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八章 天人两隔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归来,宗崖、古剑峰等人都激动得不能自已。【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时值北山九族生死存亡之际,哪里有故人强援出现,更能振奋人心的?

    宗图、左青木道人也是激动得手足颤抖,走过来抓住陈寻的肩膀,说话里嘴角都是在哆嗦,拥着陈寻走进建在黑岩峰半山腰石坳里的寨子,都忍不住泪眼模糊,也不顾形象,当着诸多子弟的面抹起老脸。

    看到陈寻,青璇这些天悬着的一颗芳心,也终是能稍稍宽懈下来。

    “早知今日,我应该早跟青璇、苏长老他们一道返回沧澜,没想到一念之差,在外面耽搁了数月,竟不能及时相援,叫北山城毁于一旦,我有愧大家啊!”陈寻看寨子里遍地狼籍,心里又痛又悔。

    无数北山族人撤到寨子里,就在巷道里铺张草席,每条狭窄的巷道都挤了好几百人,无神的眼睛里充满绝望的神情。

    而宗图等人也都神色憔悴、精力枯槁,都差不多到灵力被榨干的边缘;宗崖、古剑峰、铁心桐等人也大多身上带伤,还有好些熟悉的面孔没有出现,叫陈寻不敢多想,直后悔没有先回乌蟒,而在涂山深处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

    “看形势不对,我们就先从北山城撤出来了,血剑门想将北山夺去,但也不想伤筋断骨,攻势不算太急,”宗图悲戚老脸皱成一团,宽慰陈寻道,“就是左族主放不下他半辈子经营的心血,慢了一步没能从北山城撤出来。有时候不算天意弄人,你早归数月,也于事无补啊。”

    看千兰、左丘等人在灵甲外都穿了麻布孝衣,陈寻心里长叹一声,心想左崇谷一生都有整合北山诸族的大志,北山城又是他耗费一生心血造成,哪里舍得轻易舍弃?

    “宗桑叔呢?”陈寻在人群里没有看到宗桑,心头浮起一丝不祥的阴影。

    陈寻这一问,宗凌就放声恸哭起来,说道:“我爹叫杨朱老贼一掌劈死,连半点骨骸都没有留下来!”

    陈寻胸口似叫他人拿刀剑捅了数十下,想起当年宗桑那黑塔一样的身影,没想到这次回来,竟然就天人两隔了。

    陈寻肠子都悔青了,仰天而望,不叫泪水从眼眶里落下来,心想当初哪怕宗桑、南獠两人冲破玄窍的希望再渺茫,也不应该舍不得两枚九转金丹,此时天人两隔,就留手里有十枚金丹又有何用?

    陈寻强抑住心间的悲痛,见除千兰、青璇、葛异等人,却看不到还有其他沧澜学宫的弟子,问阿公宗图:“你们没有向苏家求援?”

    他不相信苏家就希望蟒牙岭与涂山西岭之间的隘道,落入血剑门之手。

    “夷山宗太上长老夷清泉真人五年前只身入沧澜,与学宫、玄寒宗立约,重申三宗不得介入奚岭、蟒牙岭、牯牛岭、东山泽等地域的部族、宗派之争……”葛异说道。

    “夷清泉真人?”陈寻疑惑不解的问道。

    真人法名不是随便称呼的,他仓促离开沧澜时,还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也就对苏氏及沧澜学宫的情况熟悉,对西面夷山宗、北面玄寒宗知之甚少,但他这几年在云中等郡,也没有听说过夷山宗有元丹真人出现。

    “夷清泉长期在外云游,在沧澜声名不显,他二十年前修成元丹的事情,也在玉柱峰一役之后才逐渐为人所知。血剑门此次向北山九族发出战书,苏氏这次被迫袖手旁观,但同意我等异姓弟子脱离沧澜学宫加入北山;苏棠则被老祖关在陵山不能出来……”葛异说道。

    陈寻心里苦涩,大概苏氏也没有想到,夷山宗竟然出了一位元丹真人吧!

    以苏氏一贯的德性,当前能同意千兰、青璇等人脱离沧澜学宫,重返北山,就已经是他们所能做出的最大努力;这多半也是千兰、青璇以死相争、苏房龙、苏灵音、苏棠等人极力支持争取来的结果。

    葛异等宿武尉府的异姓弟子,跟陈寻虽有交情,但也不需要以身赴死。

    他们脱离沧澜学宫加入北山,说到底就是沧澜学宫派出支援北山的死士。

    苏氏不到最后一刻,也绝不会希望蟒牙岭与涂山西岭之间的通道落入背后有夷山宗、玄寒宗支持的血剑门之手。

    只是葛异等人,最多就真阳境巅峰修为,看得出苏氏就算想守住北山,也不想付出太大的代价。

    石殿内透漏的灵光,陈寻颇为熟悉,知道里面藏有一座四柱山河阵,应该是苏氏额外支援北山的,想必也是苏房龙、苏灵音、苏棠他们极力替北山争取的结果。

    要没有四柱山河阵防守黑岩峰,北山众人很难支撑到现在。

    陈寻也无法再对苏家有更高的要求了。

    ********************

    此时,山峰钟声大作,钟声就一点水滴入沸油之中,寨子里人群顿时惊惶失措的奔跑起来,到处找藏身之地。

    陈寻转头看去,就见数道流影从天马湖掠出,杀气腾腾的往黑岩峰飞来。

    “血剑门又杀上山来了。”宗图老脸越发深皱,当即与左青木、铁心桐、青璇四人进入石室,留陈寻在外面观战。

    须臾过后,就有四柱灵光从石室透出,仿佛一尾灵龙沿寨墙盘旋。

    黑岩峰没有灵脉、灵穴,虽有左青木炼制的聚灵伏元阵汇聚天地灵气,但设于石室之中的四柱山河阵依旧难得到充足灵气的支撑。

    而全凭宗图、左青木、铁心桐、青璇四人以自身灵力主持法阵,根本就无法将整个寨子都防护周全。

    当前的重点,只能依赖四柱山河阵确保寨墙不被血剑门攻破。

    就算血剑门不杀进寨子来,仅在寨子外以术法、法器攻打,由于四柱山河阵防护有限,千兰、宗崖、古剑锋等人修为有限,寨子依旧难免会有伤亡。

    陈寻与宗崖、古剑锋、千兰等人登上寨墙,就见血剑门数人在云头顿住身形,将十数颗人头往这边掷来,为首一人扬声喝道:“我好意派弟子通知尔等再苟活数日,尔等鼠辈无胆出寨决一死战,竟然不择手段杀我传信弟子,你们就等着十日之后人头落地吧……”

    这十数颗人头脸上还带着被杀时的扭曲恐惧。

    陈寻他刚才上山前杀了血剑门数名弟子,心想血剑门多半是从山野找到十数北山族人杀了以示报复。

    位于黑岩峰半山腰这处寨子不大,仅里许方圆,百余间房子,北山众人只能将亲族迁进来避祸,还有十数万普通族人根本就顾及不暇。

    宗崖、古剑锋等人神情冷峻,像磐石一样仡立墙头。

    千兰指着站在云头中间穿金丝长袍的那个中年人,跟陈寻说道:“他就是血剑门门主杨朱……”

    在蒙山时,陈寻跟苏房龙了解过血剑门的一些情况。

    血剑门原是位于玄寒宗与夷山宗之间、依附玄寒宗的一个剑修门派,宗主杨朱自称剑祖,出身百奚一族,二十年前就晋入天元,同样是在玉柱峰一役过后才逐渐为外人所知。

    玉柱峰一役过后,血剑门得到玄寒宗、夷山宗的鼎力支持,南迁到湖泽荒原的牯牛岭,同时将奚岭西麓以及夷山东麓十数个中小门派、部族都兵不血刃的并入血剑门。

    这些年,青阳子携带楼适夷不知去了何处,自始至终都没有露面;而从沧澜撤出的鬼奚部、千幻门等宗门不少强者,都加入血剑门。

    虽说事后,苏竣元血洗了鬼奚部、千幻门等宗族留在沧澜未能逃出去的族人,但也难改大势。

    血剑门自天元杨朱以下,短短数年来就聚集了超过四十名还胎境强者,已然成为沧澜荒原以北,除玄寒宗、夷山宗以外的第三大势力,杨朱也算是这片荒原的诸雄之一。

    陈寻眼睛冰冷的盯住站在千丈外云头之上的杨朱,他身后背着一柄血色巨剑格外醒目,仿佛无数人畜的鲜血凝成,赤光浮动,透漏凶厉的噬血气息,竟与魔煞有几分相似。

    然而看杨朱的阴戾眼神,有没有灵智被魔煞侵蚀的赤红之色,陈寻心里颇为疑惑,心想杨朱或许修炼的是另一种魔功。

    “门主,那几个老畜牲都躲起来不敢见人,我们与这些不识好歹的小杂种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先砍他几颗人头权当利息。”血剑门两名修士化作流影掠来,身形未至,就见他们手里两面灵旗挥舞,卷动枯枝败叶仿佛两条长龙往墙撞来,气息极为惊人。

    四柱山河阵是北山众人守住黑岩峰的最大依仗,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此时宗图、左青木他们只能严阵以防,但不会轻易催动四柱山河阵,消耗灵力。

    古剑峰、宗崖两人,一左一右从墙各挥刀矛攻出,劈出数重刀气矛影,将两条长成劈散成一地碎得不能再碎的枯枝败叶。

    左首那人摧动法诀,就见他手里的灵旗光华大作,瞬眼间就有无数玄符秘篆的虚影从灵旗透出,迎风化作数十火球疾射过来,顿时就要将古剑锋、宗崖两人吞没到火海中去。

    古剑锋、宗崖身穿灵甲,但也不敢大意,劈出重重刀光矛芒,将火球劈散。

    焰火四射,有不少溅落寨墙,陈寻也觉焰火炙热,心里暗暗吃惊,随随便便一名还胎境修士,竟然都有上品炎火灵旗,看来夷山宗为支持血剑门拿下北山,还是花了极大的血本!

    陈寻强抑住将六头魔狐傀儡放出去的冲动,只是祭使身后雷陨剑,化作百丈剑芒,往逼前寨墙的两人斩去。

    右首血剑门修士沉默的看着劈来的剑芒,也不惶乱,只是轻舞挥动手里的灵旗,左右山谷里数十巨石瞬息之间就聚到他身前,形成悬空的巨石阵,挡住怒劈而来的剑芒。

    陈寻一道剑芒也只能劈开十数块巨石,一时间竟不能将巨石阵破掉。

    葛异、铁心梅、左丘等人,实力不足以与还胎境修士对抗,但手脚也不慢,此时都掣出巨弓,以无穷神力挽弓射杀。

    凭借众人之力,硬是将这两个想凭借上品法器进逼寨墙的血剑门弟子挡在百丈之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