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六章 欠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站在空阔的赤阳殿中,将他与李余躲避元武侯府追杀逃入涂山东岭一事,原原本本跟紫宵宗众人说了一遍。【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东首一位身穿烈阳道袍的女修挥手释出一团圆形的光影,浮在赤阳殿的正中央。

    随着陈寻的描述,他与李余在涂山绝岭深处所经历的一切,就像是放电影一般,都纤毫毕现的在圆形光影里呈现出来。

    待圆形光影呈现他融炼棘蛇残魂的一幕,陈寻背脊都生出几许寒意。

    这一幕他刚才瞒着没讲,其实讲不讲也无关紧要,但没想到这圆光神通是如此的玄妙,好像能自行补全逻辑似的,将他漏讲的一些细节都悉数补全画面,好像有一部摄像机,将他与李余进涂山经历的一切都拍下来似的。

    好在他刚才自承身世时,那名女修没有施展这门神通,不然他的谎话骗得再圆溜,也必然在极不起眼的地方存在一些逻辑漏洞。

    陈寻心里想,或许是施殿这门神通极耗灵元,或许他这个外门弟子的身世有无隐瞒,在这些人眼里根本就微不足道……

    他融炼棘蛇残魂这一幕,除了夏相宜颇为诧异的看来一眼外,其他人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将涂山所历之事说完,陈寻与李余先退出赤阳殿。

    片刻过后,就见神宵宗诸尊纷纷从赤阳殿化虹离去。

    谷阳峰宗主谷阳真人,也没有在紫宵峰顶停留须臾,透漏湛然神光的眼神在陈寻身上停留一瞬,就直接化虹离开。

    纪烈与神宵宗长老谷问天从赤阳殿出来,常曦、夏相宜以及刚才携陈寻飞上紫宵峰的那位青年,也随后走下赤阳殿。

    “二十年前西北域一场大震,山崩地裂,深藏地底深处的地脉都被震断,地气泄漏,在赤枫堡等地形成新的灵脉,而与千魔境相接的空间裂缝,很可能就是在二十年前那场大震中形成,”

    虽然神宵宗诸尊不将陈寻这个小人物看在眼底,纪烈则将赤阳殿里讨论的一些情形,说给他听,

    “涂山绝岭的深处,那里天焰纵横,天元境以上修士,无事几乎都不会进入涂山,而一些采药散修进入,很可能都丧命山中,故而二十年都没有人知道涂山深处发生什么状况。接下来会采取什么措施,一方面紫宵宗会派人进入涂山绝岭深处作进一步的探察,另一方面还要召集西北域诸宗商议……”

    陈寻也没有想到与千魔境相接的空间裂缝极可能在二十年前就形成,真若如此,问题就要比想象中严重得多。

    二十年,谁知道有多少魔煞从千魔境泄入涂山深处,谁知道涂山深处有多少荒兽融入魔煞炼成血丹?

    涂山东岭有两三千里纵深,都是崇山峻岭、深谷险壑,绝岭之巅又有神魔皆畏的天焰游动,陈寻与李余也仅仅是走入涂山东岭的外围。

    就算如此,他们所遇到的异化棘蛇就如此难缠,要是成千上万炼成血丹的魔物从涂山涌出,或者甚至还可能有千魔境的凶悍魔物直接经空间裂隙进入涂山深处,谁也难以预料,这会给西北域带来多大的浩劫?

    陈寻轻轻一叹,在这场大变中,他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微不足道,只能先安心留在神宵宗修炼。

    而千剑宗式微,仅有纪烈一人修炼成元丹。此次出不了大力,山门偏偏离涂山东岭又近,纪烈与李余还要赶回千剑宗早作安排,以免涂山深处被魔煞吞噬神智的凶兽大举闯出,千剑宗措手不及。

    **********************

    看着纪烈、李余消失在云端,陈寻也是感慨万千。

    虽然纪烈未提,但陈寻能知道纪烈有邀他入千剑宗之意,然而他当下最紧迫的事情,就是要以最快的速度晋入天元境。

    这样他就能祭炼摄入虚元珠中的那滴六臂巨魔血,就可以将虚元珠真正的修炼成魂器,就可以用虚元珠将秘殿从寒潭地穴转移出来,不用再提心吊胆,整天担忧秘殿的秘密会被沧澜学宫或玄寒宗发觉。

    千剑宗式微,纪烈之下再无天元境的强者,陈寻要是进入千剑宗,很难获得足够的修炼资源。

    而在神宵宗,他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外门弟子,但他相信,他在炼器、炼丹上有所擅长,就能从神宵宗的其他弟子身上,积小成多的换取更多的修炼资源。

    此外,李余也说了,除千魔境充塞能吞噬灵智的魔煞之外,云洲还存有多处灵气充裕的秘境,但绝大多数都由帝室与七宗掌控。

    也唯有成为七宗弟子,才更有机会进入这些秘境修炼。

    而神宵宗强者如林,修炼道法玄诀以及炼器炼丹,有更多的人可以交流学习。

    即使辜负纪烈的好意,陈寻有所愧意,也只能硬着头皮假装不知。

    “你这人也真是的,在掌教及诸峰宗主面前,说话也不尽不实,生怕他人会出手夺你机缘似的。”常曦对陈寻在赤阳殿里的表现极为不满,这会儿送走纪烈、李余,在山门前就剩下她与陈寻两人,就忍不住出声埋怨。

    “在诸尊面前,我哪敢有丝毫的隐瞒?”陈寻自然是咬死不认。

    “云洲能修成元丹者,谁没有遇到过一两次的仙机道缘,还稀罕你的?”常曦对陈寻的狡辩嗤之以鼻,说道,“就算方啸寒所背那柄紫电神剑,也是从天钧秘境一处真君坐化之地探得;而他从真君坐化之地所获得的紫电道诀,更是叫他牛逼哄哄号称神宵宗天元第一人,你可见有谁觊觎过他的道缘?”

    陈寻这才知道谷阳真人离开赤阳殿之时,看他那一眼为何如此淡漠,原来也是认定他在赤阳殿里有所隐瞒,他心里想,对他冷漠些也好。

    “有些事,不是我不想说,实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陈寻苦笑道,“我从秘窟确是还获得一些宝物,但都送他人,不想给他人带去麻烦,刚才在赤阳殿就没有直言。”

    “看来你一时半会洗脱不了从荒原带来的小家子气了,你那点破事,我也没有兴趣知道,”常曦拿一副打量乡下土财主的眼神扫了陈寻数眼,说道,“不过我引荐你进神宵宗,你以后犯了什么事,我都要承担责任,所以这差事我也不能白干。聚灵山河阵,你再炼制十件给我,咱们就算两清了……”

    “啊!”陈寻没想到常曦狮子大开口,张嘴就勒索十件聚灵山河阵。

    其他不说,仅十件四柱山河阵在沧澜学宫就值两千万符钱,何况还在再炼制聚灵阵盘。

    “怎么?”常曦侧过头来问道,极美的脸蛋在这里却浮现一丝带威胁的坏笑,“我回神宵宗可是查了好些资料,你那樽破铜烂铁一样的傀儡战兵,可不是云洲能有之物。你说,你想要封住我的嘴,十件聚灵山河阵多还是不多?”

    陈寻头大如麻,他早就猜到常曦拉他进宗门未必会是好意,怎么都没有想到,她早早就打定勒索他的心思,心里琢磨着是拿十件聚灵山河阵堵她的嘴合算,还是直接杀人灭口合适。

    “十件聚灵山河阵,也不要你今日就拿给我,你苦瓜着脸做甚?你只要记住这是你欠我的就成,平时再帮我炼制些小玩艺儿,就当利息了……”常曦想到得意处,都忍不住要笑起来,忽的心神一悸,花容惨淡的说道,“师父唤我过去,多半是被你害死了。”

    丢下这话,常曦就将陈寻丢在山门前,化身流影,往远处藏在云雾深处的山峰掠去……

    *********************

    虱子多了不怕咬,能在神宵宗安心修炼,总比东躲西藏,时时担心元武侯府的追杀要强得多。

    而陈寻当下最急缺的,也就是能有一个安心修炼的场所。

    常曦腾身而走,陈寻孤零零的被丢在山门前,都不知道他这个外门弟子,要找谁才能神宵宗安身立命。

    很显然,他不能指望常曦会到帮他将这些琐碎小事处理好。

    陈寻只能硬着头皮,再走到万松谷,看能不能找到刚才见过面的外门执事弟子。

    只是刚才人头攒动的万松谷,空空如也。

    这会儿除了十数神态散懒、看守门户的道童外,都不知道两三万参加外门弟子选拔的男女,跑到哪里去参加考核了。

    除了神宵宗总山门之外,诸峰都有禁制,陈寻也不敢随意乱闯,无事只能坐在万松谷口的石像下等迎客的执事长老回来,才打听去处。

    过了一会儿,听到几声雁鸣,抬头见有三头红喙紫羽的巨雁从云雾深处飞来,在万松谷上空盘旋了两圈,最后停到陈寻的身前。

    有两个身穿淡青色罗裙的女孩子骑在红喙红雁的背上,乌溜溜的眼珠子打量了陈寻数番,其中一个圆脸女孩子问道:

    “你就是陈寻?”

    “我就是,我就是,”陈寻心想多半这女孩子多半是常曦派来接他去谷阳峰的,听着她声音柔美,忙拍拍屁股站在起来,问道,“敢问师姐找我有什么事情?”

    “呵呵,”另一个头上插碧玉簪的女孩子容颜倒更显清丽秀美,生性也活泼可爱,娇声笑了出来,跟银铃铛在风中振响似的,骑在红喙雁的背上俯仰而笑,说道,“我们可不是你什么师姐。你骑到紫儿身上,跟我们回翠微湖吧……”Z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