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八章 玄元异种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龙湫潭尚有数千子弟及亲族在龙湫潭两岸的深谷里结庐而居,山崩地裂的震动传来,众人还只当魔物攻上山来,抬头见无数巨石从山顶砸下,才知道震动是从封禁法阵内部传出,一时间吓得魂飞魄散。【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三面都悬壁,逃都无处逃,虽然数百子弟都拔出刀剑戟矛,但绝大多数都只有真阳境中后期的修为,看着一块块数千斤、数万斤甚至十数万斤的巨石,从近千丈的山顶砸下来,腿都发软,都不要说将全身的真阳气力都运至刀剑之中去劈巨石。

    陈寻后发先至,人先一步降至谷底,九口灵剑在他身后缠绕化成钢铁蛟龙,散溢蒙蒙剑气,极瞬之间就将堪堪砸至众人头顶的数十巨石绞成齑粉。

    此时铁心桐、千兰、青璇、苏青峰、苏房龙等人都反应过来,一起降到谷底,御使灵剑法器,在山谷之上形成一道屏障,将砸落下来的巨石轰成粉碎。

    山谷之下的庐舍、弟子都没有什么损伤,但苏房龙、苏青峰等人心里的惊骇难消,他们都清楚的感应到这剧烈的震动是从灵脉深处传来。

    要是龙湫峰垮塌,甚至导致龙湫潭灵脉整个的崩毁,仅两座聚灵山河阵,他们凭什么抵挡住上千头魔物的疯狂进攻?

    陈寻心里也是焦急,当着苏青峰等人的面又不便说出实情,见阿公宗图与葛异等人惊惶赶来,压着声音说道:“可能是阵眼出了问题,我先下去看看……”

    防御法阵通常都是宗门核心机密,苏房龙、苏青峰虽然都极想知道到底出了什么变故,但暂时也只能先耐住性子。

    *******************

    陈寻走到密室,就见老夔的元神盘尾横在秘室之中,就像风中残烛一般,随时都有可能魂散神灭,焦急问道:“怎么会这样?”

    “没想到那头贼龟倒是倔强得很,宁可自爆元丹,也不甘心被我降服;破魂珠碎了,就连大半座灵脉都轰塌了,这次真是亏大了……”老夔苦笑着说道。

    破魂珠原是虚元秘殿里的宝物,好不容易用蝰蛇玉角修复好,可以说是陈寻手里唯一能直接攻击神魂的地阶法器,没想到就这么损毁了。

    破魂珠损毁、龙湫潭大半灵脉垮塌,都无关紧要,只要龙湫潭灵脉没有全部垮塌就好。

    陈寻看四周的灵气并没有太剧烈的波动,保证玄阴重水阵与两座四柱山河阵的运转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而老夔此时的元神变得模样不清,像一道虚影横在密室里,已经无法凝聚实相,叫陈寻担忧到极点,实知老夔这趟受创不轻。

    陈寻不管颇受惊吓的姜冰云也在场,盘膝而坐,感应藏在神魂最深处的虚元珠,心知此时唯有六臂巨魔血能延续老夔岌岌可危的寿元。

    “我一时半会还死不了,”老夔看见陈寻动作,就知道他想干什么,阻止他道,“没能降服那头玄龟,是很可惜,倒也不是半点好处都没有……”

    常真推开地牢铁门,陈寻就见一头硕大无朋的巨龟,几乎要将足足有二十多丈见方的地牢挤爆掉。

    陈寻傻在那里,灵脉的口子只有磨盘大小,而从口子下去,歪歪扭扭的石洞细小处连拳头都塞不出,直径足足有二十多丈的巨龟,怎么从灵脉深处取出来的?

    老夔手里可没有这么大储存空间的储物法器啊?

    难怪姜冰云傻乎乎站在这边大半天都没有吭声,原来是叫这场面吓着了。

    陈寻问道:“你们是怎么将这玄龟灵脉深处取出来的?”

    “没有涅盘境的修为,不足以打破空间玄壁,但百里摄物倒不是什么难事?”常真说道,“玄龟吐丹自爆时,老夔倒是没有受什么伤,就是施展这隔空摄物的神通,消耗太大了……”

    陈寻苦笑不已,说道:“何苦要将这头死龟拿上来啊?”

    老夔跟常真肉身俱毁,仅剩元神寄附秘殿、星铁魔躯之中苟喘延息;没有肉身,就没有磅礴的灵元、丹元可以调用,每用神念施展一次神通,对他们万年修炼的元神都是一次极大的消耗。

    老夔先施展神通逼得这头玄龟喷丹自爆,又施展隔空摄物的神通,将这头巨龟从地底百里深处取回,前后两次就差点叫他剩不到百年的寿元直接耗尽。

    玄龟在灵脉深处修炼万年,周身都是异宝,但陈寻宁可不要这头死龟。

    “这可不是一头死龟啊!”老夔孱弱说道,“它只是诈死而已。”

    老夔话落,差点要将地牢挤爆掉的玄龟就震动了一下。

    老夔不说,陈寻都差点被这头巨龟骗过去;姜冰云更是睁大美眸,难以置信的看着玄龟挤到密室来的那只青黑色巨足,就像一根倾倒的巨大石柱。

    玄龟是吐丹自爆,肉身未损。

    虽说万年修炼的元丹爆毁,玄龟自身受创极重,但不意味着玄龟一定会死。

    “那还留着它的性命做甚?”陈寻疑惑的问道。

    “我原本是可怜它修炼万年不易,它若再不肯降伏,你就取了它的性命,将龟心、龟血取了,可熬制灵药……”老夔盘旋在密室里的元神,虚弱的说道。

    老夔话音未落,巨龟就发出“哞哞”的牛吼声,咔咔一阵震动,就见将地牢挤得满满当当的巨龟身形迅速缩小,最终缩成一丈见方大小。

    就算如此,这头玄龟依旧大得惊人。

    “还以为这妖孽没有修炼出神通,倒没想到竟悟得玄元如意的变化神通,看来真是难得一见的玄元异种,难怪能在灵脉深处存活万年……”常真说道。

    陈寻不知道什么叫玄元异种,心想常真都说难得一见,可见这种玄龟在云洲必是珍异之极的。

    就见玄龟有如青黑石柱的四足正趴在地上,狰狞可怖的头颅也朝密室这边跪伏,以示降服之意。

    陈寻此时也能看到巨龟的全貌,玄黑如铁的龟甲上密密麻麻都是玄异甲纹,看上去竟然像是天然生成的玄符秘篆……

    看玄龟狭长的双目透漏些许凶厉气息,陈寻心想玄龟潜伏灵脉修炼万年,野性极难磨灭,绝不可能轻易降服,此时貌似降服,用的还是缓兵之计,问常真:“锁魂印对玄龟同样有效?”

    “只要你的神魂修炼以及晋入天元境后修炼的元神,始终强过这妖孽,就不用怕它敢反噬。”常真说道。

    这头玄龟不仅自爆元丹身受重创,之前神魂也受破魂珠重创。

    陈寻见姜冰云神色微微有变,心想她大概是想到以前在寒潭地下发生的旧事。

    陈寻嘿嘿一笑,取出一枚锁魂印,厉眼盯住玄龟那对透漏凶悍光芒的巨目。

    玄龟哞哞吼叫,它元丹已毁,此时甘愿被夔龙、常真这样的远古元神所降服,却不甘心叫小小的人族修士踩在脚下。

    陈寻取出雷陨剑,抵至龟目。

    玄龟元丹爆毁,何况还有常真、老夔坐镇,他才不怕身受重创的玄龟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魔物围逼甚急,玄龟要是不让他锁炼神魂,他也绝不会留下这个后患。

    僵持许久,最终是常真施术摄住玄龟神魂,陈寻才隔空打裂玄龟的心脏,逼出一大瓶龟心血。

    锁炼玄龟的神魂,仅需要一滴龟心血即可,但这头玄龟竟然将龙湫潭的灵脉震塌了半片,陈寻怎么也要从它身上多捞回点好处来。

    见陈寻雁过拔毛的从玄龟身上搜刮好处,常真都忍不住笑起来:“你真是没有什么见识。这头玄龟是玄元异种,修炼的是玄元丹,在这灵脉深处蛰伏万年,怎么可能才修炼出一枚元丹?”

    “啊,竟然还有修炼多枚元丹这事?”陈寻问道。

    “灵海能结丹,百骸灵窍自然也能结丹。”常真说道。

    听了常真这话,陈寻浑身一颤,原来此时洗炼开辟百骸灵窍,更主要是为将来晋入元丹境修炼打基础。

    常真继续说道:“玄元龟是周身灵窍天生皆通的灵物,蛰伏灵脉深处没有修成法相化形,但近万年的时间,玄元丹应该不会就修炼出一枚,它刚才爆的是灵海所结的那枚主丹,以为就此能骗过我们……”

    听到常真的话,趴在地牢石地上的玄龟,老老实实的吐出二十九枚玄黑如墨、大如核桃的元丹出来。

    “……”陈寻看向常真。

    常真点点头,说道:“还剩两枚玄元丹,就留给它调息休养吧……”

    陈寻还以为这头玄龟没有多少灵智,没想到除了刚才诈死之外,在灵脉极深吐丹自爆竟然也是诈计。

    这头玄龟最可怜的地方,在于它的这些诈计,或许能骗过没有什么见识的陈寻、姜冰云,但在常真、老夔这两个远古元神之前,根本就没有施展的余地。

    玄元龟丹这样的灵物,即使远远比不上纯阳道器,但对常真、老夔的元神也有一定的滋补,他们都不客气,各取了四枚玄元龟丹过去,要陈寻将剩余的二十一枚玄元龟丹都装起来。

    陈寻没想到玄元龟丹竟然比当初常曦给他服用的碧虎妖丹都要精纯数倍,看来他还可以再用元丹增强修为了,其余装入玉瓶中,他取了一枚玄元龟丹给姜冰云,说道:“这些天也辛苦你了……”

    “多谢。”姜冰云低声说道,就算她心灰意冷,面对这样的宝丹也没有办法不动心。

    这时候左青木、宗图从秘道走下来,见夔龙现出元神原形盘在密室之中,担忧而焦急问道:“夔先生没有什么事吧?”

    “没什么大碍,降服了这头小龟,伤了元神,”陈寻指着地上已经差不多被他们盘剥干净的巨龟给阿公宗图、左青木看,问道,“外面怎么样?”

    “有大股魔物从北面的山岭涌来,大概是感应到地底的震动,想要趁乱攻破龙湫潭……”左青木说道。

    陈寻倒出四枚玄元龟丹,给阿公宗图,说道:“还胎境中期境界稳固下来,你们可以各服用一枚。另外两枚,阿公你给苏房龙长老以及十三爷送去。就说我们刚刚在灵脉深处猎杀了几头结丹的灵龟,才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这两枚龟丹算是对他们援救北山的初步酬谢……”

    一些玄龟异种,千年就能结丹。

    龙湫潭灵脉以前从来都没有人发现,此时北山“无意”间开辟出来,从中猎杀几头修炼数千年的灵龟,合乎常理,也不会引起不必要的联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