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六章 地底火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求订阅、求红票……)

    唯有天妖附在断戟之上的神魂印记击碎,才能从十数魔狐、两头凶猿的围攻下从容脱身,故而姜行空劈向断戟的一剑没有留半点余力,所有的心神魂意皆贯注灵剑之中往断戟斩去。【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直到半尺长的剑尖从他胸前透出,他转回头才看到陈寻安然无恙的站在他的身后,正将带血的雷陨剑他体内抽出。

    “你怎么可能没死?”姜行空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然而他心神失守之际,断戟附带的天妖魔念就像冲开堤坝的洪流,冲入他灵海,肆无忌障的摧残一切。

    此时就算陈寻手无寸铁,姜行空也无反击之力,只是他临死怎么都不能明白,陈寻受天妖断戟那一击,怎么可能会安然无恙?

    “想替神宵宗清理门户?也要你有这个资格!”

    陈寻怕姜行空死得不够彻底,又将一剑将他的头颅割下丢掉一边,随后将他掉在地上的灵剑以及腰间的储物袋摘下来,也不管那杆像死物躺在地上的断戟,直接钻进另一侧的岔洞。

    就算姜行空已经将天妖附在断戟上的神魂印刻打碎,但断戟太长,半截都有四丈长,根本就塞不进须弥戒里,陈寻还不想带着这累赘物,在地下迷穴里躲避魔物妖兽的追杀。

    陈寻这也是兵行险策,赌元武侯府内部不会毫无保留的互通信息,赌姜行空并不清楚夔龙炼阳术所衍生出来的种种神通。

    夔龙炼阳术第二法诀九气炼阳诀,修炼到一定境界后,唯一附带的神通就是夔龙灵甲。

    寻常的防护术法,都是用法诀凝聚灵力幻化灵盾、灵罩御敌,防护威力都有限;一旦灵盾、灵罩被打碎后,就要需要重新施展法诀,才能再次御敌。

    与夔龙天音功一样,支撑演化夔龙灵甲神通的灵力,直接来自扎根灵海的夔龙法相本源。

    只要夔龙法相不灭,只要灵海所化的玄冰火湖灵力不被一次榨干,夔龙灵甲就永远不会被外力彻底打碎,堪比一座小型的防护法阵。

    杀鸡焉用牛刀?

    陈寻同时也赌天妖不会拼尽全力杀他这个小卒,姜行空输就输在,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天妖断戟一击,不但没有杀得了陈寻,甚至连重伤陈寻都没有做到。

    ***********************

    陈寻杀姜行空就耽搁了十数息时间,但这点时间就足以叫诸宗弟子逃出数百丈之外,自然也无人能看到陈寻设计杀姜行空的一幕。

    两头凶猿抢过姜行空的头颅跟尸身啃食起来,十数头魔狐捞不到好处,紧追陈寻不放。

    地下迷穴岔洞密如蛛网,走错一个岔洞,就不要再想能跟诸宗弟子汇合。

    逃了大半天,始终没有找到出口,也不知道钻进涂山深处哪个角落里,陈寻就觉洞穴里魔煞之气越来越淡薄,也不再觉得阴寒刺骨,反而有种难言的燥火气息从洞穴深处透来。

    穿过这段洞穴,却是一座岩浆涌动的巨洞。

    陈寻没想到地下竟然还有这么一座活火山,看巨洞四壁,不下两三千丈开阔,而赤红色的岩浆在火山口下去三四百丈的深处涌动,时不时会有一泡岩浆爆开,喷吐一两百丈高的地火来。

    在洞穴的四壁,有数十头火狐警惕的盯着闯进来的陈寻。

    这些火狐跟魔狐体形相仿,唯有毛皮、鳞爪跟岩浆一色,是鲜丽的赤红。

    十数头魔狐刚一露头,数十头火狐就尖啸着扑上去,撕咬成一团。

    火狐数量虽多,但十数头魔狐都修成血丹,狐躯更为凶悍,力大无穷,撕咬间不时喷出的魔火更是凶厉无比,十数息时间就将数头火狐撕成碎片,扔下火山口叫岩浆地火烧成灰烬。

    陈寻这时候明白过来,魔狐并非普通的山狐修炼魔煞所化,实际上原先跟这群火狐是同族,而在修炼魔煞异化之后,才与这群火狐成为不共戴天的天敌。

    虽然涂山深处的地下迷穴都是相通的,虽然魔狐等魔物妖兽极其凶悍,但畏惧这边的炎火,轻易不会闯进来,这群火狐才能安然无恙的栖息在这火山洞里。

    一头火狐被打得横飞过来,鲜血涌出,将火红毛皮染得更为鲜艳。

    陈寻伸手将这头将要掉下火山口的火狐接住,看其要比其他火狐小许多,还是头幼狐,胸前给撕开一个大口子,却是头双尾异种,难怪年岁虽幼,扑杀之力不比普通的火狐较差。

    有两头火狐纵来,呲牙咧嘴,怕陈寻伤了这头幼狐,而狭长狐目也流露出凶厉的威胁之意。

    这些火狐略通灵性,要比那些只知噬血杀戮的魔狐好打交道,陈寻将重创晕厥的幼狐丢过去,化身流影,御使雷陨剑往随后扑来的两头魔狐劈去。

    雷音振响,剑芒滋长,当即就将这两魔狐打得横飞出去。

    然而这两头魔狐的魔躯之强悍,超乎想象,堪堪要落到地火岩浆上,魔躯就横飞数丈,夷然无损的落在一处凸石上,嘶嚎着又往陈寻扑来。

    老夔说过,神魔炼体,荒兽有着天然的优势,这句话真是一点不假。

    涂山深处的魔物妖兽,修炼魔煞,肉身就是它们最强的法器,而血丹叫它们有着无穷尽的神力,以致最低级的妖鼠、棘蛇,都有着堪比还胎境武修的实力。

    这十数魔狐显然要比妖鼠、异蛇强横得多。

    除非陈寻能将雷音剑诀修炼到更精纯、更犀利、更雄厚,或者修炼威力更强大的雷音剑阵,否则的话,他此时所御使的雷音剑芒,难给这些魔狐重创。

    陈寻取出天钧烈阳盾,又用夔龙灵甲护住周身,强冲进他刚才闯进来的洞口,进入相对开阔的地势,就将六头巨蛇傀儡放出。

    六枚精魄战魂虽然还没有修炼到极致,巨蛇傀儡无法发挥全部的战斗本能,进退还谈不上十分的灵活,但巨蛇傀儡的蛇躯之强横,不比魔狐稍弱。

    换作其他灵智异兽,完全可以避开这六头巨蛇傀儡,直接攻击躲在后面的陈寻。

    然而这十数头魔狐纯粹叫噬血杀戮魔念控制,势要将挡在身前的一切都撕成碎片,何况巨蛇傀儡颅骨间的精精魄战魂,是陈寻以自身神魂命元融炼荒兽残魂炼制而成,带有陈寻的神魂气息,更吸引魔狐疯狂攻杀。

    既然巨蛇傀儡离它们最近,它们自然就疯狂的攻击巨蛇傀儡。

    偶有一两头魔狐漏进来,陈寻也能从容应对。

    那些火狐,对这些魔狐更是恨之入骨,常有两三头火狐奋不顾身的抱住一头魔狐,一起坠下火山口,落下岩浆地火同归于尽。

    ***************************

    好不容易将十数头魔狐杀死,六头巨蛇傀儡也变得残破不堪,体内血丹也差不多消耗待尽。

    大半魔狐掉入火山口,连同残魂都被岩浆地火烧成灰烬,剩下的九头魔狐同样肢残骨断、肚破肠出。

    见那群火狐都警惕的退到火山口的另一端,陈寻只是笑笑,彼此不干扰最好,他在洞口布下一个防护禁制,就将九头魔狐的尸首捡回来。

    巨蛇傀儡体内血丹差不多耗尽,特别是最后一头魔狐临死前自爆血丹,巨蛇傀儡的躯体都受到严重的损毁,无法再用。

    好在精魄战魂丝毫无损,还从血丹融入更多的神魂精华,变得更为凝炼。

    陈寻先将魔狐的残魂都融入精魄战魂之中,又捡了四头躯体相对完好的魔狐丢入须弥戒中,其他五头魔狐将血丹等有用之物取出,其他的都跟残破的巨蛇傀儡一起,都丢下火山口烧为灰烬。

    双尾幼狐带有一丝好奇、一丝警惕的接近陈寻设下的防护禁制,陈寻从须弥戒里掏出一枚玉蟾丹丢过去。

    双尾幼狐刚要将玉蟾丹接过去,却有一头巨狐从旁边的石壁纵出,伸爪就将玉蟾丹打落在地,将幼狐拉回去。

    陈寻颇为无奈,抬头往洞顶看去,就见这群火狐多聚在左上方的一个洞口探头看来,心想那处洞口后应是这群火狐的老巢所在。

    这群火狐虽然借地火透漏的玄阳之气修炼,但看样子不像是长居地穴的狐兽,只是这群火狐生性多疑,对异类极为警惕,陈寻暂时也没有办法捉住一两头火狐,找到走出地下迷穴的通道。

    火狐对他不放心,陈寻对这群火狐也放心不下,又布下两层防护禁制,才将姜行空的储物袋掏出来,将他的神魂印记抹掉。

    一枚刻有“元武督尉”四字古篆的黢黑铁牌,陈寻猜想应这是姜行空在元武侯府的身份标识。

    姜行空这种级数的强者在元武侯府也不会太多,陈寻心想留下这枚铁牌,也没有冒充元武府督尉的可能,就将随手将铁牌扔下火山口。

    八瓶丹药都是极品,要比九阳丹、玉蟾丹高级许多。

    陈寻须弥戒里空瓶很多,将这些丹药腾出来,随手就将镌刻元武侯府标识的八只精美丹瓶也扔下火山口。

    一套浮屠黑鳞铠虽然有元武侯府的标识,但标识镌刻在肩甲部位,可以熔炼掉;而浮屠黑鳞铠作为地阶灵甲倒非元武侯府独有,陈寻就先收入须弥戒中,就算他不能穿,还可以找机会暗中出手换些炼器材料回来。

    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只长七尺、厚一尺有余的巨大剑匣来,陈寻暗暗惊喜,没想到姜行空身家丰厚不说,竟然都还带在身上,最终都便宜了他。

    西北域剑修宗门很多,西北域流传于世的灵剑法剑也是极多,但高品质的灵剑炼制不易,都奇贵无比。

    陈灵为准备修炼雷音剑阵,除雷陨剑外,在须弥戒里还额外准备了八把灵剑。

    雷陨剑是纪烈所赠,也是陈寻手里唯一的地阶法器,就是谷承卓等人看了都眼馋不已。

    而包括苏灵音所赠的那把灵剑,陈寻准备的其他八把灵剑都只是入阶中品,但为了凑齐这八把灵剑,就这已经花掉陈寻大半的身家。

    雷音剑阵修炼小成能御使九剑,但这还仅是雷音剑阵的基础。

    随着修为的精进,陈寻以后还要御使十八、二十七、三十六,乃至九九八十一灵剑组成雷音剑阵杀敌。

    雷音剑阵每升一层,威力都会提高一倍,而到九九八十一把灵剑组成雷音剑阵之时,就是天妖也能斩杀剑阵之下。

    灵剑对陈寻来说,以后只会多多益善,绝对不会嫌多的。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