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七章 回北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数月后,陈寻衣裳褴褛的出现在涂山西北麓的山岭间。【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涂山也没有什么道路,跋山涉水、穿山越谷,陈寻回头望天焰已在身后,心知他这是已经穿过涂山,但不知道身在何处。

    涂山西岭没有人踪,而就连苏家也没有一份完整的涂山地图,陈寻站在绝岭之巅,浑不畏烈如千刀万刃的罡风拂面吹来,却不知身在何处。

    陈寻的腰间裹了一件黑虎兽皮,风吹日晒,肌肤黢黑,云辰甲也显得破旧不堪,而此行带出的几件灵甲也早就毁在涂山之中。

    他肌肉虬实的臂膀青筋暴露在外,雷陨巨剑绑在身后,看上去跟与荒原常见的蛮荒武勇没有什么区别。

    幼狐漂亮的双尾,都断了就剩小截,艳丽的火红色皮毛更是破败不堪,更像一头山岭里被打残的癞皮野狐。

    它这几天来为丑陋不堪的外表,都跟得了忧郁症似的,对陈寻也不理不瞅。

    穿越涂山,要远比陈寻想象中艰难。

    虽然化形天妖级别的魔物不敢暴露在天焰之下,叫陈寻不用担心此行最大的威胁,而游荡山岭间的妖兽,凡修成血丹,都不比还胎境强者稍弱。

    这些魔物妖兽常常三五成群,陈寻要是正面遇上,不要说斩杀这些魔物妖兽,想要脱身则千辛万苦。在深山老林里,与三五头魔物妖兽缠斗数日、十数日是常有之事;也常常为躲避强横的妖兽,陈寻要绕上一大圈,甚至有两次迷失在深山老林里,走上大半个月都无法摸清方向。

    而到涂山绝岭深处,峰岭高绝万仞,都直接插入天焰流霞之中,完全是高原地形;就是最低矮的谷壑,离天焰也不过千余丈的距离。

    通过这些地区,陈寻连灵力都不动用,生怕灵气波动引发天焰流火,叫他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也亏得陈寻在正式穿越涂山之前,特地潜入地火熔洞,引玄阳之火进一步淬炼肉身。在这些区域,不能动用灵力,不能施展术法神通,甚至连御使法器都受到极大的限制,陈寻唯有凭借修炼强悍到极致的肉身,与魔物妖兽周旋。

    这么艰辛走一趟,陈寻才更加体会涂山为何被誉为修者禁域,为何沧澜大裂谷会这么重要。除了走神魔炼体路数的武修,陈寻都不敢想象,其他道修走这条道会死上多少回。

    当初他要是随苏房龙他们走大裂谷,就算多绕六七千里路,也只需要三四个月就能回到乌蟒,不像现在这么狼狈,足足用了双倍还多的时间才从涂山绝岭深处走出来。

    这一路的辛苦,陈寻所悟也是良多。

    陈寻原打算先去寒潭地穴,将修复的星铁魔躯送回虚元秘殿,再看看姜冰云这几年在寒潭下修炼得如何,不过他进入涂山西岭,发现好几处荒兽被魔物猎杀的痕迹,陈寻担心有魔物闯入北山。

    北山城位于蟒牙岭与涂山西岭之间,真要有大量的魔物妖兽从涂山闯出,北山城受到的压力极大。

    陈寻收拾起行装,与双尾火狐化作两道流影,沿涂山西麓往南掠行,三天后就看到黑岩峰出现在遥远的地平线上。

    想到就能与故人团聚,陈寻也是神色振奋,而他刚要穿过位于蟒牙岭北面苍莽荒原时,陡然感应到十多年前被青狼灭绝人寨的小孤峰密林里偶有灵光隐现,竟是一座防御法阵设在小孤峰的北坡。

    陈寻心里奇怪,小孤峰没有灵脉、灵穴,就算四柱山河阵完全布设下去,花费十天半个月所所汲取的灵气也只能支撑半个时辰的消耗;同时小孤峰也没有地形之险,北山众人就算往北面的湖泽荒原扩大地盘,也没有必要在此处布设什么防御法阵。

    无论是抵挡魔物妖兽、还是抵挡北面的奚族、玄寒宗,在小孤峰设置防御法阵都显得极为滞拙。

    陈寻带着疑惑,用聚云诀招来一团云气,将他与火狐的身形藏住,顺着风势缓缓往小孤峰飘去。

    飘到近处,陈寻才发现小孤峰的山坳里,有一座新建的石寨,防御法阵大约覆盖两三里方圆,偶有飞鸟闯入触动禁制,才会暴露一团灵光,将飞鸟打成一团烂肉。

    防御法阵算不上多强,比聚灵山河阵要差一大截,但飞鸟无意间的闯入,还消耗不了多少灵力。

    这时有数人从屋里掠出,为首是一个中年修士,面皮呈紫黑色,不知道是风吹日晒,还是修炼哪种玄功所致,疑惑不解的眺望北面的密林,跟身边人说道:“刚才好强一道气机掠来,这会儿怎么又感应不到了?”

    “可能是什么魔物吧?这几个月从西岭闯出的魔物越来越强大了,我倒不知剑祖为什么还要一意拿下北山城。北山城卡在涂山跟蟒牙岭之间,换作往日,争之刚好能堵住苏氏北出的通道,但现在这情形,得手又有何益?”中年修士旁边的青年颇为不解的说道。

    “剑祖自然他的算计,我们依命行事就是,你罗嗦这些做什么?”中年修士厉色说道。

    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陈寻藏身云气之中,离他们不过三四百丈远。

    防御法阵能遮闭气息,陈寻身在防御法阵之外,感应到这两个修士气息有多强盛,但看两人眼瞳,一个还胎初期、一个还胎中期,在这片荒原都要算不弱的强者。而这两人法衣左襟绣有一枚血色的小剑,陈寻看了眼眸子一敛,这两个是血剑门的弟子。

    而听他们的谈话,血剑门的人马如此逼近蟒牙岭,竟然是要夺取北山城。

    一年多前,陈寻在蒙山听苏房龙说过,夷山宗、玄寒宗支持血剑门进驻牯牛岭,将势力范围扩大的蟒牙岭西北麓。

    不过蟒牙岭纵横千里,北山城位于蟒牙岭东北角上,跟血剑门的势力范围更隔着不短的距离,没想到短短一年时间过去,血剑刀扩张如此迅速,竟然就要直接夺取北山城了。

    陈寻感应到寨子里还有多名实力不弱的修士,防御法阵之所以强悍,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能将主持法阵的修士都连结起来。

    陈寻一来对血剑刀的防御法阵不甚熟悉,二来也没有把握同时对抗叫法阵连结起来的多名还胎修士,按住放出魔狐傀儡一起踩踏敌寨的冲动,与火狐藏身云气之中,随风缓缓往前飘去。

    百里之外,陈寻身在天马湖之北,就看到竟然方圆十数里的天马湖都笼罩在一座巨大的防御阵势之中,陈寻又聚来云气藏身其中。

    天马湖本身就是一座敞口灵穴,特别的湖底地形能够汇聚方圆数百里的天地灵气,陈寻仅有真阳境修为时,就能感应到天马湖笼罩在淡淡的灵气之中。

    倘若北山九族有能力布设将天马湖笼罩其中的防御大阵,根本就不畏血剑门能来夺北山城。

    这防御大阵不是北山九族所设,那就只能是血剑门布设。

    这一刻,陈寻的心脏都在抽搐,血剑门都紧挨着北山城布设如此大阵,北山众人真是凶多吉少啊!

    陈寻藏身云气飘到近处,就见天马湖附近走动的修士果真都穿带有血剑门标志的法衣。

    而见位于天马湖东南角三五里外的北山城早已经是一地残破,就剩下几堵残墙还矗立在风中,到处都处是术法神通轰塌的残瓦断石,有数十人正收殓倒塌房屋下的尸骸,神情有说不出的悲愤,更多的则是恐惧。

    收残尸骸的都是没有修炼的凡俗子弟,血剑门倒没有为难他们。

    没想到他离开时,还欣欣向荣的北山城,就这么被毁了,陈寻恨得气血翻腾,怒意搜骨刮髓般从身体最深处涌出,恨不能立马冲出云气,将天马湖周边游荡的数队血剑门弟子剁成肉渣子。

    天马湖之上的防御法阵,跟蒙山宗的护山大阵不要相比,但也绝对不是陈寻此时能闯的,而杀几名血剑门游荡在防御大阵之外的弟子,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陈寻知道他不能这么冲动,血剑门已经占据绝对优势,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定要戳中血剑门的痛处,才有可能给北山九族争得一线胜机,而不是这么快就将自己的实力暴露出去。

    陈寻强按住心头的怒火恨意,聚拢云气缓缓往黑岩峰飘去。

    北山九族过去数年,在黑岩峰建成一座石寨,离血剑门在天马湖所设的大阵有三十里远,没有受到北山城的崩垮波及,此时大体还算完好,石寨里灵光闪动,也布设一座小型的防御阵势,故而能在血剑门的强压下坚守下来。

    而在黑岩峰下,正有一队人马正从西岸缓缓逼近野马溪河谷口,队伍两侧有两人举起血色大旗,上书两行黑字:“十日不降,片甲不留!”

    这队血剑门的人马没有什么高手,看两面血旗竟是给北山九族送最后通谍来了,陈寻再也按住心头的怒火,祭出雷陨剑,就是一道剑芒横斩下去。

    剑芒狂卷,石走水飞,带着野马溪的水浪滔天涌起,当即就叫十数人马肢离骨碎,血肉横飞。

    数名血剑门弟子御使鳞马狼狈后逃,一名真阳境巅峰修为的血剑门弟子扭头叫骂:“两宗交战,不斩来使!”

    “不斩你妈!”陈寻分影云遁,逼近那人百丈之内,又是一道剑芒劈过去,在他说出一句话之前,就将他连人带马劈成两半,怒睁双眼,放声大喝:“陈寻在此,看血剑门如何叫北山片甲不留!”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