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九章 了结战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看北山众人摆开的架势,袖手站在岭脊上的夷清湖,则气得浑身发抖。【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想他身为堂堂的夷山宗天元长老,走到哪里不是前拥后簇,恭敬有加,未曾敢有一人给他脸色看过,哪里想到竟然连北山的一寸土地都不能踏入?

    随行弟子都吓得胆颤心惊,此时没有谁敢说半句话。

    施观涧是玄寒宗的真传弟子,在夷清湖面前倒不至于战战兢兢不敢说话,说道:“苏家这几年来跟涂山以东的几大宗门走动密切,这事背后怕没有那么简单。”

    夷清湖甩动衣袖,一道罡风无声无息之间就将左侧一方巨石碾得粉碎,以此发泄心里的忿恨,朝施观涧瞪了一眼,恨恨的说道:“你们说杨朱是能成事之人,现在看看这残局,要怎么收拾?”

    叫夷清湖迁怒一瞪,施观涧胸口也是一窒,硬着头皮说道:

    “毕竟猜不到苏家的反应,杨朱步步为营,也没有大错,只是谁都没有想至突然返回北山的这个陈寻,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能量?”

    “你是说神宵宗在背后插手这事了?”夷清湖蹙着雪白的长眉,脸色阴郁的问道。

    “想必夷长老也不难看出那部精铜战车的蹊跷。”施观涧说道。

    夷清湖身具天元境后期的修为,眼力自然不会比施观涧差,他早就看到伫立天湖马北岸的那部精铜战车的蹊跷所在,灵气浓郁得就像浅青色的云气缠绕在车身四周。

    看到这一幕,夷清湖暗暗心惊,他也到这时,都没有琢磨出北山的这两座精铜战车里到底藏有什么蹊跷,才没有轻举妄动。

    北山众人摆开架势要跟夷清湖大干一场,苏守思他们也就退到百丈外静观其变。不过这么近的距离,苏守思对那部精铜战车的感应更为清晰。

    他虽然不知道精铜战车里藏有什么蹊跷,但能知道此时汇聚到精铜战车四周的灵气之浓郁,不下于小型的灵穴,足供四柱山河阵源源不断的消耗。

    移动的灵穴?

    一部精铜战车,等若一座移动的灵穴,等若一座移动的小型护山法阵。

    想到这个,苏守思心里隐隐也有一种将精铜战车拆开来看一究竟的冲动,心想苏家要能有十部战车,等若多出十名天元境强者,何至于这几年来被夷山宗、玄寒宗逼到这份上?

    想到这里,苏守思招手将苏房龙唤到身边来,压着声音问道:“你确不知北山战车里装的是何种法器?”

    苏守思问话,苏房龙不能不答,说道:“陈寻进入神宵宗后,其炼器之才,颇受神宵宗众人重视,有炼器师之誉,但我与孚琛、武阳确只见到他用青焰莲箭力压卫家的嫡子卫澈。战车这种能汇聚天地灵气的法器,是不是神宵宗山门所赐,我就不清楚了。”

    苏房龙在蒙山时,曾看到陈寻将一件聚灵法器赠给青璇。

    虽说那件聚灵法器汇聚灵气的能力,不足眼前这部精铜战车百一,但苏房龙能看出这两件法器是一脉相承的,应该是能炼制的……

    沧澜学宫千年以来,也积攒不少强大的法器,但这些强**器绝大多数都是数百年、数千年流传下来的孤品,一经损毁就无法再炼制出来。

    而此时能重复炼制的法器,才具有最大的价值。

    一部这样的精铜战车,也许不能说明什么,但十部八部能纵横荒原、堪比天元境强者的精铜战车呢?

    四十还胎修士,未必能有一人晋入天元境,但四十名还胎修士加上十部精铜战车,就堪比十名天元境修士,这个意义就未同小可了。

    不过,苏房龙此时没有必要替陈寻说透。

    而第二辆精铜战车此时也缓缓汇聚灵气,苏房龙相信不用他多说,宗主必能看到些眉目来。

    “炼器师啊!”苏守思轻轻一叹,侧过头问苏竣元,“竣元啊,你觉得是不是该让苏棠到北山来一趟?”

    “炼器不过雕虫小技,我们苏家也有擅长炼器之才,何必让陈寻有机会登鼻上脸?”苏武阳闷闷不乐的说道。

    “你这几年游历云游,可曾听说过别家有这种法器?”苏守思问道。

    “宗主是说……”苏竣元迟疑的问道。

    “除了夔龙天图、青鸾卵外,这两种法器的炼制之法多半也是陈寻从玉柱峰下所得吧,”苏守思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都在猜测他到底从玉柱峰下得到多少好处,会不会还有一两件天阶至宝他藏着掖着没有拿出来了,倒是忘了一点,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啊!”

    苏房龙想想也是,心想,陈寻从玉柱峰下学得的法器炼制之法,多半不止青焰莲箭、聚灵禁制这两种,但又能怎样?

    不像夔龙天图,可以直接出手抢夺,这些法器的炼制之法都装在陈寻的脑子里,现在神宵宗、千剑宗、蒙山宗都重视陈寻的炼器之才,他们还能将陈寻抓起来,强迫他替苏家炼制法器不成?

    想到这里,苏房龙跟宗主苏守思说道:“北山众人与夷清湖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是不是我去问问,北山有什么条件,我们居中转圜一下?”

    有求于人,必要先舍于人。

    苏守思点点头,这趟苏家虽然没有出手,但相信陈寻能知道苏家的作用。

    *****************************

    “血剑门撤出牯牛岭……”

    “血剑门需赔偿北山城重建之费用,并出抚恤北山阵亡子弟之费用……”

    “血剑门需出资赎回受俘弟子……”

    北山提出的三点条件,绝谈不上苛刻。

    此役,杨朱伏诛,血剑门还胎境修士损失亦逾二十人。就算有十多名还胎境修士逃回犄牛岭,也是散沙一盘,根本无力阻止北山族众的进剿。

    血剑门弟子带着亲族从牯牛岭撤出,北山不予追杀,就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不然的话,血剑门修士及弟子想要逃跑容易,但数以万计的亲族,拖儿带女、携家带舍,想要从千里茫茫的荒原逃出生天,就绝非易事。

    血剑门进犯北山,将九族十数年心血所筑的北山城毁于一旦,诛杀北山九族数千子弟、族众,这笔血债不是杨朱伏诛就能一笔勾销的。

    此役,血剑门除千余弟子伏尸天马湖外,还有数百弟子见逃脱无望,丧胆跪降,当了北山的俘虏。

    这些俘兵留着无益,北山自然也不会轻易将他们放归,就需要他们的亲族拿重金来赎。

    这也是荒原宗派、部族之间的规矩,能谈的无非是价格。

    血剑门在十年前默默无闻,这些年有许多部族、宗派,都是受夷山宗、玄寒宗暗中怂恿才并入血剑门的,甚至很多人都是这两宗出身的弟子,陈寻相信两宗也不可能袖手不管。

    除了这三点外,北山也没有提更多的条件;北山此时所具的实力,也不支持他们提出更多的条件。

    苏家强硬的坚持认为北山有权对血剑门进行血腥报复,夷山宗应恪守与苏家协议,不得插得北山与血剑门的战事。

    僵持了数日,夷清湖不得以答应北山的条件,同意血剑门撤出牯牛岭,并以不低于价值两千万斤赤精铜的炼器材料,了结北山与血剑门的战事。

    *************************

    “老夔,现在北山也就阿公跟青木前辈知道你的事……”

    陈寻将阿公宗图、左青木喊到石室里,与老夔相见。

    夔龙将遮脸面的帽兜揭下来,看着宗图、左青木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苦笑道:“我只是寄身在铁壳里的一缕残魂而已,你们就叫我夔先生吧……”

    话是这么说,但宗图、左青木哪敢对有两万年寿元的远古夔龙神兽有半点不敬,陈寻拉他们过来,心里满是忐忑,还是陈寻拉着他们才坐下来说话。

    “北山九族可以直接迁到玉柱峰附近建设新的城寨,这样就可以在寒潭之上布设护山法阵,庇护虚元秘殿不为外族所夺。”夔龙说道。

    “好的,好的,全凭夔先生吩咐。”宗图、左青木连忙点头道。

    “这个不妥啊,”陈寻摇头说道,“北山虽然实力尚弱,直接到玉柱峰修筑城寨,一来显得野心太大,看着像是要将湖泽荒原都吞下去,二来也会叫夷山宗、苏家猜测玉柱峰、寒潭之下藏有更多的秘密。西荒也绝非就夷山宗、沧澜学宫两家大势力,在西面还有传承更古老的宗门、部族。将他们的目光都吸引到玉柱峰、寒潭附近,不是什么好事啊……”

    陈寻有什么话就说,不会像阿公宗图跟左青木那么拘谨。

    老夔神魂强归强,但不善谋略,陈寻在这事上才不会听他的意见。

    北山与血剑门一役,至少能保证湖泽荒原十到二十年的安宁。

    虚元秘殿藏在寒潭底下数千米之深,只要没有哪家宗门、部族到寒潭之上布设大型护山法阵,寻常修者就算路过,也绝难发觉寒潭深处的秘密。

    陈寻继续说道:“另一方面,玉柱峰底下的玄阳灵穴已毁,仅寒潭一处灵穴很难支撑北山后续的发展,而蟒牙岭始终是北山的立足之地,不能轻弃。你在沧澜蛰伏的万年,蟒牙岭纵横千里,绝岭深处有什么灵穴、灵脉隐藏,大概比我们谁都清楚吧……”

    夔龙苦笑道:“好吧,我总是算计不过你。说到灵脉,沿野马溪往上走,三百里外,有一处你们叫龙湫潭的大水坑,实是蟒牙岭北山的一处主灵脉。我当年藏在蟒牙岭修炼,就怕西荒或云洲有宗门看中此地,特地将龙湫潭等处的灵脉堵住……”

    陈寻忍不住要翻白眼,他就说嘛,就连蒙山都有近二十处灵脉、灵穴,蟒牙岭的地势要比蒙山倍加险峻、奇伟,灵脉、灵穴怎么可能会少?

    他此前到没有想到是老夔动了手脚。

    也亏得老夔动了手脚,不然蟒牙岭早就叫其他宗门看中,也轮不到北山九族占下这片宝地了。

    “我年少时听族人说,传说千年前龙湫潭有神龙出没,故以龙湫为名,却不知是夔先生现形。”左青木说道。

    陈寻摊摊手,虚元秘殿藏在玉柱峰有万年之久,夔龙、常真等老怪可以说是这片土地的古老神魔了,好些地名自然是跟他们密切相关,问老夔:“这里之前叫梧山,后来改名为蟒牙岭,是不是跟早就坐化的老蟒有关系?”

    “好像是的。”夔龙想想,他们在这片土地蛰伏也太久时间了。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