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一章 再返秘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元丹!”左青木、宗图等人都是一惊,他们自然都知道元丹价值连城,只是没想到陈寻除了拿十二枚九转金丹之外,竟又拿出六枚元丹出来。【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左青木打开玉制丹盒,拿出元丹举到眼前细看,晶莹剔透的元丹上有淡淡的云纹流转,而元丹之内更有一**灵元汹涌,似要破丹而出。

    青璇到北山后,自然也是将她与陈寻在蒙山相遇的事情说给众人听。

    青璇的资质可以说是万里挑一,但想冲破玄窍、晋入还胎还是有很大的难度,但在蒙山借一枚九转金丹、一枚焰雀元丹,竟然在洗炼开辟四条灵脉的同时,灵海还修为灵雀异相,可见一枚元丹对修者是何等的珍异。

    “这是何种兽丹?”左青木修为有限,学究天人,还是辨识不出手里元丹是哪种荒兽所结。

    “这是后天炼制的气血元丹,比妖兽所结的先天元丹要差一些,”陈寻略加解释说道,“炼制之法还没有传于世,故而不能让消息泄漏出去。我想,十天时间大体能叫大家借此丹修炼到还胎境初期圆满……”

    元丹真人若无修成法相的希望,到寿元的尽头会受散丹之劫。

    而毕生所修炼的元丹,与神魂息息相关,非要有绝顶秘法,才能在坐化之时,将体内元丹彻底割离出去,免受散丹之苦。

    这些元丹同时又凝聚宗门大能们毕生修炼的精华,无一不是宗门至宝,流传后人。

    神宵宗身为西北域诸宗之首,自然也有一门叫还丹术的秘法,能叫元丹真人在坐化时免受散丹之苦。

    陈寻实际是以自身为丹炉,用凝神咒炼化魔煞后,再将血丹里真正有用的气血精元、神魂精华,用还丹术炼制出精纯的气血元丹来。

    陈寻的修为有限,两年时间里消耗三百枚血丹,也才炼制十枚气血元丹来。

    此事涉及私炼血丹、私修还丹术,一旦泄漏出去,不要说陈寻扛不住,常曦也会受宗门重罚。

    就剩十天时间,想洗炼开辟新的灵脉,是来不及了,但在座宗图、左青木等六人能借气血元丹修炼到还胎境初期圆满,增强的战力依旧极为可观。

    到生死存亡的关键之时,体内有充盈的神魂命元,则可以借用施展比平常强大数倍的术法神通。

    说过服食气血元丹修炼的要点之后,陈寻又将聚灵山河阵、三捆青焰莲箭从须弥戒取出,递给左青木、阿公宗图他们。

    聚灵禁制的基本阵法本是左青木所创,而这一个月来,左青木他们又凭借四柱山河阵苦守黑岩峰,他们重新祭炼聚灵山河阵将易于反掌,甚至都不用陈寻多费口舌。

    聚灵山河阵需要有四名还胎境以上的强者主持,才能发挥十成十的威力。

    左青木创设聚灵禁制的基本阵法之后,数年都忙于修复法器、营造城寨,没有精力继续研究下去,倒没想到陈寻所炼制的聚灵禁制,要比最初的雏形要玄奥百倍。

    而聚灵禁制直接嵌合到四柱山河阵上,实不晋于直接布设在灵穴灵脉之上,也就意味着他们从此掌握一座可以移动的防御法阵……

    三捆青焰莲箭共一百五十支,铁心梅等人,哪怕仅青阳境修为,只能修炼灵识能够控御符器,只要擅长射术,就能发挥其威力。

    除了这些之外,陈寻又留下六小乾坤袋丹药、法器跟其他消耗物资。

    陈寻将这些资源带回来,就是想好好加强北山九族守护虚元秘殿的力量,没想到这次正好赶上趟了。

    “血剑门背后应有隐藏实力,玄寒宗、夷山宗多半也有人在幕后坐镇,我还要出去一趟;我要是到时候不能及时赶回来,你们就先南稍撤……”陈寻说道。

    宗图、左青木自然知道陈寻是要去虚元秘殿,千兰她们则以为陈寻不是一人回沧澜,还有强援在荒原深处。

    ***********************

    油灯烧得哔剥作响,姜冰云握卷阅经,两条早被她驯服的黑蟒盘在石屋外侧,突见与世隔绝的地穴时有一丝风的湍动,两条黑蟒警惕直起身子,将有两丈多高,仿佛黑塔一般,将姜冰云衬得玲珑小巧。

    姜冰云站起身来,看向门户紧闭的巨殿,然而过了许久,都不见巨殿里有任何动静传出,姜冰云带有一丝难以言喻的失落坐回原处。

    只是心乱了,姜冰云再拿起帛书也没有办法再静心读下去,美眸怔怔的看向巨殿方向,心想是陈寻回来了吗?

    过去片晌,巨穴里灵气又剧烈扰动起来,疯狂的往巨殿汇去,姜冰云不知道陈寻回来,藏成巨殿里到底在搞什么。

    过去四天,巨殿吞吸灵气才静止下来,多年不见动静的巨殿倏然打开大门,就见陈寻与一个黑甲巨人从里面走出来。

    两条黑蟒对陈寻还心存畏惧,一溜烟的从石屋游走,潜入地下湖水中,远远的探出脑袋,看着这边。

    相隔数年再见陈寻,见他唇上都长出短髭,人也越发显得干练。

    而默不作声站在他身边的黑袍巨人,手持一杆长枪,黑袍里穿有一整套的浮屠鳞铠,将其面目都遮得严严实实,看到不一点肌肤,冷冰冰的感觉不到一点生的气息。

    姜冰云不知随陈寻回秘殿的这人是谁,以她的修为站在此人面前,都仿佛是站一座难以仰望的高山面前,没想到陈寻竟然会带此人进入如此秘密之地。

    “他是老夔。”陈寻见姜冰云美眸里俱是疑惑,说道。

    他费尽千辛万苦修复星铁魔躯,最根本的目的就是让老夔神魂寄附其上,从此就可以脱离秘殿自由行动。

    看到陈寻炯炯望来的眼神,姜行冰心头荡过一丝微漾,起身说道:“好些年未见,一切都还好?”

    陈寻打量数年未见的姜冰云,也许是长期潜居地穴的缘故,丰腴身态未改,然而她的容颜娇艳有如少女,仿佛比六年多前都要年轻十岁,要不是精致的五官未改,陈寻几乎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人就是姜冰云。

    “过两天,血剑门要与北山在天马湖决一死战,我回来取些东西,”陈寻说道,“你愿意随我出去吗?”

    “我……”姜冰云犹豫不决。

    “你随我出去吧,”陈寻不容姜冰云质疑的又说了一遍,“我现在拜入神宵宗门下,此战过后,你随我去云洲,没有人会认出你来。”

    “你让我收拾一下。”姜冰云在陈寻面前,性子变得越发的柔弱,陈寻一切话在她听来,都天经地义似的,从内心深处都不愿抵抗。

    *********************

    虽然阿青就在这片荒原流荡,但时不待人,血剑门只要准备妥当,就未必会守十日之约。

    从虚元秘殿出来,陈寻就不再掩藏形迹,火速南下,一天之后就到小孤峰外围。

    夜色正深,乌云盖地,黑沉沉的叫天地间没有一丝亮色。

    小孤峰此前设有防御阵势,陈寻此前怀疑玄寒宗、夷山宗坐镇幕后的人马藏在这里。

    苏氏防备玄寒宗、夷山宗动什么手脚,派人白狼河坐镇;夷山宗、玄寒宗必然同样也会防备苏氏有可能突然插手北山与血剑门的战事,派人在血剑门幕后坐镇。

    此时的小孤峰孤寂一片,已经是人走寨空,很显然是血剑门是提前发动攻势了。

    陈寻御气飞过遮住大地的乌云,迎着凛冽的罡风,就见天马湖方向早就陷入一片焰光之中,他身在近两百里之外,还能看到一点点流火从天马湖射入,往黑岩峰轰砸而去……

    陈寻刚落回地面,就有三道流影往这边掠来,各持杖形法器横挡在陈寻三人面前,沉声喝道:“今夜血剑门攻取北山,请三位道友绕道而行……”

    “你们是何谁,怎么替血剑门当起挡路狗来了?”陈寻冷笑道。

    “原来是赶去救援北山的道友啊,难怪连脸都不敢露啊,失敬!”中间一人举起杖形法器,一道火线就疾射过来。

    姜冰云怕跟故人见面,一张兽皮面具,遮住嘴角以上大部分的脸面。

    老夔更是全身都遮在厚甲与袍衣之中。

    见这三人身穿没有标识的青袍,一言不和就心起杀机,陈寻猜测他们应该玄寒宗或夷山宗的弟子,没想到他们竟然敢直接对援救北山的修士动手,想必是以为能杀得了他们,又不虞被苏氏的人发觉,那他杀了这三人,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没有那么多时间纠缠,看炽热火线射来,陈寻祭出天钧烈阳盾横在身前,顶着火线就冲去。

    火线打到烈阳盾之前,就形成岩浆热流往陈寻全身卷来,陈寻夷然无惧,雷陨剑化作数团剑芒,将岩浆热流辟开,往当前那人斩去。

    姜冰云在地穴幽居数年,随身没有一件法器,仓促间祭炼起极不顺手的青元灵剑,歪歪扭扭的接过左侧那人的攻势。

    老夔还没有完全适应星铁魔躯,举起手里的长枪,笨拙的往右翼那人攻去。

    “怎么来了三个自不量力的蠢货?”右侧那人嘴唇上长两撇八字胡须,看巨汉手脚如此笨拙,都忍不住要笑起来,心念转动,祭起所背灵剑,整个人也是往前疾冲,想贴身搏杀,以最快的速度将这巨汉斩杀剑下……

    老夔见八字胡朝他杀来,只是以最简单最平淡的招术,一枪朝那人胸口捅去。

    “如此拙劣的枪术,还想救援北山?”八字胡见这个巨汉连身与意合的境界都没有达到,长枪捅来倒有些气势,心想此人多半是自恃神力。

    修士之间的搏杀,无不惊天动地,凡人再天生神力又有何益?

    八字胡心里满是鄙视,斩出三道剑芒,然而砰砰砰数响,没有像他想象的那般巨汉连带长枪被他斩断数截,幽黑无光的枪头反而捅破他的防罩抵到他胸口。

    八字胡心念转动极速,及时激活数重灵罩,想要将长枪挡住,然而连带他自视强悍的肉身,都像薄纸一般被捅穿。

    夔龙右手一抖,数十万斤的巨力传至枪头,震动的枪头就将半片身体打成一团烂肉,四散飞去……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