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五章 浮空宝殿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本书十五日上架,兄弟们做好准备没有……)

    常曦浑不管陈寻怎么样,直接拉过他的手,指尖灵光一闪,就割破陈寻的手指,挤一滴血落到弟子名册之上,然后将弟子名册还给樊成乾,说道:“樊师兄,你有事先去忙吧……”

    常曦此时露几许狰狞狠色,看向陈寻说道:“你现在就是神宵宗谷阳峰外门弟子,倘若日后叛出宗门,敢对师长、师姐不尊,就叫你见识见识,什么是天刑峰的雷刑……”

    陈寻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地,就见那本弟子名册闪过一道霞光,就将他的神魂印记锁住,没想到他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成了神宵宗谷阳峰的外门弟子。【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李余也是犯傻愣在那里,神宵宗又不是强盗窝,哪有如此拉人入伙的?

    夏相宜拿常曦没辙,但他对来历不明的陈寻,没有半点好感,只能寒脸站在一旁,任常曦胡乱折腾。

    樊成乾接过弟子名册,看录入的资料,心想二十四岁就已经有还胎境初期圆满的修为,都有资格直接录入内门弟子,而且以他的眼力,自然也不难看出陈寻的修为境界没有作假。

    而看到擅长一项,常曦竟然替他写了炼器一项,樊成乾心里则是一笑,神宵宗好几个天元境师兄弟,醉心炼器之道,但没有人敢称擅长炼器,心想这多半是常曦胡说八道,给这人脸上贴金。

    常曦坚持如此,而这个外门弟子是塞给谷阳峰的,樊成乾也不会多说什么,谷阳真人就算要怪罪,也会将板子打到常曦头上,他没有必要在这时候得罪这个女魔头。

    这情形,叫站在院外广场前等候选择的青年男女看在眼底,心里又是另一番酸涩滋味。

    他们千里迢迢、甚至万里迢迢赶过来参加神宵宗外门弟子的选拔,虽说大体已经打点好,只要修为不太水,过关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毕竟还有一道选拔考核的关卡要过,心里多少有些忐忑。

    就见眼前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竟然连一点表面功夫都不做,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就录为谷阳峰外门弟子,他们心里就有种种想法了。

    而知道有如貌若天仙、然而说话时不时眼露煞气的紫衫女竟然是神宵宗真传弟子,大家心里即使有意见,也不敢有分毫的表露。

    他们大多数都是诸郡府城的宗族世家出身,对神宵宗的情况多少了解些,知道除了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可能好几年都不会在宗门露面的元丹、法相真人外,这些真传弟子才是神宵宗真正的实权人物,甚至对外门弟子还有生死予夺的大权。

    *********************

    这会儿一道虹影从紫宵峰往万松谷射来。

    来人落身穿神蚕丝所织的月白色法衣,落地不染一丝尘埃,灵气环绕有如天仙降尘,头顶雷阳冠,长眉入鬃,星眸朗目似藏神电。

    其脱尘出俗的天人之姿直叫迎客院里的女弟子看了两眼发晕,心尖儿砰砰直跳,都在想,原来这世间真有如此神仙一般的人物!

    此来背负一柄长剑,剑鞘隐约有紫色电光闪烁,他扫过陈寻、李余一眼,问夏相宜:“夏相宜,他们就是随纪烈过来的两人?”

    陈寻暗感此人气势好强,凌厉得仿佛一柄出鞘的利剑要割灭他人的神魂,以他的修为直视此人,都觉得两眼有刺痛之疼,心想此人就算没有元丹境界,必然也与夏相宜一样,都是天元巅峰。

    再此人背负长剑,隐约可见的紫电雷光,紫电雷光所游离而过的空间给人有不断塌陷、续生之感,陈寻暗感这柄灵剑必是天阶法剑,才会随时都显露这样的异相。

    不过此人出面,常曦的秀眸即笼上一层寒霜,陈寻暗感这周遭的空气都冷了数分,而夏相宜脸色沉郁,心想此人大概跟谷阳峰的关系极为恶劣,才叫常曦丝毫不掩对他的恶感。

    李余脾气甚好,也不恼此人直呼纪烈的姓名,上前致礼说道:“李余拜见这位师兄。”

    那人见陈寻没有吭声,直当他是默认了,说道:“你们随我去赤阳殿……”释出紫电雷光缠往陈寻、李余而来。

    陈寻不由自主的就觉脚下一轻,整个人就随紫电雷光而起,与李余一起随来人往紫宵峰的云端飞去。

    常曦知道方啸寒将陈寻、李余带走,是领了掌教的法诣,但方啸寒完全不把她放在眼底的样子,着实叫她恼恨,也一吭不声的驾御灵气而起,跟着其后往紫宵峰飞去。

    夏相宜也想知道到底发生怎样的变故,掌教竟然会因为千剑宗纪烈的到来而召集诸峰宗主议事,化身流影腾空飞往紫宵峰。

    **************************

    赤阳殿灵气缠绕,悬浮在紫宵峰顶百丈高的虚空之中,陈寻就算见识过虚元秘殿、六臂巨魔与古仙道虚,也是禁不住目瞠口舌。

    赤阳殿高十余丈、纵横百丈,周身都是用赤精铜所铸,底座的浮空禁制隐约透漏青紫霞光,平日隐匿在紫宵峰顶的云雾之中,只有走到近处才能看清全貌。

    “这是神宵宗三代祖师飞升之前,留下来的纯阳道器……”

    李余修为不高,但身为千剑宗的弟子,对西北域诸大宗门的典故则了如指掌,见陈寻看着浮空于云雾之中的赤阳殿犯愣,给他稍稍介绍一二,然而他心里也是叹息,千剑宗要不是百年前的那场内乱,就算未必比得上神宵宗这么显赫,也不会差太多。

    陈寻是为赤阳殿所震憾,但同时也更清晰的认识到虚元秘殿的不凡。

    仅规模来说,虚元秘殿就是赤阳殿高十倍,宽广百倍,要是完全修复过来,岂不是说是比纯阳道器更高阶的存在?

    想想也不奇怪,赤阳殿不过是神宵宗三代祖师飞升之前留在云洲鼎镇宗门的法器,而虚元秘殿曾随老夔旧主、那个鬼劳子真君征天域的至宝,自然是不能等同而语。

    那人将陈寻、李余带到紫宵峰顶,就没有再管他们,他先直接进入赤阳殿。

    这时候、常曦、夏相宜也从山下赶过来,落在紫宵峰顶,不经召唤,也不敢肆意妄为的进入殿中。

    “相宜、常曦,你们也都进来吧。”透漏无上威势的声音从殿中传来,散于周遭的云气就在飘渺莫测的声音里,凝聚成百丈高、一千余阶的云梯,从赤阳殿垂落下来。

    “你就是陈寻?”

    陈寻随李余等人走进赤阳殿,殿正中莲台宝座上的那人就张口问来。

    陈寻抬头看去,虽然隔着十数丈深,但有一种怎么都看不清那人相貌的迷离错觉,没想到对方修为竟如此之高,不要窥视他的境界,这么近的距离,就连他的脸都看不清楚。

    而四周更透漏淡淡的神威,更叫陈寻自以为修炼强大的神魂,仿佛狂风中的一星烛火,显得是那么的脆弱跟微不足道。

    陈寻参悟过大逍遥剑意,想要减弱这些直侵他神魂的神威不是难事,但他知道高高在上的元阳、法相真人,更希望看到他人小如蝼蚁、微不足道的感觉,他觉得保持当下战战兢兢的样子更合适一些。

    陈寻知道纪烈应该是将涂山发生的一切,都跟神宵宗诸尊详细说了,他们还让他过来,只是做最后一番验证。

    “陈寻参见掌教及诸尊。”

    “你可真心情愿拜入神宵宗门下?”那人又问道。

    陈寻心渗冷汗,没想到万松谷他被常曦强拉进神宵宗一幕,赤阳殿里的众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既然入了门,尊师之礼还要行,他当下在殿中跪拜在地,将身世一一道来:

    “陈寻十五年前,随父亲在蟒牙岭采药修炼,受雷击失去记忆,尔后流落到乌蟒蛮部居住下来,修炼蛮武,与苏氏宗族之女苏棠得幸相识,曾欲拜入沧澜学宫修行,奈何被拒,只有再流落荒原苦行修炼。六年前在玉柱峰山下偶得仙缘,坠入秘窟得到夔龙天图、传法玉诀等物。陈寻略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将夔龙天图经沧澜学宫脱手之后,又唯恐遭奸人迫害,才潜来云洲藏踪匿形,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所幸从传法玉诀参悟些许修炼法门,后得纪宗主厚爱,传授千剑宗剑意及雷陨剑,修炼才略有所成。陈寻不敢欺瞒诸尊,愿入神宵宗修行大道,恳请诸尊成全……”

    陈寻这份话是九真一假,除了苏棠、青木道人与阿公宗图之外,没有第四人知道更多的详情。

    他谎称坠入秘窟,发现传法玉诀才得一些修炼的法门,相信神宵宗诸尊也难分辨真假。

    玉诀传法本身就是上古宗门传授弟子的秘法,与老夔、常真直接将道法玄诀打入他的神魂深处类似,但通常只有一次传法的机会。

    要是控制不好,传法玉诀输出的信息量太大,重则丧命、轻则变成白痴。

    陈寻谎称他得到传法玉诀之后,没有顾及后果,就胆大妄为直接滴血祭炼,一时间脑涨欲爆,很快就坚持不住昏厥过去,以致好些道法玄诀只记得一小部分。

    他这些话亦真亦假,玄衍诀、夔龙炼阳术,他确实也就参悟出一部分。

    “看来,你也是有仙机道缘之人,而此番又有报信之功,那就先在谷阳峰修行,他日修为精进再进内门。你先站起来,跟我们详细说说进涂山发现血丹与魔煞的事情……”坐在莲台宝座的那人语气疏淡的说道。Z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