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六章 杀亡屠败宜趁勇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求月票……)

    陈寻盘膝坐在野马溪的河滩巨石上,双眼双耳口鼻七窍皆血流如注,却如磐石一般,屹立在血剑门众人有如狂涛巨浪的疯狂攻势之中岿然不动,以他灵海阵图为核心,联结九口雷音灵剑,幻化一道道雷光术法,将疯狂卷来的血色剑光、毒火魔焰、巨石冰锥消弥无形……

    六头魔狐傀儡战到此时,都肢体残破。【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然而傀儡之所以为傀儡,就是不带一丝生的情绪跟畏惧,只要陈寻指令不改,它们就会勇猛无比的跳出来,承接一切的攻击。

    比死士更死士,一次次险象还生的替陈寻化解危机。

    更有两头魔狐妖躯在将要彻底崩溃之际,突然一起冲出来自爆魔煞血丹。

    战斗本能完全激活出来的魔狐傀儡,甚至比生前更恐怖。

    仅此一击,血剑门就有四名还胎境修士遭受重创,丧失战力,更有数人灵甲被毁,楼钧等人胆颤心惊,怎么都想不到,数年未见的乌蟒少年,今时出现,战力竟然强悍到这等地步!

    转头见北山贼众所乘精铜战车已驰至天马湖的南面边缘,楼钧哀声苦劝杨朱:“门主,不是楼钧贪生畏死,实是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楼钧此时认定苏家有天元境强者藏身精铜战车之中,他们二十多人都拿陈寻无可奈何,倘若叫两部精铜战车从后方斜插合围而来,只怕以杨朱的修为都难逃脱生天。

    “陈寻不过竖子尔,怎么可能这么强?”杨朱不甘心的疯狂大叫。

    血剑门以血剑为名,杨朱也是精研剑修之道,对剑阵怎么可能陌生?

    血剑门就有剑阵的秘传修炼之法。

    杨朱晋入天元境,都没有着手修炼剑阵,实是自认为神魂及灵元修炼,火侯还略有不足。

    他打算待晋入还胎境中期之后,灵元修炼更磅礴一些,才着手修炼血剑门的秘传血河剑阵。

    陈寻所御剑阵能幻化雷光,杨朱承认这种剑阵远非血剑门秘传能比,但剑阵威力越大,消耗灵气、灵元越剧,他怎么不想不明白,抓破脑袋都想不明白,在他们疯如狂魔的攻势之下,陈寻竟然能支撑这么久?

    这么怎么可能?

    还胎境中期修士,灵气怎么可能会比天元境强者更精纯、更磅礴?

    杨朱见陈寻七窍流血,看得出他为支撑剑阵,倾注剑阵之中的心神已经到了极限,但他体内的灵气怎么就看不到半点枯竭的迹象?

    剑阵破不了,他要怎么诛杀眼前这脸上竟带出猖狂得意笑容的小贼?

    见杨朱一张紫黑老脸狰狞扭曲,嘴里嗷嗷大叫,陈寻嘴角挂出冷冷的讥笑,心知他们差不多快要到崩溃的边缘了。

    气血元丹虽然比真正的兽丹元丹要略差一点,却也是价值连城的异宝。

    陈寻此时服食普通的气血元丹,修为上不会再有丝毫的受益,但精纯的灵元化入百骸灵窍,补充灵气消耗却要强过寻常丹药百倍。

    要不是他身上还有两枚气血元丹,要不是他勉强能御使雷音剑阵抵挡天元境强者的攻势,他哪里敢将血剑门大半火力都吸引到自己身上来?

    要是叫别人知道陈寻将元丹级的至宝,当成补充灵气的普通丹药服用,多半会气得发疯。

    而陈寻一心想灭了血剑门为死去的宗桑、左崇谷以及诸多不幸身亡的北山族人报仇雪恨,哪里会珍惜两枚气血元丹?

    “再不退回天马湖,连天马湖大阵都要保不住啊!”其他血剑门弟子都出声苦劝杨朱。

    布设于天马湖之上的阴阵虽然没有什么攻击手段,却擅于防守。

    他们必然要先退到天马湖法阵之中,才能稍振颓势。

    只要确认苏家派人插手他们跟北山九族的战事,夷山宗、玄寒宗绝不会坐视不管。

    他们不应该在如此不利的情况下,在天马湖法阵之外,跟北山九族仓促决战。

    “罢!罢!罢!”杨朱疯狂大叫。

    他从陈寻身上看不到有半点灵元枯竭的迹象,而从天马湖法阵杀出的数十弟子,根本就不可能长时间拖住那两部集结北山精锐战力、更可能有苏氏强者坐镇的精铜战车。

    他此时,除了收回血河魔剑,暂退到天马湖法阵之中休整,又能如何?

    杨朱打定主意,动作也快,风卷残云就往天马湖退去。

    北山众人乘精铜钻车从斜里插上来,一头灵气汇聚的蛟龙,往杨朱、楼钧等人当头就撞去,宗崖、古剑锋、铁心桐挥动手里的刀戟,斩出团团刀光剑芒,丝毫不畏杨朱是天元境强者,就往血剑门众人头顶罩去。

    灵气蛟龙、龙头龙尾龙须龙鳞,皆纤毫毕现,彰显藏在战车之中主持四柱山河阵的修士,灵气正值鼎盛之际。

    “苏氏小儿,你们插手我血剑门与北山的战事,不怕苏渊老贼百年过后,夷山宗灭你苏家满门吗?”

    杨朱不敢在天马湖大阵外与北山众人交战,带着楼钧等人往东面御空而逃,然而河谷口阳阵残破,数百弟子没有几人生还,叫他胸口痛得发闷,扬声连连愤怒大叫。

    他一是想将藏在精铜战车里的苏氏强者激将出来,更是要将堵在胸口的郁气吐出,却不知道战车里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苏家高手……

    ************************

    “这些孙子终究没胆跟我以命搏命!”陈寻侧头跟姜冰云露齿一笑。

    他伸手抹了一把脸,抹去满脸的鲜血,才发觉连耳朵根都有渗出的一滩血;他这次真可以说是七窍流血了。

    陈寻哪里会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两头魔狐傀儡自爆魔煞血丹,那两枚珍贵无比、以他自身神魂命元为引融炼的精魄战魂都没有来得及取出。

    陈寻顾不上心痛,见其他四具魔狐妖躯也都残破,不堪再战,就从储物袋取出四头异蛇妖躯,给四枚精魄战魂重新换了躯壳,然后指令四头异蛇傀儡,沿野马溪南进。

    陈寻往嘴里倒了小半瓶九阳丹,一边恢复灵气,一边大步流星往南赶去,与北山众人汇合。

    姜冰云不知道,除了戴在手指上储物戒外,陈寻怀里还藏有多少只储物袋。

    异蛇每条都长约十丈,粗如水桶,就算盘缠起来,一只小乾坤袋都勉强能装下一条。

    陈寻驻剑而立,看着古剑锋、宗崖、铁心桐、古风四人亲自驾御鳞马,鳞马在野马溪下嘶鸣如雷,杀气腾腾,喷出白雾一样的热汽。

    陈寻抬头看到站在精铜战车战棚里的北山子弟,看他们眼晴里都透射亢奋的灼热光芒,心知此时士气可用,举剑大喝:“不灭血剑门、誓不收兵!”

    古剑锋、宗崖、铁心桐听陈寻此言,都觉得胸口热血鼓荡,浑身气血也都旺盛到极点,带着北山子弟都挥动手里的玄兵法器,扬声大喝:

    “不灭血剑门,誓不收兵!”

    “不灭血剑门,誓不收兵!”

    宗图、左青木在车里听着响彻天地的欢呼声,知道陈寻要趁胜痛打落水狗,一举攻破天马湖,都不忙出来与陈寻打招呼,而是利用一切时间调理气息。

    陈寻与蒙着脸的姜冰云跳上战车,宗崖等人又御使鳞马,拖拽战车直接往天马湖飞驰进逼。

    陈寻问负责领导弓手的铁心梅:“青焰莲箭还剩几支?”

    “三十二支。”铁心梅说道。

    陈寻走之前,一共留下三捆一百五十支青焰莲箭。

    为掌握青焰莲箭的性能,他们之前试射了两支,在河谷口三次齐射、一次散射,共射出一百十六支青焰莲,此时还剩三十二支青焰莲箭。

    “足够用了,”陈寻说道,“三十二支青焰莲箭分两波,余者下战车在两翼结阵随行……”

    北山子弟平时都在一起修行,谁射术更精湛,谁灵识更敏锐,大家彼此心里有数。

    陈寻仅需要十六名射手持弓守在战车上,战棚之中要腾出更多的地方,其他人都果断的跳下战车结阵。

    古剑锋与铁心桐两人也跳下鳞马,与车下子弟汇同一起,结成两个锥形阵,护住精铜战车的两翼;而在精铜战车之前,四头妖蛇傀儡更像是四头护法蛇神,狰狞的三角蛇首,仿佛四座石磨盘高高昂首。

    任是铁心桐见多识广,在沧澜荒原都没有这般巨大的蛇兽。

    **********************

    见陈寻与北山众人汇合,连片晌调息都不为,甚至在半途上调整阵势,就直接往天马湖欺来,楼钧、孙闻等人脸色都变得难看之极……

    “慌什么,贼子虚张声势尔!”见楼钧等人这般畏惧,如见山岳垮崩,杨朱气得破口大骂。

    河谷阳阵擅攻击弱防御,一时不察中了陈寻小贼的调虎离山,不幸被破。

    然而布设在天马湖之上的阴阵,虽然没有什么攻击手段,防御却是极强,阵势禁制也完全没受被破阳阵的影响。

    此外,还有他与郭长老两名天元境强者,以及楼钧等三十余名还胎境修士、阵中近千名真阳境弟子,除非苏家撕破脸直接插手,不然何畏之有、何惧之有?

    听杨朱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楼钧等人的心思反而安定下来。

    “众人听我号令!”陈寻扬声大喝,“左车灵蛟出击!弓手做好准备、右车灵蛟及两翼战阵都做好出击准备……”

    左首战车灵气汇聚成一条长达十五六丈的青蛟,与四头异蛇傀儡同时正往防御灵罩的正面撞来。

    巨大的灵罩被撞出点点水波似的灵力涟漪,但从根本上,并没有半点被撼动的迹象。

    看此情形,姜冰云也是眉头微蹙,战棚里就只有以铁心梅为首的十六名弓手,就算陈寻御使雷音剑阵、右车灵蛟、左右两翼的锥形阵一起杀出,再加上一波十六支青焰莲箭齐射,也没有可能将重点防护天马湖北翼的法阵灵罩一举破开啊!

    见姜冰云眼眸里都有所迟疑,陈寻轻笑道:“你怎么将老夔给忘了啊?”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