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四章 外门弟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原来是谷阳真人门下,纪烈有礼了。【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纪烈冲夏相宜微微颔首,以示回礼,湛然神目看了常曦一眼,笑问道,

    “这位是常曦姑娘?”

    “常曦见过纪宗主。”常曦行了一礼,乌溜溜的大眼珠子却在陈寻、李余两人身上打转,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将她冒充千剑宗百里静容进元武城的事情说出来。

    谷问天看了常曦、夏相宜一眼,没想过问常曦禁足私出梅谷之事,说道:“夏相宜、常曦,还请你们送纪宗主的两位门人到迎客院……”

    “李余是我师兄,陈寻是纪某人的道友。”纪烈解释说道,避免神宵宗因李余、陈寻修为低微,而看轻了他们。

    谷问天眼睛扫了李余、陈寻一眼,却没有为刚才误会致歉的意思,辈份只在宗门内有效,出宗门只看修为境界;甚至在神宵宗诸峰之间,诸弟子尊卑相处,也只看修为境界。

    神宵宗能让元丹真人级的人物亲自到山门来迎接纪烈,已经对千剑宗表示足够的敬意。

    陈寻自然不会奢望元丹真人级的人物,对他这个无足轻重的角色高看多少,他笑着跟常曦打招呼:“大当家,咱们又见面了啊。”

    陈寻也是到最后才知道常曦的真姓实名,知道她是神宵宗赤阳峰的真传弟子,而常曦到最后都不知道他、李余,竟然跟千剑宗有这么深的牵连。

    纪烈是堂堂的千剑宗宗主,竟然不惜自降身份,与陈寻以道友相称,这实在是叫她心里琢磨不透,乌溜溜的眼珠子在他身上打转,恨不得将他拽到偏僻的小林子里,严刑逼供他跟千剑宗到底是什么关系。

    夏相宜却十分尴尬,当初还是他将这两人当成沙盗,丢下来任元武侯府的人马追杀。只是谷师叔要他们负责将这两人送到迎客院暂时安置,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纪烈随谷问天,化身两道虹影,直接往紫宵峰驰去,夏相宜、常曦与陈寻、李余拾阶往前方不远的万松谷走去。

    接待山门访客的院子,就在前方不远外的万松谷里。

    ************************

    “你怎么认识千剑宗纪烈的,你怎么又是纪烈的师兄?”常曦在路上就迫不及待的问起缘由来,“你们今日怎么又回赶到神宵宗来?”

    “李前辈本就是纪宗主的师兄,意外落难沙海,我不过是跑了两趟脚报信送药,承蒙纪宗主厚爱而已,”陈寻说道,“纪宗主那瓶给李前辈疗伤的丹药叫大当家抢去一半这事,我们都没有跟纪宗主说,大当家你放心。”

    有关血丹、魔煞之事,在与神宵宗的掌教说明之前,纪烈特地吩咐过他们,不宜将消息扩散开,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惊谎。

    西北域诸宗到底要怎么联手处置此事,还需要神宵宗来拿主意。

    常曦没有在意,就被陈寻转移了话题,不屑的说道:“我还说你们怎么会有治愈脉伤的灵药……”

    夏相宜长眉微蹙,心想纪烈突然到访,应该不会是什么简单之事,就算千剑宗与栖云山、元武侯府这些年来恩怨纠缠,也轮不到请神宵宗去做调解。

    再说了,千剑宗的衰落,神宵宗即使没有暗中推波助澜,也是乐见其成,纪烈总不能幼稚到因为这事,赶到神宵宗来请援。

    众人片刻之后,就走进万松谷。

    从山门过来,都是近十丈宽的铺石大道,两边松林吹动有如涛声起伏。

    也不知道神宵宗护山**有何秘法,陈寻与李余从山门踏步而行,就觉每行一步,灵气即浓郁一分,到谷口时,浓郁的灵气叫人有沁心沥肺之感,山林里浮动的薄雾,都带有几分灵韵。

    鱼阳草等低级灵草,满山遍谷都是,十数樽石刻立像高达十数丈,仿佛天神一般矗立在谷口,透漏无上威仪,人行其下,不禁暗叹自身渺小。

    从谷道下去,丹墙黑瓦鳞次栉比,层层叠叠在松林深谷里延伸出去,一眼竟然都看不到尽头,怕有数百进院落,说是迎客院,竟仿佛像一座深藏在松谷里的城池。

    这还仅仅是神宵宗的迎客院,整个神宵宗的规模到底有多大,陈寻身在此山之中,则难窥其真面目。

    而在迎客院里,数百丈见方的铺石广场之中,此时正人头攒动,密密茬茬挤满青年男女,恐怕都有二三万人之多。

    这些青年男女大多数有青阳境巅峰的修为,也有少数人是还胎境修士。

    而更叫陈寻讶然的,这些青年男女绝大多数都身穿华服,男的气宇轩昂、仪态不凡,女的则娉婷多姿、面容秀丽、姿色不凡。

    “啊,这些天原来是神宵宗三年一度外门弟子选拔的日子……”看到这情形,李余才恍然到眼前这人头攒动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寻心想神宵宗是云洲七宗之一,西北诸宗之首,哪怕是外门弟子选拔,也有无数的世阀宗家,不惜万里迢迢将子弟送到神宵宗来修行。

    看眼前这番情形,陈寻心想这些青年男女,大概不乏身份尊贵的皇亲国戚吧。

    有身穿绛青色弟子服的神宵宗弟子,眼尖看到夏相宜、常曦的身影,立马有好几人讨好的围过来:“夏师兄、常师姐怎么得闲跑到迎客院来?”

    一个老成的中年弟子眼睛瞅到陈寻身上来,笑眯眯的问道:“这位是夏师兄、常师姐推荐来参加弟子选拔的?”

    常曦无意理会这些执事弟子捧承,转念想到一事,垮着脸问:“我推荐的人选,还要需经过考核才能录为外门弟子吗?”

    见常曦俏脸轻拢寒霜,中年弟子心尖儿一颤,讪笑道:“此次外门弟子选拔,是樊长老主持。我这就去给常师姐请樊长老过来。”

    还没有待陈寻他们有所反应,那中年弟子就脚下生烟的溜进院子里去,陈寻见他也有还胎境中期的修为,心里却对常曦畏惧之极。

    “你又想胡闹什么?”夏相宜禁不住沉下脸来,压着声音问常曦。

    “陈寻不是千剑宗的弟子,我推荐他进去宗门,有何不可?”常曦反问道。

    夏相宜拿常曦没辙,只能寒着脸不吭声,但看陈寻的眼睛就有几分不善。

    陈寻暗自头痛,要进神宵宗赤阳峰门下没事,但没有必要还没有进门,就将赤阳峰的大弟子夏相宜得罪了,他咳了一声,提醒常曦他还在这里。

    “怎么,难不成你还看不上我们神宵宗不成?”常曦拔高声音问陈寻。

    今日聚到迎客院参加外门弟子选拔考核的,大多数都出身宗族世家,还有不少皇亲贵戚,个个出身不凡、眼高于顶。

    然而陈寻他们进来,就叫几个负责选拔事务的神宵宗弟子围过来,就引起很多的注意,常曦拔高声音一喊,更是齐刷刷数百道目光射过来,形形色色的眼神好像要将陈寻抽丝剥茧似的看个透彻,心里都在想: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竟然连神宵宗都不看在眼底?

    诸多投为眼神满是不善,陈寻也是头大如麻。

    要是能托庇神宵宗门下,他自然不用担心青阳子或苏家还能再来找他的麻烦;而他杀死元武侯府三名黑甲武将一事,也能轻轻揭过,但他料想常曦强拉他进神宵宗未必就是好意。

    这会儿从藏在云雾深处的紫宵峰顶,传出数声钟鸣,仿佛仙音飘渺,听着不甚响声,但在山谷松壑间经久不休,随后就见左右诸峰各有数道虹影横空纵出,一起往紫宵峰聚去。

    看到这一幕,站在迎客院外广场之上的这些青年男女都眼露神往,不知道自己何时也能像这些真人道修一般,腾云驾雾,纵横天域。

    夏相宜看到这一幕,脸色却微微一变,实不知千剑宗纪烈赶来到底是为何事,竟叫掌教敲响梵天钟,召集诸峰宗主一起到赤阳殿议事。

    这时候有个身穿赤黄法衣的矮胖老者,随刚才入内的中年弟子,排在开众人,往院子里赶出来,看到夏相宜、常曦,嘻哈一笑,说道:“夏师弟、常师妹要推荐哪个进谷阳峰当外门弟子,让人过来跟我说一声就是,哪需要夏师弟、常师妹亲自跑这一趟?”

    在赶到神宵宗的路上,陈寻从纪烈、李余那里,大体了解到神宵宗内部的一些情况。

    像夏相宜、常曦这类晋入天元境的真传弟子,神宵宗也只有三四十人而已。

    倘若修炼百年,确实无望修炼元丹,天元境弟子就会担当执事、外门长老等职务。

    眼前这身穿赤黄法衣的矮胖老者,虽然也有天元境中期的修为,虽然是外门执事长老,但在宗门内,跟有望修炼成元丹、潜力无穷的夏相宜、常曦的真传弟子,还是不好相比。

    而在神宵宗内部,又分谷阳、天刑、紫宵等七峰,每一峰的实力都不比栖云山这样的宗门稍弱,夏相宜、常曦则是七峰之一、谷阳峰的真传弟子。

    而在真传弟子之外,紫宵峰的弟子又有外门、内门之别。

    入紫宵宗外门容易。

    紫宵宗要维持这么大的宗门体系,需要与诸郡府城保持密切友好的关系,除了不时招录一批资质优异的少年弟子加以培养外,基本上西北域诸郡府城有名望的宗族世家推荐自家子弟过来,紫宵宗都不会拒之门外。

    故而紫宵宗外门子弟规模,常年都保持在十数万的样子。

    外门子弟几乎没有什么特权,平时还有诸多的杂务分派下来,而倘若有晋入天元的潜力,则会录入内门。

    内门弟子这才算是真正的神宵宗弟子。

    而说到有晋入天无的潜力,最关键的关键就是还胎境能洗炼开辟九条灵脉!

    当然,刚晋入还胎境初期,就能洗炼开劈五六条灵脉的修炼天才,也是有资格进紫宵宗的内宗。

    目前紫宵宗七峰内门弟子规模保持在千余人左右。

    当然,资质特别优异、具有先天道胎、血脉的弟子,也可以作为真传弟子,直接由七峰宗主收录门下。

    故而常曦看着年龄不大,行事乖张、任性妄为,但作为谷阳峰谷阳真人的关门弟子,在紫宵宗内的地位却是极高,就连樊成乾这样的外门长老,都要看她的脸色行事。

    常曦要直接塞一个外门弟子,樊成乾自然会闭着眼睛放过去,直接拿出弟子名册,问陈寻:“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氏,实足年岁,家门可有什么长辈故旧出自神宵宗,以前修炼什么功法,现在什么境界,擅长什么?”

    陈寻都有些犯愣,待要解释他实是随千剑宗宗主纪烈赶到神宵宗通风报信,然而常曦的动作更快,直接从樊成乾手里接过弟子名册,手里笔走龙蛇将陈寻的资料都填了上去:

    “陈寻,沧澜蟒牙岭人,二十四岁,无师无宗,修炼还胎境初期圆满,擅长炼器,推荐人谷阳峰真传常曦,录为谷阳峰外门弟子……”

    常曦秀眸瞅了陈寻一眼,心里想,看你还怎么逃出老娘的手掌心?Z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