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七章 青元剑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将姜行空附在剑匣上的神魂印记抹去,“铛”的一声振鸣,剑匣豁然开开。【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五把灵剑横在剑格子上,砭人寒光交汇,仿佛有一层水波浮在剑匣之上,说不定灵动。

    陈寻看剑匣里共有六个剑格子,心里一动,就将姜行空随身使用的那把灵剑也从须弥戒里取出。

    此时,剑匣里的五把灵剑与陈寻手里的灵剑同时振鸣起来。

    陈寻虽然还没有开始修炼雷音剑阵,但看这六剑异状也知道姜行空修炼的也是某种剑阵。

    姜行空的储物袋里有十数本帛书,有风物志、有道法玄诀,里面除了有一本《青元剑诀》古书,还有一本《青元剑解》是姜行空修炼青元剑阵时写下的心得。

    这六把灵剑都是姜行空当作青元剑阵的剑器炼制,剑身炼制有青元剑阵的阵法禁制。

    陈寻倘若要用这六把青元灵剑去凑雷音九剑之数,就需要将青元灵剑上炼制的阵法禁制抹去后,重新炼制雷音剑阵的禁制。

    这倒给陈寻带来一个极大的难题。

    重新炼制阵法禁制,并不比在坯剑基础上从头到尾炼制一把新的雷音灵剑容易多少。

    困在火山洞边,陈寻无事就翻看起《青元剑解》来,除了修炼时的种种领悟心得外,姜行空还将这些年的经历都记下来。

    姜行空修炼青元剑阵有八年时间,才刚刚到小成境界,陈寻要是将六把青元灵剑上的禁制都抹除掉,也就意味着姜行空过去八年的心血就白费了。

    陈寻自然不会为姜行空的心血惋惜什么,只是想着,要是将姜行空附在六把青元灵剑上的神魂印记抹去,让他人重新修炼青元剑诀,能节省得好几年的心血。

    而看姜行空在《青元剑解》上的笔记,姜行空实与姜彬、姜轲二人一样,都是姜氏帝朝的宗室弟子,只不过不是元武侯姜矍这一脉而已。

    姜行空年仅三十六岁就晋入天元境,在宗室弟子里可谓翘楚,但在十年前的宗室弟子大比中,他由于没有趁手的法器,修炼《皇极正玄经》的时间也短,惨遭失败,在宗室弟子中受尽奚落。

    他这才愤然到元武侯府求一件趁手的强**器,条件就是在元武侯府任职十年。

    八年前,姜行空清剿西北域一伙流寇时,无意间获得这本《青元剑诀》,发现青元剑诀要比他以往所修炼的任何一门神通都要强大。

    姜行空这几年一直都在暗中修炼青元剑阵,并无他人知道。

    他此举无非是想在十年后的宗室弟子大比中出奇制胜、一鸣惊人。

    不仅没有第二人知道他储物袋中藏有六把青元灵剑,甚至这六把青元灵剑从头到尾都姜行空摸索着铸造、炼制。

    陈寻自信雷音剑诀不会比青元剑诀稍弱,而雷音剑诀与他修炼的夔龙炼阳术契合,他没有必要朝秦暮楚再去修炼什么青元剑诀。

    不过,既然没有人知道姜行空暗中修炼青元剑诀,陈寻也就没有必要销毁痕迹。

    青元剑诀加上一整套青元灵剑,价值未必就比一件天阶法器低上多少,他就更没有必要将整套青元灵剑上的阵法禁制毁去,留下来,就算他用不上,暗中脱手也能换得大量的炼器材料跟其他法器。

    陈寻还以为这次进涂山,会亏得血本无亏,没想到都从姜行空那里补齐了。

    陈寻是要打算修炼雷音剑阵,但还没有怎么摸到门道。

    姜行空在《青元剑解》所写的诸多心得领悟,对他修炼雷音剑阵,实是极宝贵的经验。

    陈寻将装有六把青元灵剑的剑匣放进须弥戒里,又将青元剑解里无关部分撕去,扔进火山口烧毁掉,仅留下修炼心得附在青元剑诀之后收起来。

    接下来,陈寻又将能追查出珠丝马迹的东西,不管都珍贵,甚至包括那只空间比须弥戒还有大的储物袋,统统都忍痛丢下火山口里……

    *********************

    陈寻也不清楚常曦、雷万鹤他们此时的情形,等了许久,都不见有什么动静,他就拿起雷陨剑重新钻回地下迷穴。

    地下迷穴密如珠网,陈寻只能根据魔煞气息强弱,大体判断暗河与火山溶洞的方位。

    陈寻在地下迷穴里小心翼翼的摸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出口,但他想要从原路返回蛇谷,就必需先走回到暗河所在的那座巨穴,才有可能找到出路。

    陈寻能肯定,天妖想要将身上的天焰完全驱除,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天妖会不会畏惧诸宗弟子杀一个回马枪,而换地方疗伤呢?

    陈寻权衡再三,觉得怎么也要先去暗河那边看一眼,不然等天妖伤势痊愈,他还想从地下迷穴脱身,将会倍加艰难。

    陈寻小心翼翼的沿原路返回,他杀死姜行空处,除了数滩紫黑血迹外,看不到有半点骸骨留下。

    陈寻心里冷冷一笑,心想姜行空不可一世之时,大概没有想到他会葬身凶猿腹中,甚至连一点残渣都不剩吧?

    那杆断戟还悄无声息的躺在那里,没想到姜行空那一击还真将天妖附在断戟上的神魂印让打碎掉。

    然而天妖连断戟都没有来得及收回,陈寻越发断定,天妖应该早就转移别处疗伤去了。

    陈寻将断戟一端抬起来,掂掂分量足有万斤,暗感天妖战戟完好无缺时,岂不是要有两三万斤之重?

    天下武修有几人能跟巨蛇天妖比肉身强悍?

    断戟似金非金、似铁似铁,乌黑无光,想必是天蛇采暗河深处的魔铁炼制,弃在这里不舍太可惜,但是断戟太长,无法放入须弥戒中。

    陈寻想了想,最后还就拖着断戟走回火山溶洞。

    一群火狐看到陈寻拖着断戟回来,吓得惊骇四逃,看得出它们吃过天妖的苦头,连对带有天妖气息的断戟都畏惧到极点。

    陈寻将星铁魔躯从须弥戒掏出,瞬时间化作三丈余高的星铁巨人。

    陈寻将断戟接到星铁巨人所持的那杆断枪上,然而激活魔躯内部的修复禁制。

    注入灵力后就见电光在魔躯周身“滋滋”的流转,很快就有大量的电光汇聚到断枪、断戟相接处,炽白一片,耀得陈寻都几乎睁不眼睛……

    待星铁魔躯完全恢复后,断戟还剩一截月牙状的戟刃掉在地上。

    陈寻将戟刃收入须弥戒中,见星铁魔躯乌沉无光的站在洞口,心想他是时候找机会回一趟乌蟒了。

    星铁魔躯虽然是用大量的九幽铁跟魔铁修复,无法跟真正的星辰秘铁相比,但陈寻相信,云洲能比这樽魔躯更强的傀儡战兵,应该是屈指可数了。

    老夔或常真的残魂,寄附到这樽魔躯之中,在百年之内,陈寻相信就算有元丹真人级的强者闯入虚元秘殿,老夔与常真也应该有能力拒之。

    陈寻还想想试试他炼制的六枚精魄战魂,能不能驱动这樽魔躯,但又怕损毁了精魄战魂。

    除了那套青元灵剑外,这六枚精魄战魂可以说是他此行最大的收获。

    就在他拿不定主意之际,刚刚惊骇逃入洞中、半天不见踪影的火狐,这会儿又惊惶失措的逃回来,好几头火狐都肢断骨残,似被法器打伤。

    陈寻将星铁魔躯收入须弥戒中不一会儿,就有十数神宵宗弟子杀进来。

    “诸位师兄请住手!”陈寻祭出雷陨剑,封住一道劈向双尾幼狐的剑芒,连声喝止。

    然而旁人怎么会听他一个外门弟子的号令,数道剑芒、剑气顿时将其他数头火狐斩落剑下,陈寻只来及得将双尾幼狐与两头巨狐救下。

    还有一名弟子不依不挠,举剑就要朝陈寻斩来:“你算什么东西,竟然庇护魔物来?”

    “陈寻,你怎么在这里?”周阳从洞口钻出来,看到陈寻只身一人在这里,颇为吃惊。

    “我与雷万鹤师兄、谷承卓师兄走散后,被十数魔狐追杀,无意逃到这里,还是这些火狐救我性命。还请周长老剑下留情,留下这三头畜牲的性命。”陈寻给周阳行礼道。

    周阳知道陈寻极受常曦重视,又有炼器之才,他日在宗门说不定会受重用,三头火狐的交情自然不会不给,还眼色严厉的瞪了刚才那个出声骂陈寻的弟子一眼。

    这十数人都是谷阳峰的内门弟子,不把陈寻看在眼内,却不敢对炼器院长老周阳假以颜色。

    陈寻又掏出十瓶丹药补给其他弟子,将他们杀死的火狐尸体都丢进火山口里焚烧。

    两头巨狐吃过陈寻的丹药后,对神宵宗弟子暗恨在心,呲牙咧嘴恶叫一阵就钻进迷穴中离去,而那头双尾幼狐留在陈寻身边,怎么都不肯走。

    神宵宗山门有的是灵禽灵兽,陈寻带一头双尾幼狐回去养着,也不算什么。

    “周长老,常曦师姐跟夏师兄他们呢,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吧?”陈寻关切的问周阳,他关心常曦,巴不得夏相宜早死早升天。

    “常曦、相宜他们都还好,只是找不到出去的道。我带人四处探路,大半天才找到这里来。”周阳长叹一口气,灰白的长眉深蹙,脸上流露淡淡的悲戚神色,吩咐三名弟子结伙回去,让他们通知常曦、夏相宜等人转移到这边来。

    其他地方都充满魔煞,魔物妖兽神出鬼没,唯有这里的岩浆地火叫魔物畏惧,而且这里也没有魔煞,方便大家疗伤调息,恢复元气。

    再要有魔物杀来,这里也能布置法阵……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