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五章 青焰莲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见姜轲法衣褴褛的站在漫天飞扬的石粉之中,谷承卓、雷万鹤以及其他围在试剑台前看热闹的神宵宗上万弟子都目瞠口呆。【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而就算浮悬围在试剑台外围的多名真传弟子,也面露惊容,难以想象那三支秘符箭的威力竟如此强大。

    姜轲当然可以退,当然可以不必这么凄惨,但他说过后退半步就算输的大话,岂容他后退半分?

    然而他就算不退半步,结局也不见得能好看半分。

    他看着手里仅剩小半截的断剑,看着身上的衣裳褴褛,心里充满震惊跟苦涩、难堪,他怎么都想不到,会是这种结局!

    也是太过震惊,试剑台前鸦雀无声,谁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周阳等炼器师离试剑台近,也给搞得狼狈不堪,但试剑出了结果,现在该他们出面给一个正式的结论。

    诸炼器师交换眼色,都难以置信,云洲不是没有威力强大的符箭,却非他们所能炼制,更难想象浮空立在常曦身后那个外门弟子,炼器水平真达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一时间也都傻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沉默片晌,赵高镜轻咳一声,悬空踩梯,登另一座试剑台,朗声说道:“灵剑碎、符箭灭,可算平局。”

    赵高镜此言一出,试剑台前一片哗然。

    虽然姜轲未退半步,但姜轲身为真传弟子,灵元之凝炼远非寻常外门弟子能及,就算区区一柄凡剑,在他手里,也能发挥远超十倍、百倍于外门弟子的水准,此时剑碎箭灭,又怎么可以说是平局?

    “谁不知道元武堂是元武侯府所办,赵高镜你倒是有脸站出来说这句话?”围观弟子中,早就有看元武侯府不顺眼的人,高声呼喊,就差直接将唾沫喷赵高镜脸上去。

    赵高镜站在试剑台上面红耳赤,但他不能不帮姜轲说句话。

    诸多真传弟子,听赵高镜的话,也是眉头微蹙。

    姜轲人无大碍,而除了手里灵剑断碎外,他身上那件弟子也给冲击力撕得支离破裂,为了不退半步,状态可以说是凄惨之极。

    宗门所赐的真传弟子法衣算不上什么高级货,但也勉强算是地阶灵衣。

    此次炼器比试,胜负还不是一目了然?

    常曦裸着惑人心魄的玉足,坐在一朵灵气青莲上,笑眯眯的看向姜轲:“姓姜的,你有脸认这个平局不?”

    陈寻淡淡说道:“炼器师自有炼器师的尊严。这场比试,也是要姜师兄知道,陈某人的炼器之术非从元武侯府偷学即可。输赢倒是无关了。”

    陈寻说得风轻云淡,然而他与常曦一唱一和,姜轲额头青筋暴跳,脸也微微扭曲,然而他此时还能说出怎样的狠话?

    他也无脸去看试剑台前的诸多天玑峰同门,阴沉着脸将手里半截断剑丢下,化身长虹往天玑峰掠去。

    “真是没风度啊,连个‘输’字都没胆说出口。”常曦摇头长叹,好像她素来看不惯姜轲的人品。

    在常曦的奚落声里,随姜轲赶来万松谷助阵的天玑峰弟子以及赵高镜,都灰溜溜的钻进人群里离开。

    就算几名与姜轲关系并不是十分融洽的天玑峰真传弟子,虽然心里极乐意看姜轲出丑,但这次说到底也是天玑峰丢了颜面,此时纷纷化虹离去。

    谷承卓、雷万鹤等人跳上试剑台,此时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恢复过来,揪住陈寻问道:“这是何种符箭,威力竟如此之强?”

    陈寻只是将青焰霹雳子做成箭头而已,三天时间太过仓促,本可以将秘符箭炼制得更精微,但这次没有充裕的时间实施他的一些构想。

    青焰莲诀是他观青鸾法相,融合烈炎冲击术、九气玄阳火所悟的道法玄诀。

    用九幽铁封闭青焰莲火更是玄衍诀所载的秘法,就算常曦见多识广,能窥破青焰霹雳子内部的一些玄机,却是没有办法炼制。

    其他人不认得青焰霹雳子,也不奇怪。

    面对谷承卓、雷万鹤的震惊,陈寻只是一笑,说道:“谷师兄若是需要,我每月大体能抽时间炼制两三支青焰莲箭……”

    此时一名身穿天刑峰弟子法衣的真传,御空飞来,问道:“陈师弟,能否暂时放下修炼,一个月内炼制三十支青焰莲箭出来。我这边也有一些炼器材料,跟一些法器,陈师弟若是看得上眼,都可以拿去……”

    “这是我们天刑峰真传赵承恩师兄,我也在赵承恩师兄的洞溪谷修炼。”谷承卓说道。

    宗门之下是七峰,七峰之下是诸真传弟子及诸长老开辟的近两百座洞府。

    谷承卓身为内门弟子,就算地位不比寻常的真传弟子差,但也没有资格单独开辟洞府,只能在赵承恩的洞溪谷修炼。

    “一锭赤乌金换一支青焰莲箭,你也舍得?”常曦问赵承恩。

    “没那么费力,”这事的主导权不能叫常曦这婆娘抢过来,陈寻忙截住常曦的话头,说道,“赵师兄若是需要,我等会儿就将炼制三十支青焰莲箭的材料列出来。不过,我只能让出十五支青焰莲箭给赵师兄。赵师兄会不会嫌我太贪心了。”

    陈寻要跟赵承恩这些真传弟子建立良好的关系,对他立足神宵宗有绝大的帮助,不能事事都受常曦控制。

    陈寻修复星铁魔躯,需要大量的九幽铁,而九幽铁在神宵宗也是稀罕物,陈寻就想通过帮他人炼制法器,慢慢的积攒九幽铁等炼器材料。

    这事要细水长流,一下子就想敲笔狠的,虽然能一时得利,但不利他在神宵宗立足。

    赵承恩见陈寻身在翠微湖洞府修炼,竟然有胆不叫常曦插一脚进来,哈哈一笑,说道:“陈师弟如此爽快,赵某在这里先谢过了,”又跟谷承卓说道,“我这一个月有事不能留在山门,这事就拜托谷师弟您了,到时候三支青焰莲箭给你。”

    谷承卓这段时间囊中羞涩,真要一锭赤乌金一支青焰莲箭,足以将他的家底掏空,而帮赵承恩跑跑腿,就能得三支青焰莲箭,哪有什么不乐意的。

    他也知道赵承恩是怕跟常曦这恶女打交道。

    试剑台前其他弟子,见天刑峰真传赵承恩一下子就订走十五支青焰莲箭,他们心里对如此利器也是心痒,但自觉这时候没有资格去凑这热闹,心想着以后有机会遇见陈寻再提这事不迟。

    区区外门弟子,能凭三支青焰莲箭就叫天玑峰真传姜轲如此难堪,除了诸峰真传弟子,神宵宗十万数弟子,还有几人能凭借手里的法器,抵挡三支青焰莲箭的同时射杀?

    试剑台前,明眼人不在少数。

    青焰莲箭在真传弟子手里,还无法发挥最大的价值,而倘若内门弟子能获得多支青焰莲箭,不是没有将天元境强者射杀的可能。

    能抹平一个境界的差异,一支箭一锭赤乌金,说实话也不算太贵啊。

    而此时陈寻帮他人炼制青焰莲箭,两支仅取其一作为报酬,可以说是极为公道。

    这一次就扭转了他人对陈寻印象。

    他们心里都想,谷阳峰这弟子虽然之前表现狂妄,一是他有这狂妄的资格,二来炼器师自有炼器师的尊严,姜轲指责他偷学元武侯府的炼器术,也是逼得他不得不在炼器上给元武侯府一个教训。

    常曦美眸顾盼的横了陈寻一眼,从怀里掏出聚灵山河阵来,问周阳:“周阳,此阵聚灵禁制也是陈寻所炼制。你们此时是不是再好好研究一下,看此法阵在青云谱到底能排名几何?”

    周阳与其他炼器师都满脸苦笑。

    身为炼器师,对从未见过的法器都会有好奇之心,此前他们对聚灵禁制不甚熟悉,给聚灵山河阵青云谱九十七的排名,已经算是谨慎了。

    然而常曦此时重提此事,他们又能说什么?

    周阳身为谷阳峰炼器院长老,只能是他站出来,硬着头皮说道:“能不能容我们抽出两天时间好好研究一下?”

    常曦一笑,说道:“你们太久没出山门了,未必能识得聚灵山河阵的真正价值,”她将聚灵山河阵丢给赵承恩,说道,“你有事要出山门,此法阵就借给你用一个月。要觉得好用,可以找我开价……”

    赵承恩不知道常曦跟炼器师们的恩怨,但常曦将法器借给他,他也不至于无胆收下。

    他倒是不解的看向陈寻,这法阵既然是陈寻炼制,为何此时又要经常曦的手出手?

    陈寻苦笑一下,说道:“陈寻修为有限,没有常曦师姐的帮助,还不能独立炼制聚灵禁制。赵师兄真若对聚灵山河阵有意,那就等一个月后再详谈……”

    赵承恩将聚灵山河阵装入储物袋中,跟周阳他们抱拳说道:“周师兄,承恩就先看看此法阵有何妙用了。”

    周阳苦笑,看向陈寻,欲言又止。他知道陈寻这名弟子,有资格直接以内门弟子的身份,进谷阳峰炼器院修炼,但想到常曦,又觉得还是不开这个口为好。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