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二章 歧情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青璇看到手里这枚九转金丹,心潮澎湃,不顾苏毅等人错妒到极点的眼神,慌乱的朝苏房龙、苏孚琛敛身施了一礼,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掩门而立,两行清泪情不自禁的滑落下来。【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这一刻青璇心里清楚,虽然见面后都没有说上几句话,但陈寻明白她所有的苦楚跟困境。

    苏房龙、苏孚琛此次陪同苏武阳云游元武,本没有她什么事情,学宫偏偏着她与其他几名容貌秀丽的女弟子随行,说到底就是希望她们能与元武、云中、商原诸多的宗门、宗族弟子有机会多接触,彼此看上眼然而嫁出去,成为苏家联姻诸宗的工具。

    青璇心有不甘,又能怎样?

    对苏氏、沧澜学宫而言,女弟子若无机会冲破玄窍,晋入还胎境,最大的价值就嫁出去跟其他宗族、宗门联姻。

    按说她早两年就有真阳九重的修为,再有几年修炼,极有希望冲开玄窍,然而她此时在宿武尉府的地位极为尴尬。

    玉柱峰一役后,养父苏青峰就没有再见过她一面,而因为姜行云的关系,她即使洗清嫌疑,留在宿武尉府依旧是根扎在众人心头的刺,只怕养父也有将她嫁出去、眼不见心净的心思吧?

    而她想摆脱被他人操纵的命运,唯一的路就是冲破玄窍、晋入还胎。

    在沧澜学宫,只有还胎境弟子才会受到真正的重视,才会有真正的匹敌苏氏嫡系子弟的地位。

    知易行难,要是还胎境轻易能入,宿武尉府也不会在玉柱峰一役损失七名还胎境强者之后,就一蹶不振了。

    世间也有不少像九转金丹这样的灵药,能助真阳境弟子冲破玄窍,然而这些灵药无不价值连城,举世罕见。

    至少青璇过继到苏氏后,听说沧澜学宫在二十年内,也就炼制了两炉二十余粒九转金丹。

    二十余粒九转金丹,学宫太上长老、长老也仅能人手分得一粒。

    也就是说,长老、太上长老最最嫡系的子弟,二十年里也才有一次机会借用九转金丹冲击玄窍。

    九转金丹如此珍贵,也难怪苏毅刚才的眼神都看直了,而苏孚琛长老那百味陈杂的眼神,大概也是深悔刚才没能抹下脸皮,一起到西院叙旧去了。

    然而想到苏毅、苏孚琛的眼神,青璇心里莫名浮出一丝惊悸。

    权衡再三,青璇自知此时不是服用九转金丹的良机,而将这枚九转金丹带回沧澜,苏毅他们多半是不敢公然抢夺的,但苏孚琛或者府主勒她将这枚九转金丹交出来,她怎么办?

    想到这里,青璇则是吓了一身冷汗,后悔刚才冒失,竟然当着苏毅等人的面就打开丹盒。

    然而错已铸成,她现在想吃后悔药都来不及了。

    青璇一颗七巧玲珑心是百转曲折,不知道要如何做才是恰当,坐在窗前,似玉脂凝成的素手支着曲线美到极点的下巴。

    暮色里,她看向西院的眼神都带着忧幽,猜测陈寻到底是怎样的心思,才会将如此珍贵的九转金丹送她。

    犹豫再三,青璇狠吸了一口气,才毅然推开门走出。

    而走到前院,又见苏孚琛、苏房龙两位长老在前院说话,她跟做贼被捉似的心慌,心思慌乱的给两位长老行礼。

    “你去哪里?”苏孚琛问道。

    “陈寻送我这么珍贵的九转金丹,青璇不敢收下。”青璇埋着头,眼眸都不敢看两位长老一眼。

    看着青璇美脸艳若桃花,眼眸子跟藏了贼似的溜出去,苏孚琛恨恨的骂道:“不要脸的下贱货,竟倒贴上门去了!”

    听着苏孚琛气急败坏的叫骂,苏房龙只是淡淡一笑,心里想陈寻入宿武尉府时,也是情窦初开的年纪,青璇这女孩子也确实长得太扎眼了一些。

    要不是这么个缘由,他也想象不出,陈寻为何将如此珍贵的九转金丹,送给没什么关系的青璇。

    苏房龙倒是乐见此事能成。

    虽然他对陈寻这几年来的经历不甚了解,但陈寻能入神宵宗为内门弟子,又与赵承恩、周阳甚至千剑宗宗主纪烈这样的大佬交好,他相信苏氏上下也绝不会有人站出来反对青璇与陈寻结为道侣。

    苏孚琛也只能在青璇走后发发牢骚而已。

    **********************

    青璇去而复返,说是九转金丹太过珍贵,她不敢受此重礼,但看她艳如桃花、眼含秋波的样子,陈寻知道她是误会了。

    她真若不想收下此丹,大可以托苏房龙长老送回即可。

    这一幕,不禁叫陈寻想起乌蟒初时那个清丽迷人又带有些许骄傲的少女,心旌摇荡。

    对于孜孜求道的修士来说,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急于成家立业。

    谷问天也是修成元丹之后,才与当时已有百岁的素瑶真结成双修道侣,直到三百六十岁才与素瑶真生下谷承卓;纪烈也是到百岁之后,才有纪东泽这个独子。

    陈寻此时也没有什么成家的念头,他之所以送一枚九转金丹给青璇,确是看到青璇此时的困境,但这绝对不是主要原因。

    主要原因还是姜冰云。

    他这次回去,自然要再次面对姜冰云。

    姜冰云愧对苏青峰,才决心留在寒潭地穴苦渡余生,但真叫姜冰云留在寒潭地穴困守一生也太可惜了。

    然而陈寻又怕姜冰云出来后,遇到青阳子或其他千幻门的故人,心志会动摇。

    姜冰云对青璇是有感情的,当初要不是姜行云不忍看到青璇目睹她与苏青峰相残、安排青璇跟其他人同道突围,他在溪谷也难看出破绽,提前做好防备。

    陈寻在青璇身上投下筹码,实是想用此事牵绊住姜冰云,没想到青璇竟误会他有其他心思。

    只是这层误会,陈寻也无法解释:

    一是姜冰云未死的秘密还不能泄漏出去,二是女人心海底针,要是他跟青璇解释这是误会,青璇羞恼成怒而走,后面还不知道搞出怎样的妖蛾子来。

    陈寻只能故作糊涂的说道:“青璇师姐是不是担心服下此丹,没有把握冲开玄窍?这个我倒是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听了陈寻这话,青璇的心都要化掉,心想当初在宿武尉府的弟子别院,陈寻也是这么唤她的。

    当初云姨有意搓合她与陈寻,青璇心里不是十分乐意,之后就是玉柱峰之变,此事自然不可能再有人提起,倒没有想到他待自己却是真心实意的。

    青璇美脸羞得通红,都不敢抬头看陈寻一眼,嘤嘤说道:“你过两天要与那个卫澈比试,青璇怎么能误了你的大事?”

    “那个没干系了,这次大家都是来参加谷真人的寿筹,都未必能打得起来。”陈寻笑道,都说最美女儿羞,看青璇如此羞态,也不得不承认世间真是罕有女人能比青璇美貌,将青璇手里的丹盒拿过来,手指相触,心里也是起了一阵旖旎。

    趁着青璇羞不敢抬头之际,陈寻悄悄换了一只丹盒。

    诛魔一役,神宵宗为振士气,所有青阳境巅满的外门弟子都赐一枚九转金丹,一下子就拿出四百枚九转金丹来。

    神宵宗的气度,自然是叫无数人看了惊叹不已。

    也只有云洲七宗之一、西北域诸宗之首的神宵宗,才能有如此恢宏的大手笔。

    换了其他中小宗门,就连一枚九转金丹都是价值连城的异宝。

    虽然此役神宵宗幸免于难的外门弟子,每人都得到一枚九转金丹,但九转金丹并不能百分之百的助人冲破玄窍。

    有些人早就绝了冲破玄窍的心思,就不想浪费得之不易的九转金丹;也有一些弟子并不将冲破玄窍的希望寄托在九转金丹之上。

    种种原因,神宵宗赐出的四百枚九转金丹,有不少流转出来,陈寻暗中换购了十多枚,准备一起带到乌蟒去,给大家当见面礼。

    不过这些九转金丹,大多只有七八转的纯阳药力,在金丹之中连珍品都算不上。而就算如此,也是珍贵异常。

    陈寻此时倒有些不想解释清楚青璇对他的误会,错有错的玄妙,心想真要将青璇的心给骗过来,一枚普通的九转金丹有些寒呛,他就从在须弥戒里换出一枚有十二转纯阳药力的极品金丹,偷偷换过来。

    十二转金丹,陈寻手里还有三枚,他心想一枚不成就二枚,助青璇冲破玄窍,总归是没有问题的。

    “郎情妾意了半天,接下来是不是要宽衣解带啊?”

    听到常曦的奚落,陈寻吓了一大跳,转身赫然见常曦翘足坐在窗前,讶然问道:“不是说你这次不到蒙山来吗?”

    “四百岁的老头子办寿筵有什么好玩的,不过听你要跟卫澈打一场,我想闲着也是闲着,就跑过来看猴戏呗……”常曦伸了懒腰说道,眼珠子则在青璇的脸上打转。

    青璇窘得俏脸通红,但也感到窗外这女子气势强到吓人,惶恐不安的站起来,不敢乱说什么。

    陈寻这才知道常曦实际也在蒙山附近,只是懒得参与开山大典这种繁琐凡务,才推脱说留在翠微湖修炼。

    下一刻,常曦隔着数丈,就将陈寻手里的那枚金丹拿去,举到月下细看,讥笑陈寻:“你骗小女孩子还真够下血本的,这种蕴含十二转纯阳药力的金丹在神宵宗也不多见啊……”

    听莫名其妙闯进来的这女子如此说,青璇的一颗心更是如小鹿如撞……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