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七章 再进涂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今天一更,见谅……)

    



    神宵浮舟停在赤枫堡的千丈上空,陈寻俯首望去,相比较他一年多前离开时,此时赤枫堡的范围扩大了许多,十数里方圆都笼罩淡淡的云气。【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而这些云气不向四周散溢,应是受到某种玄奥阵势的控制。

    



    透过云气,从赤枫堡地底涌出的泉水如群马奔腾,石溪之中白浪飞溅有如碎玉,两侧赤枫、绿萝等草树生长茂密,在茫茫沙海之中,宛如人间仙境。

    



    石溪两岸,到处都是密密茬茬的人影,陈寻他们站在浮舟上看下去,这些人影小如蝼蚁,他们看到浮舟出现,大多人都露出狂热的眼神。

    



    下面这么多的修士,都是各宗派出、进涂山绝岭诛灭魔物的弟子,先期都在赤枫堡聚集。

    



    陈寻与雷万鹤作为外门弟子,对此次诸宗联合诛魔所知有限。

    



    常曦又没有耐心打理庶务,陈寻也无法从她那里知道更多的信息。

    



    陈寻随其他神宵宗弟子纷纷走下浮舟,降落到石溪东岸,才发现赤枫堡聚集的诸宗弟子,要远比他想象的要多。

    



    当然,神宵宗作为西北域诸宗之首,这次出动的弟子绝不在少数。

    



    除了常曦、夏相宜、赵承恩等十数名真传弟子外,仅还胎境就有近千弟子出动。

    



    进涂山诛魔,是件凶险之极,神宵宗不主张修为低微的真阳境弟子参与,然而修炼多年都无法冲破玄窍的真阳境弟子,此行即使凶险,却也是难得的突破机缘。

    



    故而神宵宗亦有近两千真阳境巅峰、苦苦无法突破的弟子,一起乘浮舟抵达赤枫堡。

    



    此外,神宵宗还有谷问阳等三名元丹真人、周阳等二十余天元境普通长老,一起随行到赤枫堡,可以说是此次进涂山剿杀魔物的中坚力量,也无愧西北域首宗的威名。

    



    陈寻找人问到千剑宗的临时驻地,赶过来见到李余、纪东泽等人。

    



    千剑宗仅纪烈一人晋入修成元丹,要留守宗门。

    



    除纪烈之外,千剑宗没有天元境以上的强者,此次由李余等人领队,还胎境、真阳境共两百弟子,参与此次剿魔行动。

    



    与李余、纪东泽寒喧过,陈寻才知道在确认千魔境魔煞大规模泄入涂山之后,栖云山就将赤枫堡转给元武侯府。

    



    元武侯府派出一名太上供奉,借赤枫堡地底灵脉布下星河锁灵阵,差不多将赤枫堡外围十数里方圆的地域,都笼罩在阵势之内。

    



    阵势之内,灵气浓郁,竟不弱于神宵宗山门之中的任何一座洞府,也难怪栖云山当初会撕破脸,要将此地占下。

    



    这样的灵脉,神宵宗门之内,也不超过二百处;而对栖云山这样的中小宗门来说,可能也就十余处而已。

    



    而照当前的情况,千剑宗再想从元武侯府手里夺回赤枫堡,已经是千难万难。而此时诛魔为先,神宵剑也会强迫千剑宗认下赤枫堡归元武侯府所属的事实。

    



    就算元武侯会对千剑宗有所补偿,但想到千剑宗数十殒命赤枫堡外的弟子,陈寻心想李余心里绝难咽下这口气。

    



    咽不下又如何?

    



    元武侯府势力也是绝强,这次除了一名元丹境太上供奉,会与神宵宗三位元丹真人留守赤枫堡坐镇外,先期已经派遣千余精锐挺进涂山。

    



    除神宵宗与元武侯府外,栖云山、赤焰峰等西北域大小百余宗门、六十余郡城,愈三万弟子聚集到赤枫堡接受调遣。

    



    *************************

    



    如此之多的修士云集,自然也是分批挺进涂山清剿魔物。

    



    李余、纪东泽等千剑宗弟子,翌日就进入涂山。

    



    神宵宗这边,也是天玑、天刑等峰弟子先期进入涂山,谷阳等峰弟子留作预备,等前期进入涂山的弟子撤下来休整时,才会替换上阵。

    



    这倒跟行军打仗相差无几,种种部署、调遣都合乎规矩,远比当初沧澜学宫进玉柱峰清剿狼群进退有序得多。

    



    谷阳峰以夏相宜、常曦等人为首,近有三百弟子进驻赤枫堡。

    



    陆陆续续大半个月过去,陈寻与其他谷阳峰弟子都留守赤枫堡内。

    



    常曦颇为急躁,将陈寻、雷万鹤他们丢下,独自进入涂山,也无人管她。

    



    陈寻则在赤枫堡,又炼制出十支青焰莲箭以及数百张灵符,以备不时所需。

    



    这时候,大家都知道玄阳法器能克制魔煞,陈寻前期收罗的数十件玄阳法器,顿时成了众人哄抢的香饽饽。

    



    陈寻拿出十件颇为普通的入阶玄阳法器,就换得上万斤九幽铁回来。

    



    随着诸宗弟子一步步的往涂山深处挺进,前方也是频频传来捷报,每天诛杀的魔物数以千计,当然也陆续出现一些伤亡,不得不撤回赤枫堡来休整。

    



    李余、纪东泽等千剑宗弟子,在进入涂山之后的第二十天撤回。

    



    陈寻赶过去探望,就见李余、纪东泽等人一脸疲态,玄兵灵甲残破不堪。

    



    从李余、纪东泽那里,陈寻才知道,受魔煞污染的凶兽虽然不能像人类修士驭使法器,但修成血丹的妖兽还是能吐出血丹来与诸宗弟子搏杀,甚至还有少数妖兽临死之前不惜自爆血丹,叫人防不胜防。

    



    李余他们所组成的剑阵,就是被一头千年虎妖自爆血丹所破,一下子就有二十名弟子殒命山中,李余等人虽然费尽千辛万苦,将那头血丹修炼到大成的虎妖诛杀,但法器损毁严重,才不得不从涂山撤出来。

    



    陈寻心想这对千剑宗来说,也许不算是多坏的结局。

    



    *********************

    



    到第二十六天时,前方传来消息,挺进涂山最深处的诸宗弟子已经看到涌动的魔煞匹炼,这意味着距离千魔境裂隙已经相当近了。

    



    这时候诸宗已经有近两千弟子殒命涂山深处,第一轮挺进涂山的弟子大多撤下来休整,陈寻与其他谷阳峰的弟子也是在夏相宜的率领之下,从赤枫堡开拔,挺进涂山。

    



    不要看诸宗有近四万弟子云集赤枫堡,但真正挺进涂山绝岭深处,依旧渺小不堪。

    



    从涂山边缘往深处挺进,大约每隔两百里就有元武侯府所设立的哨堡。

    



    虽然这些哨堡都设有强大的法阵,但这些法阵没有灵脉可以源源不断的汲取灵气,能固守的时间有限。

    



    不过,除了元武侯府的人马外,诸宗撤下来的弟子,实力尚存在者,不愿直接撤回赤枫堡,就以这些哨堡为据点,清巢周围山岭里游荡的魔物,倒也有不弱的防御力量。

    



    挺进涂山约一千里深处时,大约离千魔境裂缝约四百里处,谷阳峰弟子则与其他诸宗弟子分道而行。

    



    修成血丹的妖兽,已经可以不再借魔煞修炼。

    



    哪怕有这么一头妖兽从涂山闯出,进入云中、固山、元武等郡人烟密集处,都会带来一场血腥浩劫。

    



    诸宗这次也是想尽可能将魔物妖兽封堵在涂山绝岭之中进行剿杀,故而诸宗弟子进山都会分道包抄魔物妖兽。

    



    这时候也进入天焰覆盖的绝岭深处。

    



    天焰远在万丈虚空之上,仿佛瑰丽无比的流霞,看上去人畜无害,但云洲除了几件纯阳道器之外,就是算天阶至宝沾上一点天焰,都会被焚成灰烬,更不要说还胎、天元境修士的肉身了。

    



    这时候大家都不能御空飞行,只能徒步翻越雄山深壑。

    



    而到此处,魔煞气息已经相当凶烈。

    



    真阳境弟子未冲破玄窍,无法汲取天地灵煞修炼,此时反而不受丝毫的影响。

    



    倒是还胎境以上的修士极不适应,但为了避免魔煞侵入体内,大家都只能依赖丹药,补充气血真阳的消耗。

    



    前方隐约传来激烈的搏杀声,陈寻与雷万鹤等几名打头阵的弟子,翻过山头,就见前方十数里外的一处宽谷里,有数十身穿青色法衣的栖云山弟子,被数以千计的飞行妖兽围困住。

    



    妖兽体形不大,像是足球大小的老鼠,但腋下生有膜翅,露出雪亮的獠牙、青鳞利爪,往栖云山弟子扑咬而来。

    



    栖云山弟子用十数阵旗在山谷里仓促一座灵阵,抵挡这些飞行妖鼠的攻击。

    



    就算山谷里的魔煞也可为阵旗所用,也太过稀微。

    



    陈寻就见那灵阵外围的禁制灵光,在飞行妖鼠不断的强攻下,很快就摇摇欲坠,就像狂风中的烛火,随时都会破灭。

    



    陈寻刚要警示后面的谷阳峰弟子赶去增援,就见数十栖云山弟子里站起来一人,高举一面灵旗,将有如金色匹练般的灵元注入灵旗之中,转而就见一头夔龙从灵旗中脱尾飞出……

    



    陈寻未想到实是九相灵旗所变的夔龙天图,竟然落在栖云山弟子手里。

    



    他转念又想,既然元武侯府出身的姜轲在神宵宗修炼,那栖云山这个青衣弟子,多半也是元武侯府的子弟。

    



    陈寻暗感此人身份应该比姜轲更高,不然元武侯府不可能将夔龙天图交给他来祭用。

    



    夔龙自灵旗脱尾而去,瞬眼就滋长百丈,仿佛天地间至强至烈的凶兽,往飞行妖鼠狂卷而去,吞噬这些飞行妖鼠的魂魄。

    



    在其他飞行妖鼠退去,已有数百头妖鼠丧命坠地。

    



    “你看看你,还真是糟践好东西啊。这么一件天阶至宝,怎么就便宜元武侯府了呢?”

    



    陈寻转头见大半个月进入涂山没有露脸的常曦,不知她何时与夏相宜悄无声息的走到他们身后。

    



    就见常曦眼眸盯着栖云山弟子手里的夔龙天图露出贼光,陈寻心想必是惦念上这件宝物。

    



    吞噬魂魄实是九相灵旗附带的神通,而他当初倘若不让将老夔将法相炼入九相灵旗交出去,就没有办法将沧澜学宫、玄寒宗等势的视线从湖泽荒原转移出去。

    



    云洲强者无数,在元丹真人眼里,此时的他也就比蝼蚁强些,故而陈寻压根不会去管夔龙天图到底落在谁的手里。

    



    看到栖云山弟子将魂魄丧尽的妖鼠整个的都装入储物袋中,陈寻眉头微蹙。

    



    “是常曦跟相宜兄否?”那青年站在山谷里,转身往这边山谷振声问道。R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