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七章 破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求订阅,求月票……希望能冲一下vip第一章的订阅数,希望有条件的兄弟支持一下。【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夔先生!”

    姜冰云讶叫,怕叫战车里的青璇、千兰等人听到她的声音,忙捂住嘴唇,刚才在河滩如此恶斗,她与陈寻险象还生,都没有见“夔先生”都没有露面,下意识里就将“夔先生”遗忘了,没想到陈寻竟将杀手锏用在这里……

    “他们想干什么?”楼钧见陈寻率北山众人在天马湖北岸,竟然不顾一切摆开拼死相搏的阵势,心里震惶,叫北山众人如虹的士气骇住,担心防护灵罩抵挡不住几波攻势就会破开。

    “怕个卵朝天,大家快使法器打出去!”杨朱见楼钧等人竟在发愣,气得又想大骂。

    他们在防护灵罩之内,根本不畏攻击,而将法器祭出灵罩,可以放开手脚攻势山北众人的阵势,将北山众人打乱打散,难道还怕他们能对防护灵罩造成半点威胁?

    楼钧等人皆如梦初醒,心知都是被北山贼众如虹的气势吓住,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连郭长老都没能从河谷逃出,心里剩下的都是畏惧,叫杨朱一语喝喝,都纷纷将手里最强力的攻击法器祭出,打出灵罩,往北山众人头顶罩去……

    “老夔,可以动手了。”陈寻一缕神念往天马湖心透去,紧接着老夔的笑意就传回到脑海中,也都禁不住轻笑起来。

    下一刻,灵罩之内,波平似镜的天马湖剧烈翻涌起来,白浪掀起有几十丈,好像有两头巨兽在水中恶斗。

    杨朱、楼钧皆惊惶失色,不知道天马湖心方位的水下发生了什么变故,竟然会掀起如此巨浪。

    那处水面可是整个天马湖大阵的核心所在。

    未待杨朱派人潜下水去看究竟,下一刻,将整座天马湖都遮闭其中的防护灵罩闪了两闪,就像被风吹灭的火烛一般,破裂在虚空之中,散作无数的流光碎影。

    楼钧这时才惊惶大叫起来:“曾长老在水下遇袭!”

    楼钧话音未落,就见一名青衫老者从天马湖心方位的深水里腾空跳出,激起如巨墙竖立的巨浪。

    青衫老者身形摇摇晃晃的落在湖面上,一面大口喷吐鲜血,一面手掌往水下劈去,手掌举重若轻,却有十万百万斤巨力在小小的手掌间拍出,压得水波往四周狂涌,意欲劈杀潜入湖心偷袭他的敌贼!

    此时,一杆乌黑长枪透水射出。

    青衫老者徒手往枪头拍去,整个人却被撞到再度横飞而行、鲜血狂喷。

    看此情形,杨朱心里痛得直想大叫:

    曾长老主持天马湖法阵,怎么连如此强敌潜入天马湖心都没有察觉到?

    这怎么可能?

    曾长老心神与法阵相连,身具天元境修为的他,灵识感应能增强十倍、百倍,就算是一只蚂蚁接近天马湖都应该在他的掌握之中。

    湖下这人怎么可能无声无悄的潜入天马湖,怎么可能悄无声息的潜到曾长老的身边袭杀?

    杨朱却是不知,潜在水下的是寄附星铁魔躯中的夔龙神魂,甚至连元丹真人都无法感应其存在。

    阳阵被破的那一刻,布设天马湖之上、与阳阵联结的阴阵也受震荡,夔龙便是在那一刻借机潜入天马湖中。

    这一刻,杨朱痛彻心扉,恨不能跟上天神明祷告:要有可能,他希望能一切重新来过!

    然而,一切都已经迟了。

    “开弦……射箭!”

    陈寻口令刚落,他身边九口雷音灵剑就悬空而起,蛛网一样的电光在九口雷音灵剑之间跳动传荡,转瞬过后就形成一道粗如手臂的雷光,当头就往杨朱劈去。

    宗图、左青木等人坐在战车之中,当然知道诛杀杨朱最为要紧,两头灵龙蛟龙与第一波十六支青焰莲箭,一起往杨朱头顶覆去……

    “跑啊!”

    曾长老遇袭、防护灵罩意外被破,楼钧等人都震惶无比,哪里还剩半点斗志?此时有人第一个喊声“跑”,都如鹰犬四散逃亡。

    但也有忠心耿耿、血剑门的嫡传弟子祭出法器,往杨朱身前挡来,想要与门主共御强敌。

    幽焰莲火、雷光、灵蛟、刀气剑芒交织成九幽地狱的绝望,无情的将防护灵罩、法衣、灵甲以及皮肉筋骨撕成粉裂,撕成漫天的血肉。

    杨朱想御空飞逃,但他身形再速再诡魅,也快不过雷光。

    “啪”的一击,杨朱就被雷音剑阵激射而来的一道雷光打落在地,两道灵蛟极速撞来,他眼睁睁的看着身上的灵甲破碎剥落,再一道雷光袭来,化作蛛丝状的强大电流,直接钻入他的百骸撕裂灵脉灵海。

    陈寻吐了一口血,坐在战棚下。

    没有多余的气血元丹补充灵气消耗,他御使雷音剑阵连续射出三道雷光就已经是极限,整个人就像是榨干了一般,暗感姜行空难怪在晋入天元境之后才开始修炼青元剑阵,剑阵确非还胎境修士能玩的。

    他掏出药瓶,将大把的九阳丹倒入口中,飞快的榨取药力恢复灵气……

    古风高高跃起,双戈如电蛇出击……

    宗崖挥刀,蒙蒙刀气仿佛雨雾飘出……

    铁心梅振弦如雷,箭出如雨……

    古剑锋、铁心桐分带两队人马沿天马湖两岸追杀逃敌。

    两头灵气所聚的灵蛟瞬息千丈,无情的四散败逃的血剑门弟子击落水下。

    四头异蛇傀儡游入天马湖,仿佛蛟龙入水,疾行时分出四道水线,竟不比御空飞行稍慢。

    只要有血剑门弟子被打落下水,异蛇傀儡就会疯狂的厮杀过去。

    巨尾拍出数十丈高的巨浪,内蕴十万斤、数十万的巨力,就是陈寻也要退避三舍,修为稍弱者,承受一击,百骸血肉就会被拍成稀巴烂。

    楼钧绝望的看着身上的灵甲裂成两半,狰狞可怖的蛇首又像闪电一样的扑来,只能咬牙祭出锯齿灵刀拼上去。

    背后又一道虚影抽来,蛇尾未至,四面八方翻涌挤压来的雄浑巨力叫楼钧在这一瞬时竟难动半分,心里绝望到想哭:那么多人四散逃亡,为何这两头妖蛇就跟他过不去,盯住他一人?

    楼钧想不到的是,跟他过不去的,不是两头异蛇傀儡,而是给两头异蛇傀儡下指令的陈寻……

    *************************

    看到天马湖所发生的一幕,苏武阳、苏竣元、苏房龙等人都震惊无比、瞠目结舌。

    他们按兵不动,就是想看陈寻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万万没有想到北山竟然事先在天马湖底潜伏一名天元境强者。

    “神宵宗有谁跑到沧澜来了?”苏守思这一刻都难抑震惊的问道。

    苏房龙耸耸肩,说道:“陈寻经谷阳峰真传常曦引进门,又与天刑峰真传赵承谷等人关系密切,还曾救过千剑宗少宗主,倒不知道有谁随他一起回沧澜。要是千剑宗或神宵宗的人出手,夷山宗也不能赖到我们头上来。”

    郭守拙主持法阵被袭,身受重创后坠入湖底,只怕也难幸免于难。

    眼前的情形一目了然,陈寻如此部署,从一开始就就打定主意要灭了血剑门。

    只是在此役之前,谁能想到血剑门三名天元都会授首伏尸天马湖畔?

    一心想北山能用的苏房龙,看到眼前的场面,心里也是震惊无比,都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竟然就是事实。

    陈寻回归北山,北山竟然强横到这种地步?

    这时候有十数名血剑门弟子,往他们藏身处逃来。

    苏家不参与血剑门与北山的战事,但不意味血剑门弟子闯上门来,他们会吝啬出手收割十几条人命。

    苏武阳、苏竣元等人同时祭出法器,将十数血剑门弟子斩杀剑下。

    陈寻他们从天马湖北侧进攻,血剑门弟子下意识往天马湖以西的山岭逃亡,这样他们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最快的距离逃回牯牛岭去,哪里会想到天马湖以西的山岭里竟然藏有伏兵?

    见密林剑气纵横、灵光闪动,已经闻风丧胆的血剑门弟子被迫折向南边……

    看到西岭剑芒频现,陈寻也能猜到苏家有人潜伏在那里。

    苏家到最后一刻都没有出手,陈寻也不怨人家,但天马湖所得的好处,苏家就不要想分走一杯羹。

    陈寻猜测北面、东面的山岭里,很可能藏有玄寒宗、夷山宗的人马,勒令铁心桐、古剑锋、宗崖等人率北山弟子沿天马湖追杀残敌,不得走远。

    此时已经奠定大胜之局,血剑门也完全崩溃,没有必要多杀几名血剑门的弟子,徒增伤亡。

    他透过神念与老夔交流:“旗子收得怎么样了?”他现在最关心布设天马湖法阵的灵旗、法器,老夔藏身水下收到多少,这可以说是此战最重要的战果。

    “阵盘、阵旗加起来,共六十二件法器,北山这趟胜得真是饶幸啊。”

    “怎么可以说是胜得饶幸?”陈寻在心里笑说,“杨朱顾忌苏家,投鼠忌器,明明有三名天元却不敢用,就已经注定他们的败局了。苏家这趟虽然没有出手,这个功劳倒是要算给他们的。”

    “哈哈哈,”夔龙神念透出一声大笑,“有不少人在附近窥测,我就不再露面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