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三章 血河魔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杨朱像是做了一场梦,将二十多年前在涂山深处所经历的一切,在梦境里又丝毫不差的重演了一遍,偶尔又惊觉这绝非梦境这么简单。【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能直接从最深处挖掘神魂秘密的搜魂术!

    杨朱从梦境中吓醒,数根用九幽铁炼制的铁链从他的琵琶骨、腹腔穿过,将他牢牢的锁死在地穴石壁之上,他越挣扎,越是有着撕心裂肺的巨痛,要将他的神经都拉断掉。

    而寒泉淅沥从他头顶浇下来,他不仅不能运功恢复灵脉、灵海之上的伤势,整日还要受寒泉侵体之苦,更无法凝聚神魂。

    陈寻盘膝坐在水潭前,一枚三寸见方的青色玉珠悬在他的身前,印身所显示的画面恰好是杨朱离开涂山之前的最后一幕。

    看到这一幕,杨朱心知醒来已晚,他神魂最深处的秘密都已经暴露,同时他心里又异样震惊,这枚青色玉珠到底是什么法器,竟然能让眼前这小贼窥探天元境修士神魂最深处的秘密。

    只是这阵震惊过后,杨朱心里就叫深深的恐惧所占据,他清楚的知道,秘密泄漏出去,带来的后果要远比他授首伏诛严重得多。

    “小贼,你敢用禁术搜老子的神魂!”杨朱牙齿咬得“嘎嘎”作响,恨不能将陈寻剥皮剔骨。

    “禁术?”陈寻哂然一笑,“是啊,刑不上卿大夫,熹武帝朝也确是铁律禁止对还胎境以上修士用搜魂之刑,修炼之人在云洲是应该受到应有的尊重。不过,与千魔宗余孽勾结的乱臣贼子,大概就不会受此律的庇护吧?”

    老夔、常真的神魂都走到寿元的尽头,而直接搜天元境强者神魂深处的秘密,消耗太大,会大幅缩减他们本来就剩下不多的寿元。

    破魂珠本是秘殿中的宝物,只是损毁严重,不堪使用。

    陈寻这三个月来,就是在常真的帮助下,用独角蝰蛇的那支玉质独角,将破魂珠修补好,再强行将杨朱的神魂破开。

    配合索魂秘术,陈寻从杨朱神魂深处,将他二十多年前在涂山跟一名黑衣人修炼血河魔功的秘密挖出来。

    陈寻嘴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然而刚刚的发现叫他心惊肉跳。

    杨朱本人完全不知道黑衣人是什么来历,在涂山深处相处,苦于还胎境后期的桎梏无法突破,最终跟黑衣人修炼血河魔功。

    而这些年来,包括依附夷山宗等事,杨朱都是跟这魔龙见首不见尾的黑衣人单线联系,而在杨朱的记忆里,黑衣人连面孔都没有露过一次。

    就跟发展地下组织似的,啊陈寻从杨朱那里根本无法挖掘更多的秘密。

    杨朱本人对黑衣人则充满深深的畏惧,只是从他的记忆里难以判断黑衣人的修为到底有多深,但想来不会太高,应另有控制人的手段。

    不然的话,黑衣人也很深在涂山绝岭长期蛰伏。

    跟涂山荒兽直接在体内修炼魔煞血丹不同,杨朱修炼的血河魔功是一种外丹魔功,实际上是以血剑法器代替血丹凝炼魔煞。

    修炼血河魔功,虽说心智无法完全避免受到魔煞的侵染,但不至于很快就彻底陷入噬血凶厉的疯狂之中;而魔剑炼成,将生出魔性,威力难用寻常法器进行衡量。

    陈寻退出地牢,关上沉重的铁门,加上封印,以防有北山盟子弟无意闯入此间地牢。

    **********************

    常真、夔龙、左青木、宗图、苏棠、姜冰云都在地牢外的石室里,他们也早就通过破魂珠看到杨朱神秘深处的秘密。

    没想到血剑门的崛起竟然藏有如此惊骇人心的秘密,站在那里吸着气,他们一时半会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据说夷山宗的太上长老夷清泉亦是二十多年前在涂山深处觅得机缘,那他修成元丹,是不是跟这种神秘的黑衣人有关?”左青木提到一个关键问题。

    以夷清泉元丹真人的修为,不可能看不出杨朱修炼魔功的蹊跷;而这几年夷山宗支持血剑门在牯牛岭立足,最大的可能就是夷清泉也出了问题。

    陈寻摊摊手,他此时没有能力将夷清泉从夷山宗揪出来一问究竟,但很多事情是必然联系在一起的。

    “会不会是千魔宗四千年前并没有被完全剿灭,有一部分弟子退入千魔境,这次又借空间裂隙重回云洲?”苏棠将她心里的猜测说出来。

    千魔境有乾余骨这样的先天魔物,通过空间裂隙送三五个人潜入云洲,是轻而易举之事。

    沧澜城位于沧澜大裂谷的口子上,如果一切都是千魔宗余孽在幕后操纵,沧澜城就算这次没有受到影响,将来也必然难逃大祸。

    此事由不得苏棠不关切。

    “如果说千魔宗四千年前能够成势,是因为有乾余骨这样的先天魔物藏在幕后作祟,那有一部分余孽退到千魔境并生存下来,都是有可能的。”

    常真寄附在星铁魔躯之中,但陈寻还是能从他的神魂波动里感受到他深深的担忧。

    “不管黑衣人是不是千魔宗余孽,都跟千魔境必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此时没有大动作,应该是暗中部署还没有成势……”左青木说道。

    陈寻想想也是,夷山宗拿那么多的修炼资源,这么干脆利落的替血剑门了结跟北山的战事,本身就有些蹊跷。

    此时想来,夷山宗以及幕后的黑衣人,更可能是怕北山与苏家从血剑门挖出更多的秘密出来。

    只是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陈寻早就从杨朱修炼的魔功看出些蹊跷来,攻破天马湖防阵时,他并没有当场将杨朱杀死。

    而战后将包括郭象等人在内、逾四百名血剑门弟子都交了出去,陈寻却暗里将杨朱亢下来,就是想从杨朱身上挖掘出更多的秘密来。

    他只是没有想到,秘密会这么骇人。

    陈寻想了想,说道:“神宵宗如果现在就果断出手,一切都应该还有挽回的余地。我这就押杨朱先回蒙山。”

    千魔境的空间裂隙出现在涂山东岭,而没有出现在涂山西岭,很可能是乾余骨等先天魔物强行打开空间裂隙时,没有控制好。

    这使得黑衣人在暗中的部署,被拖延下来。

    只要乾余骨这些先天魔物无法直接进入云洲,只要黑衣人暗中的部署没有完全,陈寻相信拥有法相真人跟纯阳道器的神宵宗此时出手挽回局面,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听陈寻这么说,大家都点点头,都觉得陈寻此时再度赶回神宵通风报信最为紧要。

    *****************

    “不好。”

    常真突然间色变叫道。

    陈寻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老夔就先一步,一拳轰开地牢的铁铸大门,就见被九幽铁链锁在石壁之上的杨朱,脑袋软软的塌了下来,竟然已经是气绝身亡了。

    看到这一幕,陈寻也顿感棘手,他们有能力锁住杨朱,叫他无法逃跑,无法恢复伤势,但没有办法阻止他自己找死。

    “快融炼他的残魂。此人竟然不惜散魂传信!”常真此时再次色变道,同时与老夔释出两道淡淡的神威,将地牢百丈范围内的区域死死封住。

    这时陈寻才听到鬼哭狼嚎似的厉啸从地牢深处传出,很快就见一道残魂虚影从地牢石隙里,被常真与老夔联手逼出来。

    从这道残魂虚影里不难看到杨朱散魂时的狰狞。

    杨朱刚晋入天元境才二十年,资质有限的他还没有修炼成元神来,但这缕残魂都附有他的神念灵识,以必死之念对外通风报信则是足够了。

    也亏得有常真、老夔两头老怪在场,不然陈寻他们还真没有手段将杨朱的残魂封住,甚至到时候连消息怎么走漏出去的都搞不清楚。

    融炼人魂在云洲是禁忌,但地牢石室里没有外人,陈寻也管不着那么多,直接拿出一枚精魄战魂来融炼杨朱的残魂。

    残魂附有杨朱生前残存的神念灵识,隐约知道被融炼残魂后会是何等恐怖之事,顿时疯狂尖啸着要从地牢里冲出逃跑,但它怎么都想不到,常真、老夔虽然已经快走到寿元的尽头,神魂比最强盛时可以说孱弱不堪,但封住天元境修士的一缕残魂却是轻而易举。

    陈寻祭用破魂珠,很快就将杨朱意图反噬的神念灵识彻底炼化掉,又将其残魂融炼到精魄战魂之中。

    手里的这枚精魄战魂,此时散透出浅黄色的淡淡光晕,陈寻没想到杨朱的神魂倒是不弱,竟然将这枚精魄战魂的品质整整提高了一个品级。

    只是杨朱此时身死魂散,没有了活口,陈寻想再说服神宵宗相信有千魔宗余孽潜回云洲,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

    陈寻问左青木:“那口血河魔剑还在?”

    血河魔剑带有极强烈的噬血气息,差一步就会形成魔性。

    陈寻此前没有想到过要祭炼这柄血河魔剑,也不敢将“脏”东西带进虚元秘殿,就一直留在北山,由左青木收藏。

    左青木从储物袋里将血河魔剑取出来,递给陈寻。

    陈寻举剑看了看,说道:

    “这口魔剑既然是杨朱用血河外丹术凝炼魔煞而成,云洲只要有人跟千魔宗打过交道,应该不难看出端倪来……”

    陈寻刚将血河魔剑收入须弥戒中,就感觉到老夔神魂传来一阵波动,在心底问道:“怎么了?”

    “阿青遇险,正逃往寒潭!”夔龙神念透来。

    陈寻也是脸色大变,他知道阿青是老夔神魂所孕,就算远隔万里,生命遇到危险时,老夔也能感应到!

    陈寻不敢稍有耽搁,阿青逃往寒潭,必是在荒原遇到生命危险,他们必须以最快速度赶去寒潭,与阿青汇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