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七章 翠微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明天上午十点正式上架,希望兄弟们都来支持一下。【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首订超过两千,四更爆发!)

    那两个女孩子骑雁而起,陈寻走到另外一头红喙巨雁旁边,想要骑跨上去。

    未曾想这头红喙巨雁扭头就朝他啄过来,其势绝对不下于真阳境巅峰武修的全力一击。

    陈寻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头红喙巨雁脾气这么暴躁,心想以后找机会将这头恶雁拔毛烤了,常曦会不会找他的麻烦。

    “紫儿是女孩子,还没有被哪个臭男人骑过。师兄你就辛苦跟在我们后面吧?”头上插碧玉簪的女孩子,看到这一幕又俯仰大笑起来。

    陈寻恨不得将那头红喙巨雁的毛羽都拔下来,心里,你丫一头扁毛畜牲,还怕人非礼你不成?然而在神宵宗山门之内,外门弟子的地位都未必能比得上一头扁毛畜牲,陈寻无奈,只能大步流星的跟着两个骑鹤女孩,往翠微湖方向狂奔而去。

    神宵宗地广千里,其间不知道有几百座山峰崖谷,而横贯神宵山系的灵脉主要分作七支,神宵宗也因此分出谷阳、天邢、紫宵峰等七脉传承。

    诸峰之间彼此相距三五百里不等,中间云深雾绕,林深树密、奇峰深壑无数,更有无数灵田药谷,无数灵禽异兽悠然自得的生养其间,完全一派仙家山园的景象。

    陈寻随那两个骑雁女孩子,在一座秀立的高峰前停下来。

    山峰挺拔陡峭,山头深深的藏于云雾深处,南麓山脚下的深谷里建有错落有致的建有二三十进院子。

    有一道飞瀑从云雾深处跌下,在建筑群左侧深谷里一处深不见底、广宽千丈的深潭。

    陈寻他们就站在深潭飞,有水雾从飞瀑散溢而来,笼罩在水潭上,直觉每一滴水里都透漏此许灵气。

    看此情形,陈寻心里想,难道山巅有一眼灵泉,瀑布将灵气带下山来,随水雾弥漫山谷?

    而在云雾之间,有百余雁鹤之类的巨型灵禽,盘旋嬉戏,丝毫不畏人迹。

    “两位师姐,这里就是翠微湖?”陈寻指着眼前开阔千丈的深潭,见丝丝缕缕的灵气从潭水里透出,问两个骑雁女孩子。

    “他真是什么都不懂呢,都不懂常曦师姐拉他过来做什么?”头插碧玉簪的女孩子抿着红唇,跟圆脸女孩子笑道。

    “翠微峰是谷阳峰的余脉,有一脉灵泉从地底涌上峰顶,在山顶形成的小湖,那才是翠微灵湖,这水潭是灵禽的饮水池,”圆脸女孩子端重些,指着潭前的院子,说道,“照道理来说,翠微湖只招女弟子,而就算有些天资优异、端庄守矩的男弟子,也都要在外门修行三年,确认品行端直后才能进来。虽然不知道师姐怎么让你直接住进来,但我们这里女孩子居多,你住进来会叫大家都有些不方便,注意不要犯了这里的规矩。”

    “我欠常师姐很多钱,她大概是怕我偷偷跑了吧。”陈寻说道,朝着一脸孤傲的圆脸女孩子涎脸而笑。

    “不会吧?”头戴碧玉簪的女孩子难以置信的看着陈寻,“看来你得欠常曦师姐很多钱啊。天刑峰一位师兄,想赖到常曦师姐一件法器,结果叫常曦师姐绑到落雷谷,差点被落雷打得道消身亡,最终不得不搬到翠微湖来,帮我们养鹤还债……”

    陈寻没想到常曦在神宵宗内还有这样的劣迹,背脊生寒,苦瓜着脸:“我是欠常曦师姐很多,多到想死都不成啊。”

    “我叫余文英,我妹妹叫余文鸢,都是翠微湖的执事弟子,你有什么不知道的地方,可以过来找我……”

    ************************

    余文英、余文鸢姊妹站在院子里,将一个叫雷万鹤的中年修士喊了出来。

    将陈寻丢给此人,连句多余的话都不说,她们就拍拍屁股离开腾身飞上翠微峰顶。

    雷万鹤一副忠厚老成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在翠微湖是那种被欺压在最底层的外门弟子,看到陈寻过来,倒是颇为热情的张罗,带着他进院子。

    虽然深谷里有二三十进院子,但没有多少弟子住在里面,大多数的院子里都空中,陈寻可以随意挑选,陈寻就选了一间推开窗户能看到深潭飞潭的院子住下。

    过不久,雷万鹤又将弟子法衣、身份牌等物给他送来。

    从雷万鹤那里,陈寻陆续知道一些谷阳峰一脉大体的情形。

    谷阳峰此时仅有夏相宜、常曦等四名真传弟子,都具有择灵山、灵谷开辟洞府而居的资格。

    得录内门的弟子,可以根据与真传弟子的亲疏关系,先择亲近的真传弟子结伴而居;也可以统一住到谷阳峰下的弟子别院里。

    外门弟子录入神宵宗后,通常都会根据各自修行的根基,在外门再磨炼两到三年的根基,然而分到谷阳峰诸脉门下继续修行。

    当然,除了少数有希望晋入天元境的弟子得录内门外,大多数的外门弟子,无论有无冲破玄窍,都会陆陆续续的离开神宵宗,返回凡俗世界。

    神宵宗高手如云,就算冲破玄窍,晋入还胎境的外门弟子,要没有晋入天元境的希望,在宗门也不会受到多大的重视。

    然而,西北域万里纵横仅有一家神宵宗,离开神宵宗,还胎境修士在诸郡府城,还是绝对站在众生之上的存在。

    无论是真阳境巅峰还是冲破玄窍的外门弟子,只要没有希望录入内门,极少人会一辈子留在神宵宗。

    或返回家族、或加入其他门派、或录入郡侯州府任事,能获得的特权、地位,哪怕仅仅是真阳境巅峰的修士返回尘世,也绝对远远好过留在神宵宗山门内当一名外门弟子。

    再不济,也可以到神宵宗设于诸郡的外堂担任执事职务,也好过在山门里,被真传、内门弟子以及诸院长老当牛马使唤强得多。

    故而神宵外门弟子虽然有十数万众,留在山门内,能有还胎境修为的,也就两三千人,规模差不多是千剑宗十倍左右。

    紫微湖就是真传弟子常曦的修炼洞府。

    除了常曦以及谷阳峰门十数内门女弟子外,也就陈寻、雷万鹤等四五十个外门弟子分别住到山脚下的东西两院,数量及规模都要远远少过其他真传弟子所辟的洞府。

    而紫微湖之所以让他们这些外门男弟子进来,实是紫微湖承担豢养灵雁灵鹤的任务,一些脏活、累活,实在是需要一些男弟人过来帮着干苦力。

    在神宵宗、在谷阳峰,外门弟子是最底层的存在,不管出身贫贵,都要承担一些杂务,宗门也会据此发放一些必要的生活、修炼资源。

    不过多数外门弟子,出身贵戚,得入神宵宗修炼,都叫宗族寄以厚望,倒不用担心修炼资源会有匮缺。

    外门弟子入门后,从各峰传功院领几门基本的道法玄诀修炼。

    外门弟子没有固定的授业师尊,每月都可以到传功院,听传功长老讲授修炼、炼丹、炼器及阵法之学;由于诸峰外门弟子数量庞大,传功长老不管答疑解惑的事情。

    唯有录入内门之后,诸峰的传功长老才会直接指导其修行,谷阳峰内门弟子也仅有百余人;而唯有常曦等真传弟子,才真正算是宗主谷阳真人门下的嫡传弟子。

    若有熟悉的内门、真传弟子,也可以找上门请教,而外门弟子间定期举行的道法大会,则是彼此印证、交流所学的最佳良机。

    陈寻住下几天,与雷万鹤颇为熟络后,才知道他就是余文英、余文鸢姊妹所说的那个天刑峰弟子。

    雷万鹤此时五十岁不到,就已经是还胎境巅峰,洗炼九条灵脉,极有希望晋入天元,然而就是因为得罪了常曦,被迫签下卖身契,到翠微湖来要干二十年的养鹤苦役才能还清债返回天刑峰修炼。

    而住在山脚下的外门男弟子,大多数都有相似的遭遇,陈寻想想常曦那乖张的脾气,一点都不奇怪,就是不知道他要在翠微潭前住多久,才能炼制出十件聚灵山河阵,才能跟常曦两清。

    *********************

    千魔境魔煞泄入涂山一事,自有神宵宗的大人物去关心,陈寻则风平浪静的在翠微峰住了下来。

    常曦也不可能急着现在就要他炼制聚灵山河阵,而在翠微湖修行的弟子,除了豢养灵禽等杂务之外,更多的时间都关门闭屋在院子里修炼,没有人知道陈寻的身份,也没有人特别关心。

    有时间遇到其他外门弟子,闲聊几句,陈寻只说他是出身沧澜的散修,也不会有人会不知趣的追根问底。

    翠微湖/峰本身就有从谷阳峰主脉支生出来的一支灵脉,灵气渗入灵泉之后,随飞瀑跌落,散入云雾之中,陈寻他们所住的这片山谷里,灵气也极为充裕。

    陈寻都不需要祭用聚灵伏元阵,就能有充足的灵气用于修炼。

    这大概也是有些外门弟子甘愿受奴役的原因吧。

    而翠微峰,除了数百雁鹤灵禽在深潭与飞瀑之间的悬壁繁衍滋息外,翠微峰南麓、东麓也辟出不少药山、药谷,长满蒲英草等壮骨益阳、补气养元的灵药,多用来喂养灵禽。

    数百灵禽以红喙巨雁为主,差不多有近两百头。

    体形最为雄健的那头巨雁,翼生金羽,啸如凤鸣,据说已有两千年的寿元,与一头青鹏,是翠微湖群禽为数不多的结丹仙禽,早就生发灵慧,是谷阳真人结伴多年的灵兽,就算任性妄为的常曦,也不敢对这两头仙禽有所不敬。

    而那头当初随常曦流落在外的乌鳞狡,与常曦一同被捉回山门后,据说已经谷阳真人锁在深潭水下,要囚禁十年才会放出来。

    说是苦差事,陈寻等住在山脚的外门弟子,也只需要照看灵草在药谷里正常吸收灵气养份生长,确保没有人进来偷猎灵禽即可,实不需要耗费太多的精力,大家的日子过得还算悠闲。

    而陈寻初来乍到,雷万鹤也是让他熟悉环境为主,都没有什么差事分给他做,陈寻则整天关在屋里修炼。Z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