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三章 报信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今天一更,兄弟见谅啊)

    之前怕连累千剑宗,陈寻才想着与李余闯入涂山绝岭的深处,与元武侯府派出追杀他们的人手周旋。【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然而在进入涂山绝岭,从异化的棘蛇、沙狼体内发现血丹以及魔煞的存在,陈寻、李余都知道,倘若与千魔境相接的空间裂缝真在涂山东岭深处出现,大量魔煞从千魔境泄入涂山之中,极可能会给云洲带来一场难言惨烈的浩劫。

    涂山之中,本身就生存数以千万、数以亿计的荒兽,谁也不知道与千魔境相接的空间裂缝到底出现多久,到底有多大规模,到底有多少魔煞灵气从空间裂缝泄入涂山,也不知道涂山东岭到底有多少荒兽受到魔煞灵气的影响而异化。

    而从低级荒兽刺蛇都能结出血丹来看,情形只怕比想象中还要恶劣。

    相比较元武侯府有可能找千剑宗的麻烦,千魔境魔煞侵泄涂山,才是真正的浩劫。

    千剑宗山门所在的固山,是涂山东岭的余脉,千剑宗的山门,距离涂山东岭直线距离也就两三千里。

    而固山郡境界,除了数以十计的中小门派外,还有繁衍生息其间近千万的平民。

    一旦受魔煞影响的荒兽,将涂山之间其他的生灵都搏杀吞食,最终从涂山东岭东出,进入固山、云中、元武等郡内,首当其冲的就是数以千万的平民,就是千剑宗这些宗族门派。

    相比较之外,沧澜位于涂山以西,中间受涂山天焰阻拦,除非涂山西岭同时出现与千魔境相接的空间裂痕,不然受到的影响会小许多,暂时也不用陈寻太担心。

    而如此重大之事,李余自然也不会再提愧回宗门之事。

    十日之后,陈寻与李余就回到千剑宗。

    纪烈就在山中修炼,闻讯之后就迅速返回宗门。

    看过十数具棘蛇、沙狼的遗尸以及八枚血丹,纪烈也是长眉深锁。

    千剑宗百年大乱时,散佚的典藏极大,但有关千魔宗、血丹、魔煞记载的典籍都在保存完好。

    棘蛇、沙狼遗尸以及血丹,与典籍记载毫无二样。

    “我立即写信,派人将一具棘蛇之尸与一枚血丹送往元武侯府;此外,李余师兄,你与陈寻随我去前往神宵宗……”

    纪烈也知事态严峻,虽说千剑宗与栖云山、元武侯府百年来恩怨纠缠,彼此间死伤数以百计的子弟,但在这样的严峻事态之前,必须联合起来应对。

    不然以千剑宗此时的实力,只能放弃山门,往云洲腹地撤出。

    山门是立基之所,岂能轻言放弃?

    纪烈将宗门长老、执事都召集起来,大家也都意识到问题的严峻,纠缠以往的恩怨,只会叫千剑宗也覆灭于即将到来的大劫之中。

    也不确认,那五名黑甲骑将有无人逃回元武侯府,而眼前千剑宗要平息与栖云山之间的争斗,也需要派人前往元武侯府报信。

    神宵宗是西北域诸宗之首,同时也是拥立姜氏称帝的七宗之一,在云洲地位超然,同时也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如果涂山绝岭深处真的藏有大量受千魔境魔煞影响的魔物,也只有神宵宗有联合诸宗剿杀魔物、封印千魔境的威势跟实力。

    ************************

    赤阳峰梅谷,百余株古梅枝桠横斜,常曦完全看不到这些古梅有什么韵味。

    然而她被禁足于此,连着大半个月都被迫坐在梅林里修炼,心烦意乱。

    要不是这些古梅都是师尊心爱之物,还派了外门弟子在这里常年看护,常曦早就将一剑将这谷的梅树扫杀干净。

    “常曦!”

    听到夏相宜推门进院,常曦气不打一处来,祭出剑诀,一道剑芒就能横劈过去。

    夏相宜措手不及,见斩来剑芒横阔百丈,有斩山断岳之势,只来得将祭出一面青铜镜去抵挡,然而那道剑芒刚斩及青铜镜就四散崩碎。

    夏相宜还以为常曦已经消了气,这道剑芒斩来只是逗他玩,然而接着散碎的剑芒化作万千更为细碎剑芒、剑意,往四周的梅林横扫而去,他则骇然失色,没想到常曦偷袭他是假,实是要借他之手将梅林毁去。

    夏相宜将体内灵元吐出,化作青色长龙蜿蜒而出。

    灵元所化的青色长龙虽然瞬时就滋生百丈,然而他的动作还是慢了半拍,待灵元长龙将散碎的剑芒都吞噬,左右近百亩梅林已经面目全非、毁于一旦。

    而看守梅谷的两名外门弟子,看到这一幕都目瞠口舌,脸色煞白的站在那里,都不知道要如何才好。

    “夏相宜,你震碎我斩出的剑芒,将梅林毁成这样子,看你如何跟师尊解释……”常曦脸如霜寒,冷冷的说道,眸带寒意的瞥了看守梅谷的两名外门弟子一眼,这是要胁迫他们当人证。

    早知道将那两个沙盗交出,常曦会折腾得他鸡犬不宁,但没想到她真敢将师尊心爱的梅林也毁掉,夏相宜也是气得哭笑不得,问道:“你要怎样,才肯善罢甘休?”

    常曦冷冷一笑,说道:“元武侯府得罪了我,我抢他那么多的宝物也是应当。而且姓姜的,都说了不讨回那些东西,你偏要做烂好人一个,擅作主张将这些东西还给姜行空。你说,我要怎样,才肯善罢甘休?”

    夏相宜知道常曦性子乖张,不会在意那些法器,只是拿这个借口折腾而已,但对面对常曦的蛮横,他又无言以对。

    “你将天照镜给我,我们就各不相欠了。”常曦指着夏相宜手里的青铜镜,说道。

    夏相宜心头滴血,这枚天照镜是他最得心应手的法器之一,但想到常曦无体止的折腾,狠心将天照镜后丢过去,说道:“罢、罢、罢,希望你能说话算数。”

    常曦接过天照镜,也没有说要立即将夏相宜附在其上的神魂印证抹去重新祭炼,而是将一滴指血直接滴在天照镜上。

    这滴指血迅速化成薄如蝉翼的血膜覆在古铜磨制的镜面之上,就见镜面迅速显现一截河川,仿佛水墨画卷一般徐徐展开,而在河川之上有一点灵影正自西往东疾掠……

    夏相宜这才知道常曦要他的天照镜,实非稀罕他的法器,而是借他的天照镜探察人踪,禁不住好奇的问道:“你竟在那两个沙盗身上种下万里追踪符?”

    万里追踪符在神宵宗也是极其珍贵的神符,与天照镜之类的照灵法器配合使用,能追踪到万里之外的人踪。

    一般说来,只有神宵宗真传弟子以上的人物,才会随身有一枚万里追踪符,以便师门能随时知其平安。

    夏相宜没想到常曦竟然将这么珍遗的神符,用在沙盗身上。

    师尊令他出山,将常曦追回,主要也是因为他有这面天照镜,不然换了其他师兄弟,想要找到常曦的影子都难。

    常曦听夏相宜在耳旁大呼小叫,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心笑道:等着你知道那家伙的能耐,就知道值不值一枚万里追踪符。

    但想到陈寻,常曦也恨得牙痒痒的,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不愿意跟她进神宵宗,心里笑道,你以为逃脱老娘的手掌心?

    夏相宜不知道常曦心里在想什么,但见她嘴角浅笑,心里都有些发寒,转念看到天照镜所显现的山川图卷极为熟悉,讶然说道:

    “这里是问梅渡?”

    常曦也是疑惑不解,陈寻应该正千方百计躲避元武侯府的追杀才是,怎么万里迢迢跑到神宵山外的问梅渡来?

    难道说陈寻发生了什么意外,李余带着陈寻万里迢迢跑到神宵宗来,找她求援?

    常曦只在陈寻身上种下万里追踪符,故而无法显示他人的行踪,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跟在后面追杀陈寻,当即将天照镜收入囊中,化作流影往山外疾掠而去。

    “师尊令你在梅谷禁足三年,你又私自下山,不怕师尊知道责罚?”夏相宜见常曦直接就跑出山门,而看守常曦的外门弟子都不敢阻拦,他只能飞掠追去,出声喝止。

    “我将人救下,自会回梅谷。你不去告状,师尊哪里会知道?”常曦杏目怒睁,骈指祭出剑诀,**玉足踏出灵气青莲,倘若夏相宜还不相让,她出手必不会留情。

    看常曦美眸里杀气腾腾,夏相宜心间苦涩,只好说道:“事出从权,只要你事后返回梅谷,我陪你过去……”

    常曦寒着脸不吭声,循着天照镜所显然的行踪,往山门飞掠而去,然而在山门前看到陈寻、李余随一名中年男人卓立山下,完全没有半点凶险或受胁迫的样子。

    那中年男人身穿长衫,看着平淡无奇,身后背负一柄长剑,然而气势融入山川岭壑之中,叫常曦都看不穿深浅。

    就在此时,一道虹影横空而来,落在山门前双手合抱拂尘,冲中年男人致礼:“掌教知道纪宗主到访,已在赤阳殿恭迎大驾……”

    常曦这才知道眼前这中年男子就是千剑宗宗主逍遥剑纪烈,而出山门相迎的则是神宵宗内门执事长老谷问天。

    夏相宜赶紧上前给纪烈行礼:“神宵谷阳峰门下,夏相宜拜见纪宗主……”

    千剑烈式微之后,早就不是西北域的大宗门,但纪烈悟得大逍遥剑意,六十多岁就炼成元丹,成为元丹真人,声名之显赫,远非他夏相宜能比。

    就算神宵宗身为七宗之列,位居西北域诸宗之首,宗门有多位元丹真人,但哪个不是修炼百年以上,才有如此的成就?

    只是他不明白,纪烈带着这两个沙盗赶到神宵宗是为何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