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章 青云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至尊盟贴吧whcy166、黄金盟主兴业联合、白银盟主lhb天涯客、天朝大佬以及帖吧兄弟们的热情捧场跟厚爱……先更上架第三章,第四更会稍晚些送上)

    常曦恶名在外,也非没有好处,至少翠微湖的弟子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欺负的。【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面对谷承卓眉尖凝聚的剑意杀机,陈寻夷然不惧,说道:

    “刚才各位师兄,都笑翠微湖的弟子都是穷破货。我只是叫谷师兄们知道,两万斤赤乌金,对我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

    陈寻摆出暴发户嘴脸,此话一出,酒楼里一片哗然。

    见区区一个外门弟子在神宵宗内,竟然如此嚣张,不要说谷承卓了,就连其他看热闹的弟子都看不下去。

    谷承卓虽然没有晋入天元境,还不是真传弟子,但他身为谷问天真人之子,在神宵宗的地位,实不在真传弟子之下,竟然受一个小小外门弟子的戏弄,换了谁都忍不住这口气。

    胆小怕事的弟子,这会儿都禁不住要走下楼梯,实在不知道谷承卓骤然出手,会不会将这栋楼给拆了。

    谷承卓不掩眼瞳里的雷霆怒意,阴狠的剐了雷万鹤一眼,阴晴不定的暗想,难道是雷万鹤故意将这人带过来给他难堪的?

    看谷承卓阴狠的眼睛,雷万鹤早就吓得魂飞魄散。

    谷承卓生性不恶,但他是谷问天真人之子,真要狠心弄死一两个外门弟子,神宵宗未必就会拿他怎么样。

    再看陈寻一副暴发户的嘴脸,雷万鹤心里直是惨叫:爷爷啊,你没事摆什么阔,你将谷承卓的火头撩起来,他一时拿你没辙,这火头撒到我身上来,我这趟不死也要脱层皮啊!

    雷万鹤忙哀声求陈寻,说道:“陈师弟,你将这两锭赤乌金借我,他日定加倍奉还!”

    听雷万鹤此语,谷承卓也默不作声,眼神就在他与陈寻两人身上打转。

    雷万鹤他是知根知底的,原本是天刑峰的外门弟子,资质算是不错,未曾想转去翠微湖之前,竟然敢拿劣质法器坑他及其他天刑峰弟子一把,已经叫人恨之入骨;而眼前这个翠微峰的外门弟子,他倒一时间琢磨不出是什么来头。

    不要说两万斤赤乌金,就是陈寻里的那枚须弥戒,内门也没有几个弟子能有的。

    这边有热闹可看,又有不少弟子跑上楼来围观,楼梯口都被挤得水泄不通,好些人就浮空悬在窗外往里看。

    陈寻没有身为外门弟子的自觉,在谷承卓前出言不逊,但他若能将这两大锭赤乌金借给雷万鹤,了结雷万鹤与谷承卓之间的旧怨,大家觉得也勉强能接受。

    陈寻眯起眼睛,笑着问雷万鹤:

    “雷师兄,你老实跟我说,此盾价值几何?”

    “啊?”雷万鹤愣了一瞬,转眼就明白过来,才知道这个平时关门闭户不出的陈师弟,实是个厉害人物,明明他是看上这面法盾,但又不想吃一点亏,才故意先将谷承卓的怒火撩起来。

    雷万鹤骑虎难下,只能哭丧着脸说道:“两万斤不值,一万斤总值的。此盾陈师弟你拿走,剩下一万斤赤乌金算是我借你的……”

    “我看不值。”陈寻作势要将桌上的赤乌金收入须弥戒中。

    “八千斤赤乌金总值吧?”雷万鹤的脸难看之极,“我要不是给常曦师姐逼上绝路,我还不舍得让出这面古盾啊。就算不开启禁制,此盾也能抵挡十万斤力的斩斫。而此盾所刻的烈阳禁制,更是云洲罕见,实是我当年拼了老命,才从天钧秘境夺得的宝物……”

    陈寻没想到雷万鹤这种情形下,还不忘卖力的推销他的古盾。

    他曾听常曦说过,真传弟子方啸寒的紫电神剑也是得自天钧秘境,倒不知天钧秘境到底是个什么地方,竟然产出如此之多的宝物,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进入天钧秘境探宝修炼。

    陈寻没有让雷万鹤再说下去,截住他的话头,说道:

    “雷师兄平时对我照顾有加,此盾算六千斤赤乌金;只要雷师兄立下字据,剩下算我借给雷师兄,一分利息都不算,但雷师兄需分期十年还我,如有违约,身上的法器私藏都任我处置。”

    陈寻心想,照雷万鹤被常曦剥削成那惨样,十年内甭想能还得起他这么多的赤乌金,但叫雷万鹤背上一屁股债,有什么事情就方便支使他去做了。

    雷万鹤要不是被常曦坑那么惨,完全是有资格进内门的。

    **************************

    众目睽睽之下,雷万鹤在一张上等的空白符纸上写下借款契约,又滴血随上神魂印记,借款字据就算立成。

    雷万鹤满脸苦涩,本来谷承卓这笔帐他可以赖掉,眼下,烈阳古盾没能收回来,又黑纸白字的落下字据欠下一屁股债,他都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还清。

    谷承卓将两大锭赤乌金收下,也不会再为陈寻刚才的态度不恭而恼怒,反而愈加觉得此人是个人物。

    神宵宗十数万外门弟子,出身权贵者不在少数,但世俗之权贵,在神宵宗不值一文。

    陈寻要是单纯拿出两大锭赤乌金来,帮雷万鹤摆平此事,谷承卓也不会多看重他,甚至只会以为他是常曦新逮到的一头肥羊而已。

    谷承卓也看得出,陈寻对这面烈阳古盾颇为中意,而陈寻一番作为,不仅将此盾得到手,替雷万鹤解了围,还用巨额债务将雷万鹤绑住。

    谷承卓看他区区还胎境初期圆满,竟然还要控制还胎境后期巅峰的雷万鹤,显然不是简简单单叫常曦捉去的肥羊。

    谷承卓将他附在古盾之上的神魂印记抹去后交给陈寻,说道:“刚才多有得罪,陈师弟、雷师兄要不介怀,留下来陪我们喝一杯,算谷某人请罪。”

    “多谢谷师兄抬举。”陈寻见谷承卓生性爽快,也有意结交,将烈阳古盾收入须弥戒中,就拉一副苦脸的雷万鹤坐下来,与天刑峰的弟子一起喝酒。

    几杯灵酒入腹,话题扯多起来,陈寻才确知雷万鹤当年看中一件法器,奈何囊中羞涩,才做了坑蒙拐骗的勾当,只是一不小留神骗到常曦的头上。

    常曦当时还只是十四五岁的小丫头,修为还未晋入天元,雷万鹤也没有将她当回事,哪里会想到她自幼就是谷阳真人收入门下的嫡传弟子?

    常曦怎么可能会吃这个闷心亏?

    雷万鹤当年被常曦抓住,吊到天刑峰的雷谷之中,就连天刑峰的长老也理亏,无人替他出面。

    而雷万鹤在被常曦抓住之前,在一次云游海外荒岛时遭遇一头恶兽,身上法器损失怠尽,好不容易保得性命逃回宗门,根本无力偿还常曦的欠债。

    至于拿劣质法器去骗天刑峰的师兄弟,他也是事后被常曦逼迫所为。

    谷承卓等人大体知道这些细节,但谁都不敢去找常曦纠缠,只能盯到雷万鹤的头上。

    “陈师弟,你是怎么想到要去翠微湖结庐修行的?”谷承卓等人都好奇陈寻的来历。

    听过雷万鹤的遭遇,陈寻心想他在常曦这恶女手下,也许不能算是最惨的,只是一些细情不便详说,只是苦笑道:“我原是沧澜荒原的一介散修,流落乌腾沙海遇见常曦师姐,常曦师姐推荐我进神宵宗安身修炼,当然也是有代价的……”

    陈寻说到这里,谷承卓等人都深有所感的点点头,流露同情的神色,没有再追问下去,不愿去戳他的伤疤。

    推杯换盏,大家热络起来,陈寻才知道谷承卓原是内门长老谷问天之子,求道修行才三十余年,修为已臻至还胎境巅峰,在神宵宗地位不比真传弟子稍差,随身法器八棱雷锤能排进青云谱前二十。

    “青云谱是什么东西?”陈寻听雷万鹤他们提及青云谱,想必是神宵宗内的法器排名,但不知详细,好奇的问道,“青云谱头把交椅,是不是紫宵峰顶的那座赤阳殿?”

    听陈寻这么问,大家都哈哈大笑。

    雷万鹤难得有人请喝酒,此时已经喝得面红耳赤,摇头说道:“陈师弟,你对神宵宗还真是不了解。赤阳殿那是纯阳道器,整个云洲都未必能有十件,青云谱可没有那么大的谱能给赤阳殿这样的纯阳道器排名。能列入青云谱的,都是神宵宗弟子手里的法器。你收入须弥戒里的那面烈阳古盾,在青云谱少说也能排进前一百名去,你这次真是从我这里赚大了啊。”

    “去,”谷承卓等人不屑的戳穿雷万鹤的谎言,说道,“烈阳盾能在青云谱排进一千名,我都不会找你算这个账!”

    听雷万鹤、谷承卓他们解释过,陈寻这才知道,青云谱实是神宵宗弟子手中知名法器的排名。

    神宵宗分为七脉(七峰),各峰弟子时常会有考核,每隔十年诸峰弟子之间会有一次大的比试。

    然而十年一次的诸峰弟子比试,诸峰仅会派出二十名弟子参加,实际上就成了天元境真传弟子表现的舞台。

    而内外门那么多的还胎境弟子,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神宵宗内还没有正式的客观排名能够体现,青云谱就应运而生。

    内外门还胎境弟子,修为境界实际上都没有绝对差异,修炼的道法玄诀也多是神宵宗所传的道统,差距不大,反而是诸弟子所持的法器,成为影响实力差距的关键性因素,也最为直观反映出神宵宗弟子之间的实力分层。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