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一章 魔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苏棠随苏房龙赶到北山时,陈寻正在山里诛杀一头独角蝰蛇。【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与宗崖、古剑锋、铁心桐三人,将重逾万斤的独角蝰蛇从绝岭深处扛回来龙湫潭,浑身裹伤,四人灵甲也破掉两件,此战也是艰苦卓绝。

    苏房龙看到独角蝰蛇,咂咂叫奇,忍不住伸手去摸那比翠玉还要剔透的蛇首独角:“蟒牙岭深处竟有还有如此强悍的异兽……”

    蝰蛇是蟒兽的一种,但陈寻他们所猎杀这条蝰蛇是蟒兽异种,虽然盘据蟒牙岭深处修炼千年还没有结丹,蛇首这支独角比元丹还要珍贵。

    陈寻用之炼制雷音灵剑,品质不会比雷陨剑稍差。

    陈寻虽然炼制了成套的雷音灵剑,但他灵元以及神魂修炼都极为有限,除了雷陨剑外,其他八口灵剑都是赤乌金所铸制的坯剑,只能算入阶法器。

    不过就算如此,陈寻以此时的修为,御使雷音剑阵也只能激发三道雷光而已。

    他与宗崖他们进蟒牙岭深处猎杀荒兽,主要还是清除龙湫潭周边的凶险,顺利为以后炼制更高品质的雷音灵剑收集材料。

    看着苏棠怯生生的站在那里,晚霞在她脸蛋镀上一层流丹似的光泽,愈发的迷媚清艳,心里荡起一股暖意,咧嘴笑道:“好久不见。”

    “北山有难,我竟不能相援……”苏棠满脸愧意。

    陈寻一笑,说道:“你也是身不由己。”

    苏棠不仅是苏家近百年来最有希望晋入天元的两人之一,神鸟青鸾也是她息息相关,苏家怎么可能会叫她冒一点风险?

    青鸾刚刚孵育出来,立在苏棠的肩头就像一头青羽小鹰,完全看不到半点神鸟的风采,就觉得陈寻给它异样亲切的感觉,歪着脖子盯着陈寻的脸看。

    龙湫潭这边,先沿石溪建了几栋竹舍供众人居住修炼。

    陈寻请苏棠、苏房龙请竹舍说话,让宗崖请阿公宗图、左青木过来。

    陈寻不会长期留在北山,北山盟的事务主要还将由宗图、左青木两人负责,苏房龙是代表沧澜学宫而来,北山与沧澜学宫的事务,自然还是宗图、左青木跟他谈。

    采儿给众人端来茶水。

    当年稚气未脱的采儿,此时早就长得丰腴迷媚,过来给苏棠、苏房龙行礼。

    采儿不能修炼,是凡俗女子,此时正是妙龄之时,但再过几年韶华就能会逝去。

    陈寻曾跟赵屠说过,要是有合适的人家,就让采儿嫁过去。

    然而这话一说,赵屠诚惶诚恐的在室外跪了半天不肯起来,陈寻也就打消这个念头,留采儿在他院子里继续侍候着。

    他虽然不会收采儿为侍妾,但给她几十年的荣华富贵不会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她嫁给哪个凡俗子弟,未必就圆满了。

    而赵屠这几年为北山城也是算是劳苦功高,只因不能修炼,心思也敏感脆弱,大概是怕采儿嫁出去后,他赵家在北山的地位会一滑千丈。

    *********************

    苏房龙过来,主要还是为聚灵山河阵与青焰莲箭而来。

    与血剑门一战,苏守思等人虽然没有直接出手相处,但苏家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也正是因为忌惮苏家,血剑门明明有三名天元,都不敢强攻黑岩峰,才叫北山抓住反败为胜的机会。

    此外,苏家允许千兰、青璇、葛异等人脱离沧澜学宫,携四柱山河阵加入北山,也是北山支撑到最后的一个重要因素。

    抛开以往的恩恩怨怨,北山要在蟒牙岭立足,限制其部族、宗派势力进入湖泽荒原,很多事情都要依赖于沧澜学宫。

    “实话不相瞒,我所能炼制的聚灵山河阵,实是在四柱山河阵的基础上嵌入聚灵禁制。此事在神宵宗内部早就传开,并非绝密。我想元武侯府在知道消息后,应该会限制四柱山河阵继续流出,沧澜学宫此时手里有几座四柱山河阵?”陈寻问道。

    “仅剩两座,此前我们都还一直琢磨不透元武侯府是什么原因断了四柱山河阵的供应,没想到竟是因为这个。”苏房龙老实说道。

    陈寻猜测也是如此。

    苏家占着沧澜大裂谷的要道,无论是云洲进入西荒的物资,还是西荒进入云洲的物资,都要经苏家过一把手。

    苏家本身所能炼制的法器有限,而供应沧澜诸部族的法器、法阵,大多数是从元武侯府手里获得,也就从中过一把手分利而已。

    四柱山河阵虽然仅是小型的护山法阵,而在沧澜荒原既据有灵穴,又奢侈到布设法阵以为防御的部族实在不多,故而苏家手里也不会有太多的存货。

    元武侯府开始限制四柱山河阵流出,也就是说沧澜目前最多能拥有四座聚灵山河阵。

    陈寻点点头,跟苏房龙说道:

    “北山侥幸击溃血剑门,全赖苏家支持。我就替沧澜学宫炼制两座聚灵山河阵、两百支青焰莲箭,以为酬谢。不过炼制这些耗时颇多,苏长老请先回沧澜,炼制好我会交给苏棠带回来。”

    他此时能以还丹术炼制气血元丹,服用气血元丹就能支持他从头到尾不间歇的炼制聚灵禁制,故而也不需要天元境强者再用渡灵秘术相助了。

    阵盘的铸制、禁制的炼制以及气血元丹的炼制,中间就算一点差错都没有,炼制能与四柱山河阵嵌合的聚灵禁制,陈寻也需要三个月的时间。

    不过聚灵禁制的基础阵法乃左青木所创,只要有气血元丹补偿灵元消耗,左青木同样也能炼制聚灵禁制,倒不用陈寻浪费太多的时间。

    唯一可惜的,陈寻之所以能从青鸾法相悟出青焰莲诀,除了他悟性过人,实与他灵海所化的玄冰火湖异相有密切的关系。

    左青木的资质,却不适宜修炼青焰莲诀。

    陈寻现在无法将炼制青焰莲箭的事都推给左青木了,但坯箭的炼制可以脱手了。

    ********************

    陈寻对玄衍诀第二层法诀还没有完全悟透,还不能独力修复阴阳二气阵,但他也不会把常真这个当初传他玄衍诀的老怪给忘到脑后。

    待北山诸事暂告一段落,陈寻、苏棠、姜行云、老夔就带着一鸟一狐重返寒潭,进入虚元秘殿。

    常真寄附在一具残破的星铁魔躯上,“吱呀吱呀”的从廊道里走出来,神魂透漏的气息更加苍老不堪,任谁都感觉到他的寿元将尽,也许下回再返虚元秘殿,就难再相见了。

    姜冰行压根就没有想到过去数年,竟然有两缕寿元逾万年的远古神魂与她朝夕相处,她还没有半点察觉,一张美脸变得煞白,也不知道她心里是惧是怨陈寻也顾不得去问她的感受。

    “怎么还没有为真君找到道统传人?”常真的脾气比老夔要急燥,也自感寿元将尽,要带着最大的遗憾魂归天河,也越来越没有耐性。

    陈寻耸耸肩,老夔、常真在沧澜蛰伏万年,都没有挑选出合格的秘殿传人,他才有六七年的时间,哪里可能会做成此事?

    老夔将北山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以及北山盟的情况,透过神念告诉常真,星铁魔躯透漏出来的气息才稍稍柔和些。

    陈寻直接透过神念,将青焰莲箭及聚灵禁制的炼制之法展示给常真看。

    “不错,你算是有几分悟性,”常真说话的声音像是金属划来划去,刺耳得很,不过能得活了两万岁的老怪这么夸一句,陈寻也足以自傲了,“玄衍诀是我族的炼器总纲,虽然不涉及到具体的法器、灵器修炼之法,但几乎所有的炼器法则都囊括其中。很可惜你现在修为还是太有限,不知道要等到几百年后才有可能参悟第三、第四层法诀,到时候或能成为宗师一流的人物,我跟老夔是等不到那天了。”

    “凡人要增长寿元极难,但还胎、天元修者都有增加寿元的灵药,”陈寻问道,“云洲就没有能叫你们延年益寿之药?”

    “我们想要增加寿元也容易,拿两件纯阳道器给我们炼化,或能再增添两三千年的寿元。问题是,你有吗?”常真问道。

    陈寻耸耸肩,说道:“神宵宗有一件纯阳道器,要不你们自己去抢吧?”

    常真如果能翻白眼,一定翻给陈寻看。

    “无尽的寿元带来也是无边的寂寥,能寿终正寝,能将守护秘殿之事交给你,也是我与常真所结的善果。”老夔长叹一声,对增添寿元这事倒没有一丝的期待。

    陈寻倒是留了一个心,真要给纯阳道器给老夔、常真,可不仅仅是增添两三千年寿元的事,这同时也意味着他们的神魂也能恢复鼎盛之时。

    这两老怪的神魂能恢复到天人境的鼎盛之时,就算肉身俱毁,纵横云洲也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

    关键问题他要从哪里去偷纯阳道器去,还要一偷偷两件?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到找你们问问,你们知不知道千魔境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寻问道。

    二十年前一场大震,千魔境的空间裂隙出在涂山深处,导致涂山东岭到处都魔物妖兽,背后是不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千魔境的空间裂隙怎么进行封印,防止魔煞继续泄入涂山,现在就连神宵宗都没有半点眉头,只能被动的在蒙山建立封锁线。

    陈寻就想着老夔、常真在这片土地蛰伏了万年,应该知道更多的秘辛。

    “千魔境?”常真、老夔都疑惑不解,过去几年他们长眠寒潭之下,并不清楚外界的变化,而四千年前的千魔宗之敌离沧澜又远,他们都不甚知悉。

    陈寻将涂山发生一切以及魔煞泄入涂山,巨量妖兽修炼魔煞异化的事情,以及四千年前的千魔宗之乱,说给常真、老夔听。

    “魔墟!”常真、老夔神色都是大变。

    竟连常真、老夔这样的老怪都闻之色变,陈寻心里顿时大感不祥,千魔境带给云洲的灾变,可能不仅仅是几头天妖跟数以万计的妖兽那么简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