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二章 勇闯蛇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最近没人投红票啊!卖可怜求两张红票)

    陈寻猜测天妖很可能以自身为饵,引发天焰流火,将诸宗在那片山岭所布的大阵击毁后,方便其他魔物妖兽一起杀出,屠戮诸宗弟子。【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然而,天焰流火纯粹受气机牵动而发,巨蛇天蛇以己身为饵,其修为最强,也绝难逃过那道天焰流火的直接轰杀,就算不死,重创也少不了的。

    然而,就算巨蛇天妖受天焰流火重创,那处洞穴里还不知道有多少条异蛇等着他们。而洞底暗河里透出的魔煞浓如黑雾,他们进去后,没有半点灵气可借,聚灵山河阵也难发挥半点作用。

    不过,富贵险中求,此时是他们唯一进入蛇穴的良机。

    不能御空飞行,赶到蛇谷,还是颇费一方手脚。

    沿途没有遇到什么凶横的魔物,陈寻越发确信,巨蛇天妖是故意引发天焰流火,轰打诸宗部署的防御大阵,涂山里的魔物妖兽,很可能都聚集到涂山外围去了,这意味着蛇穴里的妖蛇数量也会有限。

    陈寻无暇去管诸宗弟子的死活,心想诸宗有五名元丹真人坐镇,不至于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他跟在常曦身边,走入蛇谷。

    刺鼻的腥臭从泥浆溢出,陈寻见蛇谷里的泥浆都成紫黑色,不知道有多少血肉混杂其中,忍着恶心劲儿,走到洞口前。

    还没有钻入蛇穴,从洞口透漏而出的魔煞就叫人心寒骨僵。

    “怎么闯?”陈寻先将六头巨蛇傀儡放出来,压着声音问常曦。

    倘若这洞穴就那头蛇妖的老巢,深处必有异蛇守护;而蛇穴里魔煞要外面浓郁数倍、十数倍,阴寒刺骨,没有什么灵气可借,聚灵山河阵难发挥作用。他们只能凭自身灵气、灵元以及丹药硬扛,一旦被困在蛇穴深处,将异常凶险。

    常曦秀眉微蹙,她生性胆大妄为,但不意味着她是缺心眼,从储物袋中掏出天照镜与一柄透漏盎然春意的碧绿木剑,跟陈寻说道:“尽可能贴身搏杀,魔煞太浓烈,御器易受反噬……”

    陈寻在进涂山前,就做好与魔物贴身肉博的准备,与雷万鹤、余氏姊妹分开前,还特地将那面天钧烈阳盾从雷万鹤手里拿回来。

    除了贴身所穿的云辰残甲外,陈寻又额外穿了一件玄阳护甲,又掏出两件灵甲来,问常曦:“你要不要多穿一件?”

    常曦的灵元要比陈寻凝炼十倍,但此时也不敢托大,接过一件软甲穿身上,随手又将多出来的一件装她的储物袋里,说道:“你这次准备了不少好东西啊?”

    “我跟大当家您分什么彼此啊?”陈寻笑道,又大方的掏出十来瓶丹药过去,他看得出,常曦虽然到处勒索,但多贴给翠湖微弟子,她身上私藏未必有他丰厚。

    陈寻与常曦在蛇穴入口耽搁了片刻,都不见洞底有异蛇攻来,都觉得有些异常。

    魔煞能侵蚀神魂灵识,在魔煞浓郁的蛇穴里,陈寻与常曦的灵识感应都受到极大的限制,顶多只能感应到一两里外的微弱气息。

    而异蛇等魔物在这种环境下,对生魂气息的感应则异常敏锐。

    陈寻与常曦拖延不进蛇穴,就想着将蛇穴里的异蛇引出来诛杀。

    半天不见动静,陈寻与常曦也不会半途而废,持剑钻进蛇穴,没走几步,就看到洞穴四壁有激烈交战的痕迹,地上还有不少法器碎片散落,此时蛇穴深处也传来隐隐的厮杀声。

    常曦蹙眉骂道:“我就知道那两个小婊子靠不住。”

    陈寻耸耸肩。

    蛇谷算不上多隐蔽,其他进入涂山深处的诸宗弟子都有可能发现这处蛇谷。然而正值诸宗在涂山外围部署的防御大阵被天焰流火攻破之际,还有心情钻进入蛇谷探险的人,则多半是跟他们一样,知道蛇穴是天妖的老巢,赶过来是想趁火打劫。

    除了常曦、雷万鹤、余氏姊妹外,可没有其他人知道他在蛇穴深处看到巨蛇天妖的事情;而就算雷万鹤、余氏姊妹赶出去报信,但也完全没有必要将蛇谷的方位说给他人知道。

    除非雷万鹤、余氏姊妹,有意将蛇谷的方位说给别人知道。

    常曦此前也是先将雷万鹤、余氏姊妹三人遣走后,再将碧虎妖丹拿出来叫他炼化,陈寻心想常曦她心里不傻,对余氏姊妹以及雷万鹤并不完全信任。

    常曦成为真传弟子,也就这三四年间的时间。

    余氏姊妹进神宵宗修行有四十余年,成为谷阳峰内门弟子也有十余年,在进翠微湖修行之前,必然也是依附其他真传弟子的洞府修行。

    陈寻此前倒没有资料想过这个问题,这时候则不难明白,夏相宜与炼器院长老周阳之间,必有一人跟余氏姊妹关系密切。

    说到底常曦成为真传弟子的时日很短,在神宵宗的根基还浅薄得很。

    想到夏相宜、周阳,甚至姜彬等元武侯府与栖云山的人就在蛇穴深处,陈寻则将六头巨蛇傀儡收了回来。

    雷万鹤、余氏姊妹不擅长炼器傀儡之术,看不出太多的门道来,陈寻可不想叫他的根底,叫元武侯府与栖云山的人看过去。

    有数头巨蟒扑来,常曦手持天照镜打出一道灵光,数头巨蟒似被定身一般,身形顿时变得异常僵滞,陈寻手持雷陨剑飞身跃出,直戳蛇眼等要害处。

    常曦手里那柄碧绿木剑则化作柔软的春藤将数头巨蟒一起缠住,枝梢却挟带凌厉的剑意刺入蛇眼、腹线等要害。

    将血丹、蛇胆等物割下来,陈寻与常曦继续往里走。

    走出十数里,蛇空的分岔就渐渐多了一起,一条条甬道横七竖八的支伸出去,在涂山的极深处形成珠网般的迷宫。

    陈寻与常曦不管其他,循着蛇穴深处传来的搏杀声,径直往里闯,连杀好几批冲进来的异蛇,从一段长达数里的低矮甬道杀出一条血路,来到一座足有两三百丈开阔的地下巨穴前。

    十数神宵宗弟子,正被数百头魔物围困在地穴中间难以脱身。

    谷承卓手持八棱雷锤,身姿勇猛,一锤之下,就连神力无穷的巨蟒也能被他劈飞数丈;雷万鹤等人手持灵剑,游走谷承卓身侧,挡住魔物妖兽的攻势。

    除了谷承卓、雷万鹤等人犹有余裕之外,其他神宵宗弟子情形就不大妙了。

    大家进涂山之前,都穿有灵甲法衣,随身还带有大量的灵符,然而陈寻看诸人在魔物妖兽疯狂的噬血强攻之下,身上闪烁的灵光越来越黯淡,都差不多要到崩溃的边缘。

    甚至还有好几名弟子已受重创,只是叫谷承卓等人保护在中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没有万全的准备,竟然也敢闯蛇妖,陈寻心里奇怪,谷承卓怎么也不知好歹起来了?

    没看到夏相宜等人的身影,但蛇穴更深还隐隐有搏杀声传来,陈寻心想谷承卓不是真传弟子,多半做不主,或许是随夏相宜等人进蛇穴后,又因意外跟夏相宜他们走散了,才会被数百魔物妖兽困在这处地穴里。

    就算没有谷承卓、雷万鹤,陈寻与常曦看到其他的神宵宗弟子被魔物妖兽围困,也不能见死不救。

    谷承卓看到陈寻、常曦,也是兴奋得大叫:“常曦师姐来了……”

    “一群没用的家伙。”常曦鄙视的说道,然而她手下动作却是不慢,天照镜射出一团团灵光,打得地穴里的魔物嗷嗷直叫;碧绿木剑还是透漏无穷的盎然春意,疯长的春藤像是蛇妖的长发,分出数百细枝往异蛇、妖鼠、魔狐缠去。

    陈寻此时也绝不敢有所保留,灵力疯狂注入雷陨剑中,化作漫天剑影,杀向从春藤缝隙里漏出来的妖鼠、魔狐……

    魔狐、妖鼠看着体形不大,但浑身青鳞裹覆、刀剑难伤,数量又极其之多,陈寻雷陨剑再锋利,仓促之间只能将妖鼠、魔狐劈飞,难以击中要害予以重创。

    而这些妖鼠、魔狐的牙爪锋锐异常。

    陈寻身上所穿的玄阳灵甲,也是顶级的入阶法器,不畏魔煞侵蚀,而不慎叫妖鼠、魔狐爪牙抓咬上来,也是“哧溜”一片电光石火,护体灵光被破开不说,灵甲本体也被抓咬一道道深痕……

    唯有天钧烈阳盾坚固异常,丝毫不畏妖鼠、魔狐的抓咬,甚至还能大幅削减异蛇甩尾抽上来的冲击力。

    雷万鹤、谷承卓,以前天钧烈阳盾在手,都是当成防御法器使用,却不知天钧烈阳盾在武修手里用于近身搏杀时,才能真正的发挥出威力来。

    陈寻与常曦冲到地穴中间,与谷承卓他们合到一处。陈寻才发现天刑峰弟子赵承恩盘膝正坐在众人的中间调息,他脸色黑如浓墨,正是魔煞攻心的迹象。

    常曦手里的碧绿木剑长出一枝生意盎然的嫩枝,从赵承恩的心窝处刺进去。

    仅过数息,常曦手里这把碧绿木剑就叫魔煞染成青黑,嫩枝更是枯萎坠地。

    碧绿木剑就像失去灵性一般,也变得黯然无光,常曦顾不上惋惜这把灵剑,只能先丢进储物袋中,皱着秀眉问赵承恩:“你怎么伤这么重?这里没有哪头魔物能伤你这么重呀!”

    陈寻也是疑惑不解:要不是赵承恩身受重创,他与谷承卓、雷万鹤他们,抵挡数百魔物妖兽的围攻,不至于这么快就被打得狼狈不堪。

    虽然由常曦帮忙化去不少魔煞,赵承恩此时犹不好受,开不了口说话,谷承卓代他回常曦的问话:

    “我们与夏师兄以及元武侯世子姜彬等人一起进入蛇穴,刚好赶到天妖从暗河返回老巢。承恩师兄措不及防,被天妖重击所创,夏师兄令我们在这里保护承恩师兄,他们追进去诛杀天妖了……”

    不过谷承卓说这番话,心情并不平静,陈寻心想赵承恩被天妖重创时,或许另有蹊跷。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