏棠在苏家的地位,可就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了。我跟苏家人打交待不多,但能看得出,苏家好些人都更看好苏武阳。”

    “所以说,苏棠当下最紧要的,就是先晋入天元境再说,”陈寻说到这里,长叹一声,“很多事情都是后患,车到山前必有路,而当前沧澜这场浩劫要如何解决,才真正叫人头痛!”

    “你还放不下这一切?”常曦秀眉微蹙,说道,“你此时最紧要的,就是立刻回宗门潜心修炼,只要晋入天元,成为真传弟子,一切都好说。”

    “你就一点都不贪心玉柱峰秘窟传承?”陈寻含笑问道,常曦真要拍拍屁股走人,他真是拿那头妖蛇没辙,他也不指望常曦会对沧澜数千蛮荒部族会有什么怜悯。

    再说,他指望雷万鹤他们留下助他剿杀群魔,也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

    陈寻这话一出,雷万鹤等人皆砰然心动。

    能叫姜彬、夏相宜都撕破脸相强取豪夺的秘法传承,他们怎么可能就一点都不动心?

    常曦盈盈而笑,说道:“你总能先拿出些好处来吧,我得看值不值得我卖命喽!”

    陈寻也不废话,直接从须弥戒里掏出数本封印过的银书跟一些残缺法器。

    虚元秘殿,最后三层才涉及到真正的秘殿传承。

    除非通过秘殿禁制的试炼,成为秘殿传人,或者将整座虚元秘殿都炼化掉,不然连老夔、常真都没有办法进去最后三层大殿,自然也不要想将里面的道书、法器拿出来。

    不过前三层大殿,陈寻都能随意进入。

    他此前早就知道,虚元殿的秘密到这时已经很难完全再遮掩下去,想要掩人耳目,唯一能转移他人视线的办法,就是再拿出些东西来,让别人以为他已经得到全部的秘窟传承,将目光都吸引到他身上来……r1058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