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十章 大派丹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石室临崖而立,是为布设四柱山河阵仓促建成,数丈宽广,都够不上石殿的标准,但视野开阔,居高临下能将石寨左右的情形都收到眼底。【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除四柱山河阵外,石室四壁还嵌有八件聚灵伏元阵。

    聚灵禁制的基本阵法是左青木所创,但过去数年,左青木有限的精力都用在法器修复、城寨营造上,对聚灵禁制后续的研究、改进,反倒远不如陈寻精湛、深入。

    相比较陈寻此时能炼制的聚灵伏元阵以及聚灵山河阵,石室所嵌的聚灵伏元阵,都还停留在雏形阶段。

    不过,黑岩峰没有灵脉、灵穴,宗图、左青木他们就是靠这八件聚灵伏元阵汇聚天地灵气,勉强将四柱山河阵支撑起来应付强敌。

    大家就在四柱山河阵前席地而坐,陈寻问左青木:“血剑门布设在天马湖的大阵,有何特殊之处?”

    “一个月前,有数以百计的燃火巨石砸向北山城,每一块燃火巨石都堪比还胎境巅峰修士全力一击,北山城在须臾之间毁于一旦,”左青木忧虑的说道,“血剑门今天跟你力战的二人,所持灵旗法器能御使火球与巨石阵,我怀疑这两面灵旗都是血剑门在天马湖所布设大阵的一部分,而血剑门的整个大阵很可能要动用数十,甚至上百杆灵旗才能布设完成……”

    陈寻看到石室墙壁上挂有天马湖周遭的地形图,知道阿公宗图他们已经考虑到血剑门在天马湖所布设大阵,有攻击到黑石峰的可能。

    眉头深皱,陈寻领教过那两个灵旗的威力,可以说都是极品的入阶法器,要是血剑门在天马湖所布设大阵,由上百件上品入阶法器组成,其威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而照左青木他们的描述,血剑门所布设的大阵,也绝不比当年栖云山在赤枫堡所布设的火凤焰海阵稍差。

    虽然随着距离的拉大,火凤焰海阵的攻击威力急剧减弱,却是能攻击到二三十里外的物体。

    血剑门前期就已经拖了有一个月,看来是需要时间对灵旗大阵做进一步的调整,十天之后直接攻击黑岩峰的威力将更大。

    陈寻问葛异:“学宫是不是有人在白狼河坐镇?”

    葛异点点头,说道:“要防备夷山宗、玄寒宗插手血剑门与北山的战事,学宫那边不可能不留一手,但具体是谁在南面的白狼河坐镇,我就不清楚了。”

    葛异仅有真阳境的修为,就算他是受苏竣元之命加入北山对抗血剑门,也不可能知道太多的秘密。

    陈寻轻轻一叹,很多事情他此时都想得更透彻了,今日北山被迫与血剑门决一死战,实际则是玉柱峰一役的延续。

    玉柱峰一役,明面上是玄寒宗与苏氏相争,夷山宗仅仅是在背后推波助澜,但夷山宗太上长老夷清泉修成元丹之事,在玉柱峰一役之前都没有半点流传出来,可见夷山宗实际上比谁都更想将苏氏老祖从沧澜城诱出伏杀。

    谁能想到苏家老祖苏渊能隐忍到最后一刻,待玉柱峰垮塌时突然杀出,玄寒宗的部署被打得落花流水,夷山宗的算计也落到空处。

    苏氏老祖苏渊,虽然他元丹初期的修为早已经过了鼎盛时期,但修为比夷清泉还要略强一些。

    种种算计落空,夷清泉当时也就没有必要再露面与苏渊决一死战,而苏渊多半也感应到夷清泉的存在,无法对玄寒宗赶尽杀绝,被迫做出让步。

    玉柱峰一役,表面上是苏氏与玄寒宗两败俱伤,在夷山宗的调解下议和,实际上则是夷山宗全面占优,甚至就连玄寒宗都有暗附夷山宗的可能,苏氏这几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夷山宗支持诸多宗派蚕食沧澜荒原周边。

    理清其中的脉络,陈寻也禁不住苦叹:玉柱峰一役,算计最深的说到底还是最后才有两名天元尊者跑出来劝和的夷山宗。

    除了苏棠、苏武阳能在近期内晋入天元,不然苏氏很难挽回劣势。

    也难怪苏氏这数年来一门心思要跟涂山以东的宗门打好关系,这主要是苏渊为身后事做部署。

    血剑门对北山九族的攻势,是三个月前突然发动的,先是在小孤峰布下落脚的阵势,之后剑祖杨朱率诸多弟子进逼北山城下。

    不要说血剑门进逼天马湖后所布设的大阵了,仅面对杨朱这样的天元强者,北山九族就难有招架之力,能撑到今天,说到底杨朱更想将北山众人赶走,兵不血刃的将北山占下来。

    而一旦北山众人有鱼死网破之心,血剑门就算最终能将北山拿下,必然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师尊与宿武尉府都希望北山九族南撤……”千兰说道。

    要不是为了虚元秘殿,北山九族南撤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蟒牙岭南麓,那里是苏氏传统控制区域。

    没有实力在北山抵挡血剑门的强攻,北山九族南撤到白狼河一带,才能正式接受沧澜学宫的庇护。

    只是北山九族南撤,夷山宗将彻底控制湖泽荒原,到时候将有大量的夷山宗及附属门派子弟涌入湖泽荒原,必然占据灵穴、灵脉大造宫室城寨,寒潭之下的虚元秘殿根本就没有办法藏住多少年。

    陈寻看向阿公宗图、左青木一眼,心知他们支持留守黑岩峰,心里不知道承受了多少压力跟煎熬。

    而为了这份坚持,北山九族付出包括左崇谷、宗桑等人在内近千子弟的阵亡,而流离失所的普通族人更是不计其数。

    “啪……”想起这三个月多来北山所承受的血泪,陈寻遏制不住心里的震怒跟悲痛,不知觉间竟将身前的长案压在粉碎,“不灭血剑门,我今生不出蟒牙岭!”

    左青木、宗图此前态度坚决,葛异心想陈寻回来,或许能劝他们回心转念,但不曾想陈寻竟然也是决意要与血剑门决一死战。

    “血剑门除了沿天马湖部署的大阵,有可能会直接攻击到黑岩峰外,这段时间还有大量散修投附过去……”葛异说道。

    他这次是受命宿武尉府加入北山助守黑岩峰的死士,与陈寻及北山众人的交情也深,死在这里也在所不惜,但有些话该说,他还是要说。

    现在撤还来得及,要等血剑门部署完毕,宗图、左青木等人突出重围容易,但此时困在寨子的上万族人以及修为低微的年幼弟子们,死伤之惨重将难以想象。

    南獠眉目微蹙,欲言又止。

    陈寻环顾左右,在场仅阿公宗图、左青木知道虚元秘殿的存在,还都不知道具体的方位,其他人对虚元秘殿都一无所知,对守对撤出现分歧都很正常。

    看南獠、左丘、铁心桐等人的神态,他们多半跟千兰、葛异一样,都是支持南撤的。

    而宗崖、古剑锋等人,又是坚定站在宗图、左青木的这边,宁死不屈。

    大家心态出现分歧,对十日之后的决死不能算是好事。

    陈寻从须弥戒里掏出十只丹盒,说道:“我这次带回来十二枚九转金丹,除了南獠叔、葛异、心梅、左丘,再选八名子弟出来,看这十天之内,能不能有几人冲破玄窍……”

    听陈寻这么说,葛异、左丘等人的神态都是一振。

    此时血剑门势强,他们想招募散修助守黑岩峰已无可能,要是说内部能在三五人能在这关键之时冲破玄窍,晋入还胎境,无疑能增加一两成的胜算。

    南獠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有九转金丹,我冲破玄窍的可能性还是太低,就不要白白浪费了一枚金丹。”

    葛异也说道:“我有一名族侄叫葛适,自幼跟我修行,此时也在北山,应比我更有希望冲破玄窍……”

    这几年来,北山九族培养出来的真阳境巅峰弟子有百余人之多,南獠、葛异都过了气血最旺盛的年纪,服用九转金丹冲破玄窍的机会是要低一些。

    而倘若将机会让给南溪、葛适等年轻一代,这次若能冲破玄窍,晋入还胎,将来修炼的成就将会更大。

    南獠、葛异修炼半辈子,有一线机会自然是想冲刺一把,但要为大局考虑,更不想录夺年轻弟子的机遇。

    陈寻沉吟片晌,摇了摇头,跟南獠说道:“南獠叔,我知道你也是想将这次机会让给南溪。不过南溪跟葛适日后应该还有他们的机缘,你们这次就不要推辞了。就算不能冲破玄窍,服食金丹也有极大益处,十日之内能叫你们战力倍增……”

    陈寻坚持如此,南獠、葛异都不再说什么。

    北山九族诸多弟子,这几年都在宗图、左青木眼鼻子底下修炼成长,众人商议片晌,就将古风等人选出。

    宗凌、南溪以及葛适等人虽然都有真阳境巅峰的修为,但还是差些火侯,不是到服食金丹的最佳时机。

    陈寻先将九转金丹交给南獠、葛异、铁心梅、左丘等人,让他们先下去择静室感应金丹药气,做好冲击玄窍的准备。

    南獠、葛异、左丘等人离开,石室里就剩下陈寻、宗图、左青木、铁心桐、青璇、千兰、古剑锋、宗崖八人,也是北山此时唯有能聚集起来的八名还胎。

    “九转金丹不是什么秘密,这次神宵一共拿了三四百枚出来奖赏弟子,但接下来这六只丹盒,万不可泄漏半分消息出去。”陈寻郑重其事的说道,从怀里掏出分别给阿公宗图、左青木、铁心桐、千兰、宗崖、古剑锋他们……

    见陈寻如此郑重其事,宗崖接过一只丹盒,好奇的打开,就见一波精纯无比的灵元比密闭的玉质丹盒里透出,吓了一跳,问陈寻:“这是什么?”

    “气血元丹,”陈寻说道,“青璇在蒙山就服用过了。”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