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章 故人相见难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今天就一更,抱歉……)

    青璇身穿水绿罗衫与石榴红的长裙,倩然站在院墙边,瓜子脸要比前些年丰腴些,肌肤滑如凝脂,秀直鼻梁下一点朱唇娇艳似染,比当年那个清丽的少女更添几分妖娆,而她那双多情似秋水无痕的美眸,愣怔怔的看过来,透漏他乡遇故人的惊诧以及一分欣喜。【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对青璇倒无特别的情愫,但能在蒙山遇到沧澜所识的故人,也是十分欣喜,停下脚步,打量了青璇两眼,当真是觉得她比几年前更加美艳了,笑道:“蒙山谷真人四百岁寿筵,又逢蒙山宗开山大典,我当然也是凑热闹观礼的。你也是到来蒙山观礼的?”

    “是啊,我们随苏房龙长老刚好在元武郡,听说谷真人四百岁寿筵,又逢蒙山宗开山大典,就一起赶过来观礼,”青璇说道,转回头指向后面的院子,“我们都住后面的院子里。”

    苏氏本来就是从云洲西出涂山的宗族,向来把自己视为云洲诸宗的一分子,与西面、北面的玄寒、夷山两宗明争暗斗的同时,极力拉近跟涂山东岭诸宗的关系。

    谷问天身为元丹真人,又是神宵宗的一支,苏房龙长老等人在元武郡听到谷问天在蒙山开宗立派的消息,代表苏家赶过来观礼倒是理所当然之事。

    陈寻没想到能在蒙山遇到苏房龙长老,想着千剑宗纪烈那边过会儿再去拜见不迟,与雷万鹤说道:“我遇见故人,要去拜见一下,就不陪雷师兄你了。”

    雷万鹤知道陈寻与千剑宗关系密切,陈寻临时要见故人,他再跑到山门到纪烈跟前凑热闹,就先转身回院子。

    ********************

    离开沧澜,差不多有五年时间了。

    沧澜与云洲的商旅艰险,而这近五年时间里,陈寻又都偏于一隅,仅能知道只言片语有关沧澜的信息。

    苏棠、千兰以及乌蟒的现状到底如何,陈寻都不知道详情,心里实在想念,此时竟然遇到苏房龙、青璇他们,心里自然是十分的高兴。

    “苏长老,苏长老,你快出来看看我在蒙山遇到谁了?”青璇推门走进蒙山安排她们入住的小院,看到苏房龙就在院子里跟人说话,忍不住欣喜的喊道。

    苏房龙诧然看到陈寻,也是愣了片晌。

    这会儿苏孚琛掀帘从屋里走出来,冷着脸喝斥青璇:“大呼小叫什么,叫别人听到,以为沧澜出来的人都没有规矩。”他听到青璇在院子里大呼小叫,还以为是唤他出来。

    “二位长老可都安好啊?”陈寻笑着给苏房龙、苏孚琛二人行礼,也暗中打量他二人的神色,苏家在四柱山河阵中留下特殊的追踪印记,他就想知道苏房龙、苏孚琛到底都有谁参与过此事。

    “你也在蒙山?”苏房龙欣喜的走过来,挽住陈寻的胳膊细看故人,慨然长叹道,“一别都快五年了啊。五年都没有听到你半点音信,苏棠都还不时提到你……”

    看到陈寻,苏孚琛脸色略变,这些年暗堂虽然不时能查到一些珠丝马迹,但始终没能准确找到陈寻的行迹,没想到竟然在蒙山遇到他。

    陈寻离开沧澜时,就冲破玄窍,晋入还胎境,此时再看他眼瞳似如重瞳,明明是已经第二次洗炼过灵脉,苏孚琛暗感此子修为倒是不比他人稍慢啊。

    苏孚琛也拿不定陈寻此时到底是什么身份出现在蒙山,只是哈哈一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五年未见,你倒是越发有出息了啊?”

    陈寻此时身为神宵宗内门弟子,也不怕苏氏还能再拿他怎么样。

    虽说当年苏孚琛、苏全恨不能将他置于死地,但苏灵音、苏房龙、苏青峰等人对他确有栽培之恩,更何况还有苏棠这层关系,陈寻此时也不想再提旧怨。

    对苏孚琛冷漠的招呼,他只是淡淡而笑:“这一切还多亏了苏长老栽培。”

    苏房龙知道陈寻与苏孚琛没那么容易消除旧怨,他也关心陈寻这些年的行踪,刚要请他到屋里说话,院子外就传来爽朗的笑谈声,紧接着就见苏武阳、卫澈等人推门走进来。

    卫澈、苏武阳看到陈寻站在院子里,都是一愣。

    没想到这院子里会有这么多不待见他的人在,陈寻与苏房龙笑道:“有贵客过来,我就不打扰苏长老你们了,等两天找到苏长老一叙。”

    “青璇,你代我送一送陈寻。”苏房龙说道,卫澈乃栖云山的真传弟子,又极有希望晋入天元之人,苏武阳请卫澈过来说话,他倒不便躲起来,就请青璇代他送一下陈寻。

    而陈寻与青璇也算是宿武尉府的故人,苏房龙倒有意叫青璇有机会跟陈寻亲近亲近、叙叙旧。

    卫澈打量陈寻与青璇两眼,特别是青璇回应苏房龙的指示时,那双极美的眼眸里藏有些许羞喜,心里不悦,嘴角挂出一抹轻笑,挡住院门口没有让开,说道:

    “陈兄怎么刚见面,就急着躲起来啊?”

    “卫兄也认得陈寻?”苏武阳不待见陈寻,故而看到陈寻站在院子里也冷着脸没有吭声,却没想到卫澈竟然也认得陈寻。

    “怎么会不认得?他可在我们卫家干过大半年的苦奴呢,”卫澈笑道,“不过他现在厉害了,攀上神宵宗谷阳峰真传弟子常曦师姐的高枝,成了神宵宗的内门弟子,看到故人也不宵相认了。我还不知武阳兄,也跟陈寻认得呢。”

    卫澈将陈寻的出身说得极为卑贱,随卫澈、苏武阳进院子的几名青年修士看陈寻的眼神都流露出几许不屑,心里都想,这小子看上去冷俊,竟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陈寻在我们苏家,好歹做过几年客卿,算是故人吧。”苏武阳淡淡说道。

    “难得有如此盛典,元武侯世子姜彬师兄想借此机会,让我们小辈人物组织一次道法大会,彼此能切磋技艺修行。到时候会邀请神宵宗的师兄弟参加,还请陈兄到时候不吝到场赐教啊。”卫澈说道。

    卫澈如此不善,陈寻自然没有必要跟他客气,冷笑道:“你有什么资格找我们神宵宗的弟子切磋,不怕笑掉大家的大牙?”

    卫澈将他如此说得不堪,陈寻索性就将神宵宗的名号抬出来砸死他。

    陈寻这话说得凶狠,无异于在卫澈脸上抽一巴掌,卫澈当即脸就涨得通红,额头青筋暴露,要不是卫瓘在后面拉住,他当场就要发作出来。

    他堂堂栖云山真传弟子、卫家宗嫡,竟然要受这沙盗言语羞辱,是可忍,孰不能忍?

    陈寻见卫澈出言羞辱他人浑不觉有什么歉意,叫他人羞辱就如遇杀父之仇,心里更加瞧他不起,又朝卫澈、苏武阳身边数名修士拱手说道:“诸位师兄若有意切磋赐教,神宵宗谷阳峰门下陈寻在西院恭侯三日。卫师兄要是不怕自寻其辱,陈寻亦在西院恭侯……”

    “好,我就等你这句话,到时候看谁自寻其辱!”卫澈一张脸涨得通红,眼睛里满是阴狠凶厉,未曾想他在蒙山竟受如此的羞辱,就算陈寻不找他挑战,他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苏房龙没想到数年没见,陈寻还是如此孤傲冷冽的脾气,但想到卫澈刚才所说的话,心想陈寻这几年与卫家、与栖云山或许早就结下极深的仇怨。

    他却不知,甚至就连元武侯府也想杀陈寻而后快,只是无奈陈寻此时已经是神宵宗内门弟子。

    苏房龙在沧澜学宫地位尊崇,但在蒙山就不好使了,也知道陈寻当众说出这样的话,卫澈绝不会可善罢甘休,也只能心里轻叹。

    比起沧澜来,云洲诸宗门之间的血腥争斗也不稍弱,陈寻跟元武侯府、栖云山怎么都不可能尿到一壶里去,卫澈说话客气些,他还能嘻嘻哈哈,卫澈不逊在先,他自然不需要假以颜色。

    诸宗弟子之间的切磋赐教,有时候生死勿论,但有个规矩不会破,就是天元境不能欺负还胎境,还胎境不能欺负真阳境。

    虽说卫澈距天元仅半步之遥,但他只要还停留在还胎境,陈寻就不会怕他分毫。

    卫澈虽然气得浑身发抖,其他人也都觉得陈寻嚣张狂妄到极点,但想到陈寻是神宵宗内门弟子,可就未必敢站出来指责什么。

    神宵宗作为西北域诸宗之首,威名早就深烙在众人的心底,能录为神宵宗内门弟子,要么根骨天资远超众人,要么就根基极其深厚。

    卫澈说陈寻是攀附谷阳峰真传常曦的关系,投机取巧进入神宵宗内门弟子,但常曦身边的人,又岂是他们随便能惹的?

    故而陈寻话说得狂妄,在场倒没有谁会公然站出来帮卫澈教训他几句,说到底也是怕惹祸上身。

    苏孚琛对陈寻始终都有心理上的优势,何况自以为修为要比陈寻还要高深许多,见陈寻器张狂妄到挑战还胎境圆满的卫澈,忍不住想要教训他几句,冷着脸说道:“你这争强斗狠的臭脾气不改,始终要吃大苦头的。”

    “陈寻,你怎么活得那么憋屈,是个人就敢站出来教训你几句?”

    陈寻转回头,却见赵承恩、周阳、雷万鹤没事站到墙头上,生怕这事不够热闹,苦笑道:“承恩师兄,你没事凑这热闹做什么?”

    “栖云山的弟子,有胆瞧不起咱神宵宗,我能不凑这个热闹?还有不知道从哪里跑来小猫小狗,敢教训咱神宵宗的弟子,我倒想看看他什么来头?”

    涂山蛇穴,赵承恩遭蛇妖重创时曾被夏相宜、姜彬所弃,要不是陈寻与常曦及时赶到,他说不定就在丧命蛇穴之中,连谷承卓他们都难身免。

    事后虽然不便提及这个过节,但赵承恩与谷承卓心里又怎么可能轻易忘了这事?

    谷承卓此时不便架梁子起哄,常曦这次又没有到蒙山来,赵承恩左右无事,自然要站出来替陈寻撑腰。

    苏孚琛叫赵承恩喝斥,一张老脸涨得通红,但见院墙三人,两名天元、一名还胎境巅峰,看情形都是站出来替陈寻撑腰的,暗感陈寻真是今非夕比,早就不是他随便能喝斥的乌蟒少年了,一时站在那里进退失措。

    周阳老成持重,但也要指望陈寻能帮他缓和跟千剑宗的关系,跟赵承恩说道:“等陈寻与卫澈切磋时,我们再去凑热闹,这时候就不要妨碍他与故人叙旧了……”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