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十章 北山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沿野马溪曲折南进,地势越发险峻奇伟,在蟒牙岭北山深处三百里山奇水透之中,有数座千丈高矮的山峰突兀而出,仿佛蟒牙岭北麓的守护神对峙而立。【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一泓瀑布从高崖之间飞泄而下,在数百深的谷底形成二百丈见方的深潭,潭水从一道十余里的石溪溢出,汇入野马溪,是野马溪最重要的一条支游。

    瀑布远望如白龙饮水深潭,传望又有数千年前曾有蛮荒族人在此看到有神龙嬉戏,故老相传龙湫潭。

    潭水有淡淡的灵气透出,崖壁的石缝里生长许多可以炼制低级灵丹的草藤。潭水里波涛汹涌,水下生长一种银鳞怪鱼,短吻利牙,三四尺长,陈寻他们过来看了半天,半空偶有禽鸟飞过时,这种怪鱼就会从潭底像利箭一样射出,速度快得叫人瞠目结舌,在半空留下数道淡淡的残影,就已经将禽鸟拖入水下分食。

    一滩血迹洇红一片,又很快被从两峰之间冲下的瀑布冲散。

    这种银鳞怪鱼对真阳境弟子,可以说是大补之物,陈寻与宗图、左青木,费了一番气力,才将深潭里的银鳞怪鱼清掉。

    除了贴身所穿的云辰甲外,陈寻身上的袍衣给这种银鳞怪鱼咬得破破烂烂,堪比一场苦战。

    当初为防止有宗门会看上蟒牙岭,老夔将蟒牙岭的主灵脉都堵上,叫蟒牙岭看上去像是荒凉的弱灵之地,实际近万年来他一直都潜伏在蟒牙岭主灵脉的深处修炼,直到被古仙道虚击毁**。

    为了避免这样的事实泄漏出去,疏通龙湫潭灵脉的脏活累活,只能是陈寻他们亲力亲为。

    当年为了封住这眼灵脉,老夔削断半座山峰熔成岩浆浇到深潭底形成四五十丈深的岩层,陈寻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将这深达四五十丈深的岩层破开……

    此时是蟒牙岭的主灵脉之一,真正的灵脉岩层坚厚异常,寻常外力不能损其分毫。

    陈寻图省事,直接两道撼地符下去,就将表面四十五丈深的岩层震裂,滋滋啸声从水底传出,激起百丈余高的水浪,从石缝冲击而出的数股青蕴灵气仿佛数尾灵龙直冲云宵,迅疾卷动周遭山里的云气……

    陈寻站在潭边,叫青蕴灵气一冲,如同吃了人生果,深身的毛孔统统打开,贪婪的吞吸这至纯的青蕴灵气,竟如比翠微湖的灵气还要浓郁许多。

    也难怪老夔要封住蟒牙岭的灵脉,如此浓郁的灵气,不要说天元境强者,恐怕都够元丹真人在此修炼了。

    当空鱼鳞云状的浅云,像荡起涟漪一般往四周的山岭扩散,山岭里的荒禽异兽都感受到这浓郁的灵气,兴奋的鸣啸起来,往龙湫潭聚来……

    万兽聚首。

    灵脉永远都是宗门最重要的资源,这云气、这万兽聚首的异相持续下去,引起其他宗门的觊觎可不是什么好事。

    陈寻不敢耽搁,立即潜入潭底,一路清理乱石,将灵脉穴口的方位确认下来。

    阴阳二气阵,构成大阵的诸多灵旗法器损毁颇多,但阴阵的阵盘完好无损,陈寻先用比石磨还要大数倍的阵盘先将灵脉穴口封住再说,待日后阴阳二气阵修复好,这里也将阵眼核心所在。

    接着又费了数天时间,从震裂的岩缝开辟出一条直通潭底阵眼核心的秘道,其他裂缝都再度用熔化的岩浆堵住,叫龙湫潭看上去跟原先并无二样。

    这处阵眼也将是北山未来的最为核心之处,这些脏活累活自然也不能假手他人。

    “寒潭灵气不足,你与常真要么就迁到这处修炼,他人即使无意间发觉虚元秘殿所在,十天八天时间也休想取走……”陈寻跟老夔说道。

    “我与常真所剩寿元都不足百年,灵气再充裕,对我们都没有什么益处,”夔龙说道,“倘若北山缺少一人能主持这法阵,我可以暂时留在这里。寒潭那边真要出了什么事,也恰如你所说,哪怕是天人境强者,想要在十天之内将虚元秘殿炼化取走,也绝无可能……”

    虚元秘殿高百丈,纵横两千余丈,论体积、重量是神宵宗赤阳殿百倍之巨。

    要么将虚元秘殿完全炼化,要么有虚元珠那么的储物法器,不然谁都不要想能虚元秘殿移走。

    一万年前,虚元秘殿殒落沧澜荒原,当时夔龙、常真、老蟒三大守护,还正值天人境极盛之时,也是费了老鼻子才将秘殿藏到玉柱峰下。

    不过再要被发现了,未必要取走,一些强大的宗门可以直接派出大量的弟子将湖泽荒原占下来,以水滴石穿的手段,慢慢的将虚元秘殿破开。

    再到这一步,陈寻他们其实也是无计可施,北山的力量还是太薄弱了。

    “不要说天人真君了,要是有法相真君发现虚元秘殿之事,我看大家还是乖乖认命为好。”陈寻挠了挠脑袋,叫老夔窥破心思有些不好意思。

    北山就十一名还胎境修士,待阴阳二气阵修复好,就算十一人寸步不离守在龙湫潭,也难能发挥阴阳二气阵二成的威力。

    护山法阵布设灵脉之上,源源不足有充足的灵气供应,对主持法阵的人选,灵元是不是充足无关紧要,更主要的是神魂修为,越是强大的神魂,才能越能将法阵的精妙之处发挥出来。

    说到神魂之强大,失去肉身之后的老夔,就算再孱弱,也要绝非寻常修士能及。

    *******************

    一个月后,夷山宗正式过来赎人,陈寻他们才从龙湫潭回到天马湖。

    来人带来价值两千万赤精铜的法器、炼器、炼丹材料,北山也将包括灵脉、灵海彻底废掉的郭象在内及其他近四百余名血剑门被俘弟子悉数交给来人带走,天马湖战事算是彻底揭过去。

    有夷山宗所出的这笔赎金,北山才有资源大规模展开重建。

    北山至少在明面不能算是有明确传承的宗门,而部族传承又太过狭隘。

    早前更准确的称谓是蟒牙岭北山九族联盟,陈寻与阿公宗图、左青木、铁心桐等人讨论许久,最终决定正式成立散修联盟性质的北山盟在蟒牙岭立足。

    南獠未能晋入还胎,但这些年劳苦功高,左崇谷不幸阵亡,将由他出任北山城主,主持凡俗事务。

    修行艰深,没有人指引前路,将尤其艰难。

    千兰、青璇与北山众人修行走的不是同一条路,彼此难以相互借鉴证,她们都将担任北山盟的长老一职,但待此间事了,又都将以客卿的身份重返沧澜,随同苏灵音继续修炼。

    陈寻将雷音剑诀交给千兰。

    虽然苏灵音从缚龙诀悟得灵音剑诀,跟雷音剑诀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受苏灵音的修为限制,灵音剑诀终究有极大的缺陷,远没有雷音剑诀来得精妙玄奥,而待千兰修炼到还胎境后期,亦可以修炼雷音剑阵。

    陈寻将青元剑诀的抄本及两柄青元灵剑给青璇。

    青璇以客卿的身份再回沧澜学宫修炼,无法再修行苏氏最上等的玄功绝学,陈寻手里能适易青璇晋入还胎修炼的,也就青元剑诀了。

    无论是姜冰云,还是青璇,此时都不远足以御使青元剑阵。

    六柄青元灵剑,他就分拆出来,四柄给了姜冰云、两柄给了青璇。

    待她们有能力修炼青元剑阵时,大可以再炼制几口青元灵剑来。

    陈寻也先将以夔龙炼阳术、玄衍诀、青元剑诀、雷音剑诀四门绝学为核心,建立北山盟的道法传承……

    *********************

    除了在龙湫潭建设北山盟的山门外,北山还将在天马湖北岸建设更大规模的天马新城。

    野马溪也正式更名天马河,后期将招募流民,将深山野岭之间的蛮荒部族迁到天马河沿岸相对开阔的河谷平坝以及天马城以北的旷原滋息繁衍,同时还大规模的疏浚河道、修筑堤坝、激励农耕、畜牧。

    这些都是极重要的工作。

    宗门要传承下去,要发扬光大,除了灵脉、灵穴以及诸多修炼资源外,更重要的资源就是天赋异禀、适宜修炼的弟子。

    这些弟子只能从凡俗社会数以十万、百十万的人口中进行筛选。

    控制的地域越大,控制的人口越多,除了能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外,同时就意味着能筛选出更多资质优异的弟子出来。

    陈寻仿照熹武帝朝的制度,在北山推行仙凡分封的士卿制。

    此前铁心桐就将其在竹山的亲族迁来,但其亲族在北山并没有获得相应的地位,这种纯粹靠陈寻与铁心桐、铁心梅兄妹之间的私人情谊,其实是不稳定的。

    往后,北山盟弟子,只要冲入玄窍、晋入还胎,本人可以在北山盟获得长老、执事等职务外,其亲族在北山也将列入士族阶层,可获土地封邑、共治天马。

    即使还胎修士不幸殒落,其亲族的士族地位,犹可以确保三代传承,而后确无弟子冲破玄窍,才会剥夺。

    云洲没有平等一说,宗门虽然高高在上,但根基还在凡俗社会,云洲上千郡土能保持相对稳定,士卿制自有其可取之处。

    北山要壮大、要发展,自然需要打破之前的部族传承,推行士卿制。

    相比较之下,苏家统御沧澜,还是太保守了一些。

    苏氏一族独大,沧澜学宫的异姓长老、修士,并没有真正获得相应的地位跟权势,也是青阳子之祸的根源之一;同时大量的修炼资源浪费在苏氏资质平庸的子弟身上,以致沧澜的还胎、天元修士人数还是太少,实力发展受到限制。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