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八章 天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今天就一更,见谅……)

    走下石岭,往山谷有栖云山弟子从密如织毯的灌木丛林中开辟出一条小路。【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见折断的枝桠渗出树液都是黑色的,陈寻确信这片山岭叫魔煞污染有相当长时间了。

    陈寻与李余此前进入涂山,遭遇异化棘蛇,噬血凶厉,看见人兽就狂性大发,叫陈寻悉数斩杀剑下,也没见有一条棘蛇退走。

    然而刚才数以千计的飞行妖鼠见不敌九相灵旗幻化的夔龙法相,竟然往深谷里退去,这点叫陈寻又惊又疑:

    背后极可能有灵智魔物控制着这些飞行妖鼠。

    这么看来,修炼魔煞的人或者荒兽未必能就丧失灵智,更可能是扭曲灵智,变得噬血凶厉。

    陈寻抬头看了看仿佛流霞覆盖苍穹的天焰,而玉柱峰之一役犹给很深的阴影,也对此行充满忧虑。

    由于天焰的存在,这些区域不会有什么强横的灵禽生存,故而他们遭遇受魔煞污染的妖禽,可能性极微。

    而涂山绝岭深处,数千、数万年来,人迹罕见,都不知道有多少强横荒兽生发灵智。要是这些凶兽都修炼魔煞,变成嗜血凶厉的魔物,问题就大发了。

    夏相宜、周阳等人,走过去跟栖云山弟子寒暄,陈寻与雷万鹤身为外门弟子,自然凑不上热闹,都在外围警戒、休整。

    看常曦喷火的美眸,恨不得将那个青年生剥活吞了,陈寻猜想那人很可能就是元武侯世子姜彬。

    姜轲虽然是元武侯长子,却是姬妾所生;姜彬才是将来能继承元武侯爵位的世子。

    而元武侯使姜轲入神宵宗修行,却使世子姜彬到栖云山修行,这背后有什么蹊跷,就不是陈寻此时所能琢磨的。

    陈寻看到石沟里有一头己经毙命的妖鼠,捡起来见其魂魄皆丧,但青鳞密布的肉身则完全无损,想到元武侯府也能炼制锁魂印,眉头微蹙,心想元武侯府或许也有炼制魔兵的秘法。

    一名栖云山弟子走过来,陈寻不动声色的将妖鼠递给他。

    “你走你们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常曦陡然拔高声调,陈寻讶然转头看去,却见常曦满脸不悦的往远处走去,而夏相宜、周阳等人眼睛也有对常曦的不满跟恼怒。

    陈寻猜测夏相宜多半是想跟姜彬等栖云山弟子同进退,彼此可以接应,常曦应是这事跟他们闹崩了。

    “大当家,你不要丢下我啊!”陈寻忙跟过去。

    就算常曦不跟姜彬他们分道扬镳,陈寻也会找机会离开。

    他一来怕元武侯府的人会暗中捣鬼,二来陈寻想要收集一些血丹,最好能避开夏相宜、周阳等人的视野。

    现在机会恰好,就算回到宗门,夏相宜多半也只会将擅自行动的罪责推到常曦头上去。

    常曦好似没有听见陈寻的声音,赤足踏着似墨染过的黑褚山石,就越上左侧的山头。

    陈寻手脚也不慢,紧紧的跟了过去。

    雷万鹤等翠微湖弟子都面面相觑,一时间左右为难,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按说他们借常曦开辟的洞府修炼,应该跟常曦共进退,但此次出来,谷阳真人又明令他们这些谷阳峰的内外门弟子,都听夏相宜的号令行事。

    然而这边除了有夏相宜、周阳等数名天元境强者随行外,夏相宜手里更持有临行前谷阳真人所赐的天阶至宝六魁聚阳幡。

    他们在赤枫堡时,就滴血祭入六魁聚阳幡,真要在山中遇到什么穷凶极恶的危险,可以借用六魁聚阳幡施展阵法神通御敌。

    常曦性子无常,变幻莫测,要是遇到什么凶险,常曦修为强横,说走就走,其他弟子想要从险境脱身,就难了。

    这边一迟疑,常曦与陈寻就已经消失在石岭之后。

    “常曦师姐应是不想我们跟上去拖累她吧?”有人自我安慰道。

    雷万鹤咬了咬牙,还是大步流星的追上去,大喊道:“等等我。”

    *********************

    “你跟过来做什么?你就不怕跟我死得快吗?”常曦赤足站在一方赤岩上,歪着雪腻的脖子瞅着陈寻,在天焰流霞的映照下,美眸仿佛两枚美宝,透着晶莹光泽。

    “咱生是大当家的人,死是大当家的鬼,”陈寻心里知道常曦还是指望能有人跟上来的,涎脸笑道,“再说大当家过来找我们,大概也是想我们了吧?”

    常曦嗔怪自作多怪的横了陈寻一眼。

    这会儿雷万鹤、余文英、余文鸢三人也从岭巅追过来。

    虽然翠微湖人烟稀少,但这次也有二十多个弟子进入涂山,竟然仅有雷万鹤三人追过来,陈寻心想常曦就算在翠微湖,也不怎么得人心啊。

    “亏得大师姐平日待她们这么好,她们竟然都向着夏师兄……”余文鸢见竟没有其他人再跟过来,也抑不住气愤。

    “又没人叫你们跟过来,还嫌你们是累赘!”常曦满脸嫌弃的说道。

    “再往里走,有可能会遇到凶横之极的魔物啊,要不咱们就在左右打打酱油得了?”陈寻涎脸问道。

    “是啊,是啊,”雷万鹤附和陈寻道,“那数以千计的飞鼠,背后应有灵智妖兽所御,我们最好是能跟在夏师兄他们后面,万一他们遭遇什么不测,可以及时救援,夏师兄日后必也承大师姐你的情……”

    陈寻心想这雷万鹤还真是阴险,明明是他贪生怕死,想跟在夏相宜他们后面,偏偏还能挑到打动常曦心坎的话说。

    “怕死就不要跟过来。”常曦却非雷万鹤三言两语所能说动,折身往北面的深山大壑潜去。

    陈寻猜测常曦早他们十数日进入涂山,必是有所发现,才会折过找他们汇合,未曾想刚过来就与夏相宜、周阳他们发生不快。

    *************************

    涂山深处千岭万壑,峰高万仞、谷深万丈,毒虫蛇蛟莫知其数,诸宗有两万弟子进入涂山深处,陈寻与常曦、雷万鹤、余文英、余文鸢四人,往北走了近百里,都没有见到一个同道之人。

    走到一座百余丈高的褚红色石岭前,常曦示意大家加倍小心,敛息宁神潜到石岭上,陈寻看到石岭下竟是一座蛇谷。

    成千上万条乌鳞大蛇盘在阴气魔煞浓郁的深谷里,看着这些有数丈、甚至十数丈长、石磨粗细的巨蛇,吐着鲜红的蛇信子,陈寻就觉有一股寒意从尾椎脊直窜上来。

    陈寻此前所遇到的棘蛇,最大不过两三丈长、水桶粗细,就已经是难缠之极,没想到这座山谷里竟然藏有如此之多的乌鳞巨蟒异种。

    而这些巨蟒,露出仿佛九幽铁铸就的细密獠牙,竟然在吞噬同类,余文英、余文鸢姊妹俩看了都花容惨淡。

    陈寻暗暗心想:难怪诸宗子弟此前没有发现这些乌鳞巨蟒,实是这些乌鳞巨蟒以同类血肉为食,还没有从这座蛇谷出去过。

    陈寻待到跟常曦她们撤出,这时蛇谷深处传来一声低啸,乌鳞大蛇如闻军令一般昂首直立,继而往蛇谷东侧方向游去。

    蛇谷东侧的灌木丛很快被群蛇压出一条路来,陈寻看到蛇谷东侧的地底露出一个幽深的洞口来。

    陈寻捡了一块石块,往离他们最近的一条乌鳞大蛇掷去,又压着声音跟常曦说道:“出手震散其魂魄,我有妙用。”

    常曦不耐心陈寻对她指手划脚,美眸横了他一眼,但那条乌鳞巨蛇已经惊动往这边掠来。

    巨蟒掠到山顶看见陈寻等人,鲜红的蛇信子滋滋而吐,张口就要喷吐毒雾,常曦随手将十数道剑意掷入乌鳞巨蛇体内。

    这条近有十丈长的巨蟒眨眼间就魂丧魄消,无声无息的横尸石岭之上。

    陈寻暗道常曦这手本事,他怕是修炼十年都赶不上,他从须弥戒里掏出一枚锁魂印,滴血祭入他早就炼制成功的一枚傀儡战魂之中,随后将这枚傀儡战魂炼入巨蟒的体内。

    这条巨蟒就像又活过来一般,昂首而立。

    将三魂六魄融炼为精魄,即为傀儡战魂。

    傀儡战魂能驱动金石炼制的机关傀儡,自然也能驱动刚死不久的人兽。

    傀儡魔兵也不会局限于金石炼制的机关傀儡。

    而倘若他能都用这些巨蟒的魂魄,则能炼制与巨蟒肉身更契合、更精纯的精魄战魂——而巨蟒就算死后,其肉身亦可以用秘术作进一步的炼制、强化——则能形成更强横的巨蟒魔兵。

    陈寻将那枚傀儡战魂炼入巨蟒的体内,却不好受。

    巨蟒虽然已经毙命,但体内的凶厉残魂仿佛汪洋大海,陈寻与傀儡战魂相通的灵识,差点就被这阴冷噬血到极致的纯淬意志所吞没。

    陈寻好不容易才将这些残魂都融炼到傀儡战魂之中,背脊都渗出一层汗浆,但他此时通过傀儡战魂,发觉控制巨蟒肉身更灵活自如,亦能清晰的感应到巨蟒腹下那枚血丹差不多有石碗那般大小。

    巨蟒将血丹吐出,趁着常曦纠结要不要出手抢夺之时,陈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这枚血丹收入须弥戒中,继而御使这条巨蟒再游下山谷,随群蛇钻入山洞之中。

    洞口幽深狭小,但往里游入十数里,洞穴渐渐开阔,充满浓郁的妖气魔煞,而陈寻的灵识透过巨蟒,犹看不到洞穴到底有多深。

    再接着前行二十余里,赫然就见一条地底暗河出现在洞穴深处,四周都是碧磷磷的蛇眼,说有多阴森诡异就有多阴森诡异。

    有如黑色浓雾一般的魔煞从暗河中涌出,陈寻暗感这条暗河多半直接与千魔境的空间裂隙相通。

    此时,从洞底幽深传来哔哔剥剥的游走声,有无穷凶厉气息透来。

    虽然陈寻在巨蟒体内仅留一点灵识,但也有透不过气来的压抑感,俄而就见一个高达十数丈的**巨汉从洞底走出,不是走出,而是游走,本该是**巨汉的双腿,实是巨大无朋的蛇尾。

    陈寻吓得手足冰冷,他料想涂山深处藏有灵智魔物,但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叫他们撞上一头已经能化形的天妖魔物。

    这蟒尾巨汉**的胸膛也长满乌沉蛇鳞,一张巨脸有说不出的狰狞可怖,手持一杆黑钢巨戟,腥红的独眼仿佛电光一般,就朝陈寻控制的那条巨蛇望来,随手释出一道黑煞袭来……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