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六章 未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你莫非以为跟赵承恩等人攀上关系,就可以在神宵宗立足了?”常曦拨弄刚涂艳红豆蔻的指甲,不怀好意的瞅着陈寻。【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大当家,你这可冤枉我了,”陈寻见常曦坐在醉仙阁高挑的窗檐上,纤巧停匀的身子颤巍巍的似乎随时会被一阵风卷走,从她惹人心魂的绝美脸容上也猜不透她的心思,只能苦脸笑道,“大当家真要疑心于我,我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我想神宵宗也至于会为难我这个才入门月余的外门弟子。”

    神宵宗外门弟子有十数万之多,每年都有数千人因为种种原因离开山门,神宵宗都不会追究。

    毕竟神宵宗也希望一些无缘修道的外门弟子能够及时淘汰掉,才源源不断的补充新鲜血液进来。

    只有真正天赋异禀、根骨出奇的的弟子,才会录入内门重点培养。

    若不能与常曦谈妥条件,若是常曦不加克制的盘剥勒索,神宵宗再好,也非陈寻久留之地。

    与其闹得不欢而散,还不如此时拍拍屁股就离开。

    千剑宗的资源虽然远不及神宵宗,但陈寻相信他投到千剑宗门下,处境要比在神宵宗好许多。

    “其他弟子,拿出来委托你炼器的材料,不管能不能炼制法器,我都收两成。你以后有什么事情,我都替你担着,”常曦见威逼,就改利诱,说道,“你名下的杂务,都可以交给别人承担。”

    “免除一切杂务,炼器材料给你一成,也算是我借居翠微湖的报酬。你身上的麻烦未必比我就少,我凭一技之长吃饭,不像你到处招惹是非。”陈寻说道。

    “说得你在沧澜就像是个乖宝宝似的?”常曦不屑的说道。

    “我到神宵宗之后,改过自新了还不成?”陈寻说道。

    常曦雪白贝齿咬着娇艳欲滴的红唇,权衡了一番,说道:“一成就一成,但我跟翠微湖的弟子,要找你炼制什么法器,你总不会跟我们收取报酬吧?”

    陈寻又不傻,怎么会叫常曦钻他的空子,垮着脸问道:“常曦师姐,你觉得我能挤出多少时间帮人炼制法器?顶多每炼制一种新的法器,我送一件给师姐,当是孝敬。”

    陈寻炼器有所长,当然可以转到炼器院修行,然而就算是谷阳峰炼器院,他也是人生地不熟的。

    常曦这人虽然恶名在内,但陈寻知道她这人脸恶心善,至少在姜行空围追堵截时,没有丢下李余独自逃亡,比其他人更值得信任。

    只要有可能,他还是想留在翠微湖修行。

    “好啦,好啦,你一个大男人,跟我斤斤计较成这样子,倒是长脸了啊,”常曦坐在窗檐上,伸了一个懒腰,一副拿陈寻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道,“我是翠微湖的大师姐,翠微湖就靠养那几百头灵禽,收入低微,又要照顾这么多的弟子,我也是很辛苦的。要不是我师父盯得紧,我早把那些几百雁鹤,都偷偷卖出去了……”

    陈寻心想,那几百灵禽要是偷出去卖,还真值不少钱,当然这事也只能在心里想想。

    一头红喙巨雁产几枚蛋宗门都算得清清楚楚,哪里会有空子好钻?

    陈寻抬起来,就见常曦伸懒腰之间,腰间露出一截肉色如雪似玉,晃人眼睛,而她故作慵懒的神态,美到极致的脸容更有说不出的诱人。

    他忙正襟危坐,绝不会因为常曦露出一点美色,就迷了心智,处处叫她占足便宜去。

    “你真是没趣的一个人啊,”常曦美眸横了陈寻一眼,立足站在窗檐之上,说道,“看你已经万松谷收购玄阳法器,想必是猜到一个月后,宗门就要联合诸宗弟子进入涂山诛杀魔物,想来也不用我太再额外提醒你什么了……”

    那柔媚入骨的话音未落,常曦已化流影消失在云霞之间,陈寻摇头而笑,这才打开门来,请谷承卓、雷万鹤等在外面等了许久的众人进房间喝酒饮宴……

    *********************

    陈寻在万松谷滞留了三天,以借鉴各家炼器所长的名义,将二十锭赤乌金,换成数十件玄阳法器,与玉蟾丹等大量灵药,收入须弥戒中。

    三天过后,陈寻与雷万鹤等人返回翠微湖。

    谷承卓也代赵承恩拿了九幽铁等炼器材料,赶过来找他。

    这么多的炼器材料,扣除损耗,也足够陈寻炼制五十支青焰莲箭,可见赵承恩也觉得陈寻炼二取一作为炼器报酬,实在是太廉价了,额外多加了一些炼器材料算是弥补。

    青焰莲箭的核心在箭头,非修炼青焰莲诀不能生发青焰莲火;而陈寻也不能将九幽铁封闭青焰莲火的秘法泄漏出去,故而这一部分需要他亲手炼制。

    箭杆、尾翎,与寻常秘符箭没有太多的区别,陈寻就直接找炼器院的弟子炼制。

    或许是因为周阳的缘故,炼器院那边要求事后能得一支青焰莲箭作为报酬。

    陈寻此时所能炼制的青焰莲箭,还只能算是雏形。

    陈寻参悟玄衍诀第二层法诀之后,又有诸多构想。

    但想到一个月过后,神宵宗就会大规模组织弟子进入涂山清剿魔物,陈寻此时只能要抓紧时间,炼制一批青焰莲箭来应急,而不是在这时候再求突破。

    一个月后,陈寻紧赶慢赶,炼制成四十支青焰莲箭。

    常曦拿走六支,给谷阳峰炼器院一支作为炼制箭杆与尾翎的报酬,赵承恩那边也照之前的数再额外预留了三支。

    这样陈寻手里除了留有十五支青焰莲箭外,还额外剩下四百斤九幽铁等炼器材料。

    这样的收获,叫雷万鹤看了眼馋,都想抹下脸来拜陈寻为师,学习炼器之术。

    ********************

    此时,神宵宗将联合西北域诸宗组织弟子进涂山清剿魔物、探察千魔境空间裂隙的消息,已经在宗门内传开了。

    平时空寂无声的神宵宗顿时热闹起来,翠微湖诸多弟子这两天已热议诛魔之事。

    翠微湖这边,除了陈寻之外,雷万鹤、余文英、余文鸢等十数内外门弟子都报名要加参涂山剿魔。

    恰如常曦所说,翠微湖仅靠豢养数百头灵禽,能从宗门换得奖励十分有限,而参与宗门组织的种种行动,除了能获得弟子试炼考绩之外,猎杀魔物、斩获血丹上缴宗门,还能获得丰富的奖赏。

    这时候神宵宗,除了将前期进涂山绝岭所探知的一些情况外,还将数千前有关剿灭千魔宗的典籍都公布出去,希望参与剿魔的弟子能够有足够的警惕跟准备。

    神宵宗也特别告诫弟子禁止私下炼化血丹,以免被魔煞侵蚀神魂命元,伤之道基。

    正式从宗门开拔的前夕,赵承恩风尘仆仆的赶到翠微湖来。

    赵承恩没有急着去找常曦,而是与谷承卓两人直接来找陈寻。

    “要怎样的代价,才能炼制聚灵山河阵?”赵承恩有如星辰明俊的双眸也难掩疲态,进到陈寻所住的小院,落坐就直奔主题。

    陈寻也看得出赵承恩过去一个月,已经充分领会到聚灵山河阵的妙用,才会跑过来就直奔主题。

    “我修为有限,当初实是常曦师姐以渡灵秘术助我,十日不休不眠才成功炼制成一座聚灵禁制。这实是侥幸,才一次成功,不然恐怕还要多损耗常曦师姐一两年的修为。”陈寻苦涩一笑,将炼制聚灵山河阵的辛苦,如数说给赵承恩知道。

    赵承恩轻叹一声,说道:“要不是常曦这次也会进涂山,不然我就可以再借用一两个月了。”

    就算聚灵山河阵能一次炼制成功,就算赵承恩舍得损耗一两年的修为,在进涂山之前,也没有这个时间。

    “此事还望赵师兄替我保密。”陈寻说道。

    赵承恩点点头,也知道陈寻将此事和盘托出,也是对他的信任。

    不然的话,就算别人愿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不知根知底,陈寻也不会愿意与别人合炼聚灵禁制。

    除了十八支青焰莲箭外,陈寻又从须弥戒里掏出一件小型的聚灵伏元阵,一起递给赵承恩,说道:“这是陈寻能力范围之内所能炼制的一件聚灵禁制,还望赵师兄不要嫌差……”

    “涂山绝岭深处,皆是魔煞,稍有不慎,神魂即遭侵蚀,你能不能炼制出一种直接给法器注灵的聚灵禁制?”赵承恩不忙着接过青焰莲箭,问道。

    陈寻早就猜测赵承恩如此疲惫归来,甚至还受了不弱的暗伤,多半是叫神宵宗先期派入涂山探察归来,没想到果真如此。

    魔煞也是灵气的一种,是可以导入法器转化灵力的。

    而通常的法器需要修者注入灵识,才能汲取天地灵气。

    修者携带这种法器进入魔煞污染之地,想直接汲取魔煞,神魂灵识容易受到魔煞的反噬。

    在这时候,修者既要使用法器御敌,又要防备魔煞反噬灵识,会十分的艰苦。稍有不慎叫魔煞侵入灵脉、灵海,会异常的麻烦,更有可能伤之命元道基,就连天元境强者也不能不谨慎视之。

    要是有一种聚灵禁制,能直接给法器注灵,修者就不用担心灵识会受到魔煞的反噬,这也是相当于自动给法器注灵了。

    这在理论上是可行的。

    比如说聚灵山河阵,聚灵禁制与四柱山河阵之间再加一重禁制进行嵌合,可以禁制魔煞的反噬。

    只是这种聚灵禁制,需要他在更深入参悟玄衍诀、需要他彻底将四柱山河阵的内部禁制都悟透后,才有可能尝试炼制,远非他此时有能力办到。

    不过,他与赵承恩之间也没有熟悉到可以将全部根底悉数相告的地步,陈寻只是皱着眉头苦笑,说道:“聚灵禁制实是陈寻一位师友所创,我不过是学得一二皮毛而已。”

    赵承恩颇为惋惜的叹了一口气,从怀里掏出一本帛书来,说道:“陈师弟进入涂山,最好先修一下本门的《怯魔心咒》。倘若发现魔煞侵入体内,一定要及时炼化,不然会后患无穷。”

    陈寻翻看几页《怯魔心咒》,确是与夔龙天音、炼神诀一样,都有炼魔镇魔、坚固神魂之用,虽然远不及凝神诀那么精妙,却也是赵承恩的一番心意。

    再看赵承恩如此疲态,陈寻能知道神宵宗就算是真传弟子,也无法直接炼化血丹所蕴藏的气血真元。

    陈寻此时确知,从他虚元秘殿所获得的道法玄诀,实在要比神宵宗等传承有数万年之久的大宗门道统,都要胜出一筹。

    “多谢赵师兄。”陈寻谢道。

    “翠微湖这边,常曦应会有周详考虑,我这也是多此一举,只没有其他东西能还谢这件聚灵法阵而已。”赵承恩微微一笑,目光落在陈寻送他的那件聚灵法阵上。

    虽然短时间内难获得一件聚灵山河阵,但有这么一件小型的聚灵法阵,也是不小的收获。

    不要看真传弟子在神宵宗高高在上,但对宗门内的炼器师都素来尊重,何况陈寻年纪轻轻,所表现的炼器资质,也确实太耀眼了一些。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