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四章 相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卫仲相心知陈寻好歹是神宵宗内门弟子,卫澈此时就算有十足的把握杀了陈寻,但对卫家能有什么好处?

    卫仲相迟疑片晌,振声说道:“你们自可放手一搏,有谷真人、胡真人、纪真人在,不用担心会有什么闪失……”言下之意,陈寻与卫澈真要出来生命危险,谷问天、纪烈都可以出手阻止。【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听卫仲相如此说,陈寻朝卫澈淡淡一笑,说道:“看,卫家终究还是不舍得你死啊。”

    卫澈身为栖云山真传弟子,又是极有希望晋入天元的一人,在云中、元武、商原诸郡早就声色显赫。这场比斗,在场实没有几人会看好名不见经传的陈寻。

    却没有人想到,卫澈将话说得那么绝,卫家卫仲相竟主动服软,大家都面面相觑起来,心里想,难道卫澈真有败的可能?

    “你……”卫澈叫陈寻狂妄到不知所已的话气得吐血,明明是眼前这畜牲不敢生死相搏,却偏偏逼得他们卫家说出这样的话,让满场观望的修士都以为是他卫澈心里生畏,当真是叫他有苦说不出来。

    然而卫仲相已经放出这话,他也无计可施,眼神凶厉阴狠的盯住陈寻,心想,他若能抢在纪烈等人出手相救之前杀了陈寻,想必神宵宗也不能说什么。

    “你们放手一搏,谁胜谁负,大家都有目所睹。陈寻你此时图口头之利,就不怕片刻之后,遭众人耻笑?”卫瓘知道卫澈心高气傲,受不了陈寻相激,站起来扬声喝道。

    “遭人耻笑?”陈寻冷冷说道,“你们卫家掳修士为奴,犯天下之大忌,又三番数次羞辱我,我今日依旧好意饶卫澈不死,你们要半点的良知,就该惦记着我的好。你要觉得我今日所说都是大话,你也大可以上台来,与卫澈一起与我放手一搏,看谁最后跪地救饶……”

    卫瓘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恼恨,就觉得脑门上的青筋砰砰在跳,知道多说下去也讨不到半点便宜,就闭口不言。

    “好了,陈寻你也不要再虚张声势,说那么多话了。”代表谷阳峰赶来观礼的夏相宜扬声说道,阻止他们继续胡搅蛮缠下去。

    陈寻从须弥戒里两只箭囊绑到背上,又取出一张翠绿大弓拿在手里。

    看到这一幕,卫瓘即使早有准备,心里也不由的一紧,心想那两大箭囊里足足装了不下一百支青焰莲箭吧。

    陈寻人在云中名不经传,但陈寻在神宵宗三箭逼退元武侯长子姜轲的事,早就传遍神宵宗,而且他们当初在沙海,也亲眼看到过陈寻以青焰霹雳子击杀三名元武侯黑甲的情形。

    说实话,卫澈虽然有还胎境巅峰的修为,卫瓘也不认为他就有必胜的把握。

    卫瓘知道详情,心里是这么想,但到蒙山观礼的诸多修士哪里知道这些事,见陈寻拿出一张箭跟两囊秘符箭,就要跟栖云山卫澈决一生死,心里都大喊失望,都想,这比试还有毛看头啊?

    但想到陈寻是神宵宗的内门弟子,大家心里虽然失望,但也不好发出嘘声,轰陈寻下台。

    “希望两位师兄都能以和为贵,以道会友,莫要伤了和气……”谷承卓站起来宣布比斗开始。

    谷承卓话音未落,陈寻就从箭囊抽出数箭搭弦朝天射出。

    “比试未启,你敢抢先出手……”卫澈没想到陈寻此人竟如此不要脸,连这点规矩都不顾,气急败坏的使出数道灵罩将周身护住,仓促间祭出一道剑芒就朝陈寻暴斩过去。

    大家也都觉得陈寻射箭抢攻,太不合规矩,就算神宵宗诸多强者在场,他们也要替卫澈鸣不平,然而瞬息过后,就见数箭射上千丈高空就突然爆出团团烟花火花,当空形成八个金光闪瘠的大字:

    “祝谷真人万寿无疆”!

    大家一时愣在那里,这下子倒成了卫澈无理抢攻;卫澈他自己都是一愣。

    坐在彩棚正中央的谷问天也不禁一乐,即使是修炼数百年,也希望今日能讨个好彩头。

    陈寻以分影诀避开卫澈劈来剑芒,虚空似有云阶,叫他猿身踏空而上,极瞬之间就已在千丈之处,扬声喝道:“卫师兄既然抢先出手,那我也就不客气了。”而在他的说话之前,手里的四支青焰莲箭就已经射出……

    卫澈是叫陈寻诱骗抢先出手,实际上则是落后了半拍,心里有苦说不出,心里将陈寻祖宗十八代都骂得狗血淋头,但见陈寻已经将四箭射来,只能挺身应战。

    比斗高台直径只有五十丈,陈寻抢先跃上青空,就占有居高临下的优势。

    卫澈想在五十丈方圆内避开青焰莲箭的射杀极难,只能将浮屠塔祭出,硬扛四箭。

    箭炸塔碎,同时卫澈足下拿整座石峰削成的高台也瞬时布满珠网状的裂痕,再承受一击就会碎成粉末。

    卫澈手里的这樽浮屠塔,只是卫氏至宝浮屠凌天塔的仿制品,但也是顶级的入阶法器,没想到在他手里,竟然挡不住陈寻四箭射杀就破碎。

    他却不知这一年来,陈寻修为精进,箭中所藏的青焰莲火更加凝炼精纯,而陈寻同时也对青焰莲箭做出诸多改进,每一支青焰莲火的震爆威力少说提高了四五成。

    开山大典,杀人不吉,陈寻想跟蒙山宗拉拢关系,自然不会在此时杀卫澈,但也绝不会给卫澈一丝表现的机会。

    不待卫澈喘一口气,陈寻身在千丈高空,就又是四箭射去。

    卫澈不得已,只能直接将姜彬借他的梵天钟祭出。

    焚天钟当初能将狂暴的天妖镇住十数息时间,为诸宗弟子撤出赢得一些时间,抵挡青焰莲箭是绰绰有余。

    卫澈硬接下四箭,焚天钟夷然无损,透漏的佛光圆润,有春风化解厉寒之意韵,只是震爆产生的余波透漏进来,还是震得卫澈气血浮动。

    而在高空之上,陈寻已经将身后箭囊中的青焰莲箭连珠般射出……

    高台早就已碎得不能再碎,不过有三位元丹真人在场设下禁制,在场围观的众人倒不怕会受青焰莲箭的余威波及,就连地面都没有损坏半分。

    然而禁制之中幽光震爆,频频闪爆的黑火似莲,就连元丹真人布下的禁制都能震得像水波一样晃动,众人心里也是惊骇万分,都不知道看上去不怎样的秘符箭,竟然射得有上品地阶法器在手的卫澈都没有还手之力?

    青璇一颗芳心也是震荡不己,她见苏孚琛、苏武阳他们神色都是大变,大概没想到陈寻今日出手,竟有如此威能吧?

    姜彬、卫仲相等人,看着这一幕眉头微蹙。

    赵承恩跷起腿,跟夏相宜笑道:“寻常比试而已,陈寻也不知道珍惜点青焰莲箭,就不怕将箭射光了,就没有其他辙了。”

    姜彬、卫仲相等人都知道,只要待陈寻将两囊青焰莲箭射空,卫澈就能扳回此时的劣势发动反击,但他们都担忧卫澈手里的那只焚天钟能不能扛住百箭轰射。

    他们都情不自禁的往谷问天、胡太炎、纪烈三人看去,知道在场也只有他们三人有眼力看出谁能掌握一些优势。

    只是谷问天、胡太炎、纪烈三位元丹真人,都没有什么表示,只是瞩目看着前面。

    不叫卫澈有丝毫的反击之力,陈寻射箭自然是极速,就在众人心念转动之间,两囊青焰莲箭就已经射空……

    卫澈看着头顶的焚天钟生出珠网一般的裂痕,心里苦涩,没想到这件上品地阶法器,竟硬生生的叫陈寻射毁。

    然而看到陈寻背后箭囊已空,他眼睛里闪过一抹厉色,将焚天钟丢到一边,祭出御天环抛向半空,射出万丈金光,冷声喝道:“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打不过你,我大不了认输,”陈寻身在高空,哂然一笑,“我又不觉得有什么丢脸的?”

    在场观礼的修士都想大喊陈寻太无耻,都想替卫澈打抱不平,活生生的被射了百余箭,一件上好的地阶法器被毁,还没有等他出口气,陈寻这就直接认输,这叫卫澈憋在胸口的气还怎么吐出来?

    卫澈铁青的脸转瞬变白,心口气血浮动,有说不出的隐隐作痛,恨不能扑上去将这畜牲撕成碎片,然而他此时拿陈寻无计可施,刚才卫仲相言明纪烈等人都可以出手阻止比斗,不许他们生死搏杀,他又怎么阻挡陈寻认输离场?

    卫澈死死压制心里心口跳动的气血,克制住扑上去咬人的冲动,故作淡然的说道:“你若有脸认输,我也不能真杀了你……”

    “很可惜啊,你现在还没有资格叫我认输啊!”陈寻说话时,手里没停,又换了两囊青莲焰箭背到身后,四支箭已搭到弦上,冷声说道,“我今天倒要看看你有几件地阶法器给我射杀!”

    卫澈气得吐血,要不是刚才打岔,他完全可以趁陈寻取箭的瞬息时冲上去近身搏杀,叫陈寻再没有射箭的机会,然而此时看着四箭射杀过来,来不及更换擅长防御的法器,只能硬着头皮祭出御天环轰过去。

    御天环与青焰莲箭对轰,四波青焰莲箭射过,御天环就碎成数截落地,卫澈心头在滴血,然而手不敢有半点停顿,只能硬着头皮祭出其他法器抵挡……

    卫瓘心里长叹,看向卫仲相,卫澈还在苦苦支撑,此时只有卫仲相有资格站出来替卫澈认输,要这么打下去,陈寻那个无赖可以随时认输离场,但卫家可损失不起这么多的上品法器啊,还真不如让他们一开始就生死相搏。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