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五章 溃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三更,感谢新盟主adei慷慨捧场。【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大势已去,守住这洞口!”

    陈寻拉住要冲上前救援的常曦,指着身后的洞口。

    虽然不知道这眼洞通往何处,但大小相宜,他们只能钻入狭窄的地形,才不至于被成百上千的妖兽扑上来撕成碎片,而天妖还没有将身上的天焰完全驱除干净,多半不会离开魔煞暗河追杀他们。

    想到这里,陈寻心里更是大骂夏相宜是个蠢货。

    他们有这么强的实力,哪怕是将受天焰重创的天妖诱离暗河,天妖也必然是任他们的宰割。他们偏偏自以为是,以为八荒旗能将天妖冰封在暗河里不能动身,却不知天妖的脑子要比他们好受万倍,一直都没有出全力跟他们死拼。

    赵承恩、谷承卓此时都无以为计。

    天妖挣脱出玄冰与捆仙索的束缚,魔煞修补肉身的速度陡然加快许多,而那八条怪鱼额外的凶猛,还防护在天妖身边,常曦的天照镜、赵承恩的五霞珠、姜彬的玄钟、姜行穴的八荒旗都无法再直接攻击到天妖。

    只要让天妖再多恢复半成的实力,谁都无法承受其接下来的全力一举。

    这时候周阳从怀里掏出一枚炼炉,掷入空中,迅速化作四五丈高的巨炉,往天妖头颅砸去,同时大叫:“快走。再不走,大家就都没命啦!”

    兵奔如山倒,周阳祭出乾坤炼炉也只能镇住天妖数息时间。

    姜行空也顾不上八荒旗根本无法取回,他与姜彬最先退到洞口。

    姜行空神念与八荒旗相通,人在洞口,还能御使黑色蛟龙将四面八方扑过来的魔物荒兽挡住;姜彬也没有说就立即逃生,用玄钟与姜行空一起打开一条通道,让诸宗弟子快速退入洞口,最后又将周阳卷入洞口。

    随常曦一起断后的陈寻,瞬时打出十数道灵符,化作一道道石墙封住洞口。

    然而这些坚如神铁的石墙,丝毫挡不住凶厉噬血气息的透入。

    “不好!”

    常曦直接将陈寻推到一旁,将光华大作的天照镜横在身前,下一刻天妖那杆轻易就打碎六魁聚阳幡灵罩的断戟,就轰破十数石墙,往常曦身前的天照镜撞来。

    在魔煞浓郁的蛇穴之中,常曦恶斗到这时,也是强弩之末,虽将断戟拦住,但她整个人横飞出去,撞塌一片石壁。

    有两名弟子抢过来,将常曦搀起往后撤出,陈寻又掷出十数灵符,化成石墙将蜂拥而来的魔物妖兽挡住,但地上那支断戟嗡嗡作响起来,又要再度离地飞起……

    天妖身受重创,身上的天焰还没有驱除干净,不会为了多杀几个人就轻易离开魔煞暗河,但这杆断戟是他祭炼多年的玄兵法器,与他神魂相通,实也是诸宗弟子逃亡路上所面临最大的威胁。

    现在大家是丧家之犬,仓皇落下洞中,摆不开阵势,就算常曦都无法挡下断戟的一击,其他人稍稍沾上都难活命。

    见断戟跟活过来似的,就到离地飞起,谷承卓毫无犹豫,轮起手里的八棱雷锤,就往断戟砸去。

    乌黑断戟不知天妖取何物炼制,仅剩半截也还有四丈长,月牙圆刃也是乌黑一片,有说不出凶厉噬血气息透出。

    这杆断戟承受天焰流火的轰击,也才断成两截。

    谷承卓单纯拿八棱雷锤,自然绝不可能将断戟打碎,谷承卓这是想轰碎天妖附在断戟上的神魂印记。

    只是断戟与天妖神魂息息相通,谷承卓离天元还差一线,又怎么可能将天妖附在断戟上的神魂印记打碎?就见断戟幽光一闪,谷承卓整个人就震飞,撞塌一片落石,再落下时才叫雷万鹤接住。

    谷承卓身上所穿的地阶灵甲布满珠丝一样的裂纹,裂纹很快扩大,灵甲化作无数碎片落地,但好歹也保住他的性命。

    那把八棱雷锤却是不弱,嵌在石缝里熠熠生辉,夷然无损,只是谷承卓的修为有限,还无法将这把八棱雷锤的威力尽数发挥出来。

    陈寻将八棱雷锤拔出来,交给雷万鹤拿着。

    谷承卓全力一击也是有些效果,断戟嗡鸣声稍稍黯哑了些,没有立即离地飞起诛杀众人。

    陈寻心想大逍遥剑意或许能将天妖神魂印记打碎,但此时已有两头凶猿正扒在破裂的石墙,往这边的杀来。

    陈寻将手里的撼地诀掷出来,将身后一段石洞震塌,将洞穴堵住,也将断戟压在落石之下,希望能稍堵追兵。

    陈寻与雷万鹤护着身受重创的谷承卓,紧追在众人之后往前逃窜。

    在这地底迷宫里,也辨不清什么方向,只知道应往魔煞稀薄处逃。

    往前逃了一段,就有数十魔物妖兽从旁边的岔洞杀出,陈寻掷出两道灵符,然而两道灵罩没有坚持住一息时间,就被一头凶猿扒拉两下打碎。

    谷阳峰一名弟子从怀里掏出一张青色兽皮灵符,颇为不舍的望了两眼,不过这时候逃得性命最是要紧,有什么好东西不用,难道还要能挂掉之后,给这些噬血的魔物妖兽搜索尸身不成?

    灵光闪了两闪,就见数道炽热的烈炎射线从灵符喷射而去,陈寻离得颇近,觉得毛发都要给这炽热的烈炎烧焦,四壁岩石很快就被烧融挂落下来。

    陈寻见机挥舞雷陨剑,剑气卷动岩浆往后面的魔物妖兽裹过,身后顿时留下一片鬼哭狼嚎。

    大家都卯足劲逃命,陈寻两次停顿阻敌,虽然就耽搁数息时间,已经给拖后数百丈。

    “这些孙子,逃起命比兔子还快。”虽然没有指派谁留下来断后,但雷万鹤下意识跟在陈寻的身边,没想到反倒他与陈寻落在最后面,急得直跳脚。

    陈寻刚要丢出两枚灵符挡一挡身后追来的魔物,嗡鸣魔啸又在身后振响。

    陈寻与雷万鹤脸色大变,天妖所御使的那杆断戟,就连常曦都不能完好无损的接下一招,他们要是硬扛,无疑是嫌活腻味了。

    陈寻与雷万鹤不断稍有滞留,撒开腿就往前跑,也不去管那数十头物魔在身后轰隆隆的追来。

    迷宫岔洞密如珠网,魔物妖兽对地形熟悉,对生魂气息又异常敏锐,陈寻与雷万鹤赶上前面一拨诸宗弟子汇合时,十数头魔狐则从另一个岔洞口杀出。

    魔狐看着仅半人高矮,青黑色的毛皮,尖嘴长腮,与常见的山狐没有多大区别,但乌鳞覆盖的利爪极其锐利,寻常的防护灵罩、入附法器,几乎挡不住其三五下撕抓。

    陈寻劈开一头魔狐,而已经逃出数十丈外的姜行空又掉头杀回来,凭借一把赤红灵剑将十数魔狐悉数拦下,只是他嘴角不时露出的一抹狞笑,叫陈寻背生寒意。

    雷万鹤背着谷承卓刚过去,姜行空随手就划出数道剑芒,像切豆腐似的切下一大片落石,恰好将他与陈寻的退路堵住大半。

    “你愿意随我留下来断后,神宵宗果真都是英雄好汉!”姜行空手下灵剑左拨右挡,将魔狐逼退的同时也不忘大呼小叫。

    雷万鹤回身看了一眼,真以为陈寻自愿与姜行空一起留下来断后,感激的看了一眼,就背起谷承卓继续往前逃。

    陈寻心里将姜行空祖宗十八辈都挨个操了一遍,掏出一枚撼地符就直接朝姜行空的脸面扔去。

    “这可是你要自相残杀,怨不得我替神宵宗清理门户。”姜行空狞笑道,挥剑就往撼地符劈去。

    “你不过是元武侯府的一条狗,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替神宵宗清理门户?”陈寻不屑而笑,毫无犹豫就往十数头魔狐退去。

    一张撼地符仅将姜行空震退数丈,姜行空随行身形又如鬼魁般欺来。

    陈寻此时刚好退到魔狐之中,在十数利爪撕抓之下,穿在身上的两重玄阳灵甲就被撕成无数碎片挂落下来,而他激活的夔龙灵甲神通,顿时也是无数碎芒散出,眼见就要到濒临崩溃的边缘。

    陈寻身后的洞口,幽光大作,那杆天妖断戟发出的嗡鸣魔啸,仿佛是石洞里冲击回荡的巨浪,挟带无比凶厉噬血的天妖气息,浮空掠来……

    魔狐以及两头凶猿受天妖气息的压制,都停下手往洞穴两壁退让。

    陈寻转头看到天妖断戟也是骇然失色,断戟仿佛有眼,乌黑的月牙刃,闪烁着天妖那冰冷无情的噬血意志,似要无情的撕碎他的神魂、摧毁他的肉身。

    “蠢货,你以为躲到这些魔物之后就有用吗?”姜行空狞笑道,随后劈出两道剑芒,将冲到身前的两头魔狐封住,看着那天妖断戟直接往陈寻前胸击去,忍不住想放声大笑。

    姜彬竟然说这家伙有可能成为元武侯府的大敌!

    呸,还要他够这个资格才行。

    看着陈寻身上的护体灵光瞬时湮灭,姜行空将全身的灵元都注入剑中,往断戟劈去。

    这里离暗河已经十数里的距离,天妖神魂再强,在击杀一人之后重新祭起断戟,也会有极短暂的停滞时间。

    姜行空唯有借这时间,将天妖附在断戟之上的神魂印记打碎掉,才有可能从容脱身。

    姜行空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以为必死无疑的陈寻,像尸体重重砸落到他身后的同时,诡笑的睁开眼睛。

    灵海之上九脉缠绕而成的螺旋天河,正有如长龙吸水一般,从百骸灵窍疯狂的吸取灵力,注入灵海所化的玄冰火海……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