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二章 亿万世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魔墟是何物?”

    连老夔、常真这等老怪听到千魔境的事都神色大变,陈寻心里大有不祥之感。【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真阳殿透出柔和而明亮的光芒,常真将几枚血丹举到头顶细看,神色凝重的说道:“确是魔墟透漏出来的煞气凝聚气血所结。”

    常真将几枚血丹递给陈寻,说道:“老夔曾进入魔墟,具体情形,他来说给你听……”

    没等陈寻张口问,老夔挥手释出一团光影浮在秘殿中央。

    陈寻所能想象的九幽地狱景象像画卷一般在光影中清晰的浮现出来。

    一道道烈焰岩浆从地底喷出,无数的电火雷光在跳跃、在舞动,数以十亿吨、百亿吨计的岩浆很快冷却成千丈、万丈奇峰,但又在眨眼间震颤的大地撕裂垮塌……

    没有花草树木,没有孕育生命的溪水河川,没有浩翰无际的汪洋大海,除了烈焰岩浆就是焦土,纵横交错的巨大裂谷像大地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创口。

    如此魔炎炼狱并非没有生命栖息,无数面目狰狞的魔物没有一刻或停的在厮杀,到处都是血腥杀戮。

    这些魔物或者不能称之为生命,似乎就是那无穷尽的魔煞直接生成,生来就为血腥杀戮,死后又化作无穷尽的魔煞。

    每一次烈焰的喷出,就有无数的魔物被烈焰喷没、焚成灰烬,但也有一些强横的魔物在烈焰中嚎叫,甚至跳下裂谷,将数以亿吨的岩浆挥向苍白色的天空,化作一道道流火陨石在天际飞舞。

    一头极其巨大的双头魔龙从极远处横空飞来,即使最强横的魔物这时也都摒息藏在裂谷缝隙里不敢露一点点的头,生怕一不小心就成为魔龙的食物。

    陈寻、苏棠、姜冰云就是隔着画面看这头魔龙,心里都充满深深的震惊,问常真:

    “这头魔龙是魔墟的霸主?”

    “乾余骨还没有这个资格,不过就算是乾余骨,亦远非我等能敌……”老夔叹息道。

    画面定格在这一刻,那头魔龙似乎感应到苍白的天际有所异常,募然间伸出利爪,像是剥开桔子皮一般将那处的虚空撕开,探爪将一条像蚯蚓似的小龙捉住,拉入魔墟。

    那条小龙奋斗挣扎,却怎么都挣扎不出魔龙的利爪。

    “那条小龙也是魔墟所孕的魔物?”苏棠看到这一幕震惊的问道。

    陈寻拉了拉苏棠的衣袖,呶呶嘴让她看老夔难看的脸色。

    苏棠这才明白过来,那条看上去小得跟蚯蚓似的小龙,实际就是老夔的本体,原来老夔是这么进入魔墟的。

    陈寻被六臂巨魔带入这方天域时,见过夔龙的本体,连头带尾少说也要有三四百丈,要是拿老夔的本体做比较,那么魔龙的魔躯岂非长达万丈?

    这时候虚元秘殿从撕开的虚空裂缝时冲出来,射出万丈金光,将那头魔头震住,夔龙趁着这难得的机会,才得以从魔龙利爪下挣脱出来,逃入虚元秘殿之中。紧接着,虚元秘殿撕开虚空,又从魔墟逃离出来。

    画面就此嘎然而止。

    长达万丈的魔躯,轻而易举的撕裂虚空,夔龙在其利爪之下竟无挣扎的余地,连虚元秘殿都只能震住其数息时间,最后选择仓皇逃跑……

    看到这一幕,陈寻也是傻在那里。

    这就是魔墟、这就是千魔境?

    不要说更强横的千魔境霸主了,就这头叫乾余骨的魔龙从空间裂隙里进入云洲,还不一口气将数以亿计、数以十亿的人兽都吞噬一尽?

    苏家还想着在沧澜争强制霸,他还想着在蟒牙岭开宗立派,一切看起来都像是一个笑话。

    “怎么会有凶恶的魔域,有如此强悍的魔物?”姜冰云难抑震惊的问道。

    “亿万世界无奇不有,比魔墟更穷凶极恶的天域都不计其数,又何况魔墟尔?”常真说道,“而乾余骨还仅是一头先天神魔而已……”

    陈寻、苏棠、姜冰云都不知道先天神魔是何物,听常真的口气,先天神魔之上还有强横到难以想象的神魔,都目瞠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常真叹了一口气,说道:“先天神魔乃天地所孕,老夔与我族都是先天神魔的后裔,倘若能侥幸数百万年不死,或者能勉强修炼到先天神魔的最低层次。”

    看着苏棠、姜冰云都愣在那里,陈寻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垮脸笑道:“我说,给大家留条活路吧,咱们不要聊这么高层次的话题好不好?”

    苏棠倒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问道:“千魔境的魔物,会不会直接从空间裂隙闯入云洲?”

    “天痕地势,道蕴天成,空间壁障可以说是天然形成的防御大阵,防止此方天域所生成的灵气外泄。绝大多数的亿千世界都相当稳定,唯有极偶然的事件或者涅盘境强者,又或者借助纯阳道器,才有可能撕开空间壁障,进入真正的虚空之中。除非整个天域崩溃,不然的话,空间壁障即使偶尔撕开,也会在瞬息之间弥合。而倘若空间裂隙恰好出在两个天域之间,就会因为两方天域之间的灵气流通,相对稳定的维持较久时间……”

    “前后四千年,千魔境两次与云洲连结上,只怕不是偶然吧?”陈寻也不想接受这样的事实,却也知道,这样的事实并非他所能回避。

    “即使不是偶然,暂时也不用担心乾余骨这一级数的先天魔物会直接闯进云洲来,”常真说道,“云洲天域自混沌中诞生亦有亿万年之久,不知道有多少先天神魔诞生,也不知道有多少后天修炼到涅盘境的强者问世。虽然这些先天神魔跟强者绝大多数都已殒落,但也有不少云游天外。一旦乾余骨这样的外域神魔侵入,这些强者感应到云洲有变,纷纷回归,乾余骨在云洲这个魔煞稀薄之地,也会落得死无葬身之地。”

    先天神魔都要依赖灵气而生存,一些晋入涅盘境的强者之所以离开云洲,无非是为寻找灵气更浓郁的修炼之地。

    而倘若就连先天神魔存在数百万年、数千万年都会殒落,那长生又是何物?陈寻心里忍不住生出这样的感慨,心想晋入涅盘实际也无法得到真正的长生吧?

    而倘若乾余骨这样的先天魔物无法直接进入云洲,为何千魔境的空间裂隙,两次都与云洲接上?

    四千前的千魔宗之祸,或许并非偶尔吧?

    而此次空间裂隙出现在元丹真人无法进入的涂山深处,似乎有着更精妙的算计。

    陈寻将他的担心说出来。

    常真点点头,说道:“你们刚刚才看,魔墟实是到了将要崩溃的边缘,唯有不断的吞噬其他小千世界,才有可能勉强维持下去。而我族还有流传一则荒古时就存在的神话,魔墟实是一头混沌巨魔所化,只要不断的天噬其他小千世界的灵性、灵气,这头混沌巨魔最终就会复活。所有自魔墟诞生的先天魔物,不过都是这头混沌巨魔死后不散的神魂所化……”

    “怎么会是如此?”苏棠都觉得常真所言匪夷所思,远远超乎她的想象,但又知道常真、夔龙都是生存数万年之久的神魂,见识自然远非她等能及。

    “亿万世界诞生之前,不过是无尽虚空中的一团团混沌之气而已,”常真说道,“自混沌中开天辟地,诞生亿万天域、世界,自然亦有难以想象的混沌巨魔诞生。混沌巨魔死后化为一方天域,又有什么奇怪的?”

    陈寻轻轻一叹,在常真、老夔这样的老怪跟前,他与苏棠、姜冰云只能算是井底之蛙,而说到见识之深远,老夔比常真还远有不如,他就不再问混沌巨魔怎么会死这种问题了。

    不管老夔承不承认,老夔当年只是真君座前的灵兽,而常真才是真君座前的部将,地位跟修为还是有区别的。

    千魔境的空间裂隙再度出现,不管是不是有先天神魔想吞噬云洲,都不是几百年能完成的事情,也不是他所能干涉的事情。

    “你此时知道虚元珠是何等珍贵了吧?”老夔神念透来。

    陈寻见老夔用神念跟他交流,知道他甚至都不希望虚元珠真正的秘密叫姜冰云、苏棠两人知道。

    “虚元珠实是混沌之气所化?”陈寻在心底问老夔。

    “更可能是先天神魔或者哪个仙人采混沌之气所炼化的一件宝物,只是不知道为何还没有炼化成形,就遗落在云洲……”常真的神念透来。

    “那我接下来要做的,是不是赶紧晋入天元境,用虚元珠装了秘殿远走高飞,逃得远远的?”陈寻在心底问道。

    “你的修为还是太弱了。”常真叹道。

    陈寻忍不住想给常真这老怪竖一根中指,这事没有必要反反复复的提起,很伤人自尊心的,他心里又想:他晋入天境,带着虚元秘殿远走高飞容易,但北山上千弟子、十数万族人要远迁他地,就不是一件容易事了,还要未雨绸缪才行啊。

    撇开虚元珠这个话题不提,陈寻想到血剑门这件事情上来,心想魔墟想吞噬云洲,应该不会仅仅是打开空间裂隙、让魔煞泄入涂山这么简单,而四千年前,千魔宗能够成势,乾余骨这样的先天神魔会不会是藏在幕后的影子,这次又会不会重施故计?

    “血剑门门主杨朱,还关于在北山盟的地牢里,我是不是将他带过来,给你们搜一搜他的神魂?”陈寻问道,他也修炼搜魂术,但以他的修为,还无法去探察天元境强者神魂深处的秘密。

    他们现在只是将杨朱的灵脉灵海毁掉,还没有杀死他。

    “还是我们一起去北山吧。”常真叹了一口气,魔墟的阴影遮闭涂山,虚元秘殿又没有办法远遁而走,对这片土地一向冷漠的常真,也知道这次难以置身事外,虚元秘密藏在寒潭下,就算被他人无意发现,也不可能拿得走。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