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八章 修炼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VIP上架第一更,请兄弟们支持一把!今天的目标,是冲两千订阅!)

    陈寻到谷阳峰传功院,将神宵宗外门弟子能修炼的道法玄诀抄录几份回来,倒不是贪多,而是希望他在修炼夔龙炼阳术、参悟玄衍诀能有更多的参考跟印证。【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而他每日除了研究炼器诸术外,更多的时间就来修炼灵力、凝炼神魂。

    换作其他修士,只要在百岁之前洗炼开辟九条灵脉,都有晋入天元的希望。

    而陈寻怀疑虚元秘殿藏在寒潭之下的秘密到底还能瞒住几年,他必需以最快的速度晋入天元境。

    他的先天资质算不上多强,刚晋还胎境初期就能洗炼开辟六条灵脉,实是服食大量的灵药强补所致。

    像他这样的外门弟子,在神宵宗里并不罕见。

    不要说郡侯子弟,神宵宗外门弟子里,皇亲国戚就有一大把,他们哪个不是自小在药罐子里泡大?

    这些弟子绝大多数都难晋入天元,可见通过服食灵药补强神魂命元,有种种弊端,更不用说还要受药毒炼心之苦。

    不过,陈寻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不管多艰难,也必须咬牙走下去。

    既然六臂巨魔给他打开精彩的世界,他绝不甘碌碌无为的走过一生。

    他暂时栖身神宵宗是为难得有清静之地修炼,难道还要心甘情愿叫常曦这恶女奴役一辈子不成?

    *******************

    院子里月朗星稀,陈寻盘膝静坐蒲团之上,从须弥戒中掏出一枚血丹,举到月光之上,就见血丹上的血色云纹仿佛赤色流光。

    陈寻与李余在涂山深处,共获得六枚棘蛇血丹、三枚苍背狼血丹,自然也不会全部交给神宵宗,陈寻私下也留了棘蛇血丹、苍背狼血丹各一枚。

    陈寻割破手指,滴了一滴血上去,血丹光华大作,像是干涸千年的荒土,极瞬之间就将那一滴血吸噬了干净。

    好厉害的魔煞啊,血丹绝非活物,但从血丹透漏而出、噬人血肉的气息,叫陈寻暗暗心惊。

    修炼魔煞几乎是已知修炼最为迅速的一种途径。

    只要有足够的血肉吞食,即使根骨资质普通的修炼者,也能在百年内修成血丹。数千年前,千魔宗也因此才会在短短百余年间勃然兴起,在云洲造成那么大浩劫。

    陈寻不想灵智扭曲,沦丧为魔物,自然不会去修炼魔煞。

    然而,一枚棘蛇血丹所蕴藏的气血真元极其磅礴,甚至不比真正的棘蛇元丹差多少,对还胎境修者绝对是大补之物。

    而想要服用血丹,首先要将血丹里融入魔煞炼化掉,则非易事。

    融炼棘蛇残魂时,陈寻曾用凝神咒将侵入灵脉、灵海的魔煞炼化掉。

    然而血丹里所蕴含的魔煞要凶烈十倍,陈寻不敢直接将血丹吞入腹中炼化。

    他将静室严密封好,又设下禁断神识等种种禁制,防止他人意外闯入,然后才将两枚血丹置入身前,默运九气炼阳诀,将灵力化形体外形成白色雾龙,将血丹罩在其中洗炼。

    血丹在灵力所化的雾龙中会缓慢的消解,陈寻就是要通过这种方式,将血丹所蕴的气血真元一点一点吞吸到体内。

    即使吞吸的气血真元中融杂魔煞,但也要比直接吞服血丹少得多。

    这点魔煞侵入灵脉、灵海,亦容易被凝神咒所幻化的玄钟梵音所炼化掉,剩下的气血真元,则在凝神咒的催动之下,一点点的融入灵脉、灵海,滋养神魂命元……

    凝神咒既能炼化魔煞,又能凝炼神魂,确比夔龙天音更胜一筹。

    *********************

    一个月过后,两枚血丹才炼化完毕,陈寻暗感流转于灵脉、灵海之间的神魂命元加倍汹涌、旺盛,足以洗炼开辟新的一条灵脉。

    这对陈寻还远远不够。

    他要在晋入还胎境中期,再洗炼开辟三条新的灵脉出来。

    而一个月的修炼,陈寻同时暗感凝神咒以及夔龙天音,都变得更加的凝炼。

    一**音浪往四壁鼓荡振去,而设有禁制的四壁在音浪的振击下,仿佛被巨锤轰砸一般,摇摇欲坠,随时都会被夔龙天音轰塌。

    陈寻心里情不自禁的兴奋:

    这一个月的修炼真是太值了,不仅确定血丹,夔龙天音功竟然也练成了。

    夔龙天音仅有镇魂荡魔之效;唯有将灵力融入天音发出,才能攻击实体,这也就成为了夔龙天音功。

    他此时刚刚练成的夔龙天音功,还谈不上什么威力,待到张口啸出一**音浪,有如千剑万刃,遇神杀神、遇魔杀魔,能叫天崩地裂,才算是大成。

    陈寻这几年来,在参悟夔龙天音、雷音剑诀以及青焰莲诀上所耗的精力是太少了,这主要也是他这几年来都没有一个能安心修炼的场合。

    此时也不是陈寻静心潜修的时机,一是他手里仅有两枚血丹已经消耗掉,而他同时揣测着,一旦神宵宗确认魔煞泄入涂山的规模跟具体方位之后,就会立即联合诸宗组织人手,进入涂山绝岭诛灭魔物,以便能将空间裂缝彻底封印住,除去后患。

    涂山深处,除了受魔煞影响的凶兽外,天焰实是对修士最大的危险。

    在天焰的威胁下,元丹、法相真人进入涂山,也难发挥应有的作用,要诛灭魔物,要封印与千魔境相接的空间裂缝,最终还是要靠天元境以下的修士、弟子发挥作用。

    陈寻不知道神宵宗何时会组织弟子进入涂山,但相信时间不会拖太久,他需要提前这事做些准备。

    想要即将进入涂山,陈寻心里都情不自禁的喊:血丹,我来了。

    ************************

    接下来数日,就是神宵宗万松谷半年一期的坊市。

    这几日,不仅数以万计的神宵宗弟子都聚集到万松谷交易修炼资源;神宵宗以外的修士,也携带修炼资源,进入万松谷跟神宵宗的弟子进行交易。

    陈寻也是早在等这一天的到来。

    他们这些外门弟子,没有资格借用灵禽骑乘,到坊市开始的第一天,他与雷万鹤等人一早就跋山涉水,赶到数百里之外的万松谷。

    神宵宗的范围太大了,十数万弟子看着很多,但进入山门之后,就像沙子撒入湖中一般消失不见。

    陈寻不从翠微湖出去,除了偶尔跑过来借用灵禽的弟子外,平时几乎都看不到生面孔。

    而万松谷等地,才是神宵宗最为热闹的所在。

    陈寻此前也只是万松谷外围滞留过小段时间,都没有机会走进去好好的看一眼。

    万松谷,说是万松城也无妨,是外界从问梅渡方向进入神宵山的唯一通道,其他方向都叫强大的法阵禁制封住,神魔禁入,猿鸟难渡。

    不仅绝大部分的外门弟子要在万松谷修行三年筑基,也有很多跟神宵宗关系密切的宗族势力,派人长期入驻万松谷里。

    就算是平日,万松谷里也热闹异常。

    陈寻初来乍到,一个月来又潜心修炼,对神宵宗太多的事情都不甚了了,好在有雷万鹤这么个老宗门弟子当向导,不至于像个没头苍蝇似的乱闯。

    “弟子不管身世多么显赫,进入宗门都不得有仆役随行伺侯;而除了宗门分派下来的杂务,真传弟子也不能随意差使其他弟子去做杂活。不过,大多数的宗族贵子,真要什么事情都亲历亲为,还不得苦不堪言?种种规矩都有变通之处,他们的家族会派人长期驻守在万松谷,有什么事情都可以随时支应。再个,这些宗族也有许多事务跟神宵宗有交集,正好一同可以处理。”

    听雷万鹤介绍一番,陈寻倒也理解万松谷为何如此热闹了,万松谷实际上跟沧澜城没有太大的区别。

    陈寻心想他要是跟蟒牙岭那边联络上,可以叫赵屠在这里开一家寻仙斋的分店,发生什么事情也能及时告知。

    当然,前提是要他能在神宵宗站住脚。

    陈寻与雷万鹤等人进入万松谷深处,看麻石街两侧店铺林立,又有无数摊子支摆在街上,真是好不热闹,也有好些酒楼茶肆,人头攒动。

    只是神宵宗清规甚严,倒没有乌七八糟的妓寨赌坊。

    要说绝对没有赌坊也不对,万松谷特别是到半年一期的坊市时节,都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蒙尘法器以及禁制残缺的法器出现。

    跟陈寻当年意外所得的虚元珠一样,没有祭炼之前,谁都不会知道这些蒙尘法器有什么妙用,也不会知道残缺法器禁制修复之后,会有多强大。

    要不要出手买下,要花多大的代价卖一件蒙尘法器回去祭炼,实际上都是赌。

    每有蒙尘法器在坊市出现,也都能吸引很多人的眼球。

    陈寻与雷万鹤跟其他人分开后,就挤在一座摊子前,看着一个五大三粗、看似忠厚老实的青年弟子,讲述他手里那根灰扑扑的铁棍,是从怎样神奇跟凶险的地方获得。

    这人口才极佳,将冒险故事说得天花乱坠,扣人心弦,经历之神奇,甚至要比陈寻这些年来的经历还要曲折十倍。

    雷万鹤微微摇头,跟陈寻低语道:“这家伙每次都到坊市来坑蒙拐骗,除了刚进门的弟子,已经不会再有人上他的当了?你看他手里那根铁棍,多半是故意作旧的,看着锈迹斑斑,有好几千年的历史,实际上可能上个月才做成,绝对不是什么异宝……”

    陈寻这几年对金铁一类的炼器材料摸得极熟,摆摊青年手里这根铁棍鳞铁所铸,锈迹斑斑,真像是在山野蒙尘暴露千年锈蚀而成,而铁棍上镌刻的篆符也像是因锈蚀而破坏,但修复好,实际只是小**符而已,只能欺骗对**符不熟悉的新手。

    陈寻看围在摊子前的弟子,有好多人都听了两眼放光,心想他们应该都是刚进门的弟子,而有些颇为老成的弟子也一个劲的凑上来,作势跟那青年讨价还价,多半是这青年请过来演戏的托。

    看到这情形,陈寻低声问雷万鹤:“有人上当受骗,宗门就不管吗?”

    “想从蒙尘法器里捡到宝,靠的就是机缘跟眼光,在山门里上当受骗,得到教训,总比出去丢掉性命强吧?”雷万鹤说道,“这也是新晋弟子增长阅历的机会吧。”

    陈寻心想也是,神宵宗外的世界,可要比万松谷险恶多了。

    就算神宵宗的真传弟子,走出山门也不是绝没有人敢惹。

    大不了杀人夺宝,逃入西荒等绝域之地。

    神宵宗势力再强,也不越不过涂山去。

    这跟涂山天焰有着直接的关系;就算有沧澜大裂谷,元丹真人想穿过涂山,也是极凶险的一件事。

    “唉呦,这不是雷万鹤师兄吗?”

    陈寻听到有人喊雷万鹤,转头见有两名弟子身穿天刑峰的弟子法衣,不怀好意的凑过来,脸上堆笑,眼睛里满是戒备,一左一右往雷万鹤夹过去:

    “怎么,雷师兄是还清了常曦师姐的债,还是说常曦姐师要你出来坑蒙拐骗其他弟子还债啊?”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