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五章 攻破阳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四更送上,精尽人亡求月票……)

    “开弦,射!”

    精铜战车顶部的战棚两丈见方有余,每一部战车的战棚里都挤满二十名弓手。【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四十人闻令开弦射箭,整齐划一,心神也随脱弦飞出的青焰莲箭,飞入河谷口上空盘旋飞击的流火陨石中。

    每当有一支青焰莲箭被燃烧黑色火燃烧的石木击中,弓手都如受重创,大吐鲜血萎靡倒下。

    他们都只是真阳境弟子,仅有的一点灵识都全部融入青焰莲箭之中,箭毁灵灭,对他们来说就是道基神魂受损的重创。

    “爆!”又一声令起。

    最终穿过流火陨石、射及河谷口阳阵上方的近二十支青焰莲箭同时炸开。

    仿佛决堤的河道,喷涌而去的黑色幽焰在极瞬之意将河谷口百丈方圆覆盖,地动山摇的巨震几乎要整个河谷口都撕裂开来,野河溪冲荡而起的水浪冲天有千丈之高,仿佛浑浊的巨龙……

    “取箭、开弦……射!”

    虽然两部精铜战车都在四百丈外,但也被剧烈激荡的气浪、爆裂四溅的碎石断木冲击得东倒西歪,甚至有人被气浪掀下战车,摔落在河谷口。

    不过,没有时间留给大家调整喘息,铁心梅将三支青焰莲箭搭上弓弦的同时,就发令再次齐射……

    “爆!”

    ************************

    原以为身在河谷口法阵之内会绝对安全,但眼睁睁看着法阵撑出的脆弱灵罩,被无数幽光莲火撕成粉碎,血剑门弟子才真正尝到绝望的滋味,空气里到处都狂涌的撕扯巨力,无一人能站稳身形,祭出法器反击……

    主持法阵的八名还胎境修士更是受法阵反噬,鲜血狂喷,倒地不起……

    “取箭、开弦……射……爆!”

    第一波齐射动摇法阵,第二波齐射将法阵灵罩撕开,第三波齐射则是收割河谷口血剑门弟子的性命……

    看着尸骸遍地,数百血剑门青阳境弟子甚至连尸身都没有整齐的保留下来,被那遮天闭地的震爆起血雨肉沫,郭象看身上的灵甲破碎,“哐铛铛”的落了一地碎片,也都傻在那里:

    什么样的秘符箭,一波齐射竟有堪比天阶法器的攻击力?

    “取箭、开弦……”听到催命一样的发令声,郭象来不及收回那些东倒西歪的法阵灵旗,数道灵符掷去化成一团团火焰,他的身形在极瞬之间化成一道极淡的流影。

    只是郭象太仓促想逃命,没想到两条灵气所化的蛟化就极速贴在他的身后撞来。

    “砰!”郭象横空倒地,鲜血狂喷。

    在四名还胎境初期圆满的强者主持下,四柱山河阵灵化所化蛟龙,全力一击不弱于天元境强者,郭象护体灵甲早就已经破碎,全无防备之下哪里还能挡得住两蛟全力一击?

    灵脉、灵海叫涌入的雄浑巨力撕扯得支离破碎,郭象在昏厥之前,就听到“散射逃敌”四字号令在耳边响起,肠子都悔青了:

    要是他不急着逃走,伪装成血剑门的伤重弟子,挡住一两支秘符箭后再趁机逃跑就好了……

    **********************

    “这就是青焰莲箭!没想到四十箭齐射,威力竟堪比天阶法器全力一击啊!”

    苏武阳隐身黑岩峰西面的山岭之巅,藏身密林之中,看着河谷口所发生的一击,也是目瞪口呆。

    他与苏房龙在蒙山观礼时,亲眼看到陈寻在比试时,百箭射毁卫澈所御的梵天钟。

    他自以为对青焰莲箭的威力已经深有体会,但没有想到还是低估青焰莲箭的威力,此时才想到,也难怪蒙山宗会千方百计的要求陈寻留下来,帮蒙山宗炼制一百支青焰莲箭后再走。

    苏房龙默不作声的看向宗主苏守思,见他脸色铁青,一言不发的看着河谷口,心知他内心也必为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所震惊。

    “那个被北山捉住的那人似乎是夷山宗的郭象!”苏峻元难掩震惊的说道。

    他早年跟夷山宗打过多次交道,对夷山宗的人事颇为熟悉,虽然隔着七八里远,还是将没能逃出生天的郭象辨认出来。

    堂堂一名天元境强者,竟然都没有能从容逃走,这样的事实怎么叫苏竣元不震惊?

    “夷山宗已无郭象此人,只有血剑门的郭长老!”苏守思轻声说道。

    血剑门胜也好、败也好,夷山宗都不会承认有郭象此人,就像他们前期叫千兰、青璇、葛异等人脱离沧澜学宫加入北山一样,这都算不上什么把柄。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夷山宗竟然舍得让天元境强者加入血剑门。

    不过,苏守思同时想着另外一事,眉头皱起来:

    夷山宗舍得让天元境强者加入血剑门,很可能意味着血剑门已经选择直接归附夷山宗了,而玄寒宗那边没有任何表示,很可能玄寒宗也默认依附夷山宗的事实。

    “他们将四柱山河阵搬入精铜战车,在河谷口支撑了这么久,竟然还能全力将郭象拿下?”苏武阳疑惑不解的问道,这绝对不是他所熟悉的四柱山河阵。

    他们跟血剑门一样,都不知道聚灵禁制的事情,此前都以为黑岩峰有一处隐蔽灵穴,才叫北山众人此前能守住黑岩峰。

    现在看来,他们之前预测错了,陈寻手里压箱底的东西不少啊!

    “我们要不要出手?”苏竣元问道。

    苏房龙也迫切的看向宗主。

    他们潜伏在附近,主要是防备夷山宗、玄寒宗的弟子直接参战,同时也想到北山众人选择南撤时,他们可以在白狼河一线挡住血剑门的追兵。

    白狼河是受苏家控制传统地域,血剑门与北山的战事应止于白狼河以北。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局面会发生如此惊天动地的变化?

    而既然北山众人能有如此强横的实力,苏氏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去遵守跟夷山宗、玄寒宗的约定。

    此时苏氏出手将血剑门彻底歼灭,之后大不了与北山联手,撕破脸跟夷山宗、玄寒宗大战一场。

    青焰莲箭真是太强了。

    陈寻倘若能耗费十年之功,炼制一千支青焰莲箭,而沧澜学宫再出一百名精锐弓手,他们就能压制夷山宗、玄寒宗的弟子不敢出山门。

    苏家这几年也受够冤枉气了!

    而要是他们此时不出手,血剑门在天马湖所布的法阵,未必就那么好破。

    血剑门此时布设在河谷口的法阵虽破,但元气还没有大伤,杨朱率诸多还胎境强者还在天马湖北面与陈寻纠缠。

    倘若叫杨朱及时撤入天马湖法阵之中,北山众人的力量还是欠微薄了一些。

    苏守思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还是先看看那小子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没有使出来……”

    苏竣元、苏武阳都默不作声。

    苏房龙心里一动,心知宗主这是怀疑陈寻当年在玉柱峰所得的天阶至宝很可能不仅夔龙天图与青鸾蛋两样。

    他们不出手,陈寻想攻陷血剑门布设在天马湖之上的法阵,必然要有更凌厉的手段才行。

    苏房龙心里轻轻一叹,只是苏守思做出的决定不是他能轻易动摇的,只能默不作声的站在密林之中,关注山谷外的局势变化,说不定陈寻还真有更多的惊喜给大家看到。

    只是到那时,苏家再想跟北山合作,怕是诚意又显得不足了吧……

    ******************************

    看到河谷口的阳阵,竟然都没有能支撑住四波齐射就毁于一旦,堪至都没有几名弟子能逃出来,杨朱的心都在滴血……

    此时天色初晓,楼钧亦将三十里外河谷口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底,这一刻,他的心尖儿都在颤抖: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无数的疑问在楼钧的心间震荡。

    北山拥有两件四柱山河阵不假,他们都猜测黑岩峰应有隐蔽的灵穴,北山贼众才能据寨固守,但北山众人将四柱山河阵装入精铜战车冲下黑岩峰,怎么还可能在河谷阳阵的陨火巨石攻击下支撑那么久的时间?

    难道跟他们一样,苏家也派出天元境强者暗藏幕后,替北山众人主持四柱山河阵?

    天元境强者灵元精纯无比,倘若天元境强者以自身灵元支撑四柱山河阵的运转,确实能支撑数倍甚至十倍之久的时间。

    就算如此,他们也不能说苏家的不是,毕竟血剑门藏身暗处主持阴阳二气阵的郭长老、曾长老,也不是血剑门的普通弟子啊,大家都是克制不把最后一层脸皮撕破而已。

    只是,那些秘符箭到底是什么?

    布在河谷口的阳阵弱于防御,但再弱也不至于连两波齐射都不能撑住就破碎啊!

    “发什么愣!加把劲,先灭了这厮再说!”杨朱见楼钧等都心惊神移,手里竟然都慢了下来,发声怒喝。

    “怕是来不及了啊!”楼钧颤声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北山贼众并没有在河谷口迟疑片晌,将河谷阳阵击毁之后,就迅速沿野马溪西岸往北驰来。

    虽说河谷口离这边尚有三十里路,但两部精铜战车在四匹巨大鳞马的全力拖拽下,似流星驰过旷野,顶天一盏茶的工夫就能赶到这边。

    两部精铜战车,两座四柱山河阵,车里还可能藏有苏家两名天元境强者,他们倘若被两部精铜战车合围于野外,除了杨朱之外,只怕其他人都要交待在这里。

    此时撤回天马湖,杨朱哪里甘心?他一口血痰啐楼钧的脸上,骂道:“你要怕死就滚!”

    他疯狂的将灵元注入血河剑中,催促楼钧等人与他一起,像狂风巨浪一般往陈寻攻去。

    不杀此子,怎么解他的心头之恨?

    陈寻御使雷音剑阵谨守门户,口鼻有一滩滩鲜血流出,嘴角还保持着淡淡的冷笑;六头魔狐傀儡此时也被打得伤痕累累,但它们紧守陈寻身边,频频跃起,以肉血妖躯生受那一**血气汹涌的凶厉攻势。

    陈寻通过精魄战魂下达防守的指令之后,六头魔狐傀儡,除非它们坚硬神铁的妖躯被彻底打碎,除非它们体内的魔煞血丹被完全消耗,亦或者除非精魄战魂支撑不住强烈的冲击而破碎,不然的话,它们都会最忠诚的守卫陈寻的身边不退半步,替他挡住一波又一波的重击。

    姜冰云在陈寻的身边,藏身剑阵的庇护之下,所承受的压力最轻,但也拼命催动灵气施展术法,抵挡一波强过一波的攻势。

    她知道,只要支撑到北山众人乘两部精铜战车赶到,这一战他们就赢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