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五章 拼的是败家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两位后起之秀,各有各的精彩,这次就算作平局,收手吧。【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纪烈淡淡说道,挥袖释出灵威,形成一道流霞横在陈寻与卫澈两人之间,制止他们再比斗下去。

    陈寻囊中青焰莲箭所剩不多,今日借青焰莲箭立威已经足够,实在没有必要当着数千人的面,将自己压箱底的手段都使出来跟卫澈拼死一搏。

    纪烈劝和恰到好处,陈寻毫无犹豫就抽身离场,将翠色大弓收入须弥戒中,拱手跟卫澈说道:“卫师兄,陈寻承让了。”

    卫澈脸如死灰,看着手里的溪水灵剑布满珠丝般的裂纹,心头滴血。

    为了这场“生死相搏”,他从同行的师兄弟手里借来八件珍品法器,连同他此时的两件珍品,此时已十损其七,他都没有勇气再回彩棚见姜彬等人,恨不能挖个坑将自己埋进去。

    只是禁制他们生死相搏的话是卫仲相说出口,纪烈又出手阻止他们再比斗下去,他又能说什么、又能做什么?

    进蒙山观礼的诸宗修士以及蒙山宗的弟子,看到这一幕心里都掀起惊天波澜,看着陈寻所背箭囊里符箭所剩无几,但谁也不知道陈寻储物戒里还藏有多少囊符箭。

    就算此时两人打成平手,众人也都倾向陈寻实际的赢面更大一些。

    要不是卫澈早有防备,谁手里会有这么多的珍品法器拿出来抵挡陈寻一波又一波的无情射杀?

    在场有不少自以为距天元仅差一线的还胎境后期修士,看到这一幕都心生寒意,暗感到底不愧是神宵宗出来的弟子,确是要比寻常宗门的嫡传、真传弟子要强横几分。

    苏房龙看苏孚琛、苏武阳脸都颇难看,大概也是没有料到陈寻弓下竟有如此威能吧?

    其实他跟其他人的心思一样,都在揣测陈寻射出的秘符箭,威力为何如此强悍,就连极品的入阶法器,就难挡四箭齐射?

    云洲不是没有威力绝强的秘符箭,但这些秘符箭都得之不易。就算谁有,都会留到保留到生死存亡的关键使用,谁会舍得在寻常的比试中,就如此挥霍?

    看到在短短二三十息的比试时间里,陈寻将一百多支秘符箭射出,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苏房龙自然是震惊无比。

    虽然这次陈寻毁去卫澈七件珍品法器,但陈寻所消耗的百余支秘符箭,价值又何尝不是连城?

    苏房龙里忍不住暗叹,这两个家伙啊,拼的不是生死,拼的是败家啊!

    “雷师兄,陈师兄身家不小啊,换了其他师兄弟,半辈子的积攒不够他这一通乱射啊!”

    听到有人跟雷万鹤打听陈寻的事情,苏房龙也侧过身看去。

    “没办法,我们这些普通修士,怎么敢跟炼器师比身家?卫澈跟陈寻比败家,纯粹是自寻其辱啊!”

    雷万鹤这一年多来,跟陈寻几乎是形影不离,自然知道陈寻差不多每隔两天就会炼制一支青焰莲箭,储物戒里差不多攒了近两百支青焰莲箭。

    青焰莲箭的威力刚才已经彰显无疑,一百支箭能射毁一件上品的地阶法器,也就意味着陈寻一年多来所炼制的青焰莲箭,价值抵得上两件上品地阶法器。

    想到这个,雷万鹤也是羡慕无比,他都攒了几十年了,都还没有攒下一件地阶法器来。

    “炼器师?”其他修士听雷万鹤如此说,都有些迟疑,绝大多数修士晋入还胎后,都会兼修绘符之术,但通常绘制几张惯用的玄符,绝没有几人敢自称符师,更没有谁敢自称是炼器师。

    真正的炼器师,无不是宗族、宗门投入极大资源培养出来。

    而宗门投入这么多资源培养,修士在炼器上有所成就,自然也是要回报宗门为先,谁能说年纪轻轻就攒下任凭挥霍的身家?

    在场能称得上炼器师的,无疑就是与夏相宜等人坐在一起的周阳。

    大家都相信周阳的身家绝对丰厚无比,毕竟周阳晋入天元都有两百年,在神宵宗谷阳峰炼器院担任长老也有百年,但也不觉得周阳就有资格如此挥霍无度的使用如此强悍的密符箭。

    听到众人窃窃私语,姜彬嘴角微微抽搐。

    他们事后派人再度冒死潜入蛇穴,损失多名好手都没有找到姜行空的半点行迹,而就当时的情形,姜行空相保命绝非难事,他对陈寻早有疑心,而眼前这一幕,无疑叫他的疑心又加重一层,只是同样苦于半点证据。

    陈寻不管卫澈等人怎么想,横跨数百丈,走进彩棚,给胡太炎行礼道:

    “弟子陈寻不能击败卫澈,有损神宵宗的威名,还请胡长老责罚。”

    “不要伤了两家和气就好,”

    胡太炎语气平淡的说道,涂山绝岭深处的隐患未除,神宵宗还指望联合诸宗继续剿杀涂山魔物,这眼下他们自然都不希望看到两宗弟子为私怨生死相搏,眼睛见陈寻所背箭囊还剩有几支青焰莲箭,问道:

    “你囊中这箭,威力不小,是何种符箭?”

    “禀胡长老,弟子当年遇机缘学得青焰莲诀时,也得此箭炼制秘法。”陈寻说道。

    陈寻这话一出,台前台下一片哗然,这么一百多箭竟然都是陈寻他自己炼制的?

    这时候,大家看向卫澈及卫家其他人的眼神都怪怪的。

    卫瓘心里自然是苦涩无比,他们早就在贼寨地穴里看出陈寻有炼器之才,但陈寻加入神宵宗后,断无给栖云山或卫家拉拢的可能,没想到卫澈还是为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任性至此,搞下这么一个烂摊子叫他们难以收拾。

    七件珍品法器啊,卫瓘想想都心痛。

    “青焰莲诀?”听了陈寻回答,胡太炎神色略有些恍惚,似从久远的记忆里翻找有关这门玄功的传闻,侧过头跟谷问天、纪烈说道,“相传神鸟青鸾口吐青焰幽火,陈寻所修的这门法诀,是不是上古大能从青鸾法相悟出的神通?”

    谷问天点点头,说道:“陈寻也是得诸多机缘之后再入神宵宗,元武侯府手里的那面夔龙天图,就是花费几十万斤的赤乌金从陈寻手里买走……”

    也是谷问天要在蒙山开宗立派,胡太炎才接过他内门长老的位子,对很多事情都不甚了解,没想到这背后还有那么多的曲折,颇为惊讶的看向台下的陈寻:

    他一是诧异此子能有如此深厚的仙机道缘,二是诧异元武侯府竟然能以如此低廉的代价,从陈寻手里换走夔龙天图这么一件天阶至宝。

    胡太炎能想到这一切应该都发生在陈寻进入神宵宗之前,不然的话,这么一件天阶至宝,怎么也轮不到元武侯府得去。

    “当年弟子也是年少无知,见那么多人争夺夔龙天图,不敢留在身边招祸,才转手给元武侯府。”陈寻禀道。

    谷问天当众将这一内幕揭开,彩棚里诸多进蒙山观礼的修士,看向陈寻又羡又妒,当年流传说沧澜有夔龙天图问世,没想到竟然是叫他得去,心里暗自嫉恨,自己怎么就没有这样的机缘?

    当然也有人心里更多是替陈寻惋惜,怎么如此廉价就将夔龙天图这么一件天阶至宝换给元武侯府了?

    再想元武侯府一直以来的作风,众人心里又多少有些了然,看向姜彬的神色多少带有些鄙夷,猜想多半是元武侯府在陈寻加入神宵宗之前,仗势欺人,将夔龙天图从陈寻手里强买过去。

    一件有种种妙用、可悟法相、天人境修炼道法的天阶至宝,就用几十锭赤乌金就换过去,这跟抢有什么区别?

    苏房龙、苏孚琛这一刻都有些坐立不安,不知道谷问天当众提及此事是什么意思,难道要为陈寻撑腰,要将夔龙天图从元武侯府手里再拿回去?

    真要是如此,沧澜学宫也难免要被卷入元武侯府与神宵宗明争暗斗的漩涡之中了。

    陈寻也琢磨不透谷问天此时再提夔龙天图的意思,心想有可能是神宵宗内部对元武侯府的态度或许有很深的分歧。

    就他所在的谷阳峰跟姜轲所在的天玑峰,与元武侯府的关系颇为密切,而谷问天、胡太炎等人似乎又看元武侯府颇为顺眼,陈寻心想他此时名义上还是谷阳峰的内门弟子,也没有资格掺入那么深的漩涡中去,当下只是老老实实将当年的原委道出,无意再去添一把火。

    陈寻走回彩棚里留给他的座位,在雷万鹤等人身边坐下,赵承恩使眼色来,示意过后找他有事相商。

    陈寻点点头,表示知道,见夏相宜离席朝他这边走来,微微颔首说道:“夏师兄也到蒙山了?”

    “当下诸宗联手剿杀涂山魔物为要,你以后这种破坏安定团结的事少为。”夏相宜压着声音训斥道。

    夏相宜是谷阳峰弟子首席,就算他出声训斥陈寻,纪烈、谷问天,甚至胡太炎都不能说他的不是。

    陈寻心里冷笑,夏相宜昨日就到蒙山,真要有心阻止他与卫澈比斗,不会拖到现在才说,心想他心里多半是期待卫澈给自己一个教训,或者他更乐意看到卫澈能在比斗中杀了自己。

    “夏师兄教训得是,他日卫澈再羞辱陈寻,陈寻绝不还口就是了。”陈寻低头说道,神态之间说有多恭敬就有多恭敬。

    雷万鹤是谷阳峰的弟子,不敢违拧夏相宜的权威,但坐在左右还有其他的诸峰弟子,都神色冷淡的看向夏相宜。

    夏相宜身为谷阳峰弟子首席,不说维护自家的师兄弟了,也不至于胳膊肘如此往外拐成这样子,他们心里都想,难道陈寻有什么事情得罪了夏相宜不成?

    夏相宜也是窘迫,没想到陈寻竟然敢给一个软钉子叫他踩,冷哼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回他的座席坐下。

    看夏相宜的脸色,陈寻心里多少有些担忧,他有常曦撑腰,倒不怕夏相宜能拿他怎样,只是他成为内门弟子后,连谷阳峰宗主谷阳真人的面都没有见过,实不知谷阳真人跟元武侯府有着怎么的瓜葛。

    谷阳真人竟然主张常曦跟姜彬联姻,陈寻猜想他跟元武侯府的瓜葛必然不浅。

    要是谷阳真人日后都给他小鞋穿,他以后留在神宵宗的日子就难捱了,除非转投到其他峰门下。

    神宵宗分为七脉,诸峰的道法玄诀传承都有很大的区别,弟子修炼何种道法玄诀,对日后成就至关重要。

    陈寻修炼夔龙炼阳术及雷音剑诀,事实上更适合到天刑峰门下修行,只是刚进神宵宗之时,根本没有他选择的机会,只能跟常曦进入谷阳峰门下。

    当然,也不是没有纠正的机会。

    神宵宗并不禁止弟子在诸峰之间重新选择道法传承,关键要有人接受。

    雷万鹤虽然是被迫,也算是从天刑峰转到谷阳峰门下。

    当然,常曦在神宵宗也是独一号的人物,除了常曦之外,陈寻心想他此时想脱离谷阳峰,神宵宗内大概没有人会接收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