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一章 异蛇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卫澈身为栖云山的真传弟子,从晋入还胎境就经历无数次历练,经历过不少风浪,也见识过许多稀奇古怪的事物,但眼前石壁里竟嵌有十九种不同的聚灵禁制,他几乎难以想象自己的眼睛,目瞠口舌的问卫瓘:

    “这么可能?哪个炼器宗师在这里吃饱撑了,竟然炼制十九种不同的聚灵禁制?”

    “真相只怕比有人吃饱撑着了,还要叫人难以置信,”卫瓘说道,“你随我过来。【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随卫瓘走进塌了半边的石殿,卫澈才看到偏殿的角落里,堆了无数炼废的阵盘。

    卫澈目瞠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些阵盘都是陈寻炼废后丢弃在这里的,想着紫衫女还有可能会回来,也就没有急着处理,没想到随后势态的发展会陡转直下。

    紫衫女叫神宵宗派出的弟子捉出去,陈寻也无法再回残寨,这些东西自然就都落入卫瓘、卫澈等栖云山弟子的手里。

    这些炼废的阵盘上面,镌刻的篆符禁制都因灵气反噬而变得面目全非,但还能勉强辨认出三四分来。

    卫澈不擅炼器之术,但也知道眼前这些炼废的阵盘,还有一堆炼废的玄符铜印,与外面嵌入石壁中用来汇聚灵气的聚灵法阵同出一源。

    要是仅看到外面石壁所嵌入的十九种聚灵法阵,卫澈还以为是哪个炼器大家吃饱撑着了,在这里显摆他炼器的能耐。

    而看到这么多炼废的法阵堆在石殿角落里,卫澈唯一能想到可能,实在炼器者藏在这石穴里不断完善这些聚灵禁制……

    这个结果就太叫人瞠目结舌了。

    能改善阵法禁制者,无论在哪个宗门,无论修为境界高低,都可以称得上是宗师级人物了。

    “岂不是青焰霹雳子,也是此人炼制?”卫澈虽然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指向那个唯一的可能,但他依旧难以置信。

    “是啊,此前我们只知道青焰莲爆符非天元巅峰修士不能绘制,何曾见过一枚小小的铁球亦能释出如此威力的青焰莲爆?”卫瓘感慨道。

    “这个苦奴到底是什么来头?”卫澈疑惑不解的问道。

    常曦出身神宵宗,李余又是千剑宗纪烈的师兄,都不擅长炼器之术,唯一的可能,这些聚灵法阵以及青焰霹雳子,就是那个在赤枫堡隐藏半年都没有叫他们发现蛛丝马迹的神秘苦奴炼制。

    卫澈再想到那苦奴藏身沙下杀出时,瞬息掷出的六枚青焰霹雳子后,青焰莲火遮天闭地的爆炸,比此前常曦强袭赤枫堡所用的那两枚青焰霹雳子威力更强,也更显玄奥,说明青焰霹雳子短短三五个月时间,在那神秘苦奴手里同样有了极大的改进……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改善两种不同法器的性能,使其威力更强大、御使更趁手,其在炼器上的天赋,完全可以用惊世绝伦来形容。

    绝大多数未晋天元的道修,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磨励自身的修为。

    也有少数的修士,师门之中没有他合适祭用的法器,也会尝试自行炼制,但都只会炼制与跟自身道法玄诀契合的法器。

    这么做,除了能更好、更通透的参悟道法玄诀、不会耽误修炼之外,也唯有真正趁手合用的法器,才能将道法玄诀的威力完全发挥出去。

    就算如此,这些人在宗门之中,就已经算天资纵横了,就已经算是宗门翘楚,无不在历史长河之中留下光辉的足迹。

    而随着修为的精进,这些人物会炼制更多、更强的法器;多余出来的,要么上交宗门,要么赐给弟子使用。

    栖云山的法器,大多数都是这么一代代传承下来的。

    而真正能精通多种不同法器炼制的炼器师,不是没有,但都极其稀罕,需要宗门投入大量的资源进行培养。

    任何一种禁制阵势,与道法玄诀并无本质的不同。

    故而每炼制一种法器,都需要炼器师除了精通奇门遁甲及冶铸诸术外,还要能将禁制阵势所蕴藏的道法玄诀参悟通透。

    而说到改善法器、法阵的炼制之法,其难度与改善一门道法玄诀的修炼之法,又有什么本质的不同?

    能做到这一步的人物,不管其修为境界如何,都堪称宗师。

    这样的人物,此时的栖云山,也就三五人,而且还都是栖云山祖师级的大人物。

    一个能在短短三五个月内,改良两种禁制法器的炼器制,其价值多大,实是难以想象。

    卫澈恍惚了半天,才回过神来,问道:“我们要怎么做?”

    “你立即将这些东西都带回栖云山,宗主看到这些东西,自然会清楚怎么做。”卫瓘说道。

    卫澈点点头,知道卫瓘的意思。

    他们当然可以传讯回宗门,说明这里的一切。

    只是这一切都太匪疑所思,宗门未必能真正重视起来,甚至会以为他们在夸大其辞。

    只有将这些炼废与炼制成功的聚灵阵盘带回宗门,师尊他们亲眼看到之后才会真正明白;若有可能,应不惜一切代价,将此人请到栖云山。

    “姜行空三名部属为此人所杀,绝不会善罢甘休,”卫澈想到一事,“这该如何是好?”

    “此事要不要知会元武侯府,不是你我能做决定,”卫瓘说道,“不过我想此人能在赤枫堡潜藏半年不露一丝蛛丝马迹,就算姜行空亲自出手,想杀他也不是易事。我现在更担心神宵宗那边要不要出面讨人……”

    谁能想象区区一名还胎境初期的修士,能在眨眼间杀死元武侯府三名黑甲骑将?卫澈心想,姜行空要先将八荒旗收回,再将常曦劫走的那批宝物送回元武侯府,短时间内也难派出多少人手去追杀李余跟那苦奴。

    神宵宗那边,确实是最大的变数,而就算是在神宵宗,这样的炼器之才也是可遇而不可求。

    “常曦性情乖张,此次胡作非为,被夏相宜强行押回宗门,心里怨气甚深,未必会将实情报知神宵宗吧?”卫澈说道,“不然的话,完全可以当面跟夏相宜挑明这事;夏相宜真要将那苦奴与李余带走,姜行空又能阻拦?”

    “谁能揣摩这个女魔头的心思啊!”卫瓘想起常曦的所作所为,都忍不住苦笑。

    **********************

    陈寻一剑将棘蛇那狰狞的头颅斩断,汗流浃背的看着谷地里所躺十数头浑身布满黑鳞的棘蛇,他没有想到斩杀这十数头棘蛇还如此的费劲,这些棘蛇身上的黑鳞,堪比魔鳞铠,游行如风,力大无穷,一口能将最坚硬的金刚岩咬得粉碎。

    这一战下来,陈寻打得筋疲力竭,李余也是伤痕累累,一件乌金甲给咬得跟破布似的。

    除了黑鳞坚硬、力大无穷之外,这十数头棘蛇还都能喷出一种黑色雾焰。

    陈寻开始御使雷音剑斩落棘蛇甚利,但叫这种黑色雾焰喷上,灵识对雷陨剑的感应陡然削弱。

    要不是他识机快,及时将雷陨剑收回,他手里这柄唯一的地阶法剑,就要落下断崖了。

    而将雷陨剑收回后,他才发现,雷陨剑本身没有损毁,但他祭炼附着在雷陨剑之上的神魂气息,已经被侵蚀得七七八八。

    这种黑色雾焰不仅对神魂灵识伤害极大;灵力所化的护盾,沾上这种黑色雾焰也都会被很快的侵蚀掉,而陈寻所持赤乌金铸就的大盾,一场恶战下来,表面也被这种黑色雾焰腐蚀得坑坑洼洼。

    不能御剑杀敌,又要防备被黑色雾焰喷到伤及神魂命元,这一战就打得格外的艰苦。

    且战且退,十数里深的山谷都被打得树断石裂,才好不容易将这十数条从石洞里钻出的棘蛇斩灭。

    见李余也不忙着包扎伤势,蹲在地下研究这些死去的棘蛇,陈寻走过去,问道:“你以前有见过这样的棘蛇,还是说这是涂山东岭深处特有的异种?”

    “棘蛇在乌腾、固山都不罕见,我们此前所斩杀的沙蛇,都是棘蛇的变种,只是这十数条棘蛇,实在是太罕见了。”李余眉头紧蹙,费力的揭下一片蛇鳞,递给陈寻看。

    如此坚硬的蛇鳞,陈寻刚才就领教过了,他手持雷陨剑,全力斩劈,都未必能一剑劈断,如此坚硬的鳞片,陈寻也是第一次见到。

    要如此他此时全力挥劈,少说有两三万斤的气力,就算用赤乌金铸制的一寸厚板,他也能一劈两半。

    要不是他肉身修炼到强悍之极,要不是李余同样精擅剑术、超凡脱俗,他们两人说不定早就被这十数条棘蛇咬死在深谷之中了。

    如此恶战,山谷里到处都是激战的痕迹,此地不宜久留,陈寻与李余将这些棘蛇尸体都装入小乾坤袋后,就沿着山脊往北山转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