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九章 决战之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看宗崖、古剑锋灵力消耗甚剧,陈寻就跃出寨墙,将他们两人顶替下来,冲入两名血剑门修士祭出的巨石、火球阵中,近身搏杀。【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杨朱亲自率众进逼寨墙之前,主要是进一步给北山众人施加压力,血剑门还没有做好强攻黑岩峰的准备。

    而在血剑门全力压上来之前,陈寻心里即使再悲愤,也绝不会轻易将手里的筹码都暴露出来,但他凭借一把雷陨剑与敌厮杀,并不意味着他就会留有余力。

    一把雷陨剑化作团团剑芒,携裹雷霆爆鸣,震荡千丈之内的云气,叫众人看了心惊目移。

    而与陈寻厮杀一团的两名血剑门修士更不好受,承受剑芒与雷霆爆鸣的双重威力,就见团团剑芒以无比骇人、凌厉之势,将他们用灵旗御使的一块块巨石、火球被斩劈成齑粉、灰烬。

    两人见仅凭手里的灵旗都难将陈寻拦住,不得不从储物袋中拿出大量的灵符,频频施展石盾、冰锥等法术,与陈寻缠斗,尽可能跟陈寻拉开距离。

    斗了半天,两人脸颊都有汗珠挂下来,然而见陈寻越斗越勇,更是心惊肉跳,没想到楼钧所言竟然倒是不假,此子回到北山,实在是个劲敌。

    他们新加入血剑门,还没有立下寸功,这时候要轻易退下去,心想等打下北山后论功行赏时怕是会叫他人看笑话。

    心里想定,这两人也是拼命将灵力注入石火灵旗之中,将吃奶的力气都用上,心想怎么也要将眼前此子击退,留住颜面。

    还胎境强者搏命相斗,施展法术神通无不惊天动地、崩山裂石,灵力之消耗自然也是极剧,这时候就算能抽出手服食丹药补充一部分灵力消耗,但也是远远不够的。

    相持不下,就要看谁体内修炼的灵气、灵元更为深厚,或者说有更强力的杀手锏,能更快将敌人斩杀剑下。

    陈寻灵海所化的玄冰火湖,所凝炼的灵气,本身就要比普通的还胎境中期强者深厚得多;而他晋入还胎境中期,洗炼九根灵脉后,更洗炼开辟百骸六十余处灵窍,叫他体内灵气加倍深厚。

    陈寻没有远距离御剑,而是选择贴身搏杀,看似将自己置入更凶险的境地,但也能节省灵力的消耗。

    不要说眼前只有两名还胎境中期修士,就算再多两人,只要他们不能破开陈寻云辰甲与夔龙灵甲的双重防护,僵持到最后,也必是陈寻胜出。

    打到最后,血剑门两名修士是越打越心惊,就见陈寻剑气剑光剑芒挥舞到极致,身后显出一道夔龙虚影缠绕,就见有无穷无尽的灵气从陈寻体内涌出,经这道虚影转化为灵力,再源源不断的注入雷陨剑中,化作无穷无尽的剑气剑光剑芒以及隔着灵罩都能震慑他人神魂的雷霆鸣爆……

    甚至在这个过程当中,夔龙虚影还在源源不断的吞吸游离的天地灵气。

    眼见灵力耗尽都没有一丝取胜的机会,血剑门两名修士扭头回看杨朱亲自压阵的云头。

    看到这一幕楼钧也是暗暗心惊,心想这难道就是从夔龙天图悟出的无上道法,此时的陈寻到底强到哪一步?

    见门主杨朱眉头微蹙,楼钧压着声音说道:“要不是我也上去试试此子到底有几斤几两?”

    杨朱见楼钧与其他两人都跃跃欲试,但他微微摇了摇头。

    他这次出来,只是给黑岩峰进一步施加压力,可没有想过要大打出手,就带了楼钧五人出来。

    他要考虑万一五名还胎境中期修士都叫陈寻缠住,黑岩峰还有四柱山河阵没有动用,他到时再想解救五人就会相当棘手。

    杨朱想定这事,身后血剑随念转动,化作一道血色剑芒,直接就往战团中的陈寻劈去。

    见血色剑芒劈来,陈寻毫无退意,挺身而去,数道剑芒合作一处,带着颤抖的雷霆爆鸣,承受血剑一击。

    无数细碎剑芒四散暴开,山谷残存的石木仿佛叫千刀万剑劈地一般,皆是裂痕。

    陈寻暴退百丈,身抵寨墙才稳定身形,昂首叫骂:“杨朱老贼,堂堂天元修士,竟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敢不敢与我此时就决一生死?我死,北山授首就降;你若不敌,叫我三声爷爷,滚回牯牛岭去!”

    杨朱紫黑色的脸阴晴不定,他虽然没有用尽全力,但也没想到陈寻区区还胎境能如此轻松接住他这一剑。

    杨朱自然不会被陈寻言语所激,在全无准备之下,在黑岩峰前就与陈寻生死搏杀,他没有那么傻。

    陈寻背靠的可是寨子里的四柱山河阵,四柱山河阵更是将北山四名还胎强者联结在一起。

    杨朱就算再有自信,也不以为能以一己之力杀了有四柱山河阵支撑的陈寻。

    只是让陈寻如此叫阵,杨朱颜面上也不好看,想给陈寻一点教训瞅瞅,将一道灵元打入血剑,使血剑血光越发凝聚,渐渐黢黑一团,仿佛血剑左右的光线都被吞噬。

    这时候寨墙升腾四股灵气纠缠就要成形,杨朱知道寨中人已经启动四柱山河阵,不待血河魔剑凝聚成形,就将直接往陈寻劈去。

    见杨朱劈来这道紫黑血光透漏无尽的杀意,陈寻当即分影化形,想要以一道神魂虚影骗过这一重击。

    然而杨朱脱剑斩出的这道紫黑血光似能吞噬神魂,破开他的神魂虚影之后,未但没有消去,反而越发凝炼凶厉,如蛆附骨往他的本体斩来。

    陈寻祭出天钧烈阳盾,与雷陨剑一起横在身前,硬受此击,一股雄浑无比的巨力撞得他横飞出去,整个人嵌在石墙中。

    千兰、古剑峰、宗崖抢出,护在陈寻身前;四柱山河阵所释四股灵气也纠缠挖成一条灵气蛟龙,往杨朱击去。

    杨朱与楼钧等人疾退千丈,冷哼道:“十日之后,看你还有胆说出这话?”

    陈寻振落身上的碎石,寨墙受四柱山河阵所护,没有倒塌,但留下人形的凹洞,暗道杨朱此人执掌血剑门,果真有不俗的修为,还非他此时独力能敌。

    ***********************

    陈寻站回墙头,看着杨朱等人化作流影,退回天马湖,眉头轻蹙。

    血剑门以血剑为名,而刚才与他缠斗的两人却以灵旗为法器,应该都是玉柱峰一役之后加入血剑门的。

    这两人实力都颇为不弱,还胎境中期修为、拥有上品入阶法器,通常说来都应该有更好的出路,就算加入沧澜学宫都能拥有不低的地位。

    而他们选择加入血剑门,背后必然是夷山宗推动所致。

    就目前的信息,血剑门聚集于天马湖的人马,杨朱一人晋入天元境,以血剑为法器,杨朱之下有近四十名还胎境强者,还有千余青阳境弟子,占有绝对的优势,但陈寻猜测血剑门极可能还隐藏了一部分实力。

    他们怎么都要防备苏家有可能撕破跟夷山宗、玄寒宗的约定,突破出手援救北山,将血剑门杀个措手不及。

    此时宗图、左青木、铁心桐、青璇都从石室出来,也都回到寨墙上。

    石室建在断崖上,地势颇高,他们都看到陈寻与血剑门修士厮杀的情形,铁心桐颇为振奋的说道:“一别数载,你的修为果然精进不俗,又远远将我们抛在后面了。”

    修士冲破玄窍,晋入还胎境,差不多都是以与生俱来的神魂命元洗炼开辟灵脉,神魂命元也会彻底的融入灵脉、灵海之中。

    身具荒古血脉的修士,神魂命元通常都数倍强横于他人,自然在这一步就直接拉开与他人的差距,也奠定晋入天元的基础。

    此后的修炼,吞吸天地灵气经灵脉、灵海不断的转化,不断灵气更为凝炼精纯,灵海不断扩大,融入灵脉的神魂命元同时也会得到滋养加强。

    神魂命元再次充盈到洗炼新的灵脉,则意味着还胎境初期境界已经修炼到圆满。

    这个修炼过程,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极其漫长的。

    北山又不是什么大宗强族,没有能滋补神魂命元的奇珍丹药,铁心桐、宗图、左青木等人,都还卡还胎境初期。

    不过,在陈寻看来,这都是好事。

    通常说来,晋入还胎境之后,只有两次洗炼灵脉的机会,这都意味着,铁心桐他们一次机会都没有浪费掉。

    不然的话,就算他们晋入还胎境中期,多开辟出一两根灵脉,也没有多大意义,实力会稍有增强,但实际上也断绝了他们晋入天元的希望。

    确认杨朱等人都退回天马湖防御大阵之中,不会杀一个回马枪,陈寻就与宗图、左青木、铁心桐他们走进布设四柱山河阵的石室说话。

    十日之后,血剑门就要全力压来,留给他们部署的时间也极有限。

    走进石室之前,陈寻扭头看到将天马湖都笼在内的灵光,心里想,十天之后,那座防御大阵就能够直接攻击到黑岩峰吗?又或者血剑门还有强援过来,能助血剑门轻松拿下黑岩峰,不然杨朱没道理将决斗之日拖到十日之后。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