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九章 玄衍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铁心桐他们之前估算有上千头魔物聚集在龙湫潭周边的山岭里,而待这些魔物从四面八方进逼而来,他们才发现短短大半个月时,穿越涂山进入湖泽荒原的魔物数量,要比他们原先估算的,要多出近倍。【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看到体形硕大的魔物妖兽,从山岭深处奔跃而出,隐隐震动传来,似有雷霆藏在地底滚动,苏青峰脸色铁青,极不好看。

    苏棠在白狼河所说的话,确实没有夸大之处。

    龙湫潭守不住,白狼河也休想守住。

    而倘若白狼河守不住,沧澜荒原也都将全部暴露出来。

    除了沧澜城外,苏氏在沧澜荒原腹地,如白狼河等地,也据灵脉、灵穴建有十多座城寨,分由六尉府直接统辖,以此控制沧澜荒原纵横三四千里的广阔地域,统御数千部族。

    这也是苏氏千年基业的真正根基所在。

    受苏氏千年以来压制异姓部族发展的策略所限,沧澜学宫虽然有数千弟子,但受苏家及沧澜学宫直接调派的还胎境修士才百余人。

    这些人手分摊到各城寨,控制、统御底下实力更弱的部族是容易的,但面对数以千计、甚至有可能超过万数的强横魔物,要怎么抵挡、防御?

    苏青峰都不堪想象龙湫潭失守之后,苏氏将会面临怎样的困境?

    难道将沧澜荒原都放弃掉,六尉府所有的兵力都退守沧澜城?

    宗图、左青木御空飞来。

    苏青峰只当北山众人担心他们不会出力协防龙湫潭,肃然说道:“龙湫潭与白狼河唇亡齿寒,你们不用担心魔物能从龙湫峰两侧冲上来。刚才地底巨震是怎么回事?”

    宗图行礼道:

    “北山盟发现这处灵脉时日尚短,未料灵脉深处竟有好几头灵龟潜伏。刚才剧震,实是两位先生猎杀灵龟所致,让大家都受惊扰……”

    北山于天马湖歼灭血剑门,苏氏就知道北山有天元境强者相助,听宗图的口气,北山此时实有两名强援,也难怪陈寻与北山众人有守住龙湫潭的信心。

    苏青峰猜不到这两名天元境强者到底是来自神宵宗还是千剑宗的强援,总之,人家不愿意露面,他都没有资格强求相见。

    无论是神宵宗,还是千剑宗,传承都要比沧澜学宫久远得多。

    宗图继续说道:

    “两位先生性子都疏淡得很,此时留在秘室主持法阵,不能抽空出来见十三爷、苏长老,抱歉得很,让我们将两枚玄龟元丹送给十三爷、苏长老两人聊表歉意……”

    说到这里,宗图将两枚丹盒送上。

    玄龟元丹!

    之前担心灵脉出了什么状况,苏青峰担心不已,但没想到北山竟然在灵脉深处猎杀数头灵龟,更没想到北山竟然拿两枚玄龟元丹相赠。

    玉柱峰一役,沧澜学宫调派那么多的子弟,中了玄寒宗的奸计,主要也是为了猎杀那几头体内修成元丹的异兽。

    玄龟元丹意味着什么?

    苏青峰此前晋入天元境希望渺茫,得到一枚玄龟元丹,意味着大有晋入天元境的希望。

    苏房龙晋入还胎境后期,总共也就洗炼出六条灵脉,这辈子都绝了晋入天元的希望。他年过百岁,本来气血真阳都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但能服用一枚玄龟元丹,除了气血真阳能恢复到鼎盛,灵力倍加精纯外,寿元还能再延长二三十年。

    苏房龙接过一只丹盒,都激动得手微微颤抖。

    苏青峰打开丹盒,就见玄黑如墨的元丹上云纹流转,有着说不出的灵韵剔透。

    竟然是生出玄纹的元丹,这一刻一向素来震惊的苏青峰,双手都禁不住颤抖起来……

    苏青峰没吃过猪肉,但见过猪跑。

    虽然沧澜荒原已经近百年没有结丹妖兽出现,但苏氏这些年在涂山绝岭深处,还偶有元丹猎夺。

    苏青峰活了近七十岁,也见过不少元丹的模样。

    生出玄纹的元丹,实则意味着刚刚所猎杀的这头玄龟,差不多已经将元丹修炼到圆满了。

    这样的大成期元丹,要比寻常的元丹珍异数倍。

    这么一枚大成期元丹,铁定能助自己洗炼九条灵脉——苏青峰忙将丹盒关上,生怕灵气散溢出半分,但心湖波澜狂涌,一时间难以平静,面对汹涌而来的魔物,心里也再无畏惧。

    其他九名沧澜学宫的还胎境修士,此前对增援北山满心抵触,但限于宗主的严令,不得不随苏房龙、苏青峰北上,此时心里则羡慕到极点,强抑住内心伸手抢夺的冲动。

    他们同样没有想到北山出手竟如此的大方,心想待将魔物击退,北山拿出手给他们的赠礼,即使没有玄龟元丹这么珍贵,想必也不会太寒酸。

    如此一来,此前的抵触情绪一荡而空,就想着合力多杀几头魔物,日后也能坦然收入北山的谢礼……

    见苏青峰、苏房龙伫立山顶朝这边看来,陈寻颔首示意,知道诸多魔物汹涌而来,需要拿出些实惠,才能叫这些还胎境强者出力协防。

    倘若部署在山顶的两座四柱山河阵不能发挥应用的作用,他们在谷口所承受的压力就大了。

    两侧的山岭仿佛两条巨大胳膊将龙湫潭半抱怀中,仅仅在东面留出里许开阔的谷口。

    从龙湫潭引出来的石溪,贴着谷口东面的石壁蜿蜒流出,成群的魔物也正越过东面一道的岭脊往这边涌来。

    为首有数头巨犀,都有七八丈高,青黑色的巨角闪烁幽光,这些魔犀就像是装有巨大青铜撞角的冲车。

    陈寻他们看得瞠目结舌,未曾想这次竟有如此庞大的魔物出现。

    这种魔犀看着笨掘,但都神力无穷,陈寻都怀疑一座百丈高的石峰,都未必能经得起撞几下。

    要是在野外遇到这种魔犀,陈寻自然不用担心什么,打不过、杀不死,大可以远走高飞,但他此时身后是数千北山盟子弟及亲族,他都担心玄阴重水阵能经得起几头魔犀的横冲直撞。

    陈寻心知他必须在谷口方向牵制更多的魔物,不然才能分摊玄阴重水阵的压力。

    宗图、左青木这时也从山顶飞落谷底,看到这一幕都不能作声,钻车精铜战车之中,迅速就有天青色的灵气从四角往精铜战车汇聚,两条巨大的灵气蛟龙迅速成形,从封禁阵势透出,盘旋谷口两侧的山岭之上……

    有聚灵禁制汇聚灵气,但随着宗图、左青木等人致入还胎境中期,神魂修为越发精深,四柱山河阵所幻化的灵蛟,连鳞甲都越发细致入微,一对青玉宝珠似的蛟目更是灵光闪动,实比数月前要强出近倍。

    南獠、古护、宗凌、南溪各率百余真阳境弟子严阵以待。

    关键时刻,需要他们奋勇杀出山谷,分摊玄阴重水阵的压力。

    陈寻将一头头异蛇傀儡从储物袋中取出,更有北山子弟将一头头尚且完好的妖躯扛过来,在他身后堆成跟小山似的。

    铁心桐、宗崖、古剑锋、千兰手持戟戈刀剑,站在陈寻的身边,他们在荒原看过陈寻御使九头异蛇傀儡与魔物缠斗的情形。

    异蛇妖躯虽然长有十丈,但身形比起魔犀起,实在是单薄得可怜,四五头异蛇傀儡都未必能缠住一头魔犀,而从谷口足足有七八头魔犀冲来。

    隔着封禁护罩,震动已经大幅削弱,但从谷口石溪两崖一道道交错的裂痕,从魔犀脚下崩飞的碎石,从两侧石岭震松滚落的巨石,从石溪激起数十丈高的水花,他们都不难想象七八头魔犀冲击而来的威势到底有多大……

    “我来挡住第一波冲阵……”常真神念从龙湫潭底透来。

    “好吧。”陈寻看着魔犀冲来的威势,心里也有些发忤,常真只是将玄衍阵图打入他的魂海,但他都没有时间修炼,临阵磨枪,自知他不可能挡住第一波最猛烈的冲势。

    苏青峰与苏房龙仗剑站在山顶,他们身后八名沧澜学宫修士已经就位,两条灵蛟幻化成形,潜伏峰脊之后。

    从龙湫峰后山冲上来的魔物不多,多是体形较小的狐、獾、虎、豹等魔物,苏青峰与苏房龙两人还是将主意力放在正面的谷口。

    就在八头魔犀将要冲上来之际,将整座龙湫峰及谷都封禁在内的护罩猛烈的传出一阵悸动,就见由亿万水滴组成的护罩就跟活过来似的,苏青峰都清楚的感应到护罩上的灵力随着亿万水滴迅速往谷口聚集……

    一只龙形头颅蓦然成形,张口一声龙吟震彻天地,一道巨大水柱往谷口的八头魔犀及其后数百头魔物喷去……

    数以千万斤的水柱狂泄而下,两百多丈开阔的龙湫潭瞬时浅下数尺,从谷口来势凶猛的魔犀及诸多魔物顿时被冲得七零八落,甚至有十数头相对弱小的魔物直接被冲得爆体而亡。

    大家都知道时机难得,贴两侧石岭盘旋的两条灵蛟迅疾飞出千丈,往谷口魔物横卷而去,铁心桐、宗崖、古剑锋、千兰亦从谷口冲去,合力诛杀那些落单的魔物……

    陈寻盘坐溪谷,灵海、灵脉之上的一片空灵,仿佛覆盖了一张巨大的星图。

    这就是玄衍阵图。

    每一头妖躯傀儡体内的精魄战魂,与陈寻神魂的感应,都清晰的标识在玄衍阵图之上,只是星光黯淡。

    当十二头妖躯傀儡都走入相对特定的位置之后,玄衍阵图上的神魂感应就像十二颗星辰一样,同时闪耀起来。

    整张玄衍阵图在这时候迅速缩小,缩成一颗闪亮的秘星,悬在灵海所化的玄冰火湖之上,散发出雪亮的光芒。

    陈寻仅用一道灵识透过这颗玄衍秘星,就能完全控制住十二头妖躯傀儡的进退。

    这一幕叫陈寻心里生出狂喜,难道常真这老怪对玄衍诀如此自傲,难怪常真说他只要修炼玄衍诀能真正入门,只要他的神魂足够强大,一念御百兽根本就不成话下。

    一颗玄衍秘星就能控制十二头妖躯傀儡,那他在灵海之上能同时观想十二颗玄衍秘星,岂不是能同时控制一百四十四头的妖躯傀儡?

    陈寻心神一打岔,玄冰火湖之上的那颗玄衍秘星就迅速爆开,玄冰火海都差点被冲破,神魂波动不休,陈寻一时都失去对十二头妖躯傀儡的控制。

    “你若想达到一念御百兽的境界,神魂强度实要再增强百倍才够,”常真神念透来,“而此时让你修炼玄衍阵图,也不要想你能多控制几头傀儡。玄衍战阵的玄奥跟威力,也绝不在多控制几头傀儡……”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