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九章 烈阳古盾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兄弟们很给力。【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一个半小时,订阅数破千。先将两章存稿发出来,今天确保会有四更;接下来,俺就负责埋头码字,兄弟们负责订阅、投月票……)

    看到这两人出现,雷万鹤神色尴尬之极,拉着不明就里的陈寻扭头就走。

    那两个天刑峰的弟子却是不依不挠,咬着尾巴从后面跟过来,打量起陈寻:

    “这位师兄是谁,怎么以前没有见过?”

    “谷阳翠微湖陈寻,见过两位师兄。”陈寻行礼道。

    陈寻看雷万鹤的尴尬以及慌张神态,心想他当年极可能像刚才那在街边摆摊的青年一样,拿蒙尘法器骗过这两个天刑峰弟子,才会叫人盯住不放。

    陈寻没想到雷万鹤平时看上去老实巴交,还有这样的不堪过往,看来以后还得提妨着他一些,免得被他骗到坑里去还帮着他数钱。

    “哦,你跟万鹤师兄在一起,不会也是骗到常曦师姐头上,才被抓去翠微湖还债的吧?”那两人打量陈寻数眼,连带将对雷万鹤的恶感也加到他身上,说话就没有那么客气。

    陈寻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实在没必要掺合到雷万鹤跟他人的恩怨中去。

    雷万鹤眼珠子转动,想找机会偷溜,那两人则无意放过他,说道:“雷师兄难道出一趟翠微湖,谷承卓师兄还要找你问问天钧盾的事情呢?”说着话,就一左一右将雷万鹤夹住,拖着就往旁边的一座酒楼跑去。

    万松谷里,弟子禁止私斗,禁止弟子施展术法神通。

    雷万鹤气力比不起两人,面红耳赤也没有挣扎不起来,只能被拖着往酒楼里走,苦着脸说道:“我跟谷师兄也好久不见,正想想见见他,你们不要拖我,这样太难看了……”

    陈寻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想介入雷万鹤与他人的纠纷之中,但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雷万鹤就这样被人拖走而不理,也跟在后面走进酒楼。

    *******************

    这家叫醉仙阁的酒楼二楼,开阔的大厅里临窗有三位身穿天刑峰内门弟子法衣的青年,朝这边看过来:

    “雷万鹤,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不出翠微峰呢?”

    这人笑眯眯的眼珠子里藏有狠厉之色,大概是叫雷万鹤骗惨了,这次好不容易逮到他的人。

    “翠微湖的那些灵禽难伺候,常曦师姐又盯得紧,要不是如此,我早就回天邢峰串门找谷师兄您了?不是说谷师兄外出云游,怎么这时候也在万松谷啊?”雷万鹤垮着脸,努力挤出笑容来,凑上前打招呼,没想到谷承卓放出消息远游,是实骗他出翠微湖的饵。

    “我就不劳你惦记了,你连天刑峰的师兄弟都敢坑,我躲你还来不及。不过,我要是不放出消息说云游在外,你这趟怕是也不会出来露面吧?”为首穿着绛青色法衣的青年冷冷一笑,从储物袋里掏出一面古色大盾,搁在桌上,说道,“今天好不容易撞到你,就说说这天钧盾的事情怎么解决?”

    陈寻看这青年已臻至还胎境后期圆满,心想他应该就是众人嘴上所说的谷承卓师兄了。

    “天钧盾没问题啊,我可没有拿假法器骗谷师兄,谷师兄想要我怎么解决?”雷万鹤苦着脸说道。

    “这面破盾是法器不假,”谷承卓寒起脸,说道,“但你说此盾是从天钧秘境五百里深处获得的至宝,祭炼得成少说也是顶级的地阶法器。你看看这盾,哪点够得上顶级地阶法器的标准?我也早打听清楚,二十年前,你跟方啸寒等师兄进入天钧秘境,胆小如鼠只敢在法阵十数里左右晃荡,何曾走进入天钧秘境五百里的深处?”

    “这个,这个,只敢怨我这个破嘴,平时没有都喜欢虚夸两句,谷师兄你也知道我这毛病,但这盾怎么也算地阶法器,我可真没想骗你啊。”雷万鹤说道。

    “你还没心,你被常曦折腾得半死不活,要还她的债,拿了一堆破铜烂铁来骗天刑峰的师兄弟,你说你怎么还有脸说不亏心?”谷承卓动了气,豁然立起来,说道,“常曦能叫你尝尝天刑峰的落雷滋味,你以为我们就不能吗?”

    谷承卓使了一个眼色,左右四人就一起拥过来,拿出一根乌沉沉的黑色长索就要将雷万鹤捆绑起来。

    “你也是翠微湖常曦手下的弟子,你回去跟常曦说一声,雷万鹤跟我们有恩怨要结,十天之后会将人送回翠微湖去。”谷承卓双眸似藏雷电,厉色对陈寻说道。

    听此人直呼常曦其名,也无法半点畏意,陈寻心想他即使是内门弟子,在神宵宗怕也是一个极有分量的人物。

    “陈寻能多问一句,”陈寻说道,“谷师兄当初是花多大代价,从雷师兄手里换得此盾?”

    谷承卓扫了陈寻一眼,颇为不屑的说道:“不多,两万斤赤乌金而已,雷万鹤只要将这些还我,我也不会再为难他。”

    法器在沧澜其贵无比,主要是除了沧澜学宫外,另无分店可售;而在云洲,法器价格相对要公道一些。

    一斤赤乌金能换三十斤赤精铜。

    两万斤赤乌金换此盾,也确实有些虚高了。

    陈寻笑笑,将桌上的古盾拿起来端详,不晓得是什么金铁炼制,色如古铜,扣指轻敲发出轻脆鸣声。

    古盾内侧铭刻“烈阳”两字鸟篆古字,陈寻心想雷万鹤说此盾是天钧盾,实是夸大其辞,心想此盾多半从天钧秘境获得,实名天钧烈阳盾。

    若是仅从古盾透漏玄阳烈火气息来看,远远算不上顶级的地阶法器,甚至连地阶法器都够呛,然而陈寻暗暗用力,古盾丝毫不见变形,叫他暗暗称奇。

    陈寻两臂此时少说有三万斤以上的气力,就算九幽铁所铸的神戟,叫他用力掰去,也会弯曲变形。

    他看不出古盾何物所制,入手也不算特别沉重,仅三四百斤的样子,暗感要是由神魔炼体的武修来用这面古盾,在贴身肉搏时必能发挥更大的威力。

    而云洲还胎境以上的修士,走神魔炼体的武修不多,在神宵宗内更是罕见。

    这种武修所使的法盾,在神宵宗算是鸡肋,不可能卖出什么高价去。

    陈寻更看重的是此盾透漏的玄阳烈火气息。

    体内结出血丹的棘蛇都能喷吐带有魔煞的雾气,不知道真正进入涂山绝岭深处,还会遇到怎样的魔物。

    千剑宗典籍记载,唯有玄阳属性的法器能稍稍克制魔煞;而且而魔煞能侵蚀法器上的神魂印记,法器难以御远,盾等近身法器则更利于与魔物近身搏杀。

    陈寻要为进涂山做准备,就是要尽可能多的换取这类法器,说不定还能大发一笔。

    陈寻决意将此盾拿下,脸上却不动声将,将古盾放到桌上去。

    “怎么,你不会想拿两万斤赤乌金,买下此盾吧?”谷承卓打量陈寻两眼,不以为意的一笑,说道,“还不知道翠微湖还有这么宽绰的弟子呢!”

    不仅谷承卓身边的天邢峰弟子,就连在二楼饮宴的其他人都笑了起来。

    翠微湖的外门弟子,有几个不是被常曦那恶婆娘盘剥得一干二净,谁手里会有这么多的余财。

    当初雷万鹤要不是被常曦逼得急,也不会拿劣质法器坑蒙天刑峰的同门师兄弟啊。

    这段典故,在酒楼上的弟子大都清楚,才会袖手看雷万鹤的好戏,没有人帮他说话。

    大家倒没想到翠微湖还有一个愣头青,不明内里,都冷笑着想看这小子在谷承卓面前,怎么下台。

    看这情形,陈寻暗感常曦这恶女,在神宵宗还真是人所皆知啊!

    面对一群想看好戏、满脸鄙视的人,陈寻只是淡淡一笑,回击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从须弥戒里直接掏出两大锭赤乌金搁在桌上。

    虽然临窗的这张桌子是降龙坚木所制,但叫两大锭沉甸甸的赤乌金放下,桌子角顿时给压得“吱呀”作响,桌面堪堪都要给压得开裂。

    “赤乌金锭!真有一万斤重的大金锭啊!”

    围观看热闹的众人,看到桌上两大锭赤乌金,都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

    不要说哪个外门弟子,就算阔绰进此楼饮宴的众人,也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挑出两万斤赤乌金来。

    大家看向陈寻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面面相觑,实不知道这小子出身哪个郡侯贵戚家族,竟然随随便便就拿出两万斤赤乌金来。

    也有人心里暗笑,看来常曦那婆娘又逮到一头肥羊了。

    赤乌金极为坚密,八百斤赤乌金也仅够铸制一柄坯刀而已,故而一万斤重的赤乌金锭看上去也就比蓝球稍大一些而已。

    谷承卓眼珠子微微眯起来,重新打理起陈寻来,也是爽快一笑:

    “好,你既然替雷万鹤出头,大家都是神宵宗同门师兄弟,我只要不吃亏,也不会占你的便宜,只要验过这两锭赤乌金的真伪,人跟盾,你都带走。”

    他也是吃过亏,怕陈寻拿出的赤乌金锭也是假货,要让人先拿金锭去验真伪。

    “谷师兄,”陈寻伸手拦住天刑峰弟子,眯起眼睛而笑,不慌不忙的说道,“我可没有说过要拿两万斤赤乌金买下此盾啊……”

    “怎么?”见陈寻出尔反尔,谷承卓勃然色变,剑眉怒皱,压着声音问道,“你这是要戏弄我不成?”

    陈寻笑道:“谷师兄都觉得两万斤赤乌金买下此盾上当受骗,我跟雷师兄也是交情平平,我更不是什么蠢货,谷师兄,你觉得我有必要替雷师兄担下这个损失吗?”

    “那是你什么意思?”谷承卓长眉微蹙,虽说万松谷禁止弟子私斗,他也不是嚣张跋扈的主,但叫一个外门弟子如此戏弄,亦叫他难以按捺。

    一缕杀机剑意自谷承卓从眉尖透出,酒楼里的空气陡然寒意生发,甚至有几片霜华凝降,周边人忙不迭的散开,怕谷承卓盛怒之下,他们被殃及池鱼。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