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四章 大势已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天妖看到诸宗弟子这边又多了一支生力军,面目越发狰狞,似在无声的哀嚎,暴露在外的筋肉像虬龙一样拧结缠绕,神力就像暗泉一样在筋肉之间流涌。【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常曦顾不上把余氏姊妹抓出来教训,将灵元注入天照镜,没有直接攻击天奴,而是将一道道挟有无上威力的灵光打在从暗河冰面涌出的魔煞雾团上。

    赵承恩瞬时也明白常曦的意思,天妖肉身正疯狂的吞吸魔煞黑雾修补创身,只要将魔煞黑雾打散,胜利的天平必将向他们这边倾斜,实比直接攻击天妖修炼数千年的肉身更有效。

    赵承恩虽然气愤姜彬、夏相宜等人此前将他们天刑峰的弟子弃之不顾,但此时还是以大局为重,御使一枚法珠,透射五彩霞光,往黑色雾团打去。

    也由于天妖肉身正疯狂的吞吸魔煞,倒使得巨穴别处的魔煞变得极其淡薄,好些弟子都能御出法器,与魔物凶兽杀作一团。

    常曦、赵承恩没有冲到暗河岸边跟夏相宜他们汇合,而依据巨穴的一角而立,陈寻、谷承卓、雷万鹤等人则站在外围,斩杀那边疯狂冲上来的魔物妖兽。

    陈寻与谷承卓合力将一头凶猿打翻,然而这头凶猿血肉尤其的坚实,雷陨剑劈上去也只留道白印,其他天刑峰弟子从身后打出的岩刺、冰锥等法术,更是难伤其分毫。

    眨眼间这头凶猿爬起来,挥舞肉掌一下子就将两道防护灵罩打碎。

    陈寻只能肩顶列阳盾扛上去,给身后的天刑峰弟子挣扎时间。

    虽说烈阳盾能削弱劲力,但叫凶猿一掌劈上来,陈寻还是觉得像是一座山砸过来,骨骸嘎嘎作响,脚下最坚硬的麻黄岩都陷入去一尺深。

    亏得又有三道灵罩补上去,不然再受一击,陈寻如此强悍的肉身也非受创不可。

    陈寻与谷承卓、雷万鹤等天刑峰弟子,组成防御阵列,将常曦、赵承恩保护在内,以便他们能心无旁鹜的助夏相宜他们攻打天妖,同时他也时刻关注天妖的动静。

    看天妖浑身的筋肉涌动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动作,陈寻心里正疑惑不解,就感觉天妖那颗像打桩机跳动的心脏,正以异常奇怪的节奏搏动。

    陈寻眼睛看着天妖的鲜红心脏,他的心脏也情不自禁的跟着这奇怪的节奏跳动起来,体内的气血随之逆转,一股要将百骸血脉撕裂的巨痛叫他清醒过来。

    “不要看天…妖心脏,这是…天妖心律!”雷万鹤见多识广,同时是受到天妖心律的干扰而气血逆行,喷了一口鲜血,才将话说完。

    然而雷万鹤出声提醒已经晚了半拍,陈寻身后有两名天刑峰弟子口吐鲜血,受不住气血逆行的冲击,瘫倒在地。

    然而转开眼睛不看,陈寻犹感觉天妖心脏跳动所特有的奇怪节奏还在心间振荡,隐隐牵动气血的运转,甚至还要将他灵海之上的夔龙法相震散。

    陈寻心知天妖心律应是类似夔龙天音的一种魔功,当即幻化无数咒符梵音,排除天妖心律的干扰,然而他夔龙天音功的修为有限,只能保证自己不受干扰,想要发声啸出,梵音未出喉咙,就被天妖心律化解,想必是境界相差太大。

    妖兽修炼到法相化形境界,灵智就不比人类修士稍弱,除了天赋神通外,同样还能修炼术法、炼制法器,杀敌手段花样极多,这也是天妖与寻常妖兽最大的区别之一。

    陈寻见蛇妖身上还有残留天焰侵蚀肉身,与夏相宜等人缠斗如此之久,半片身子还被封在玄冰之下,竟然还能有余力用天妖心律的魔力反击,心里这头蛇妖还真是不亏天妖的威名啊。

    难怪老夔当年也不敢闯涂山啊,涂山深处的老妖确实要比想象中强悍多了。

    陈寻虽然能不受天妖心律的干扰,但其他弟子就艰难了,就连谷承卓脸色也极其难看,抵挡妖兽进攻时动作十分僵滞,再没有刚才的灵动跟流畅,想必也在默默抵挡天妖心律对气血运行的干扰。

    谷承卓都如此,其他弟子可想而知,陈寻连忙提醒常曦道:

    “直接攻击天妖心脏!”

    “不要!”夏相宜全神贯注祭用六魁聚阳幡之时,也一直关注各处的动静,听到陈寻出声提醒,又见常曦祭使天照镜就要将灵光打到天妖心脏上,连忙出声阻止。

    “不要你个头!”陈寻心里将夏相宜骂了一个狗血淋头,随手释出九枚青焰莲火就往天妖心脏疾射而去。

    修为稍低的弟子都不要想能摆脱天妖心律的干扰,而偏偏疯狂攻来的魔物妖兽丝毫不受影响,扑过来就将最外围几名气血逆行的弟子撕咬得肢残骨断,顿时毙命过去。

    天妖全身的筋肉气血加起来,都未必有一颗天妖之心珍贵,但现在他们不想着赶紧将这头天妖杀死,夏相宜他们自然是还有一线斩杀天妖的机会,其他弟子,有几个能抵挡天妖心律的干扰,而在魔物妖兽的疯狂攻击下活下来?

    “你敢以下犯上,不遵我号令?”夏相宜御使六魁聚阳幡飞过来,将陈寻九枚青焰莲火挡住,厉声喝斥。

    陈寻气得吐血,转念想死的都是神宵宗跟栖云山及元武侯府的弟子,他犯不着跟夏相宜这蠢货怄气,他看情形不对,还可以从洞口开溜。

    陈寻忍下这口气,没有打一个青焰莲爆给夏相宜看看,任六魁聚阳幡将他射出的青焰莲火化去……

    陈寻这时候不动声色的将天钧烈阳盾收入须弥戒中,抓了一把有利开溜的灵符在手里,打算形势不对劲,就直接开溜,心里想,倘若事事都听夏相宜这小子瞎指挥,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雷万鹤看到陈寻的动静,也稍稍往后退,出手之间留有余力,免得等会儿脱身不及。

    见震慑住陈寻等人的妄动,夏相宜眼里的厉色未消,又全力御使六魁聚阳幡往天妖攻去。

    “尔等还妄想夺我魔心吗?”

    一直默不作声的天妖,突然间就狰狞狂笑起来。

    大概是化形之后从未直接开口说过话,声调古怪之极,像是铁剑在石壁挫,但与天妖心律相合,千刀万剐的往众人耳膜钻来,陈寻都觉耳膜巨痛,气血再度要失控逆行。

    姜彬收回夔龙天图,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座古钟,镌刻无数玄符秘篆,右手骈指将灵元聚出一束往古钟轰去,无比幽远的玄钟梵音荡出,竟然就将天妖心律压制住。

    “不好!”

    众人心头正大感轻松之际,一直都在用八荒旗御使灵龙、用玄冰将天妖封住的姜行空这时候突然惊惶大叫起来。

    众人都不知道姜行空为什么叫得如此惊惶,然而姜行空的话音未落,就见封住暗河的玄冰陡然隆起,瞬时破成无数碎冰往四面八方打去。

    陈寻见识过八荒旗的威力,八荒旗所化的千丈冰原,他就算使出吃奶的力气都无法打碎一角。

    八荒旗这时候竟然无法将暗河封住?

    巨浪腾起,八条背生巨大骨刺的怪鱼从水面跃出,浑身泛着黄澄澄的光芒。

    这些怪鱼体形都不算大,跟天妖头颅相仿,除了骨刺外,形状也颇为相像,高高跃出,就像天妖又长出八颗头颅似的。

    在众人惊谔之间,八条怪鱼张口就喷出无数玄黑如墨的冰锥水刺,兜头兜脑就往暗河边的诸宗弟子打去。

    夏相宜御使六魁聚阳幡释出一面巨大的灵罩,将冰锥水刺挡住,内围的弟子也眼明手快,十数道灵符掷出化作十数道防护灵罩,将阵前遮挡得严严实实。

    然而这些冰锥水刺不是打碎挡住就成的,那无数的冰渣水珠实是魔煞凝成,洒落下来就如汤沃雪一般,将防护灵罩侵蚀穿透……

    天妖尾身不再受玄冰所困,此时也完全不顾周阳、常曦、赵承恩三人还在联手攻它,手舞断戟就往六魁聚阳幡所化的残破灵罩打去。

    幽光浮现,罩碎旗裂,夏相宜整个人横飞出去。

    一名弟子奋不顾身的飞出,将夏相宜接住。

    援兵赶到,巨蛇天妖不再缩手缩脚,全力一击又岂是刚晋入天元境后期的夏相宜能轻易承受?

    夏相宜落地就鲜血狂喷,而奋不顾身将他接住的那名弟子更是筋骨俱断,当即毙命死去。

    看到这一幕,陈寻才确信平时看上去温文尔雅的夏相宜,实是生性凉薄之人,他实将侵入体内的妖力跟魔煞都转到救他的弟子身上。

    夏相宜看上去鲜血狂喷,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

    陈寻看到天妖将一股妖煞直接打入夏相宜的体内,夏相宜真若遭受重创,吐出来的鲜血就不会是这个颜色。

    只是在场谁都没有陈寻熟悉魔煞妖气的特性,姜行空见夏相宜身受重创,也都惊骇莫名,但事已至此,只能强御灵气所化的黑色灵蛟往天妖缠杀过去。

    玄钟能荡魔镇魂,却非强力攻击法器,但此时也来不及换手,姜彬将玄钟掷出,全力注入灵元,往天妖头颅轰去。

    天妖还没有将身上的天焰驱尽,全力攻出一击也是后续无力,此时身形后滞,避开姜彬、姜行空的攻势,八条怪鱼则凶猛异常,悬在半空中,喷出一**冰锥水箭。

    这些冰锥水箭比寻常妖兽喷吐的毒雾要猛烈十倍、百倍,内围负责防护的诸宗弟子,疯狂的将手中灵符掷出,依旧无法再将阵前守得滴水不漏。

    一声声惨叫传出,听得姜行空、姜彬是心惊肉颤,不得不分出一人来防御这些怪鱼。

    天妖此时腾出手来,直接去扯心脏上的捆仙索。

    御使捆仙索的周阳,一人灵元根本无法跟天妖对抗,吐了一口血勉强坐稳没有倒下,而天妖则一手将捆仙索扯落,张口就吞入腹中……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