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一章 相叙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今天还是一章……)

    赵承恩、周阳站出来,卫澈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敢对陈寻讥讽嘲笑,却不敢公然对赵承恩、周阳有半点不敬。【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不要说云中、固山、商原、元武等偏于一隅的小郡了,就算在神宵宗这样的大宗门,天元境强者也绝对是核心中坚力量,卫澈想要跟赵承恩、周阳平等对话,还需要他晋入天元才成。

    不要看卫澈此时已经是还胎境巅峰,距天元就差半步之遥,但对绝大多数的修士来说,这半步之遥可能一辈子都迈不出去。

    就算神宵宗那么多的内门弟子,最终能得真传者,不过三五十人而已。

    待赵承恩、周阳隐身,卫澈也是难捺羞愤,与苏武阳说道:“今日就告辞了……”狠狠剐了陈寻一眼,就狼狈不堪的率众离去。

    陈寻跟苏房龙行礼,笑道:“今天这样子也是难看,要不我请苏长老到我那边一叙?”

    “好,好,你先回去,我马上过去找你。”苏房龙心想陈寻此时的身份今非昔比,忙拱手道,先送陈寻出院子。

    在场有人不认得赵承恩、周阳的身份,悄悄问他人:

    “刚才那两位前辈是什么来头?”

    “嗨,赵承恩前辈是神宵宗天刑峰真传大弟子,周阳前辈原是神宵宗谷阳峰炼器院长老,此时更是灌城百狮岭周氏宗族的宗主,卫澈师兄这次可能是踢到铁板上去了。倒没想到名不见经传的陈寻,来头这么大。”

    “西北域六十余郡,能入神宵宗而为内门弟子者不过千人,哪个来头不大?神宵宗内门弟子,比寻常宗门的真传、宗族的嫡传,可都要威风啊。”

    “卫澈师兄说陈寻这人曾在卫家为奴,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就不清楚了,看卫澈师兄与陈寻那架势,恩怨必是极深,我们没事就不要插一脚进去了,谁都惹不起啊。”

    而听到这些议论,青璇心湖有如一阵风拂过,不知道陈寻在离开沧澜的五年间,经历过怎么波折,怎么会先在卫家为奴,怎么又得进入神宵宗成为内门弟子?

    “这算怎么回事,他了不得了,这是跑回耀武扬威了?”苏孚琛气鼓鼓的说道。

    苏孚琛刚才在赵承恩、周阳等人面前,没有敢说半句话,但他活了一百多岁,当着这么多小辈的面,叫赵承恩喝斥教训了一顿,心里又怎么能忍下这口气?

    苏房龙轻叹一声,劝苏孚琛道:“陈寻是念旧情的人,即使以前有什么不愉之事,他也不会放在心底。而刚才也是卫澈挑衅在先,陈寻不过是回敬他一句。再者陈寻与卫澈之间,到底有怎么的恩怨,你我也不清楚,你也知道陈寻今非久比,何苦再将学宫拖入这波折中去?”

    苏孚琛一张老脸叫苏房龙数落得通红,但在青阳子叛离事发之后,他在沧澜学宫的地位就一落千丈,只是负气与苏武阳走进屋里。

    苏房龙跟青璇、苏毅说道:“你们都是宿武尉府的弟子,等会儿都随我去拜访陈寻。”

    “苏长老,我就不去了吧。”苏毅畏惧道。

    “为什么不去?”苏房龙神色严厉问道。

    苏毅唯唯诺诺,没再敢说个“不”字。

    *************************

    苏房龙与青璇、苏毅走到西院,看到蒙山宗负责接待的知客,问到陈寻入住的院子,却看见赵承恩、周阳、雷万鹤等人在松下喝茶。

    苏房龙进退都不是,雷万鹤走过来招呼他们:“你们是过来找陈寻的?”

    “嗯,陈寻住在这里?”

    “陈寻刚才给纪真人喊过去叙旧,怕你们走来错过去,特地要我在院子里等着你们……”雷万鹤说道。

    “纪真人?”苏房龙迟疑问道。

    虽然凡俗之民看到修士大多以“真人”相唤,但在修士之间,只有元丹、法相境的绝世强者才有资格得“真人”之谓。

    神宵宗虽然是是西北域诸宗之首,但距离云中、元武太遥远了,苏房龙对神宵宗还真谈不上有熟悉,也不知道是哪个师门长辈将陈寻喊过去问话。

    “是固山千剑宗宗主纪烈真人。”雷万鹤见苏房龙满脸疑惑,就解释了一句,请苏房龙到院子里坐下饮茶。

    苏房龙心里满是惊叹,刚刚才听说千剑宗观礼的人抵达蒙山,心想这位纪真人到底跟陈寻是什么关系,这么紧着喊陈寻过去说话?

    在赵承恩、周阳两人面前,苏房龙跑过去长揖施礼。

    赵承恩、周阳站起来长揖回礼道:“你是陈寻的故人,倒不敢受你大礼。”

    苏房龙心里奇怪,他猜测就算在神宵宗,真传弟子与内门弟子之间的地位也应该是差距极大,身为天元境强者的赵承恩、周阳怎么待陈寻如此客气?

    周阳是指望陈寻能帮他缓和跟千剑宗的关系。

    周氏宗族所占的灌城百狮岭灵脉,原为千剑宗所属,要是千剑宗存有怨恨,周阳这辈子在百狮岭就不要想能安下心来。

    陈寻救过纪烈的独子,而纪烈赶到蒙山观礼,就立即将陈寻喊过去说话,可见陈寻在纪烈心里还是很有些地位的。

    赵承恩得诸弟子拥戴,主要也是不拿架子,再者,他就算不念着蛇穴援手之情,还是指望陈寻能帮他炼制聚灵禁制跟青焰莲箭。

    *********************

    陈寻与李余、纪东泽走回来,看到苏房龙果然在这里,笑着说道:“倒麻烦苏长老你走这趟……”介绍李余、纪东泽给苏房龙认识。

    李余是纪烈的师兄、纪东泽是纪烈的独子、千剑宗的少宗主,与陈寻都是生死患难的交情。

    周阳看到陈寻将李余、纪东泽请过来,心里是暗暗感激。

    陈寻当然清楚周阳请他与雷万鹤任客卿是什么心思,他不敢胡乱答应,实是不知道千剑宗那边什么心思。

    陈寻刚才去拜见纪烈,纪烈倒是坦荡,主动说及百狮岭灵脉等事。

    千剑宗百年前内耗太惨烈,想要振兴旧观,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此时虽然将固山西南麓三处灵脉让出去,千剑宗实际上则不用担心天妖能从固山西南麓威胁千剑宗,千剑宗更能从容休生养息。

    有失,但也有所得。

    即使颜面上不太好看,但千剑宗也能坦然接受此事。

    纪烈这趟亲自到蒙山来观礼,也是表明这个态度。

    陈寻也因此才请李余、纪东泽到他住的院子来,跟周阳接触了。

    从苏房龙那里,陈寻才知道沧澜这几年都不安宁,夷山宗表面上还遵守当年与沧澜学宫、玄寒宗约定的协议,但在蟒牙岭、牯牛岭、东山泽等地扶持了好几个宗派。

    除了蟒牙岭西北麓叫一个血剑门的宗派占据之外,沧澜荒原的西面也被这些宗派割去不少地盘。

    在玉柱峰一役过后,苏氏及沧澜学宫能控制的区域,比以往要少去三分之一。

    而今年以来,也陆续有不少魔物穿过涂山,进入沧澜荒原。

    虽没有化形天妖级别的魔物,但修成血丹的寻常魔物,就已经不是普通部族能够应付,沧澜学宫目前可以说正面临着严重的内忧外患。

    “蒙山大典过后,我会回一趟沧澜。”陈寻跟苏房龙说道。

    “是吗?那正好跟我们一道回去。”苏房龙欣喜的说道。

    “此次回沧澜,也是为修行,”陈寻摇了摇头,苏房龙可以信任,但苏孚琛、苏武阳那样子他看了心烦,没事不会想到跟他们同行,实际上他想着是不是能不走沧澜大裂谷,直接翻过涂山过去。

    从地形上来说,从赤枫堡直接翻过涂山,就是湖泽荒原,一定要走沧澜大裂谷的话,就要多绕七八千里的路。

    只是涂山最深的绝岭高逾万丈,绝大多数的高岭雄峰直接插入天焰之中,但既然能有魔物穿过涂山,陈寻心想应该也有一些险僻的谷道可以通行。

    直接穿越涂山,凶险是不用说的,但修行求道又怎能避得了凶险?再说,走元武郡境内,凶险说不定比走涂山还要大一些。

    这会儿谷承卓从外面走进来,问陈寻:“你真要与卫澈决一生死?”

    “消息传得这么快吗?”陈寻笑问道。

    “你以为蒙山多大的地?”谷承卓说道。

    “他拿我在赤枫堡为奴一事羞辱我,我不过回敬他一句而已。”陈寻轻描淡写的说道。

    “我父亲担心你没有十足的把握,让我过来劝你一劝。我父亲要是问起,你就说我劝过了啊。”谷承卓说道。

    陈寻哈哈一笑,说道:“我总不会将谷真人四百岁寿筵搞砸了,卫澈若不想战,我跑过去给他道歉也成。”

    “你千万不要跟咱蒙山宗客气,到时候不要杀了卫澈就成,毕竟大家还没有到闹崩的时候。”谷承卓忙说道,他见陈寻有十足的把握,怎么会拦着陈寻不给卫澈一个教训?

    苏房龙心里却是讶然,陈寻刚入还胎中期,而卫澈已经是还胎境后期巅峰,他心里还一直担心陈寻会有所不敌,未曾想赵承恩、周阳、谷承卓等人对陈寻竟然如此之强的信心,谷承卓甚至都担心陈寻会杀了卫澈,叫开山大典的场面闹得太难看。

    说过一会儿话,苏房龙就站起来告辞,陈寻从怀里掏出两枚丹盒,分别递给苏房龙、青璇,说道:“在沧澜多蒙苏长老、青璇姑娘照顾,陈寻无以为报,这两枚灵丹是宗门所赐,我又用不上,我想青璇或者苏长老或有什么后人能用得上。”

    “我们都没有准备什么礼物,你还这么客气。”苏房龙说道,心想既然是陈寻都用不上的丹药,想来不会多珍贵,推辞不过就与青璇接了下来。

    ***********************

    走回到院子里,苏孚琛正守在那里,他心里对苏房龙还怄着气,问跟过去的苏毅:“陈寻有没有拿脸色给你看?”

    苏毅酸溜溜的说道:“陈寻送了两枚灵丹给青璇、苏长老……”

    苏房龙哈哈一笑,说道:“我们用不上的东西,也是陈寻一片心意。”

    “他现在倒是会做人了。”苏孚琛冷哼一声。

    “啊!”听着青璇站在门口一声尖叫,苏房龙不明所以,转回头却见青璇站在门口打开丹盒的手在颤抖,而丹盒内有一片金色灵光的耀出,仿佛金色的粼波映在门框上。

    苏房龙心里一惊,将手里的丹盒打开,却是一枚九转金丹滴溜溜的躺在丹盒之中……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