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十四章 途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苏青峰、苏房龙等人驾驭两辆精铜战车居前驰行。【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宗崖、古剑锋、左丘驾驭一辆精铜战车稍稍落后,陈寻陪同三女坐在车里。

    陈寻闭目参悟玄雷法阵的炼制之法,青璇、姜冰云也各坐铜车一角修炼,常曦则是百无聊赖的透过小窗,看着远处峰峦积雪的秀美。

    他们从蟒牙岭西麓绕行,一路都没有遇到魔物,十八匹鳞马拖拽战车南下,除了道路颠簸崎岖外,倒没有什么凶险曲折。

    陈寻这次还是没有将阿青带在身边,沧澜没有人能认出阿青的血脉,但带到神宵宗就难说了。

    陈寻还将双尾火狐留在龙湫潭,有常真、老夔在,陈寻也不知道担心龙湫潭会遭遇什么凶险,但北山的发展则要彻底的停滞下来。

    除非能将魔物除尽,不然北山众人只能困守龙湫潭。

    玄阴重水阵只能遮闭以龙湫潭为核心、数里方圆的狭小地域。

    这么狭小的地方,只够北山数千子弟、亲族艰难避难生存。

    而就算解了白狼河之围,短期内也看不到能彻底解决后患的可能,后期依旧会有大股的魔物,源源不断的穿越涂山进入蟒牙岭。

    看厌风景,常曦转过头来,瞅着叫面具遮住脸蛋的姜冰云,这一路来,姜冰云一言未发,只是盘膝坐在战车的内角修炼,似乎修行就是她的一切,谁看向她,她都会低下头避开他人的目光。

    常曦很是好奇,陈寻身边怎么就有这么多的秘密,打量了姜冰云两眼,笑着问青璇:“你就不好奇她的身份?”

    “我只是公子身边的剑奴,无名无姓,亦无面目见世人。”姜冰云见常曦没话找话,淡淡的说道,语气平淡就像舌下压着一块寒冰。

    青璇心里当然好奇姜冰云的身份,从天马湖一役她就像影子似的,跟在陈寻的身边,叫她都没有机会跟陈寻多加亲近。

    只是常曦挑事的问话,青璇俏脸也是一红,好像陈寻跟她都没有什么正式的承诺,她哪有脸摆出争风吃醋的姿态来啊。

    姜冰云这几年幽居地下,肌肤比十六七岁的少女都要娇嫩,眉眼间又有略显苍白,由于心性的改变,身姿仪态都发生很大的改变,青璇早就这数日同坐车里,青璇亦完全认不出她就是想念多时的“云姨”。

    陈寻看出青璇眼底的疑惑,传音说道:“这次倘若能顺利解白狼河之围,离开沧澜之后,有好些事要说给你知道。”

    青璇美眸跟在秋似的浸过似的,透着水润泽光,不好意思当着别人的面跟陈寻说悄悄话,收敛心神继续参悟青元剑诀。

    “你们小两口聊什么呢?”常曦见她竟然都不能窍听到陈寻与青璇的私语,心里十分郁闷。

    青璇红着脸不吭声,陈寻心知不找件事岔开常曦的心思,这婆娘很可能无聊到去揭姜冰云的面目。

    让青璇知道姜冰云还活着,没有什么事情,但姜冰云如何面对苏青峰?

    陈寻从须弥戒里掏出血河魔剑,递给常曦:“大当家,此剑你能看出什么蹊跷来?”

    血河魔剑从须弥戒掏出的一瞬时就透漏极其凶厉的噬血气息,常曦注意力顿时被吸引过来,将血河魔剑接过来,放在膝盖仔细感应,然而察探越细,心里越惊,讶然说道:“这口剑到底收割了多少人命,血煞才会这么凶烈?”

    陈寻见常曦都不能识透血河魔剑真正的蹊跷所在,他不直接点破。

    血河魔剑的秘密要是轻易就叫人识破,黑衣人、夷清泉等人想要藏住千魔宗余孽借空间裂隙,从千魔境返回沧澜的秘密,绝对会第一时间将杨朱与血河魔剑都夺回去。

    陈寻也是用破魂珠进入杨朱神魂深处,才发现杨朱是用外丹魔功修炼此剑,不然也会将此剑透漏的魔煞气息误以为是血煞。

    血剑门以血剑为门,玄兵凝有血煞,也不应该叫人大惊小怪才是。

    玄刀宝甲历经杀戮,都会附着血煞,杀戮越重,血煞越重。

    然而一口灵剑,除非杀戮十万人、百万人,才有可能凝聚如此浓烈的血煞。

    熹武帝朝创立四千年前,镇乱平叛也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每一次都血流成河、人头堆山,在这一场场动辄十数万人、百千万人的杀戮之中,倒有不少血煞玄兵传世。

    只是杨朱所用的这口血河魔剑却非什么血煞玄兵,是完完全全用血河魔功凝炼魔煞炼成的魔兵,实际上相当于杨朱在体外修成的魔煞外丹,只是差些火侯没有炼出魔性而已。

    或许说黑衣人用魔功助杨朱晋入天元境十分勉强,杨朱还没有能力炼成真正的血河魔剑。

    “血剑门已经北山所灭,此剑就是血剑门门主杨朱所用的法剑。”陈寻说道。

    常曦秀眉紧蹙起来,她行事乖张,但也知道陈寻郑重其事的这口血剑带在身边,绝不会是一件简单事。

    “荒原可没有那么多人可给杨朱杀来凝惊煞……”陈寻说道。

    常曦想说杨朱可能从别处得到这口血煞玄兵,但转念想到陈寻要说的话意,震惊问道:“你是说这口剑透漏的气息,不是血煞,而是魔煞?”

    “到底是血煞还是魔煞,我可分辨不出来,只是有些怀疑而已,”陈寻说道,“只是不知道世间有无用法器凝炼魔煞的秘法……”

    经陈寻这一说,常曦心思也豁然开朗起来,说道:“四千年前千魔宗未灭,就有用法器凝炼魔煞的魔功。”

    “这一切都是你猜出来的,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啊。”陈寻袖手退到战车的角落里,继续参悟玄雷法阵的炼制之法,好像那口血河魔剑跟他彻底没有什么关系了。

    常曦算是明白陈寻是什么心思,嘴角浮起一抹浅笑,探过身来,说道:“你这就将想祸水泼到我身上来了?”

    陈寻摊摊手,装糊涂的问道:“什么祸水啊?我不知道啊,我这边有什么好处,都叫大当家抢过去了,连从血剑门门主手里缴获的一口灵剑都保不住。大当家要不稀罕,就将这口剑丢下车去就是了。”

    常曦恨得牙痒痒的。

    陈寻自然是早就知道这口魔剑跟千魔宗有关,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能不禀告宗门,不然不知道后患会有多大,但陈寻要是直接将这口魔剑交给宗门,他身上那些见不得人的秘密,必然难逃掌教真人的法眼。

    说到底,陈寻还是想藏住他身上见不得人的秘密。

    常曦此时倒有后悔,在龙湫潭时,就想见见潭底所藏那两个老怪物到底是什么来头。

    只是常曦当时亦怕她身上的秘密被别人看破,没想到这时候倒反过来给陈寻将了一军。

    常曦气恼,见陈寻嘴角竟然露出得意的笑,一脚就把他踹下车去。

    “呀!”青璇看到常曦突然对陈寻动脚,只来得尖叫一声,马上又捂住嘴唇,晓得常曦教训陈寻,轮不到她插嘴。

    陈寻冷不防给常曦踹了一下,常曦足底还特意透出一股灵力郁在他的胸口叫他无法化解,他摔了一个狗吃屎才顺过气来,狼狈不堪的爬起来。

    常曦挨着车厢笑着问:“哎呀,多大的人啊,坐个车都能睡着摔下去,神宵宗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陈寻心想他打不过这娘们,只得加快步伐,赶上苏房龙驾驭的那辆精铜战车。

    苏房龙这边车上的学宫修士看过来的眼神都怪怪的,陈寻嘿嘿一笑:“脱鞋有些脚臭,大当家受不了,就把我给踹下车来。这些女人,真不可理喻。咱们大老爷们,有点脚臭,能有多大的事?”

    还胎境修士洗髓易血,肉身修炼堪比胎体还要纯粹,怎么可能还会有脚臭?苏房龙他们自然不信陈寻的鬼话,但常曦修为比学宫的太上长老还要高,又是神宵宗的真传弟子,他们自然不敢在背后胡乱开什么玩笑。

    陈寻这些年来崛起于沧澜,龙湫潭一役,他御使十二头妖躯傀儡的情形,更是经深深扎入众人心底,不过大家都还留有他当初年少轻狂的印象,也就不到十年前的事情,都觉得他颇为亲切,没有什么疏远感,胡乱扯些话。

    此时,在他们头顶飞翔警戒的黑鹏,犹无预兆的发出一声凄厉惨鸣。

    陈寻惊起,抬头就见黑鹏像断线的风筝,像沉湖的巨石从空中栽下来,生死不知。

    常曦此时也陡然惊觉,玉足踩着灵气青莲腾空而起。

    陈寻此时才看到右侧山头一线黑影,仿佛在山谷腾腾滚动的黑雾,电光流影一般往他们这边掠来,离他们不足千丈。

    陈寻心里大骇,就连常曦叫敌人接近千丈都没有丝毫的警觉,此人实力要强到何等的地步?

    要不是苏青峰的这头黑鹏在空中警戒,他们只怕被敌人杀到近前都不可能发觉,陈寻实在无法想象那样的惨烈场面。

    这么短的距离,黑影杀来只需要一瞬,而这么短的时间里,三座聚灵山河阵根本就不足发动。

    黑影气息磅礴,仿佛山川巨丘压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常曦一剑劈去,那人抬手就将百丈剑气震成碎光流影,常曦也难挡反震之力,娇躯往高空震飞。

    陈寻情知他远非此人之敌,但要为苏房龙他们运转聚灵山河阵争一线时间,也只能咬牙冲上去。

    陈寻心念转动,九口灵剑流影般祭出,挡住那道黑影冲杀三辆精铜战车的道路……

    “让开,你不是蛇妖之敌!”常曦见陈寻竟然螳臂挡车,人在天空急得怒喝。

    不能挡也要挡,陈寻周身灵气疯狂转动,往九口灵剑注去。

    他若不挡,三辆战车瞬时就被会冲破,到时他们十余人,大多都要交待在这里。

    看大荒蛮神最新章节到长风文学x.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