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四章 三支破箭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加更一章,将这个情节写完,省得兄弟们骂我水。【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也再次感谢订阅跟捧场的兄弟们……)

    姜轲损耗一滴命元真血,将一把烂剑硬生生的提高到中品入阶的档次,心情就够抑郁了,没想到常曦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时候跑出来大泼冷水。

    姜轲将羞恼收敛得干干净净,阴寒的眼眸闪过一抹厉色,冷笑道:“就凭他三支破箭,还想赢我,常曦师姐也未必对他太信任了。”

    试剑台前诸多弟子,还以为常曦刚过来,不清楚情况,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云洲不是没有一些威力强大的秘符箭,但作为一次性的消耗品,跟灵符一样,价值是远无法跟同品阶法器相比的。

    姜轲在限定三天时间里,虽然才炼制出一柄中品的入阶灵剑,但谷阳峰这个外门弟子,想要赢过姜轲,非要炼制出上品入阶符箭甚至要炼制地阶符箭才行。

    具体的优劣评判,对炼器之道不甚至熟篓的外门弟子也没有办法做权衡,但他们相信在场有多位真传弟子,还有诸峰炼器院的多位炼器师在,谷阳峰外门弟子在三支秘符箭上到底有多高的炼器水平,不可能瞒过他们的眼睛。

    雷万鹤一脸苦笑,跟谷承卓说道:“常曦师姐还不清楚情况,我们也不清楚她暗里押了多少在陈寻师弟身上。要是陈寻师弟害她大亏一笔,还不知道她会不会怪到我们头上来……”

    看着试剑台前诸多弟子,都纷纷望这边看来,陈寻手捧三支秘符箭,往试剑台那边走去。

    但看试剑台周边,有七八人悬空而立,一个个气势强如山岳,都是今日跑过来看热闹的真传弟子,陈寻也没有想到与姜轲比试炼器,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

    不过这些真传,要么是天玑峰的弟子,要么是与姜轲有旧怨,跑过来看姜轲好戏的。

    不乏有些人想看狂妄无知的他得到教训,但陈寻更清楚绝大部分人的心理。

    他输是理所当然,但要真是这样,一点戏剧性都没有,这些人又何苦跑过来看热闹?

    陈寻心里一笑,他要是输,还真就辜负大家内心的期待。

    陈寻到试剑台前,将三支秘符箭都交给谷阳峰炼器院长老周阳。

    周阳原是谷阳峰真传弟子,看样貌也就四十岁开始,实际已有三百岁。

    他两百岁后无法突破天元境中期,自知今生难修成元丹,就转到谷阳峰炼器院钻研炼器之术。

    陈寻与姜轲这场炼器比试,周阳向来视为闹剧,但事情的源头还是出在那些难缠的常曦身上,他也没有办法阻止。

    周阳不会相信,区区外门弟子真能在炼器上技压姜轲,而他身为谷阳峰炼器院长老,此时也只能是他来接这烫手的山芋。

    众目睽睽之下,周阳颇为无奈的接过三支秘符巨箭,甚至都不耐烦看陈寻一眼。

    然而三支秘符箭入手,周阳心尖就陡然提起来,暗感:好沉。

    当世不是没有法弓存在,也多是以灵力御之,故而箭之轻重都不会影响到射近射远。

    他此前只是远观,又存轻视之心,没有将三支秘符箭放在眼里,而此时接过手细看,感觉则完全不一样。

    这三支符箭,箭头看上去一点都不锋锐,更像是鸡蛋大小的六棱小锤,乌沉黯泽,镌刻密密麻麻、细如发丝的玄符秘篆。

    在这么小的箭头,能镌刻层层叠叠、如此之密集的符篆,也确实罕见,周阳也收敛起不屑的神色,透出神识,认真去察看此箭的细微之处。

    然而就在他将神识透入箭头内部之时,一股烈焰狂卷而来,顿时就将他的神识吞没。

    周阳暗暗心惊,烈焰精纯到何等程度,竟然能吞噬神魂灵识?

    这时候周阳才真正意识这三支箭的不凡之处,然而他的神观之法如此精深,竟能看到箭头之中有九团比黄豆大不了多少的青色烈焰,而在烈焰的包裹之中隐隐还有数重玄符禁制,却难以用神识细观……

    其他炼器师,虽然没有接手秘符箭,但站在周阳身侧,看到箭头上玄符镌刻如此之精微,都暗感谷阳峰这个外门弟子,在炼器上即使不如姜轲,确实多少还是有些狂妄的本钱。

    姜轲身为天玑峰真传弟子,晋入天元,灵元之精纯,运转之微妙,绝非还胎境弟子能及,而姜轲又出身以炼器闻名的元武侯府,他在炼器上要强过名不经传的谷阳峰外门弟子,实在不叫人意外。

    甚至可以说,这个名经不经传的谷阳峰外门弟子,能炼制如此精妙的秘符峰,已经相当叫人惊喜了。

    其他人都看向谷阳峰炼器院的长老周阳,心想谷阳峰竟然出了一个擅长炼器的弟子,价值可不比荒古血脉、先天道胎的弟子稍差啊,心里羡慕之余,又想此子狂妄之极,与常曦那女魔头关系密切,怕非周阳所能驾驭。

    “周师兄,你觉得此箭当列何品?”有人见周阳拿着三支秘符箭,凝神蹙眉半天都不松手,催问他道。

    周阳偏为困惑的看了陈寻一眼,心想他要是连外门弟子所炼制符箭的虚实都看不透,说出口怕是要给常曦奚落,便不动声色的将秘符箭递给身边的炼器师:“赵师弟,你们来看看……”

    旁人只当周阳是顾忌自己谷阳峰长老的身份,才故意将评判之事留给元武堂的炼器师赵高镜。

    赵高镜迫不及待的接过秘符箭,而刚将神识透入箭头探察内部结构,神识即叫狂卷而来的烈焰灼烧一下,差点将手里秘符箭扔出去,讶然问道:“这什么怪箭,若是火符箭,怎么没有激活,就有如此凶烈的烈炎藏在其中?”

    “弟子就靠这点炼器本事混饭吃,恕不能告之详情,还请赵长老见谅。”陈寻谦恭的说道。

    炼器师都有自己的绝活,若非师徒传承,绝不容他人窥视。

    故而姜轲说陈寻偷学元武侯府的炼器术,陈寻愤而挑衅,别人才觉得有一点道理。

    若非比试,甚至都没有人会将自己炼制的法器让别人用神识仔细探察。

    只是赵高镜刚才也是震惊之余,才脱口问出,并非有意探问他人的炼器之秘,然而叫陈寻这一回,倒显得他居心叵测。

    赵高镜闹得满脸通红,心里甚是不悦,说道:“箭头暗藏阳火,小巧之技,不过此箭炼制还算精良,叠加破甲、坚刃、化灵诸符,确有可取之处,勉强可算中品入阶……”

    秘符箭仅算中品入阶,灵剑也是中品入阶,但秘符箭是一次性消耗品,自然差灵剑甚远。

    其他炼器师当然都知道秘符箭烈焰之中还暗藏玄机,然而就连周阳都窥不透这玄机到底是什么,反而一时间都不好说话。

    试剑台前的弟子,见其他炼器师都不吭声,还以为他们都认同赵高镜的判断,哗然而笑:“还是这小子真有什么能耐,没想到纯粹是个狂妄之徒。”

    “你小子看热闹不嫌事大,倘若真传弟子的威势真那么容易挑衅,那神宵宗还不翻了天?”

    陈寻哂然一笑,从赵高镜手里拿回秘符箭,说道:“这三支箭是不是真那么差,试剑可知……”

    台前一片哗然,没想到谷阳峰这个外门弟子,到这一步还要见到棺材才落泪。

    周阳也想见见此箭到底有什么玄机,看向左右,又问姜轲:“姜师弟,你持剑受陈寻三箭可好?”

    姜轲持剑守陈寻三箭,看似对姜轲不公,但姜轲身为真传弟子,修为已晋入天元镜,神魂命元及灵元之凝炼,都要十倍强于还胎境弟子。

    不要说姜轲手里还有一把灵剑,就算赤手空拳,区区外门弟子三箭又能奈他何?

    雷万鹤在台下气得就想破口大骂,暗道周阳你这孙子胳膊肘竟然往外拐了,真要公正起见,自然是让修为相近的弟子持灵剑承受三箭射杀。

    姜轲哂然一笑,心想果真这小子狂妄到连谷阳峰的周阳都看不过去了,笑道:“这小子三箭若能逼退我半步,便算我输。”

    姜轲持剑跃上试剑台,学武修那般随手舞出剑花来。

    剑影凝而不散,仿佛无数灵盾遍布周身。

    姜轲这一手本事显露,试剑台时顿时一片喝彩。

    陈寻从容登上试剑台,张口吐出一团灵气,双手开阖间,一张灵气巨弓就横在身前。

    灵弓术不是还胎境的小道玄诀,引不起什么喝彩声,陈寻将三支秘符箭一起搭在灵力弓弦上,见姜轲还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冷笑道:“姜师兄,得罪了……”

    陈寻拉弦之际,气势陡然有如山岳狂泄而出,试剑台前气流卷动,吹得近处的弟子衣诀猎猎……

    姜轲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小子真有狂妄的本钱,灵气虽然还没有炼成灵元,透漏的气势竟然如此之强,甚至都不在任何一名还胎境后期弟子之下。

    姜轲当即也是将灵元狂注灵剑之中,沉声说道:“请……”

    三支秘符巨箭脱弦而出,算不上多快,雷万鹤、谷承卓等人在试剑台前都能捕捉到符箭飞行的轨迹,也能看到姜轲灵剑微抖,斩出三道剑芒劈往三箭。

    谷承卓暗感姜轲耍诈,刚才明明是说姜轲受陈寻三箭,可没有说能够化芒抢攻,然而就在谷承卓想喊不公平之际,三箭就轰然炸开,焰光炸出又猛一收,谷承卓就觉这一瞬时,试剑台上的空间似被巨力撕裂。

    谷承卓离试剑台不算近,但也给冲击的气浪震得脚步浮动,匆忙使出锁龙诀才稳住身形,而他身边好几个修为稍弱的外门弟子,顿时给气浪掀翻在地,狼狈不堪的爬起来,才看到有备在先的陈寻已经腾空飞出,布下数道灵盾挡住气浪的冲击,十数丈高的试剑台则已化作漫天飞扬的石粉。

    大家都目瞪口舌,就没有临时撤去禁制,能选来作试剑台的巨石是何等的坚固,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石粉渐散,众人才看到姜轲还站在远处,只是他正难以置信的看着手里仅剩半截的灵剑,而他身上法衣褴褛……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