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三章 疑阵故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二更,求月票)

    浓雾从四面八方涌来,仿佛湍流一样暗藏拉扯巨力,叫陈寻与姜冰云行走艰难。【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浓雾同时也像粘稠的湖水,遮闭灵识,常常等血剑门弟子借浓雾掩护袭至二十丈之内,陈寻才会有所察觉。

    不过通过精魄战魂,陈寻与六头魔狐傀儡神魂相通,即使叫血剑门弟子潜至二十丈之内发动袭杀,也夷然不惧,他与姜冰云始终没有偏离野马溪西岸,一步步往天马湖方向挺进。

    姜冰云亦步亦趋的紧随陈寻身后,只能隐约看到六头魔狐傀儡挥动青鳞利爪,将扑上来的血剑门弟子毫无例外的撕裂击杀,芳心震动无比。

    这六头魔狐傀儡,与寻常山狐没有太大的区别,仅有陈寻齐胸高矮,说是傀儡,但身形诡异灵活,进退之迅疾,绝不弱寻常还胎境武修之下。

    更叫姜冰云震惊的,借浓雾掩护袭过来的血剑门弟子里,有多名还胎境强者,然而这些还胎境强者所御使的刀芒剑气,就算是直接劈斩到魔狐傀儡的身上,也难伤它们分毫,堪比披了一层最顶级的入阶灵甲在身上。

    有这六头魔狐傀儡,也难怪陈寻敢拉上她,强闯天马湖了。

    她却不知,除了气血元丹外,驱动魔狐傀儡的六枚精魄战魂,可以说是陈寻这两年来最大的收获。

    玄衍诀对精魄战魂设定九品标准,九品精魄战魂,堪比夔龙、常真全盛时的神魂强度,也唯有如此精纯强大的精魄战魂,才可能将星铁魔躯的威力完全的发挥出来。

    陈寻这两年来所炼制的这六枚精魄战魂,刚刚够得上四品标准,但也足以将魔狐生前的战斗潜能完全激活。

    修炼魔煞血丹的魔物妖躯之强悍,陈寻都吃尽苦头。

    在击毙魔狐之中,陈寻挑选最强悍的六具魔狐妖躯炼制傀儡战兵,甚至还在返回沧澜的途中,进入地火熔洞,用秘法进一步的淬炼妖躯,可以说是真正的坚如神铁,不畏刀兵。

    寻常的兽尸傀儡,都是利用刚死里体内残剩的气血真阳,无法持久作战,但魔狐体内都有魔煞血丹,才能青鳞爪牙间有劈山裂石的神力涌动。

    六头魔狐傀儡,个个都堪比还胎境中后期的绝强武修。

    没有这点底气,陈寻当初也不敢带着一头双尾幼狐独闯涂山了。

    ***********************

    “陈寻三人从北驰援,经小孤峰,魏旬等人拦截不利,也无音信传回,应已经遭毒……”

    “近野马溪,周顺师兄率百余弟子拦截,皆溃,周顺师兄重伤而归……”

    “三人其一突然跳入野马溪,不知所踪,或受重创潜藏……”

    “陈寻与另一人沿岸进天马湖,困于雾阵之中,但拦截弟子伤亡惨重,却莫能挡……”

    弟子将天马湖北的战事进展一程紧一程的禀告上来,杨朱的神色一次比一次阴沉,紫黑色的脸皮阴郁得要滴出水来。

    杨朱没有亲自主持阵势,没有办法通过阵旗感应到雾阵之内的具体情况,但距天马湖仅二十里外的坳谷口,雾团正剧烈的涌动,还不时有断肢残刀从雾团中高高飞起,谁都能猜到那边正发生激烈的搏杀,而且看情形应是对拦截的血剑门弟子极为不利。

    “怎么会如此,迷阵之雾不是说能遮闭困敌的灵识跟感应吗?”楼钧也是百般不解,陈寻再强也应该有限度,不至于如此勇猛无敌。

    “不知陈寻从何处召来六头结丹妖狐,个个都不下还胎后期武修,曾长老请门主速遣援兵,不然难挡他们逼近天马湖……”

    “六头结丹妖狐!”杨朱眼珠子睁得溜圆,难以置信陈寻多日未见,再次出现在天马湖北,竟然带了六头结丹妖狐援救北山。

    荒原上狐兽颇为常见,不是什么高阶的荒兽,但再寻常的荒兽,一旦千年修炼成丹,也绝非常人能等闲视之,说堪比还胎境后期武修,是一点都不夸张。

    杨朱原来今日能一举将黑石峰拿下,哪里想到陈寻会携六头妖狐去而复返,如此说来,最先在小狐峰附近遭遇陈寻的魏旬等人,定然是已遭毒手。

    为免在强攻黑岩峰时,北山九族有鱼死网破之心,杨朱在布设阴阳二气阵时,几乎将所有的攻击属性灵旗都布署在河谷口的阳阵上,部署于天马湖心的阴阵除了能释出迷雾幻阵外,就没有更多的攻击手段,自然无法阻拦陈寻一人六狐从北面突进天马湖。

    而叫杨朱想不到的,北山众人在黑岩峰竟然部署了两座四柱山河阵,两条灵龙汇聚的蛟龙一青一白。

    虽然他们已经将大半个石寨打成稀巴烂,但石室十数丈方圆的狭小空间里,叫一青一白两条灵蛟守得滴水不漏,他们死伤百余弟子,一时间竟然强攻不下。

    “门主,我与楼嵘回去看看。”楼钧说道。

    如果六头妖狐都堪比还胎境后期强者,楼钧、楼嵘二人回天马湖也无济于事。

    只是阴阳二气阵非曾长老不能主持,不然将曾长老替换出来,不要说将陈寻二人六狐拦住了,就算将陈寻二人六狐斩杀在雾阵之中也会轻而易举。

    杨朱思考再三,跟楼钧说道:“你、楼嵘,还有孙闻、姜良先回天马湖,让弟子都撤回去。只要能将那小子拖住就可以了,待我们这边将黑岩峰打下来,再看那个小杂种还能不能翻天。”

    楼钧心想他们支援天马湖,将血剑门弟子都撤到阵内,借阴阵防御灵罩与幻雾迷阵,将陈寻两人六狐拖上一个时辰,就应该可以稳操胜券了。

    ******************************

    六头魔狐傀儡爪牙之间都有千钧之力、势能劈山裂石;姜冰云念诵咒诀,黑云在浓雾中滚动,大片冰锥往灵罩射落,她脸色有些浮白,此时也是拼尽全力;陈寻更将雷音剑诀催发到极致,一团团剑芒耀如朝阳。

    将天马湖笼罩在内的防护灵罩,则爆出一团团霞光,将陈寻与姜冰云二人六狐的凌厉攻势轻松化解。

    就像巨石投入湖面,除了像涟漪一般的灵力波动外,陈寻二人六狐,根本无法对法阵造成根本性的冲击。

    大型法阵,动辄以数十件、上百件的法器组成,严格说来也是法器范围,但威力远非寻常法器能同日而语。

    又由于大型法阵构结极端复杂,演化术法神通时需要消耗极其磅礴的灵气,故而多依灵穴、灵脉布设,作守护山门之用,又常称护山法阵。

    护山法阵若是能被陈寻二人六狐轻易攻破,又怎么能担得起“护山法阵”这个称号?

    凌空站在天马湖水之上,楼钧嘴角浮出一抹轻蔑的讥笑,冷眼看着妄想凭借二人六狐之力就想破开灵罩的陈寻等人,忍不住与左右哈哈大笑:“你们看这两个跳梁小丑,今日可真是让我们活生生看到蚍蜉撼树的笑话了?”

    “楼钧老贼,想你昔日也算是一族之主,先卖身给青阳子为奴,今日又寄身血剑门为狗,还有脸笑话起我来了?”

    陈寻御使六狐不停的攻击灵罩,他与姜冰行稍稍退后,说到阵前对骂,他的功力可不比谁稍弱。

    叫陈寻戳中痛处,楼钧再厚的脸皮都挂不住,眼神阴冷的射来,说道:“你牙再尖嘴再厉,但也难阻北山族人今日被拆骨取肉的命运。”

    陈寻指着远处的河谷口,笑道:

    “你们这些孙子,当真以为我们只是想攻破这法阵吗?睁开你们的狗眼,回头看看吧!”

    “哼!”楼钧身为法阵之内,也不怕陈寻能使什么诈计,转回头看了一眼,又冷笑道,“我转回头了,你又能怎样?”

    “河谷口的阳阵攻势好像弱了许多?”他身边一名修士眼睛甚利,很快看出河谷口的确有变化来,一时间不明白为何河谷口减弱对黑岩峰的攻势。

    楼钧起初也是一愣,但转念想到是怎么回事,不想到陈寻围魏救赵一计,倒是还有些效果。

    天马湖特异的地形,能汇聚灵气,但由于湖面开阔,没有形成封闭的狭口,灵气汇聚的同时也不断的往外散溢,绝非布设护山大阵的绝佳之地。

    布设在这处的阴阵,虽然有一百零八面灵旗法器构成,即使在护山法阵里也要算是高级货,但首先要维持直径宽逾十里的巨大灵罩,将整个天马湖罩住,才能防止灵气外溢,维持法阵的运转。

    如此一来,阴阵所吞吸的灵气,能输供阳阵的灵气也就受到限制。

    而待陈寻二人六狐攻来,这边要加强灵罩的防护力,能输供阳阵的灵气就进一步受到限制,此时都难对黑岩峰形成有效的威力。

    “蠢货,想明白了没有?”陈寻见楼钧等在法阵里面露惊疑,得意洋洋的喝问。

    “那有如何?尔等不过晚死片刻而已。”楼钧老脸绷得铁青,但也不担心什么,阴阳二气阵吞吸天地灵气,可以无穷无尽的运转下去,他才不信那六头妖狐还能坚持攻击灵罩多久。

    “蠢货,你怎么不知道片刻之后,北山再无援兵过来?”陈寻冷笑道。

    听了陈寻这话,楼钧心头蒙上一层阴影。

    北山大部分族人在八天之前就开始南撤,但留宗图、左青木等少数强者死守黑岩峰半步不退,这已经叫很多人心生疑惑。

    而此时陈寻明知对他们不利,还要僵持下去,怎么叫楼钧心里不疑?

    “是不是请门主他们先悄悄撤过来,将这两人击毙,省得僵持下去夜长梦多?”一人压着声音,跟楼钧商议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