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二章 阴阳大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十月第一天,兄弟们手里有保底月票吗?)

    “天元境武修!”

    看同伴竟然连一枪都没有接住,就被打成一团烂肉,另两名青袍修士心里掀起惊涛骇浪。【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不见丝毫灵力波动,纯以肉身之力,就捅杀一名还胎境中期,不是天元境的武修,怎么可能有如此强悍的武力?

    陈寻心里冷笑,老夔现在还没有完全适应星铁魔躯,就连武修最为低微的身与意合境界都没有达到,距标准的天元境武修还差一截,但就算如此,星铁魔躯动辄数十万斤的气力,也绝非寻常修士能够正面力敌。

    刚才那个八字胡要是想到闪避,老夔还难伤他,毕竟老夔驱使星铁魔躯远不谈不上灵活,很难追上还胎境修士的遁术。

    八字胡不明所以,以为老夔只是天生蛮力的莽汉,凭借他身上那件灵甲跟几道符罩,怎么可能挡得住老夔重愈山岳的一枪?

    两名青袍修士已是胆丧,他们却无胆留下来跟天元境武修力敌,互换眼色,作势就要遁逃,但陈寻哪里容他们轻易逃去?

    换下雷陨剑,取出翠绿大弓与青焰莲箭,六支青焰莲分两波往两人射去,陈寻的动作仿佛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停滞,先射远敌,再射近敌,两波青焰莲箭几乎同时震爆,叫这两名青袍修士没有一点预警的机会,就被黑幽莲火吞没……

    姜冰云一时不察,身形差点被震爆的气浪冲倒,心里惊骇,什么样的秘符箭竟有如此威力?

    两名青袍修士一人当场毙命,一人被震出百丈,就觉全身骨骸都被震断,胸口更是像被千刀万剐捅过一般,血淋淋的露出森森白骨,眼见也不能活了。

    陈寻赶上去,一言不发的伸掌就将此人击毙。

    姜冰云看了也默不作声,心想这三人没有穿带任何标识的衣衫,大概是不想有人认出他们是玄寒宗或夷山宗的弟子,而陈寻也不会问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把他们当成血剑门招揽的散修杀了,也就杀了。

    “这几根箭有些意思?”老夔神念透来,看到陈寻能用青焰莲箭瞬时射杀两名还胎境修士,颇为惊奇。

    陈寻一边将三具残尸收拢到一边焚尸毁迹,一边将青焰莲箭的炼制办法通过神念告诉老夔。

    “常真那老怪,也就在炼制机关傀儡上有些成就,我敢打包票,他刚修玄衍诀时,绝没有你这样的悟性,更不要说炼制什么青焰莲箭了。你在秘殿时,就应该把青焰莲箭拿出来给他看看……”

    陈寻笑笑,他将三捆青焰莲箭留给宗图他们,他手里就留有五十支青焰莲箭,要不是怕耽搁时间,他还舍不得将六支青焰莲箭浪费在他们的身上,赶回秘殿时,自然更不会浪费青焰莲箭在常真老怪面前炫耀。

    常真对陈寻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的模样,倒是老夔对他离开沧澜后六年的修为进展是颇为满意。

    陈寻将三具残尸很快就焚毁掉,三人继续赶路。

    很快,就又有血剑门弟子赶上来围堵。

    血剑门显然没有料到北山有援兵会从湖泽荒原方向赶回,第二波赶上来堵截的血剑门弟子只有一名还胎境前期修士率队。

    虽然仅有一名还胎境前期修士率队,但血剑门弟子训练有素,近百人奋不顾身杀上来,血勇气势也有如山岳压来。

    陈寻挥舞雷陨剑,团团剑芒贴地散开,老夔驱使星铁魔躯虽然不够灵活,却如礁石一般坚不可摧,看似笨拙的挥舞一杆长枪,血剑门弟子不知死活的冲上来,就被一**奋不顾身的浪花打在礁石上,不多时就被打得支离破碎、骨断骸残。

    不过血剑门留守天马湖的弟子人数也不少数,不断的人从前面赶过来,加入对陈寻等人围堵。

    在杀戮中往前推行十余里,杀上一座低矮的石岭,下去就是野马溪河道,天马湖也是近在咫尺,黑岩峰方向的险情也都落在陈寻的眼底。

    天马湖上空,乌云笼罩,然而整座天马湖就像笼罩在银色的月色之下,灵光闪动,灵气像惊涛骇浪般波动……

    陈寻感觉身边的天地灵气都已经血剑门布设在天马湖之上的大阵吸噬一空。风流云聚,更外围的天地灵气也是拼命流泄过来,注入这片灵空之地。

    天马湖大阵除了拼命吞吸天地灵气外,倒没有其他动静,而黑岩峰北面四五里外的野马溪河谷口上,被一团黑雾罩住,那黑雾就像活过来一般,又像是巨兽的心脏在跳动,在抽搐。

    而黑雾剧烈的跳动间,陈寻能感应到有巨量的灵气在被黑雾吞吐。

    一道道插天立地的黑色风柱从黑雾之中凭空生出,掠过野马溪卷动四周山岭的石木,往黑岩峰方向卷去。

    “一阴一阳,两阵联结,”老夔神念透来,“看来血剑门有精擅阵势的高手啊,你把玄衍诀第二层法诀悟透,或能布设阴阳阵法……”

    看血剑门分别在天马湖与野马溪河谷口所设的两处大阵相距约二十里,此时灵气吞吐、波动的频率一致,不用老夔提醒,陈寻也知道这两座大阵是彼此联结的一体:

    阴阵专门负责吞吸天马湖汇聚的灵气,转输过去;阳阵专门施展术法神通,攻击黑岩峰。

    陈寻此时离将玄衍诀第二层法诀悟透还欠一些火侯,但他炼制聚灵山河阵,也可以说是阴阳法阵的一种。

    不过老夔也没有完全说错,陈寻此时仅能在成型的四柱山河阵基础上,嵌合聚灵禁制,复杂及玄奥程度,都远不及血剑门此时在天马湖、河谷口所布设的阴阳大阵。

    自荒古神魔大战时,就有无比强大的禁制阵势传世,迄今云洲所能布设的禁制阵势已经是包罗万象、无奇不有,像这种能传输灵气的禁制阵势,在云洲也绝对谈不上独一无二。

    然而若非夷山宗将压箱底的宝物都拿出来,陈寻相信小小的血剑门,绝没有能力布设如此玄奥强大的联结阵势。

    这一刻,陈寻也能确认必有夷山宗或玄寒宗的天元境强者暗中加入血剑门。

    他们并不需要直接露面,但除杨朱之外,必然还需要有一两名天元境强者主持这两座联结在一起的阵势,才有可能隔着二三十里的距离传输巨量的灵气。

    陈寻胆颤心惊的看那一道道黑色风柱从河谷口生出,竟不比起天地生成的飓风逊色半分,挡在其前行道路上的一切碍障,或被卷入风柱之中,或被撕成粉碎。

    黑岩峰北坡的寨墙已经叫黑色风柱撕开一道口子,四柱山河阵的防御在黑色风柱前显得孱弱不堪,灵气所聚成的雪白蛟龙退缩到石室十丈方圆之内,才能勉强将黑色风柱绞碎,保护最后一角之地,不受黑色风柱的肆虐。

    数以百计的血剑门弟子正从倒塌的寨墙涌入……

    杨朱等人更是御使法器轰向四柱山河阵所在的石室方向,爆出一团团闪亮的灵光,叫陈寻远在三四十里外,都能隐约看到杨朱等人狰狞的脸面。

    虽然寨子里的北山族人早一步撤出,陈寻不知道阿公宗图他们在石室还能支持多久,此时杀红了眼,跟老夔说道:“老夔你走水路……”

    姜冰云只能将青元剑当成普通玄兵施展剑术,同时左手频频掐入法诀,射出一根根巨大的玄寒冰锥,抵挡蜂拥杀来的血剑门弟子,迟疑的看了陈寻一眼,到这一步难道还有挽救局面的希望吗?

    “阴阵未必没有攻击手段,你们小心了……”老夔神念透来,提醒陈寻注意防范,紧接就收起长枪,像枚炮弹似的从侧翼冲下石坡,将两名血剑门弟子撞开,扑通一声跳进野马溪中,沿着野马溪坚硬的石质河床,往前方分水疾行……

    陈寻将最后一捆青焰莲箭背在身后,收起雷陨剑,手持翠绿大弓,腾腾杀气涌上来,叫他削瘦的脸越发冷峻,先射杀想下水追击老夔的血剑门弟子。

    频频幽火震爆,血剑门弟子误以为陈寻才是真正的硬茬,又一齐聚拢往他跟姜冰云这边杀来;他们也捕捉不到夔龙的气息。

    血剑门弟子奋不顾身,三五人共持大盾或能挡住陈寻斩来一道剑芒,但没有还胎境的实力,就算再坚固的大盾,就算有十名血剑门弟子共御,也绝挡不住数支齐射得的青焰莲箭。

    姜冰云都没有出力,陈寻毫无吝啬的将手里仅剩的四十余支青焰莲箭射出,就十几次呼吸的时间,近百名血剑门弟子或死或残,余者已经被陈寻杀了胆颤心惊,喘着粗气仓皇逃散……

    而在此时,有白色浓雾从野马溪溢出,瞬息间滚滚雾团就将野马溪两岸的山岭、旷野遮闭住。

    陈寻跃空而起,滚滚雾团就像巨龙一般缠在他的身后,暗藏凄厉的鬼哭狼嚎异响,仿佛有无数凶魂厉魄隐藏雾团之中,更生出无穷尽的拉扯巨力,叫陈寻无法御空飞行,被迫落回地面,跟姜冰云再汇合到一起……

    “就这点手段吗?”

    陈寻感应到有凌厉杀机从左侧袭来,手持雷陨剑,劈出数团剑芒,将粘稠的浓雾撕裂,就见十数血剑门弟子已经借浓雾掩护逼近十丈之内,此时才将须弥戒中六头魔狐傀儡放出。

    六头魔狐傀儡,举起青鳞覆盖的利爪,仿佛死神一般扑来血剑门弟子……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