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二章 千魔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周末一更,敬请原谅——另外,做个预告,15日新书会上架,到时候希望兄弟们多多订阅……)

    找到一处相对安全的石窝子,陈寻与李余藏身进去,再将那些棘蛇从小乾坤袋中拿出来。【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李余剥皮取鳞。

    陈寻则融炼棘蛇的残魂,尝试炼制傀儡战魂。

    锁魂印,有种种妙用,其中一项就是封印神魂,炼制成的傀儡战魂自然也是封印在锁魂印里面。

    只要能炼制几枚锁魂印,就能炼制多个傀儡战魂。

    而在有足够多的低级傀儡战魂之中,陈寻就可以融入自身的神魂命元,炼制更高级的傀儡战魂了。

    然而不同其他死去荒兽的残魂,陈寻融炼棘蛇残魂时,感应到棘蛇残魂里有一种极其庞大暴烈的魔煞气息,灵识接触一瞬时,就如黑黑沉的乌云往他的神魂扑杀而来,而侵入他体内后,就化作狂风骇浪,沿着灵脉直侵灵海,欲将他的神魂撕成粉碎。

    陈寻神魂命元要远比寻常还胎境修士强悍,感觉到情形不对,就默诵凝神咒,压制住棘蛇残魂的反噬。

    然而待陈寻满身大汗,将那股寓意深长煞气息炼化掉,才现棘蛇的残魂,并不见得比沙海寻常能见的沙蛇等低级荒兽更强大。

    陈寻放弃继续融炼其他的棘蛇残魂,将刚才棘蛇残魂反噬一幕,说给李余听。

    “你看这个!”李余手持剔骨刀,沿着一条棘蛇的腹线将其剖腹开膛,一枚色泽艳血、鸽子蛋大小的血色元丹绽放毫光,从蛇腹里滚落出来。

    “怎么可能?”陈寻知道这些棘蛇极难对付,但也想象不到这些竟然都是结丹的妖兽。

    他将血色元丹捡起来,能感应到丹内灵元流动,与古籍所述的元丹确实极像,但人与兽,晋入元丹境,所修炼的元丹千奇百态,但陈寻没有听说过有谁修炼出血红色的元丹。

    “这不是元丹,这是血丹,唯有吞食大量的血肉精华就能凝结而成,”李余的眉头皱起来,深带忧虑的说道,“云洲以往有专修血丹的千魔宗,后被诸宗联手诛灭,我也是从千剑宗的残籍中,看到过有关血丹的记载……”

    “不会是千魔宗在这涂山深处死灰复燃了吧?”陈寻讶然问道。

    “当年的千魔宗,也是弟子余孽修炼血丹,可没有听说过棘蛇这样的低级荒兽也能修炼血丹啊,除非是受千魔境泄出魔煞的影响……”李余虽然灵脉伤势还没有痊愈,与棘蛇恶斗时他还要陈寻的庇护,但说到见识历练,活了近一百二十岁的李余,还不是陈寻能比。

    然而侵入陈寻体内的魔煞气息,眼前的血丹以及刚才与棘蛇恶斗时的种种异状,都叫李余深感担忧。

    “千魔境?”陈寻疑惑的问道。

    陈寻对三千世界并不陌生。

    他本身就是六臂巨魔破开空间,带到云州天域的。

    而他炼入神魂深处的虚元珠,虽然还不能算是一个有灵世界,但也能算得上有灵世界的种子。

    虚元珠之内,可以说是虚元空间,等升格到真正的小千世界,就可以说是虚元境了。

    此间的境,实指空间、世界,跟修炼境界完全是两回事。

    而云洲天域,跟绝大多数的有灵天域都是完全隔绝的,需要涅盘境以上的强者才有能力打开空间壁障。

    也有一些空间,与云洲之间存在不怎么稳定的空间裂缝,能叫人兽通过,云洲则将这些能够通过裂缝进入的空间称之为秘境。

    不过,陈寻这三年多来虽然身在云洲,但东躲西藏,与云洲修士接触有限,知道有秘境这回事,但到底是怎么回事,就不甚清楚了。

    “说是有裂缝可以进出秘境,但这些裂缝极不稳定,有比天焰还要暴烈的天罡风暴充塞其中,不要说普通修士了,就是天人神魔,想要通过这些裂缝进入秘境,都是一件极凶险的事情。除了这些外,空间裂缝也有可能存在数十年、数百年时间过后,就会凭空的消失,不会永远都存在,”

    李余一边给其他棘蛇开膛破肚,查看有无血丹,一边跟陈寻说一些秘境传闻,

    “上古时期,倒是有些宗门炼制法阵,将这些裂缝稳定住,还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形成稳定的通道送弟子进入秘境,收集修炼资源。而十数万年来,太多远古宗门都湮灭于历史长河之中,很多秘境也都因空间裂缝的消失彻底成为传说。此时云洲四域之内,还有一些中小秘境,受帝室与七宗控制,每隔一段时间,帝室与七宗就会打开这些秘境的通道,允许天下诸宗、诸派将弟子送入其中修炼、搜集修炼资源……”

    “千魔境也是其中之一喽?”陈寻问道。

    “千魔境存世时间极短,不足千年时间,但从来都没有哪个宗门能控制千魔境的通道,甚至还深受其害,”李余摇头说道,“千魔境内充塞魔煞灵气,一旦出现空间缝隙,魔煞灵气泄到云洲来,比云洲所有的灵气都要暴烈强横数倍,同时还能扭曲人与兽的灵智。千魔宗就是在那段时间出现,弟子皆修炼魔煞,以人畜肉血精华凝炼血丹,一时间纵横北荒。当年好几个比神宵宗、龙门宗更为强大的宗门,都被千魔宗所灭。前朝姬氏也因为诛灭千魔宗伤亡惨重,实力受到严重削弱之后,才会在四千年前被姜氏取而代之。之后,大家现,不仅人能修炼魔煞,就连荒兽受到直接从空间裂缝透来的魔煞影响,吞食大量的肉血也能凝结血丹。除了那次浩劫之外,近四千年来,也偶有与千魔境相通的裂隙现世,但都很快被各大宗门联手封印了。这一次到底是不是这回事,还要再看一看……”

    听李余这么说,陈寻才深感问题的严重。

    倘若涂山东岭深处,真要有与千魔境相通的空间裂隙,只怕会给整个云洲再次带来一场难言其祸的浩劫。

    陈寻与李余6续将十数棘蛇开膛破腹,总共捡到六枚血丹。

    这样的结果,也足以叫陈寻、李余瞠目结舌,也难怪刚才一战是那么的艰辛,也不知道这六条极可能受魔煞灵气影响的棘蛇,到底吞食多少肉血,才能在体内结出血丹来。

    然而更叫陈寻与李余忧虑的,是这些血丹之中都融有丝丝缕缕的魔煞气息。

    这时候山谷远处隐约传来激烈缠斗的声音。

    陈寻与李余悄然从石窝子里爬上断崖,穿过密林,赫然就见前面的深谷里,有七人叫三十余头苍背狼缠住,难以脱身,看他们都穿黑色甲衣,赫然是元武侯府的人马。

    苍背狼也叫沙狼,是乌腾沙海常见的荒兽,体形与沧澜荒兽常见的青狼相似,铜头铁背,凶残不在青狼之下,但也强不到哪里去。

    然而山谷里这群将元武侯府黑甲骑将围住的苍背狼,明显要比陈寻以往在沙海荒漠见到的苍背狼更为凶残。

    元武侯府的黑甲骑将以还胎境以上的武修为主,挥戈击戟都有万钧之势,就算铁柱子也能打折,然而打在苍背狼的铁背之上,只见“赤溜”一串电光石火飞溅,难受苍背狼分毫。

    看到这一幕,陈寻与李余也是暗暗心惊,他们此前要不是遇到十数条棘蛇,而是被这群苍背狼围住,想脱身就难了。

    元武侯府这数名黑甲骑将闯入涂山深处,自然是过来追杀他与李余了。

    陈寻与李余进入涂山绝岭深处之后,也不是不想藏踪匿迹,而事实上,他们在进入绝岭深处之后,像棘蛇这类的荒兽,对陌生气息的感应尤其的敏锐,叫陈寻、李余很难再像以往那般藏匿行踪。

    元武侯府的人手追杀进入深山,虽然比以往更容易现陈寻他们的行踪,但也不见得就是好事。

    山谷下这一幕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陈寻与李余从听到动静,再悄然潜近,顶多过去一盏茶的时间,然而已经有好几头骑兽都已经倒毙在血泊之中,七名黑甲骑将被困在山崖下,有两人已经身负重伤,另五人也只是在苦苦的支撑。

    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虽然已经斩杀五头苍背狼,但远不足以叫他们能突出重围。

    与陈寻他们此前的遭遇一样,不能御使法器、灵剑,与这群苍背狼拉开距离,只能贴身搏杀,这对人数处于绝对劣势的黑甲骑将来说,是最严峻的考验。

    即使能施展冰锥岩刺一类的术法攻击苍背狼,但拉不开距离,与直接持戈戟与苍背狼肉博,好不了多少。

    在苍背狼狂啸扑袭之际,陈寻与李余远在千丈之中,犹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那股熟悉的魔煞气息。

    陈寻与李余也是相顾骇然,要仅仅是十多数棘蛇异化,还有可能是其他原因,现在连这群苍背狼都生异化,问题就真的严重了。

    陈寻与李余悄悄又往山后退出千余丈,避免被这群苍背狼感应到气息。

    很快那五名黑甲骑将被迫放弃伤重的同僚,攀崖突围。

    而这群苍背狼纵踏岩跳崖,敏捷不比黑甲骑将稍差,在半空中留下数道残影,死死咬在黑甲骑将之后,往远处追去。

    陈寻自然不会出手救这些元武侯府的人,但看到这一幕他也没有幸灾乐祸的心情。

    他与李余滑下山谷,将几头被黑甲骑将击毙的苍背狼装入须弥戒中,也不敢稍作停留,就往另一个方向潜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