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三章 情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苏房龙在房里静坐炼气,一个大周天下来,窗外月满阑珊,已经都要到拂晓时分了。【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月华洒下来,仿佛一层水波铺在院子里。

    听到苏孚琛与两名女弟子在院子里的说话声,苏房龙推门走出去。

    苏孚琛转回头来,冷着脸说道:“苏家的脸都要给丢尽了!”

    见跟苏孚琛说话的,是学宫两个女弟子,苏房龙心想陈寻、青璇即使郎有情妾生意,也不至于如此**、急不可耐啊,蹙着眉头问道:“青璇还没有回来歇息?”

    “九长老正要我们去西边院子看看青璇师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下来了。”一名女弟子敛首说道。

    苏房龙也默然不说什么,然而待那两名女弟子刚走出院子,就听见西院传出一声雀鸣清响,一道光柱自陈寻所住的院子冲天而去。

    光柱谈不上多么的明彻,却有着水润清亮,搅动院子上方淡淡笼罩的灵气跟云雾……

    苏房龙还没有确认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接下来三声雀声清鸣越发嘹亮,最后一声竟有几分凤鸣之意,在这雀声之中,那道光柱一次亮过一次,最终将附近的迎宾院映照得亮如白昼。

    不仅山谷里的灵气,就连月色之中的玄阴灵气也徐徐聚入光柱之中。

    左右院子里早就住入数百观礼的宾客,都被这异声惊动,有好些人按捺不住,从院子里探出头来往西院那边张望。

    “不知道哪家弟子竟在这时候冲破玄窍,初入还胎就洗炼出四根灵脉,竟然还伴有灵雀清鸣。这样的弟子,我们田家怎么就没有一个呢?”有人不掩嫉妒的喊起来。

    “你们田族那小家子气,有什么好处都往自家子弟身上塞,天赋异禀的弟子谁敢到你们田家修行,还不得给活活榨干啊?你们还是抓紧自家生一个出来吧!”有人出声调笑道。

    苏房龙心里一窘,心想苏氏不也是光顾着自家子弟,才惹得人心恨怨吗?

    苏孚琛不明所以,心想能随师门长辈到蒙山来参加开山大典的弟子,无一不是万人之选,恰巧在这几天冲破玄窍,也没有什么好奇怪了。

    苏房龙则知道那道光柱是从陈寻所住的院子里升起,而青璇去找陈寻又深夜未归,心想有此异相莫非是青璇在陈寻院子里冲破玄窍?

    苏房龙又心想青璇资质虽说极佳,但绝没有可能跟苏棠、武阳相提并论,怎么可能初入还胎就洗炼出四灵脉还伴有灵雀清鸣异相?

    初入还胎就洗炼四灵脉,还伴有灵雀清鸣异相,这可以晋入天元的胚子啊。

    苏房龙心里就有拿不定主意,也没有跟苏孚琛细说,就走出院子,往陈寻住处走去,刚要叩门,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额外添了一枚焰雀元丹,也才开辟四根灵脉,资质实在是太一般了,将来就算有晋入天元的可能,仅十之二三而已……”

    焰雀元丹?

    听了这话,苏房龙心头一惊。

    这世间结丹的荒禽荒兽,已经可以说是天地妖灵,当年玉柱峰一战,就是那几头结丹的异兽就叫苏家吃足了苦头。

    虽说涂山深处有不少结丹的妖兽,但要想得一枚元丹却是千难万难。

    绝大多数的妖兽宁可自爆元丹,与敌共归于尽,也绝不会轻易将千年修炼的元丹便宜他人。

    除了一枚九转金丹,难道陈寻还拿出一枚焰雀元丹助青璇突破玄窍?

    苏房龙心湖掀起惊涛巨浪,浑不觉数缕剑气已经抵至他的身后,就听见门扉嘎然一声,从里面打开门,就见汗浆透体、仿佛从水里捞出来的陈寻从里面探出头来。

    “啊,是苏长老过来了……”

    常曦见是陈寻的熟人,才将不动声色的剑气将掐灭,说道:“不跟你们玩了,不过你要记得给姓卫的一点颜色看看,不要损我翠微湖的名头……”话音未落,人就化作一道流影,消失在月云之间。

    苏房龙连常曦的脸都没有看清楚。

    青璇裹着被单,心慌意乱的跑出来给苏房龙敛身施礼:“惊动苏长老了……”

    见青璇裸露出被单的肩臂凝如玉脂,苏房龙轻轻咳嗽了一声,知道多半是她刚才灵气溢外出时冲破衣裳,才如此衣寇不整,但叫她这样走出去,让别人看到,谁知道会传出怎么的丑事来,回头跟学宫两名女弟子说道:“你们快去给青璇拿到整齐的衣裳来……”

    青璇脸羞得通红,又躲回陈寻的房里,好像是真做了什么苟且事叫苏房龙捉奸在床了。

    陈寻脸皮甚厚,说道:“青璇过来找我说话,刚好常曦师姐也在,我就从常曦师姐那里帮青璇又讨了一枚元丹,又请常曦师姐帮青璇护法冲开玄窍,侥幸还算顺利,倒没有跟苏长老你事前说一声……”

    看陈寻这样子,苏房龙知道他定然没有说实话,心想陈寻与青璇彼此有意,看到身体又算如何,哈哈一笑,问道:“刚刚那位就是神宵宗天元真传常曦啊,果真有神凤之姿。我猜是青璇晋入还胎了,就走过来看看,没想到还有灵雀异相,今天可真是可喜可贺啊……”

    修炼艰难,青璇的资质可以说是万人之选,但万人之选的资质想冲破玄窍、晋入还胎都有难度,还不要说跟身具荒古血脉的天纵之材相提并论了。

    先天资质不足,不是说后天不能补强。

    一枚焰雀元丹,就足以帮青璇洗胎伐髓,修成灵海异相,为她日后晋入天元,打开一条通道。

    待学宫两名女弟子拿出换洗衣物给青璇换上,陈寻跟她说道:“你这几天就留在屋里仔细领悟冲破玄窍时所生的种种异相,对你以后修行会有很大的帮助。”

    “嗯……”青璇嘤咛应道,脸羞得不敢看陈寻,然而又怕陈寻不明白她的情意,走出院子里,又转回头水汪汪的看了他一眼,就在两名女弟子的陪同下,碎步往回走。

    苏房龙与陈寻寒喧几句,就告辞而归,看到苏孚琛及武阳都在院子里,说道:“适巧神宵宗真传弟子常曦前辈也在蒙山,与青璇颇为投缘,就出手助青璇冲破玄窍。这也是青璇天大的机缘。”多余的话也没有跟他们多说什么。

    “青璇得幸刚破玄窍,还要仔细体悟刚才所得,不打扰两位长老、打扰武阳了。”青璇敛身说了一句,就先回女弟子入住的院子。

    苏孚琛张了张嘴,欲言又止,谁都知道一个有望晋入天元的弟子,在沧澜有多重要,何况他此时在学宫地位已经大不如前,青璇已经不是他随便能喝斥的了。

    苏武阳冷哼一声,也没有说什么。

    ***********************

    青璇在屋里闭关两天,待到陈寻与卫澈正式比试的那一天,怎么静不心来,换了一身素色道袍,与两名女弟子跑到举办开山大典的翠竹谷。

    竹海风起波涛,穿过竹海,临山崖的宽谷里早就是人山人海,一座宽愈百丈的彩棚就搭设在千丈高崖下。

    看到青璇走过来,蒙山宗就有两名女弟子迎过来,说道:“请苏道友上座……”

    青璇恍惚片晌,才想到她如今已是还胎修士,彩棚之上也有她的一席之地了。

    彩棚之中,谷问天夫妇、纪烈以及神宵宗率诸峰真传弟子赶来观礼的内门长老胡太炎三人高高在上,此外就是姜彬、赵承恩、卫仲相、周阳等代表诸宗诸峰过来参加大典的十数天元境强者。

    此外,彩棚之中还有近三百席还胎境修士的座席,其中也不乏容颜秀丽、身姿婀娜的女修士,然而容光艳丽的青璇忐忑不安的登上台来,顿时将台上、台下诸多弟子、修士的眼神都吸引过来。

    青璇本身就有绝美的容颜,晋入还胎,身具焰雀异相,举手投足之间还透漏轻盈之极的美态,然而她视诸人的目光于无物,只是人群之中寻找到陈寻的身影。

    蒙山宗女弟子引导她入座后,她才发现刚才给竹林遮住视线,在彩棚的正对面、竹林之中设有一处高台,陈寻与卫澈都已经在高台上盘膝而坐调理气息,正做比斗前最后的准备。

    虽然陈寻表现出强大的自信,但青璇心里犹是忐忑,不安的看着陈寻入寂仿如枯石的脸,实不知他为何如此的镇定自若,竟视卫澈于无物,暗道,或许正是他有如此的气慨,才能劈棘斩荆走到今天这一步,心想他人真是不如陈寻太多了。

    陈寻睁开眼睛,隔着两三百丈还能看清青璇眸中的秋水绵柔,微微一笑,又见盘膝坐在对面的卫澈嘴角微微抽搐,心里微微一叹,少年人还真是不理智啊,朗声问道:“今日谷真人大寿,我们也不用生死相拼,比斗一场权当给谷真人贺礼可好?”

    “你若想伏首认输,卫某人必不会相拦。”卫澈冷声说道。

    “当年你在沙海掳我为奴,前日又出言侮辱我,我不过一时气愤,回敬你一句,你如此咄咄相逼,当真以为我怕你不成?”陈寻长眉一敛,不客气的问道。

    “站到高台之上,生死由命,你说再多的废话,也救不了你一命!”卫澈说道。

    “你的命,怕是由得不你自己做主吧?”陈寻冷笑道,扬声往彩棚问道,“栖云山、卫家可有人在场,你们可都听到卫澈说话?”

    姜彬、卫仲相嘴角隐隐抽搐,陈寻敢如此狂妄挑战卫澈,必然是自恃威力惊人的青焰莲箭,卫澈为此也专门准备了好几件上品法器,但看谷问天、纪烈、胡太炎等人神色不虞,想必是极不喜欢卫澈如此咄咄逼人。

    卫瓘顾不上考虑卫澈的感受,频给卫仲相、姜彬使眼色,不要说卫澈没有必胜的把握,就算有,在蒙山开山大典上见血光,谷问天心里能高兴?

    姜彬眼睛闪过一抹寒光,最终没有吭声说什么,将最后的决定权留给卫仲相,卫澈毕竟是卫家小辈最杰出的弟子。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